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有旨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隆科多常挨康熙的骂,但是动手却不多。叶克书死了,庆春早就废了。看在佟国维,还有去世的孝懿皇后的份上,康熙也很待见他们唯一的嫡系。

    也许就是这样隆科多才会越来越狂。

    小时候隆科多并不如意,叶克书很有本事,最得宠的又是他的弟弟庆春,佟国维把他们放在一起一比,隆科多就成了狗尾巴草。后来庆春废得早,他才有了发展机会,但是,又总是被叶克书压着,叶克书是长子,下面还有长孙,这一压又是十来年。

    还好还好,他们后来都死了,隆科多正当盛年,所有的好处就都接收了。

    康熙珍惜唯一的嫡系,又刻意抬举。

    从一等侍卫升成了銮仪使,还不到三年,就已经狂得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玩意了。

    要不然,他怎么敢瞪着康熙呢,还拿着把刀!

    隆科多被穆克登拖着,往茶馆拽,路上吹着风脑子也清醒了一点。穆克登是一等侍卫,镶黄旗的,以前职位相等的时候,他们就互相看不顺眼。穆克登的年纪其实比他大,但是谁让隆科多是皇上的表弟又是小舅子呢。又是个会花钱的人,爬到穆克登的上面,并不奇怪。

    但是,每次轮到动手的时候,穆克登可不会跟他客气。

    穆克登和梁九功一样,心里只有康熙,康熙要他们去死,一点儿都不带眨眼睛的。

    隆科多这种玩花样的家伙,他从来都看不惯。

    到了,“春波饮”。

    隆科多脑子发蒙,穆克登的力气又太大了,所以到了门口,就等于是被扔到地上去的。隆科多这时候比刚才强多了,只敢装孙子,跟着康熙先进去再说。

    老板就是暗卫头子,一见康熙来了,而且不太高兴,马上就清场。

    一会儿,里外上下就都是自己人了。

    康熙在二楼的雅座上坐上位,隆科多乖巧的跪在屏风旁边,趴着笑:“主主主主子……”

    为什么发抖呢。心里还是气啊!这要不是康熙,他能跳起来砍人啊!这被揍得满脸青,都不敢动一下,这叫什么啊。

    德昌等下人也跟着隆科多趴着,也很紧张。他们刚才见着康熙的时候,手里可都是有家伙的。

    人一多,都抢着回话就麻烦了。隆科多一边讨好的对康熙说话,一边悄悄的回头偷瞥。

    德昌的肩动了一下。

    康熙看着德昌的样子挺忠厚还蛮顺眼的,就说:“先下去吧,过会儿来回话。”

    德昌磕了个头,然后小心的爬起来,带着下人们走。

    很有顺序,虽然人们很紧张,但是没失礼。

    康熙看在眼里,点了点头。转向隆科多的时候,唇边却出现了一抹冷意。

    隆科多敏感的觉察背上一凉,他忙头更低:“奴才该死,奴才惊了驾了。”

    刀已经被没收了,可是,在怡然居的时候,他的确是拿着刀挤到康熙面前去的。

    就算是皇亲国戚,难道就能没事?

    康熙不说话。

    隆科多等了很久,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他的脸,很平静,应该是没有生气,就傻笑起来:“呵呵,主子,奴才是出来走走,没想到会遇到主子。主子出来有事?”

    那也不关你事。

    康熙对着他,抬起了手。

    隆科多赶快巴巴的把脸凑上去,生怕他够不着。

    康熙看也不看的转过去了,他只是想挽袖子。

    很给隆科多面子了,现在在房里的,只有李德全和穆克登,没有外人。

    李德全帮康熙挽好了,偷偷的看了一眼隆科多。

    隆科多让人无语的时候,就是个神经病。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他。

    佟嫔说错了话,已经很惶恐了。隆科多还做出这么脑残的行为,看来,佟家这回是触到逆鳞了。

    怎么办?自求多福吧。

    李德全挽好了袖子,便退到了一边。

    隆科多也反应过来了,急忙跟康熙解释,但是他想想不能说真话。他在康熙的面前可不是这样表现的,突然说是出来抓奸的,康熙会当他脑子有病的。

    得了吧,现在也当他脑子有病。

    康熙的脸越来越冷了。

    隆科多摸摸身上痛着的地方,急忙爬过去:“主子,奴才该死,,但是奴才不是故意的,奴才是听说大街上人多,出来看看。”

    胡说八道,那是九门提督的事。

    康熙微微一笑:“你是想再升一升了。”

    “不是的。”隆科多的脑子不够使了,反正再怎么圆都圆不了的。干脆心一横说了实话:“奴才是出来看我媳妇的。她晚上出来,我怕她不安全。”

    她对不起我,她有坚夫!我要把她休了,我要杀了她!

    对着康熙凌利的眼,隆科多又不敢讲了。

    还是胡说八道,不过意思很婉转,还是能听懂的。

    隆科多后宅起火了?这,坚夫……

    康熙想起在怡然居发生过的事情,不知不觉心中一惊。

    他不想这样想,但是,他的想法奇妙的和眼前接连到了一起。

    是她吗。她居然有丈夫,而且是隆科多吗。隆科多这是……把他当成了坚夫?

    康熙莫名的烦躁起来,抬脚一踢,就把他踢翻了。

    隆科多血气上涌,想要吐血了。可是不敢吐在康熙的靴子上,急忙一扭头。

    他这副样子,真是又可笑,又可怜。

    康熙抬腿碰了碰他的脚:“跪好。”

    “嗻。”隆科多这辈子还没像眼前这么惨过。他绷紧了身子,好像个孝子般的不敢动。

    这是怎么回事。

    到底哪儿得罪大佛了?难道他真的是坚夫!这个混蛋,真的是坚夫?

    “主子。”隆科多有点惊惶:“您怎么了?”

    好冷的气息,快要把人冻僵了。

    隆科多情不自禁的向后挪动。

    康熙双眼透出了寒芒:“隆科多,朕记得你自诩爱妻之人,可有此事。”

    隆科多呆呆的点了点头。

    “朕希望你说到做到,好好善待你夫人。”康熙抿起唇角,带着一种特殊的威严:“朕不希望她受委屈,你懂了吗。今夜的事,朕亦不希望任何人知道。”

    “奴才遵旨。”隆科多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颈后发凉啊。

    他们真的勾结到一起了!佛尔果春到底是什么时候跟康熙勾上的?她不是一直都待在后院里吗。难道仅凭着进宫一趟就勾上了,这么快?

    还是他们之前就好上了,他一直不知道?不能吧?

    快不快都不是他能决定的事了,事实摆在眼前,隆科多不得不多想一点。

    往后,他对佛尔果春的态度,就得是天翻地覆了。那个贱人让他往东,他都不能往西。

    还好,康熙说不能泄密,那也就是说可以不用让她知道他们见过面。

    但是,既然康熙已经是奸夫了,佛尔果春能不好好利用吗。

    一想到李四儿必然会很悲惨的样子。隆科多的心就开始了剧烈的抽痛。

    真痛啊!这些痛,跟身体比起来,宁可身体痛一万倍也好过心痛啊。

    为什么是康熙呢。为什么不是别的男人呢。

    隆科多抬起头,压抑着眼中的怒色。

    要是他是别的男人,他早就把他揍趴下了。不必像现在这样,乖乖的,像条狗似的跪着!

    真是去他|妈|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