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打击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佛尔果春嫌弃的一瞥,就去扶岳兴阿。

    她对他笑,干得好!

    岳兴阿不停的看隆科多:“儿子该死。”

    隆科多被他念得烦了,想揍人,但一想康熙,忙对岳兴阿慈祥的笑:“哎哟没事,不要紧,你伤着了没有啊。快让阿玛看看。”

    岳兴阿吓傻了。

    人们面面相觑的议论起来,哎哟妈呀,隆科多真的脑子坏了!

    隆科多管不了那么多了,心疼得要死了,但也只能是威严的抬了下手。

    盼娣和婆子们,男仆们急忙去拎水捅。

    浇,没熄,再浇!

    李四儿被浇得像落汤鸡一样。又痛又急:“爷,您怎么了,我们有证人,凭什么放过她!玉兰,玉兰你出来!你快点说!”

    这种情况,轮到谁不会躲。

    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不仅是玉兰,就连嗄鲁玳也藏在人堆里,不肯出来。

    李四儿要去搜人证,可是隆科多拽住了她的胳膊。

    隆科多的心都要被撕裂了,眼中含泪,嘴唇抖着说:“你不要再胡闹了!你伤太重脑袋发昏了!再敢玷污夫人清白,我杀了你!”

    李四儿耳朵嗡嗡乱响。

    周围的声音也瞬间静止了。

    隆科多真汉子啊!爷们!

    李四儿却是完全蒙了。

    隆科多认真的看着她,在想,我这是在保你啊,你别傻!说是李四儿伤太重所以胡言乱语,总好过蓄意诬蔑正室夫人吧。

    从前,佛尔果春是根草,现在可是块宝,万万伤不得!

    佛尔果春看着他们冷笑:“爷说的是,李氏伤太重了,这样的人,可不能再管家了。”

    怎么,不让管家了吗!

    李四儿和隆科多都叫了一声。

    当年,因为李四儿是岳兴阿的救命恩人,所以当初在她进府后的第二个月,隆科多就说服了宁聂里齐格让她管家。三房的事一直是由她做主的。现在已经有十多年了。她和乌雅氏把持着佟府的吃穿用度,当然也一起利用这些银子谋利。

    美好的福利,结束了吗。

    不要啊。

    李四儿痛苦的眨了眨眼睛。凭什么隆科多会向着那个贱人!

    隆科多不能说,只能紧紧的攥着她的手。

    李四儿敏感的有了觉察。咬唇忍下了。艰难的对着佛尔果春跪下:“妾身胡言乱语,求夫人恕罪,妾身知错了。妾身愿意交出账本。”她会让佛尔果春知道,她不是好惹的!

    她用力的磕了一个头,用最虔诚的姿势请求着。

    愿意交账,就等于愿意交出管家的权力。

    李四儿竟然舍得?

    众人都呆住了,这还不是最让她们感到惊悚的,要紧的是,隆科多竟然为了佛尔果春打她,还给她立规矩?

    天啊,这是什么世道!

    女人们惊恐的喘着气,用力的揉眼睛。佟家的女人太习惯不正常的规矩,以致于遇到正常的反而使她们很受惊吓。她们当中已经有想要冲过来维护李四儿的,还有的想要抓住佛尔果春给李四儿作证。

    的确声势浩大啊。

    佛尔果春眸光微凉的看了看。

    隆科多跟着叫起来:“行了行了!安静点!”被他喝斥的有庶母,有嫂子,有弟妹,还有侄女,可他没觉得有啥不对。

    他是銮仪使,他就威风。

    那些人也都习惯了。马上闭了嘴。

    她们带着不同的心情等待结果。李四儿的命运也是和她们息息相关的。

    李四儿还在跪着求。

    佛尔果春“嗯”了一声。

    李四儿窃喜的又磕了一个头:“谢夫人恩典,夫人何时去取账本。”

    就现在。

    佛尔果春走向戴佳氏:“妹妹和我一起去。”这是她早就有的打算。目前还不知道账目上有什么纰漏。多一个人慎重些,而且她的确有放权给戴佳氏的想法。

    “是,夫人。”戴佳氏其实有些怕,但是在她选择让嘎珞去见苏麻与太后开始,她和李四儿就已经成了敌人。

    鱼儿上钩了,李四儿暗示的对隆科多的某个妾杨氏点了点头。

    杨氏是她最好的助手,也最听话。

    见状,杨氏便走了过来,主动的说:“妾身愿带夫人过去。”

    佛尔果春答应了,转眸对李四儿道:“李氏,别以为这事就这么算了。”

    “是,夫人。是妾身错了。请夫人教诲。”李四儿赶快又用力的磕了个头。低下去的时候,唇边的冷意却越来越深。

    她当然不会傻到让杨氏给佛尔果春真的账本,这种表面工夫,她平时就很小心,她才不怕被查到什么,倒是佛尔果春,竟然敢真的顺杆爬夺她的权?

