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重生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李四儿的唇角泛起阴暗的微笑。很多年前她就不需要忍了,之所以还没有杀掉佛尔果春是觉得还没有折磨够。还有,佛尔果春到底也是隆科多生母的侄女。而且凭她的身份是不能做正室的,佛尔果春活着就是最好的靶子。她若是死了,隆科多再娶一个,要是压伏不住,那她就得遭罪。

    有现成的,那就让她活着嘛。

    现在,佟国维走了,赫舍里氏也走了,连皇帝都换了人。佟家全都要看隆科多的脸色。既然这样,干嘛还要浪费粮食在这种人身上?

    李四儿很喜欢看见佛尔果春因为她浑身发抖的样子。能有这样特别的机会让下人们展现忠心也很不错。

    她根本不怕血。也不在乎待会儿见到的会有多么吓人。

    她只想着,这真是一件难得的礼物。

    佛尔果春坐在地上,看着对面李四儿兴奋至极的脸,她不能理解,李四儿折磨了她这么多年,为什么最后还不放过她?

    只是想求个好死,都不能够吗。

    现在自杀,还来不来得及?

    她突然之间很想念自己的两个儿子。岳兴阿和舜安颜。她很想再见他们一面。可是她不能让他们看到她这么惨的样子,她不能连累他们!

    还是想办法赶快死了吧!

    佛尔果春打定了主意,想要咬舌自尽。可是玉柱很快的掐住了她的下巴,狠狠给了她一个嘴巴。

    想死,可没有那么容易。

    李四儿过来拍了拍她的脸,尖尖的水葱般的指甲顺着她的唇边刮了下去,弄出了血珠。看到那点血,她就好像见到了非常美妙的东西。

    这种感觉令她舒服极了。

    她得意的欣赏着佛尔果春惊惧的表情,还有羔羊般发抖的身体,对玉柱道:“叫人拿盘子来,光有刀,没有盘子怎么行。”

    盘子很快拿来了。佛尔果春抖得更厉害了。站着围观的那些下人们彼此看看,嘀咕的声音就又大了许多。

    不一会儿,一个厨子站了出来,双手抓着围裙,搓着说:“太太,奴才灶上还烧着汤呢。再不回去,汤要干了。”

    今天是寿宴,很忙的。

    茶水房的,打扫处的,还有招待客人的,不少人都为自己找到了借口,纷纷的解释为什么不想待在这里。

    李四儿嗤之以鼻的笑了笑,让下人搬了椅子坐好,指着佛尔果春说:“养兵千日,总也要看看你们的忠心是不是真的。去吧,剌一刀就让你们走,不过要记住,谁要是把她剌死了,剩下的,就在你们身上找回来。”

    不管是让佛尔果春变成什么。到底也是有规矩的,要不然,随随便便的就可以发送一个人,佟府的威严可就荡然无存了。

    已经过来的厨子顿时后悔了,被迫抓着刀的手抖了半天,他摸了几下,佛尔果春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不好揭,看来是旧伤痂粘住了。露出来的地方也是惨不忍睹。他不知道怎么动手。终于,拉起佛尔果春的头发割了下去。

    佛尔果春感激的点了下头,眼中又一阵涌起的泪雾不禁化成了水。当银丝落下,观望着的人们也由衷的呼出了一口气。

    他们在为她庆幸。

    李四儿一怔,讽刺的笑了,看向那厨子的眼神晃过一丝杀气:“滚吧。”

    厨子感恩戴德的跑了。同时,不自然的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人。

    太多了,他们不可能像这样投机取巧。不过,那已经不是他能操心的事了。

    佛尔果春跟着他也看了看,同样的,她也管不了了。她只能希望,倘若她死掉,不要再因此连累什么人。她已经够惨了,还是让更多的人好好活着吧。

    她低下头不再看谁,不想谁再怜悯她。

    刚才扛她出来的戴鹏靠向了玉柱:“工夫长,主子们用些点心吧。奴才去拿。”

    玉柱放他走了。

    戴鹏飞快的跑到前院去,到处找隆科多在哪儿,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哀求声,戴鹏一眼就看到隆科多站在花园的池塘那边喂鱼。一边喂一边走,岳兴阿穿着官服,跪行着跟着他,一边求一边磕头。

