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喂药

作者:落雨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双面王爷二货妃最新章节!

    对夏玥儿来说,不管钟离睿煊把饭煮成什么样子,都是值得表扬的。

    一个从未下过厨房的大男人,还是个尊贵的王爷,肯听她的话,替她煮饭,就足以令她感动。

    有了夏玥儿的安慰,钟离睿煊从她眼里,找到了自信:“有娘子的鼓励,那相公就再接再励,下次一定把饭煮好!”

    这一顿朴素的饭,没有山珍海味,吃起来却很香。

    长得像草一样的韭菜,吃起来味道不错,用来喂猪的红薯梗,跟酸笋一起炒,带着点酸味,味道独特。还有那两大盘子南瓜,又甜又粉,口感好极了。

    吃过午饭,夏玥儿和钟离睿煊劝了好一会,井儿才肯继续去上学。

    钟离睿煊把推行简体字的想法跟夏玥儿说了,夏玥儿没有意见,想到自己能参与这么重要的工作,改写历史的一页,心里还有些飘飘然。<正版发布,请支持正版,拒绝盗版】——

    下午,钟离睿煊感觉脑袋越来越晕,昏昏沉沉的,全身乏力,感觉一会热一会冷。

    夏玥儿一模他的脑门,有点烫手,想会不会是淋了雨,给淋感冒了?

    “睿煊,你先到床上躺一会,我去请大夫来。” 夏玥儿把他拉进房间。

    钟离睿煊拉住她:“不用了,稍微有点头晕而已,我休息一会就好。”

    “那好吧,你快躺下,我给你煮碗姜汤,喝了姜汤会感觉好些。”

    夏玥儿很快煮好姜汤,让钟离睿煊喝下去。

    “嗯,好啦,现在睡一觉。”

    看钟离睿煊把姜汤喝完,夏玥儿接过碗,替他脱衣服,让他躺床上去。

    钟离睿煊躺下之后,又拉住夏玥儿的手:“娘子,你陪我躺一会。”

    看着他有点大男孩一般撒娇的味道,夏玥儿眉头微皱:“猪还没喂,鸡也还没喂,我还要去喂猪喂鸡呢……”

    一个小感冒而已,用得着这么娇气吗?

    “就一会!”

    “呃,好吧!”

    “呵,乖娘子,真好!”

    “相公,真怀疑你返老还童啦!”

    夏玥儿在钟离睿煊身边躺下,用自己的脑门去碰他的脑门,看有多烫。

    钟离睿煊睁着眼睛,深邃的眸子看着她。

    很想不通,同样是淋了雨,为什么她没事,而他居然染了风寒?

    “小煊煊乖,把眼睛闭上。”夏玥儿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用手把他眼睛合上。

    “娘子,我就想这样看着你!”夏玥儿的手刚离开,钟离睿煊又把眼睛睁开。

    “乖啦,把眼睛闭上,睡一觉,感冒才好得快!”

    夏玥儿没像往常一样枕在钟离睿煊臂弯,而是搂着他的脑袋,让他的脸贴在自己胸口上。

    钟离睿煊忽然很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好像很小的时候,被母亲抱在怀里的感觉……

    他母亲在他几岁的时候就病逝了,之后再没人这样抱过他。

    “娘子,真好。”钟离睿煊又说,“你让我想起过世的母亲。”

    夏玥儿一愣,不解地问:“睿煊,你说你母亲过世了?”

    他的母亲不是当今太后吗?

    “嗯。”看出听出夏玥儿疑问,他补充一句:“太后不是我的生母。”

    “那你的母亲是?”

    夏玥儿一直单纯的认为,皇上、钟离睿煊和钟离靖褀三兄弟,都是太后所生的儿子。她从未问过他小时候的事情,他也不曾说过。

    钟离睿煊又说:“我母亲是先皇最不受待见妃子。皇上、靖王,也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母亲都不是太后。”

    嘎!原来如此,难怪兄弟三个,长得相像的地方不多!

    当今皇上钟离皓旭是先皇的第一个皇后所生。当今太后是先皇的第二个皇后,跟先皇的时间最长,原本是他身边的一个侍女,无家世地位,却深得先皇所爱,第一个皇后病逝之后,被立为皇后,只可惜她不能生育,没生下一儿半女。

    钟离靖褀的母亲,是个极其美丽的女人,也深得先皇宠爱,生下儿子之后,就被封为贵妃,却红颜命短,在钟离睿煊十八岁的时候病逝。

    而钟离睿煊的母亲,出生没落贵族之家,却不怎么受先皇待见,生下钟离睿煊后两年,因为父亲犯事全家被抄斩而受牵连,被打入冷宫,不到三年死于冷宫中。

    先皇一生,也就这四个女人。除了当今太后,另三个女人各生了一个儿子,而太后确活得最长寿。

    钟离睿煊小时候随母亲住在冷宫,曾得过一次很严重的风寒,因得不到医治,差点死去。他母亲就这抱着他,害怕失去他。

    “睿煊……”

    想不到钟离睿煊的童年是如此晦涩,听到他的讲述,夏玥儿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只是紧紧抱住他。

    在夏玥儿的怀抱中,钟离睿煊安心的睡着了,嘴角微微扬起成极好看的弧度。

    等他醒来睁开眼睛,已经是傍晚。

    夏玥儿去邻村找大夫拿了药,熬好了,见钟离睿煊醒来,就把药端来让他喝。

    “先放着吧,一会我再喝。”

    钟离睿煊看着夏玥儿手里那碗药,不愿喝的样子。

    “一会就凉啦!快趁热喝了吧!”

    夏玥儿把碗送到他嘴边,钟离睿煊还是不喝。

    “睿煊,你不要告诉我,你怕喝药吧?一个大男人,居然……”

    “你喂我喝!”钟离睿煊打断她的话。

    “呃……”

    这么大的男人,又不是病得很严重,喝药还让人喂?

    看着钟离睿煊脸上那罕见的孩子气的表情……好吧,不跟病人计较!

    “乖,把嘴张开。”夏玥儿再次把药碗送到他嘴边。

    “不是这样喂。”

    “那要怎样喂?”

    夏玥儿问完之后,再看钟离睿煊嘴角还带着坏笑,顿时明白了。

    “真讨厌!生病了也不正经!”

    夏玥儿骂了一句,还是很不正经的喂他,先把药喝到嘴里,好苦!皱了皱眉,她捧住钟离睿煊的脸,吻到他唇上,等他张开嘴,把药渡到他嘴里。

    一碗药喝完,钟离睿煊舔舔舌头满足的笑:“娘子喂的药,再苦也是甜的!”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