    你给我等着!

    佛尔果春从她的面前走了过去。回身道:“李氏。”

    “是,夫人。”李四儿的耳朵动了动,却表现得更温驯了。

    “我看你还是不太习惯规矩。你总是不记得你是个妾吗。以后见了我,跪着回话。长长记性。”佛尔果春说着,瞧了瞧隆科多。

    杨氏过来领了钥匙,带佛尔果春去院子里领账本去了。

    到了李四儿的院子。杨氏引佛尔果春进内堂,开了柜子取出了账本给她看,笑道:“夫人,近三个月的都在这里了。”并不多,只有两册,却是锁在盒子里的。

    杨氏拿钥匙开盒,佛尔果春抽了一册,又将另一册给了戴佳氏。

    李四儿等佛尔果春离开才敢回院子。隆科多陪着她,他们虽然经过了梳洗,也找了人来看伤,终究是太惨了,一时半会儿的都不想动。

    宁聂里齐格和乌雅氏始终不曾出现,就像消失了似的。

    李四儿知道,她们肯定又见风使舵了。如果她整倒了佛尔果春,证明她是不贞的妇人,宁聂里齐格,乌雅氏就应该很快的出现接应她,为她做主拿下佛尔果春。或是打她,或是把她囚禁起来。都是她说了算,她们不敢不从她。可是她们却没有出现,这说明,她们要么是根本就没来,要么就是中途得知了消息,变了主意。

    在风口浪尖上,谁也不能说躲起来是错的。

    佟家的天,难道就这样变了吗。

    李四儿倚着榻,摸着身上越来越重的伤,心有不甘。

    她不该再哭了,可是忍不住,今天实在太委屈了,像条狗一样的哀求佛尔果春,像条狗啊!

    最伤心的是,隆科多也像条狗似的听佛尔果春的话,这到底是为什么!

    隆科多一脸苦涩看着他最爱的女人:“你别问了,我不能说。”

    “坚夫是谁?”出去了一趟就变成这样,只能是坚夫有问题。李四儿不停的追问:“他很了不起吗,连爷也惹不起吗。您是个男人,怎么能容忍这种事!”

    何止了不起,康熙皱下眉,佟家都要倒霉的。即便康熙不会轻易的对佟家怎么样。但是,也不能没事去找死!

    隆科多的脸色越来越苦了。他何尝不想把佛尔果春砍死,可是不能啊。

    他只能告诉李四儿:“没有坚夫,是你想多了,我的伤是跟别人打的,跟坚夫没关系。四儿,我们忍一忍吧,总是闹事,阿玛也会不高兴的。别影响了孩子们的前程。为了她不值得。”

    选秀在七月,四五月份是侍卫的选拔赛,世家子弟经过初赛和复赛之后,就有可能在乾清门或者前锋营当差,那样的话,很有机会在康熙面前露脸。

    隆科多凭着自己的人脉,肯定能为玉柱铺一条很好的路,如果现在跟佛尔果春闹翻,玉柱怎么办?

    李四儿沉默了。她的娘家哥哥李三也在宫里当差,是内务府的蓝翎长。当初虽然是拜托隆科多花银子捐的官,一步步爬到今天也不容易。作为内务府的侍卫长,他一定也能帮玉柱。难道真的要为了佛尔果春,把这一切都断送了吗。

    玉柱好了,嘎鲁玳才能好,嘎鲁玳好了,玉柱才能好。这是相辅相成的啊。

    世上的父母哪个不是为了孩子忍气吞声的。

    可恶,这些原本跟佛尔果春毫不相干,凭什么要为了她低声下气的!

    李四儿越想越不甘的哭了起来:“我给她磕头,我像条狗一样,爷啊,你没看到吗,我像条狗一样的趴在她面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