    隆科多一会儿走这边,一会儿走那边,悠哉悠哉,倒也不撵他。

    原来,他们都已经知道了啊。

    这还有什么可求的。戴鹏马上冲过去,拽起岳兴阿就跑。

    “不行。”岳兴阿害怕的向后缩:“我再跟阿玛说说,我再跟他说说。”

    说个屁。戴鹏拽着他一口气冲向了佛尔果春的院子。幸好岳兴阿现在穿着官服,也许他的话能有点用。

    一路上也惊动了不少人,不过,他们不会有心思管的。

    虽然跑得很快,到的时候,佛尔果春已经见红了。是玉柱抓住她,下的第一刀,动手很慢,很起到了警示作用,后面的人跟着,就变得快些了。这会儿佛尔果春脸上不太好看,但是还能认。岳兴阿看了一眼,便吓得双腿发软,他赶快跪下来,爬到李四儿的面前:“额涅额涅,不要杀我额涅。”

    乱了。不管在哪个府上,都只有嫡母才会被称呼为额涅。小老婆只能叫额娘。怎可两个?

    隆科多当然是从小便培养岳兴阿叫李四儿额涅的,他要把岳兴阿变成他和李四儿最忠心的狗。只要他叫额娘,马上就一个嘴巴打过去。曾经李四儿三番五次的想要抚养他,隆科多欣然同意,但是佛尔果春跟他们拼命,拿菜刀划破了玉柱的脖子,才终于让岳兴阿送到大房。

    佛尔果春其实是很想杀掉玉柱,但随后隆科多也抓着岳兴阿当人质。所以只能算了。

    他们没有得到他,但她也同时失去了岳兴阿。后来因为一些变故,就连舜安颜也不是在她跟前长大的。

    身为母亲,这大概是最悲惨的事了吧。

    佛尔果春的头埋得很低,她不想吓着岳兴阿。自从小时候被绑走的事发生后,天真活泼的岳兴阿就变得寡言和懦弱。

    这种性格,当然会很不讨喜,甚至对生命也是非常可怕的影响。隆科多动不动就打他,他很害怕。弄得他萎靡不振,没有嫡长子的气势。

    眼前的事,一定会给他带来毁灭般的打击。

    佛尔果春原本是拿定主意不说话的。但这时候,她也只能勉强开口:“你走吧。”

    岳兴阿跪在那里哭,声音越来越大,根本顾不上什么有失官体。他抱着李四儿的腿,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小时候李四儿对他比亲生的玉柱还要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今天会这样对待他的亲生母亲!

    “额涅,阿玛会来的,求您了,额涅!”他在撒谎,隆科多到了,佛尔果春只会更惨。他只是天真的幻想着李四儿能够害怕一家之主。他不敢太用力去勒李四儿的腿,犯了家法会是什么后果,他太清楚了。

    李四儿轻松的笑了笑:“我当然知道。”她抬手摸摸他的官服:“你穿成这个样子,是想在我面前摆威风吗?”

    隆科多当然会来的,不过,只会等她玩够了才来。那时候,就让佛尔果春慢慢耗着,也不错。

    好像史书上说,戚夫人死的时候就是这样的,那得三天三夜,才能归天。

    “你看你看,你把官服都弄上鼻涕了。”李四儿不屑的打量了一眼:“这让玉柱以后还怎么穿?就算洗了也是脏的!”

    岳兴阿呆住了。隆科多现在是九门提督,可是在多年前也曾当过銮仪使。这本该是由嫡子来继承的。这也是新皇施下的恩典,只有极信任的人才能承担。因为是自家人,所以在还没有明旨的情况下,隆科多便拿了回来,只是先试穿看合不合身,难道他会错意了吗。

    他又犯了错,抢了玉柱的东西。在佟家,这就是死罪!

    完了。

    岳兴阿瘫了下来,变得更没有力气。

    可是佛尔果春那边,残忍还在继续,不停的有人走向她,又离开她。

    佛尔果春反而变得更沉默。

    岳兴阿等了一会儿,确认他们不可能终止,爬了起来,然后突然冲过去,抓住正在接刀的人,狠狠的打了他一拳,把刀抢在了手里!这时,他的身上充满了煞气!

    “哟。”李四儿赞许的拍了下手,指指自己的心口:“来呀,杀了我,给你额涅一个痛快。”

    “不,不要这样,出口气就算了,我的额涅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这样……”岳兴阿已经快要疯了,他盯着李四儿慈善的脸,终于明白,她不是他的额涅,她是毒蛇!

