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不打不相识

作者:落雨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双面王爷二货妃最新章节!

    井儿越过拦在门口的两个姑娘,进到客栈大厅,大声叫嚷:“哪个是包下这间客栈的少主,出来说话!”

    楼上的上等房间里,邬达袤正在品茶,听楼下有人叫嚣,不悦微微皱眉,继续喝茶。

    按照平常的经验,叫嚣的人,会在眨眼之间被扔出去,所以他没必要理会。

    只听楼下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伴随着掌柜的哀求声:“哎哟,我的客官,你行行好别再砸啦!”

    邬达袤身边,站着两个面貌姣好身材苗条的少女,看相貌也就是十六七岁,一个穿蓝色衣裳,一个穿绿色衣裳。其中穿蓝色衣裳的少女说:“少主,我出去看看。”

    见邬达袤微微点头,小蓝就走出房间,往楼下一看,被惊到了。

    只见楼下,小红和小紫两位婢女已经被打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一个穿着一身灰衣的白净的小生,正把厅里最后一张桌子砸烂。

    “哪来个蛮不讲理的野小子,敢伤我们的人,我杀了你!”小蓝看小红和小紫被井儿伤了,怒气冲冲把剑杀下去。

    看楼上杀下来的姑娘,比刚才守门那两个耐看多了,但脾气还是一样的臭,井儿身子一闪,大声说:“我说妞儿,一个姑娘家,动不动就动刀动枪,不分青红皂白喊打喊杀,到底是谁蛮不讲理啦?”

    “废话少说,看剑!”小蓝又一剑杀过来。

    井儿的长剑让阿七给背着,这时她两手空空,拽起半张凳子,抵挡了几招,凳子被剑砍成碎片。

    客房里的小绿呆不住,也出来看,见小蓝搞不定井儿,也拔剑出来:“小蓝,我来帮你!”

    正手忙脚乱,又杀出来一个女的!

    “哎呀妈啊,捅马蜂窝啦!”井儿左躲右闪,再次扯开嗓子大喊:“哪个是你们少主?别当缩头乌龟,有种出来!”

    红蓝绿紫四位婢女都收拾不了的人,邬达袤终于提起兴趣,从客房里迈步出来。

    看和蓝绿二婢正纠缠的井儿,多少有点意外。

    果然英雄出少年,看他年纪不大,功夫倒不错。

    瞥见自家少主在楼上看着,小蓝和小绿怎么也要把这眼前这小子给收拾了,一咬牙,使出狠招双剑十字,两把剑前后左右移动,让井儿无处躲闪。

    桌子被打碎了,凳子被砍断了,眼看两把剑杀过来,情急之下,井儿拔出腰间的弯月刀抵挡。

    只见刀光闪烁处,两把剑都断为两截。

    两个婢女没想到井儿会有这招,顿时一怔。

    井儿顺势抬脚,来个连环腿,把小蓝和小绿放倒,然后拍拍手,仰脸向上看,见邬达袤看她的目光里充满惊异,冲他大叫:“喂,你别这样看着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特崇拜我呢!有你这么当主人的吗,放自家奴婢出来伤人!你不会管教,我就教教你!”

    看着冲自己瞪眼的井儿,邬达袤慢慢扬起嘴角笑起来。

    凭他一双善于观察女人的眼睛,一眼就看得出来,井儿是女的!

    好一个凶悍的女人,正对他胃口!

    再看她把手里的弯刀入鞘,他眼里又闪过一抹惊疑。

    没看错的话,那是他的月牙,当年在鄞城,送给救他的一个长得很像他母亲的女人,不对,是送给那女人的女儿,他还记得,那小女孩,叫做井儿。

    邬达袤慢慢走下楼,对井儿说:“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嘛!这位小兄弟,刚才家奴不识抬举,多有得罪!既然你想在这家客栈投宿,我让个房间出来给你就是!晚上请小兄弟小酌几杯,当是给你赔罪!”

    “嗯哼,这听起来才像人话!”目的只是找间房投宿,目的达到,井儿顺着台阶就下。

    再正眼看邬达袤,井儿眼睛都亮了。

    哇塞,好好看的男人,比她所有的师兄师叔们都好看!

    不过这张好看的脸,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眼熟,是不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见过?

    “怎么,看到我长得太好看,爱上我了,想以身相许?”邬达袤伸手在井儿眼前晃晃,放肆调笑。

    邬达袤就一个标准的北方帅哥,俊帅间不失阳刚,又略带邪气。女人见了他,多半像井儿这般反应,他早已习惯。看井儿见到他这个反应,他还暗自高兴,这说明井儿是个正常的女人!

    “有病!”井儿瞪了他一眼,骂了一句。

    风华客栈外,阿七把马签到阴凉处,等了好一会,不见井儿出来,正准备进客栈找她,就见她神采奕奕的冲他招手,大声喊:“阿七,有客房啦!”

    既然包下整间客栈的贵宾发话,客栈的掌柜和伙计不敢怠慢,掌柜示意伙计赶紧去把马牵到后院,给喂水喂料,给刷毛。再安排伙计把楼下打扫干净,从楼上搬桌椅下来。

    等井儿带阿七进来,邬达袤看着他一头炸开偏黄微卷的短发,感觉整就一头狮子。

    “对了,小兄弟,在下寒松,北罕国人,游历至此,有幸与小兄弟结缘。不知小兄弟,以及这位朋友,怎么称呼?”邬达袤请井儿坐下,命人上茶水,客气的问。

    实际上,邬达袤会到这里,完全是逃婚出来的。

    这么悲惨的事情,他当然不会让外人知道,所以取了个假名字忽悠人。

    “寒公子,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咬文嚼字,文绉绉的,听得怪别扭的!”别人都自报家门了,井儿也不顾忌,直接说:“我叫夏井儿,他是阿七,我的哥们!”

    “夏井儿,井儿?”邬达袤喃喃重复,再仔细看井儿相貌,多少有点十二年前的影子,可以确定,她就是当年在鄞城的那个井儿。那小女孩,已经长这么大了!

    想不到会有这么巧,居然能在这里碰到她!不知她母亲,现在可好?

    看井儿性子直率,嫌他说话文绉绉,邬达袤尴尬一笑,又问:“井儿,你们来这里,是要参加观澜院的“智勇夺宝”挑战?”

    “当然——是啦!”井儿回答中间顿了一下,本想说她是来看笨元昊的,再想一想,这怎么能说出来呢,一转嘴,就说是来夺宝的。

    阿七困惑的问:“井儿,你要参加夺宝挑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