第28章 胤禛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正好隆科多的伤养得差不多了,进宫去谢恩。

    走向南书房的路上,一直低头看路。

    他本来挺担心嘎珞指给阿哥。

    嘎珞没有嫁给阿哥,嗄鲁玳的风头就没有被抢走。宝贝会高兴的。

    想着嘎鲁玳,隆科多就在心里盘算。

    康熙若肯娶嘎鲁玳当然是最好的,他不肯,那也没办法。

    那么,他又想了想他的几个儿子。

    太子他是不想了,佟家和赫舍里一族关系都那样了,他肯,佟国维也不行的。大阿哥的母妃是纳兰家人,嘎珞已是纳兰家的媳妇,成功的机率也不大,老三的母妃是马佳氏荣妃,马佳氏如今刚跟伯爵府做了亲家,佟家就别凑热闹了。

    呵呵,算来算去,还是只有老四最合适。

    胤禛啊。

    隆科多想到了他,难免就想起一些陈年往事,他在想自家姐姐孝懿仁皇后还在时,不知不觉步子就快了一点。

    咦,好冷。

    迎面传来肃然的气息。

    隆科多双肩一凛,停了下来,习惯性的抬头笑了笑。

    十五岁的胤禛在二十出头的苏培盛的陪伴下走了过来。

    “奴才隆科多请四阿哥安。”隆科多按规矩施了礼。

    胤禛比前段时间更精神了,眼波流转,还是冷得怕人。他有点瘦了,听说才陪康熙去巡幸畿甸,还是好几个阿哥一起去的。

    他也是以礼相对。微微抿起了有些发亮的薄唇,淡淡道:“銮仪使。”

    隆科多想起他更小的时候,还有他们私下里,他叫过他舅舅的样子,看他的眼神已是在看自家的女婿了。不禁嘴巴笑得更开了,兴奋的一瞥。

    胤禛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

    隆科多突然就感到身上一冷,肃着肩道:“四阿哥一向可好?”老四总是这样,淡淡的,冷冷的,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即便只有这点年纪,也让人心里发憷。

    他跟他说了一些闲聊的话,却总是很想提到嘎鲁玳。对自己的宝贝闺女,他有一种难以忘怀的推销心情,如果老四动了心,那就不必再等三年了。

    胤禛现在还没有嫡福晋,好机会啊。让他们遇见,他喜欢了再说?

    毛头小子,喜欢了,一定就要的。

    他的姐姐养了他十年,他会报恩的吧?做人呐就是不能忘恩负义,饮水思源是必须的。

    现在康熙正迷着佛尔果春,应该会答应吧。

    他们要是真能和四阿哥抱成团,那也有好处啊。

    虽然胤禛站在太子那边,可是谁知道以后呢?

    隆科多不自量力的yy,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后面听苏培盛代胤禛答道:“明儿去慈光寺。”

    哦哦,出去么?那可太好了。

    隆科多庆幸还没有说到嘎鲁玳,笑着奉承:“四阿哥纯孝。”老四是经常去拜佛的。

    但是为什么要到外头去呢。

    隆科多想了想,觉得自己神经病了,就没再想下去。

    对着他的表情,胤禛的眼色已经有了变化。

    苏培盛咳了一声。

    隆科多回过神来,扭头跟着他们看去。

    李德全猫着腰,亲自来接他了。

    康熙等急了啊。

    “呵呵,呵呵。”隆科多尴尬的对着胤禛笑,赶快告辞走了。

    南书房里,左边靠近门的地方,跪着一个捧着茶汤的小太监。看样子是挨了罚的。隆科多进来,他就还在那儿跪着,背微微挺着,手指很认真的扣紧茶盘,倒挺有骨气。

    隆科多见此莫名的想起在春波饮时,自己跪在康熙面前的样子,一对比,心情突然就有点回落。

    他看了两眼那个人,然后向康熙行了礼。

    康熙让他起来。问过他的伤后,跟他说纳兰家的事。

    嘎珞许给纳兰明珠的侄孙。

    男方的母亲是孀居的人,但她是个才女,教子严格,品行也很好。

    其实,以嘎珞的资质,许给阿哥也不是不可以的,之前太后和苏麻也很喜欢她。但是,额泰出事,太后便改了主意,嘎珞既然被佛尔果春看重,她就不想她们和皇家有太多的联系。

    康熙听从了建议。

    纳兰家的孩子也还是很不错的。

    隆科多可没有操心这么多。

    定下来了,无非就是钱的事了。那些流程自然有人去做,需要他配合的时候再说。

    隆科多神游着,又想到了胤禛。

    他在想他和嘎鲁玳站在一起的时候。

    那可真是郎才女貌,哎哟。

    要是康熙不要她,那就跟着他得了。

    康熙看着他不停变化的脸,微微一笑:“想银子呢?”