    他转头又看了看佛尔果春。她变得越来越可怕了。他抓着刀,手在抖,很明白应该做什么,但是,他不能。

    拽他来的戴鹏已经被玉柱的其他下人摁住,不停的揍,只剩一口气了。

    他也要这样吗?

    岳兴阿的视线因为泪水越来越不清楚了。他悲愤的嚎叫几声,抓着刀子,转身跑掉了。他跑得真快,永远也不想停下来。

    这样就行了吗,真幼稚。

    李四儿慵懒的回头吩咐:“再拿把刀来。”

    “奴才这儿有。”突然间,有人接了话。隆科多的侍卫德昌从人群后面挤了出来。他看了看那边的佛尔果春,眯起了眼睛,很快转头笑着把递到一半的刀抽了回来:“奴才刚回来居然能赶上大事,干脆我先来剌一刀吧。”

    他快步向着佛尔果春走了过去。

    不久前欺负佛尔果春的人是她的另一个陪嫁丫头杏儿,她早就投靠李四儿了,她很残忍的弄得她看不见了。但是佛尔果春还能听见他们的声音,而且因为特殊的遭遇,她对这些人特别敏感,刻骨铭心。

    伤害她的人,有不少都是府里的“老人”啊。

    不过,德昌也要这样吗?唉,算了,所有人都知道,对她好会是什么后果。

    佛尔果春想起了最信任的乌尤,她记得,德昌和乌尤是两情相悦的,可惜没能在一起,而且,乌尤病死很多年了。这些年,若没有德昌的帮助,她也活不到今天。

    她不会怪他,只是不禁心口紧紧一窒。

    德昌已经到跟前了,而且轻轻的说:“舜安颜被绊住了。”突然又大声:“夫人,奴才答应过乌尤好好照顾你,但今天也怪不得奴才了。”

    他晃了晃手中的刀,朝着李四儿和玉柱微微一笑,他们也在看着他笑。

    但,刀光一闪,飞快刺向的却是佛尔果春心口!

    “夫人,好走!”

    一声嘶吼,这是佛尔果春最后听到的句子。

    再醒来的时候,她很惊奇。

    她居然又活了,而且身上不疼,没有破,还能看见东西!

    佛尔果春喜极而泣的摸着自己的身体,然后她发现,这个屋子不是她最后死去的“荒院”。这里的陈设虽然还是很简陋,但是有被子有枕头,绝对不是那里!

    这是她年轻时住过的地方,难道她真的又活了吗?

    正在惊疑不定时,乌尤端着水盆走了进来。

    “格格,您要不要再睡一会儿。”满人家的贵族小姐也可以叫格格。乌尤是陪嫁丫头,她不想改口,是因为想让佟家知道,至少佛尔果春还有一个自己人。就算别人都背叛她,她也不会。

    “乌尤,你!”乌尤还活着,那就是说她真的回到了从前!那德昌呢,德昌也还活着吗。

    佛尔果春知道这样很傻,但她很想知道,德昌最后怎么了。

    但是,现在的年代,可不是雍正元年。佛尔果春问明了日子,现在居然是康熙三十二年!

    一征噶尔丹已经过去了,二征还没有开始。不,现在这些不是最重要的,为什么从头来过也不重要,最要紧的是,今天有大事发生!

    “你帮我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佛尔果春的脑子很乱。

    乌尤不忍说得太明白。隆科多有定期打她的习惯,就算忘记了,以后也会补上。

    “不是这个。”

    重要的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佛尔果春摸着脑袋,终于想了起来,今天是李四儿陪同爱女嘎鲁玳接待宫里嬷嬷的日子,那是在苏麻身边的人,嘎鲁玳的表现不错,后来进宫觐见时,一眼相中了胤禛。

    而佛尔果春,则是因为遭到杏儿虐待而闹出了一场笑话。隆科多狠狠的揍了她一顿。乌尤也被打成了重伤,也是从这一天,她们被迫迁入最后死去的院子!

    不过现在隆科多不在家,伺候康熙到南苑去了,正好送走嬷嬷时,他回来,圣旨赐下的许多礼物也都归了李四儿。

    现在闹起来,至少李四儿还得端着,假装贤惠大度,假装很尊敬她这个嫡妻。

    既然这样,那就让她们尝尝嫡妻的威严吧!

    嘎鲁玳想要当凤凰,也要看她答不答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