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二货就是二货(正篇完结)

作者:落雨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双面王爷二货妃最新章节!

    岩廊峪是往鄞郡方向的一个要塞关口,岩廊峪往西南方向,是若岚国中北部的皇都,往东北方向去,就是钟离睿煊的封地鄞郡。

    看着信,皇上的手不由颤抖,把信纸拍在书案上,大骂:“谁说睿王已经死了,绝无生还的可能!都是废物,没用的奴才!”

    现在倒好,钟离睿煊不仅没有死,还约他去岩廊峪会谈,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真的要反了,要与他这个皇帝平起平坐!皇上在心里已经给钟离睿煊贴上叛臣的标签,却没认真去想,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同理,君逼臣反,臣不得不反。

    南方六郡遭水灾,已是元气大伤,倘若钟离睿煊真要造反,在北方打起仗来,若岚国可真就乱了。

    皇上立即找来心腹谋臣,问现在该怎么办。谋臣们一日既往的,有两种相反的意见,一种是认为睿王此举有诈,万万去不得,另一种认为,这是个机会,可趁面谈之机,劝服睿王归朝,可免他起兵叛乱。

    皇上最终还是如期去了岩廊峪,亲口质问钟离睿煊想怎样。

    “皇上,你若不猜忌,置臣弟于死地,也不会造成今天这个局面!”钟离睿煊表示,他若想谋朝篡位,何必要等到现在,他从来就没想过做什么君王!

    钟离睿煊要与皇上面谈的目的,也是不希望有战乱发生,最后双方达成协议,钟离睿煊交出手中的一半兵权,退守鄞郡,皇上立书保证,在位之年,不再为难他。

    眼下以和平为主,皇上琢磨着,钟离睿煊交出了一半兵权,再退守鄞郡,已经对他的皇位构不成威胁,也就放心了,要想除掉他,还得从长计议。至于夏玥儿,他注定得不到,也强求不来。

    面谈结束,交接完毕之后,钟离睿煊回到鄞郡,守着他的小丫头,哪也不去了。

    “禀玥王妃,王爷回来了!”鄞城睿王府的总管王林栖跑进屋里,向正在练字的夏玥儿禀报。

    “睿煊回来啦!”夏玥儿丢下笔,就跑出去。

    钟离睿煊刚从马背上下来,进了院门,就冲出一人来,不偏不倚,径直冲入他怀里,搂住他的腰,把脸贴在他胸口。虽然是老夫老妻,对于夏玥儿的这一贯动作,钟离睿煊是十分享受的,拍拍夏玥儿的肩头:“玥儿,我回来了。”

    “睿煊,你终于回来了。”夏玥儿又要忍不住喜极而泣。钟离睿煊能平安回来,说明他的事情都处理完毕,不会让她再整日担忧。

    “小丫头,有没有好好吃饭,看你又瘦了!”钟离睿煊抱起夏玥儿,走回屋里。

    他记得,上次把她抱在手上时,她还是沉甸甸的,现在轻了不少。

    夏玥儿一只手勾住钟离睿煊的脖子,一只手轻轻抚上钟离睿煊的脸庞,痴痴的说:“相公,你也瘦了呢!不过,我家相公瘦了也一样好看!留起胡渣,更有男人味!”

    钟离睿煊赶回来,一路风尘,夏玥儿勤快的伺候他洗澡,让他坐在浴桶里,摸上他身上的每一道伤痕,就问他:“疼吗?”

    “傻瓜,伤早好了,怎么会疼。只是有个地方还疼,你摸摸就会好。”钟离睿煊抓住夏玥儿的手说。

    夏玥儿信以为真,急忙问:“哪里还疼?”

    问完了,发现钟离睿煊拉她的手,握到一个又硬又热的东西,顿时恼得羞红了脸:“臭男人,真讨厌!不给你洗了,你自己洗!”

    夏玥儿一甩手要走,钟离睿煊一把拉住她,干脆把她拉进浴桶里,舀起一瓢水,从她的肩头倒下去:“敢说我臭,看我不罚你!”

    春暖花开,房间里暖融融的,快到夏天了。

    钟离睿煊洗完澡,就把夏玥儿扔到床上,把她吻得快喘不过气。

    “呜呜,睿煊,你不饿了,要先吃饭吗?”夏玥儿被吻得气喘吁吁,搂着他的脖子问。

    钟离睿煊大手抚上她胸口的柔软,埋头含住她的唇:“娘子好香,饿了要先吃娘子。”

    “讨厌!”夏玥儿只好乖乖的任他吃掉。

    “小丫头,让我好好看看你。”钟离睿煊说着,再次埋头吻她。

    每一个热吻,就像一点幸福的火苗,钟离睿煊吻遍夏玥儿全身,让她感觉幸福是那么真切。她不禁扭动腰肢,叫着他的名字:“睿煊,我好幸福!我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嗯,你是最幸福的女人,我就是最幸福的男人!”钟离睿煊配合的应一句,重新压到她身上,亲吻着她的唇,分身缓缓推进她体内,与她合为一体。

    “呜!相公……”

    “娘子!”

    夏玥儿弓起身子,感受着钟离睿煊有力的撞击,看他刚刮过胡子的俊美脸庞,仰脸亲吻他的下巴。随着他的冲击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夏玥儿完全放开自己,迎接他带给她的欢乐。

    “睿煊,哦!相公,抱紧我——”

    仰面躺在大床中间,头发半凌乱,夏玥儿仰着脸,神情痴迷,双手紧紧箍住钟离睿煊的后背,两条腿架男人光溜的屁股上,弓起腰身,随着他的节奏摆动。

    “小丫头,舒服吧?嗯!”