    “没有没有。”隆科多惊觉的抬眸:“主子说笑了。”他湿了一层汗。

    康熙又说:“不会亏待你闺女的,先回去准备吧。”他突然看向跪着捧茶的小太监,怔怔出神。

    隆科多笑了几声,发现表情有些跟不上了,低下头去:“谢谢主子。”他趴在那里,又在发愣了。

    康熙收回视线,问他在想什么。

    隆科多不能说老四,想到差点把福全当成女婿的事情,随口就报道:“福全……”

    他顿住了。

    真失礼。

    康熙却误会起来:“你还想着他?”福全的婚事也是他很头疼的。这么多年了,一点改善也没有。

    福全倔起来连他也要写一个服字。

    只不过,这么多年了,也应该再娶一个了啊,哪怕只是侧福晋,也好过孤身一人啊。

    康熙动了心思,吩咐隆科多:“你先下去吧。”

    李德全送出去。

    当他们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一直跪着的小太监才终于松懈的歪了下来:“累死我了。”

    康熙严肃的一瞥:“怎么不跪了。”

    “哎哟,汗阿玛。我好累嘛。”那个小太监放下手上的东西,摘掉暖帽,呼呼喘气。

    少女的声音。

    康熙低头摇了摇,无语。

    十三岁的温宪公主看了看他,乐呵呵的又把东西端了起来,起身走去:“虽然很累,但是汗阿玛更辛苦,您刚刚说了那么多的话,我给您添杯热的吧。”

    她刚才沏了茶,想进来凑个趣,隆科多来了,她就只好跪在一边。

    还好他没有认出来。

    如今茶温正好。温宪过去,安静的倒了一杯递给康熙:“汗阿玛。您喝嘛。”

    又是捶肩又是按摩的,康熙只好接受了,伸手点了一下她的脑袋。

    温宪已经扮过很多次男装,她很会转换角色。为了不惊吓到看见她的人,她的易容技术也越来越好。

    嘿,有师父教的。

    不过今天康熙的运气不错,她只不过是换了件衣服而已。

    温宪是德妃所生的,也是他最偏爱的,他能怎么办呢。

    罚她跪?刚才已经跪过了。下回不许了?那没有用的。

    还是一笑而过吧。

    康熙摸摸案边的笔。目光深邃。

    他们之前打了赌,如果隆科多没有认出她,他就要答应她一件事。

    现在隆科多走了,赌来了。

    康熙不说话,继续摸笔。

    “汗阿玛,您答应过的,现在女儿要提要求了。”长着一张鹅蛋脸的温宪端庄可人,声音也有点甜甜的:“我明天要出宫!”刚才康熙和隆科多的谈话提醒了她。

    她经常想出宫,出去干什么呢。

    找人呗。还有,一起商量事呗。

    康熙笑了:“你又要去找小包子了。”小包子很胖的,却偏偏也是他最疼的侄子。

    “甭管我找谁,反正您得答应我。”温宪偷偷的想,明天四哥也出宫,可以蹭他的马车。

    他当然不会答应的,但是她有办法。

    康熙叹了口气。

    温宪笑了:“谢谢汗阿玛!”

    次日。

    胤禛上车前,看到苏培盛的后面跟着徒弟。是他曾经见过的,不过,只有一次。

    那个小太监上来打了个千,道了声好。

    胤禛想要说点什么,但仔细的看了一眼他的脖子,咳了一声,就到车上去了。

    小太监起身,安静的跟着苏培盛。

    苏培盛颤颤的耸了下肩,憋住冷汗回头:“小心点儿。”

    “哦。”小太监无辜的说:“您看路呀,师父。”马车已经开始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