    钟离睿煊的头埋在夏玥儿的脖颈间,全身的重量压在她身上,下身在她两腿间用力往下挤,进入她的最深处。

    戏,他插进去已经做了半个多小时,苗凤玲还没有满足,韦亮全身是汗水,感觉腰都发酸。

    “噢噢!啊啊,相公,我,我——啊——”

    在钟离睿煊再一次顶入最深处,夏玥儿全身紧绷,紧绷的弦又被冲断了,全身松软下来,把架在钟离睿煊身上的双腿放下,无力状摊开。她抱着钟离睿煊后背的手也慢慢松开,张开嘴喘气,胸部大幅度起伏。

    钟离睿煊在她身上快速进出一阵之后,无力趴在她身上,气喘吁吁。

    “玥儿,娘子,我的小丫头!”钟离睿煊轻吻夏玥儿脸蛋,伏在她身上,感受两人的气息。

    平静下来之后,两人相拥躺着。

    夏玥儿忍不住问:“睿煊,你把一般的兵权交出去,不怕皇上派兵来攻打鄞郡?”

    钟离睿煊要怕的话,就不会把兵权交出去:“放心,现在若岚国不适合打仗,我们在鄞郡,威胁不了皇上,皇上不会再轻易来对付我。再说,我手上还有原来一般的兵马,已经够了,就算有人来攻打鄞郡,也不是那么容易拿得下。再说,军队是要吃粮发军饷的,鄞郡这么小,哪里养得起那么多兵士。”

    “哦。”想想也是。

    钟离睿煊又说:“我们以后就在鄞城相亲相爱相守到老,鄞城没有福临城繁华,怕你会不习惯……”

    “切!这叫什么话呢!”夏玥儿打断钟离睿煊,“刘家村我都呆了五年,别说这鄞城,我还会不习惯!睿煊,只要有你,不管在哪里,我都习惯!”

    “嗯,我的好玥儿!”钟离睿煊又吻上她,翻身压到她身上。

    夏玥儿惊叫:“啊,睿煊,你——”

    惊呼声中,钟离睿煊已经不客气的进入,惊呼慢慢变成了娇吟。

    管家王林栖等到天黑,才等到王爷和王妃从房间里出来,玥王妃脸上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看到王林栖,夏玥儿就想到了老管家方思圆,跟钟离睿煊商量,说方思圆现在福临城,守着那个睿王府,无亲无故挺孤单的,能不能把他接过来。

    “好。娘子说的,都依你!”钟离睿煊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方思圆在钟离睿煊当年从边关打仗大胜而归,住进那个睿王府之后,就开始做他的管家。年复一年,钟离睿煊看着方思圆慢慢变老,现在住到鄞城,不再回福临城,对他多少有点放不下。

    钟离睿煊马上安排人去福临城,把方思圆接过来。

    第二天,石天钢和玉灵秀夫妇,捡好包袱,向睿王爷和玥王妃辞别。钟离睿煊本想让他们留在鄞城,把孩子们都接过来,给石天钢个职位,后半生也衣食无忧,但他与妻子都不愿意留下,还是想回以前住的地方,他们的孩子还等着他们回去呢。

    “王爷,以后有用得着属下的地方,尽管吩咐。”石天钢说,只要睿王爷一句话,他定会全力以赴。

    钟离睿煊把自己的剑拿到手上,赠给石天钢:“你既不愿留下,本王无以为谢,只有这把伴随本王多年的剑,你一定要收下。”

    王爷把自己随身多年的宝剑赠给他,这份赠礼太重,石天钢再想推辞,钟离睿煊命他收下。

    石天钢夫妇走之前,去了黑虎的墓前,也与他道别。

    黑虎的坟墓,是夏玥儿安排人修建的。

    钟离睿煊派人去虎牢关外寻找,没有找到黑虎的尸骨,就是他的剑也没找到,便在当时事发的地方,捧了一把土回来,那土就葬在这坟墓里。

    日子安稳下来,夏玥儿就想到了井儿,不知井儿在紫云庄怎么样,会不会跟以前一样调皮……想去看她,但千里迢迢,而且她现在还不能离开鄞郡……

    鞭炮声响,鄞城一家衣服铺子开张大吉。百姓们纷纷围过去看热闹,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家铺子,是玥王妃开的,睿王爷还赠块“如衣坊”的牌匾,亲手为开店剪彩。

    夏玥儿盘算已久要开间服装店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她亲自设计的舒适方便的衣服,备受大众欢迎。

    “睿煊,站好了,我看看,哇塞,不行了,我要流鼻血了!”夏玥儿看着身上只有一条裤衩的钟离睿煊,捂住鼻子,“感觉怎样,舒服吧?”

    穿着夏玥儿改进的裤衩,钟离睿煊感觉是比以前的舒服,但夏玥儿老拿他当小白鼠,免费的模特,不免有点气恼:“你呀,二货就是二货,去到哪里就是个二货!”

    —————正篇完结———————

    后面会是番外,大家应该猜得到,番外当然是井儿篇啦!

    好奇吧,井儿上天云山紫云庄学艺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笨元昊长大了,会不会跟小时候一样笨,老是被井儿忽悠?

    番外暂时隔些天,写得差不多了再发吧。

    谢谢读者朋友们对雨儿的支持,还是那句话,祝大家阅读愉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