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滚席子

作者:落雨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双面王爷二货妃最新章节!

    不会还没听清楚吧,夏玥儿重复:“昨天你让我保管好的那账本,你说很重要的,我把它弄丢了,今天怎么找也找不到……我不是故意弄丢的……”

    “嗯。我知道了。”钟离睿煊还是不生气。

    嘎!有这等事?难道那账本根本不重要,他故意忽悠她玩的?

    “睿煊,那本账册,那么重要的东西丢了,你怎么一点也不生气呢?”

    “我不生气。”钟离睿煊一本正经的回答。

    夏玥儿感觉有点蒙,他真的不生气?果然是忽悠她玩的,害她担心了半天!

    “睿煊,你好过分哦!那本账册一点也不重要,你居然骗我说很重要!害我提心吊胆的过了半天!”钟离睿煊不生气,夏玥儿却生气起来。

    “玥儿,我没有骗你,那本账册的确很重要。不过没有丢,黑鹰又把它给找回来了。”钟离睿煊见夏玥儿要生气的样子,就给她解释。

    “玥王妃,账本我给你追回来了。”黑鹰把从紫烟手里抢回来的账本拿出来,交到夏玥儿手上。

    “真的耶,就是它,没错!这书皮怎么被撕坏了?”夏玥儿翻了几页,确定是钟离睿煊交给她的那本账册。

    她记得明明是锁在抽屉里的,怎么会跑到黑鹰哪里去了呢?

    “玥儿,一会你就明白了。”钟离睿煊见夏玥儿一脸困惑,随手一提,又把她给提起来,准备拧回房里。

    夏玥儿抗议,严重抗议:“睿煊,不要动不动就这样把人家提起来!”

    钟离睿煊无视她的抗议:“这样方便快捷。”

    钟离睿煊简洁的跟夏玥儿解释几句,说紫烟是潜入睿王府的奸细,她的目的是一张图纸,他是故意用账本引出她的真面目。果然紫烟盗了图纸逃走了。

    夏玥儿怎么也不敢相信,紫烟居然是奸细,在睿王府当丫鬟的目的,也是为了那张图纸。

    她记得姚妈跟她讲过,钟离睿煊曾深爱的女人冷凌雪,就是为了那张图纸,才刻意接近他的。想不到紫烟也是为拿图纸而来,太让她意外了。

    那一张图纸究竟有多么重要?夏玥儿问了,钟离睿煊却没有给她答案:“你就安安心心当你睿王妃,关于图纸的秘密,你无需知道。”

    “哦!”不说就不说,她才懒得管!

    钟离睿煊马上又要出门,这一次,真的要出去好几天才能回来。

    “玥儿,我要好几天后才能回来,你就没有话要对我说吗?”钟离睿煊说要走,人却还赖在房里没动。

    “相公保重,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夏玥儿想了想说。

    “还有呢?”钟离睿煊再问。

    “还有啊,我会想你的啦!”夏玥儿又想了想回答。

    “还有呢?”说得一点也不诚心!

    “没有啦!”有完没完啊!

    “小丫头,要好几天才能抱你,出门之前,先让我再抱抱!”

    钟离睿煊说着,就把夏玥儿拉进怀里,紧紧抱住。

    他说的抱,不止抱抱而已!

    很快,夏玥儿就发现,自己横在大床上,被吻得快喘不过气。

    钟离睿煊看到一小片一小片竹片连起来的竹片席子,摸上去挺凉快:“玥儿,这席子又是你做的?”

    “不是我做的,是我定做的啦!凉凉的,喜欢吧?”夏玥儿说着,还在席子上翻滚一圈。

    “嗯,喜欢。”钟离睿煊也滚到席子上,压住夏玥儿:“更喜欢与你一起滚席子!”

    柔软的床垫上,铺着一张凉快的席子,在上面打滚,是一件极其惬意的事情!

    滚席子?不是滚床单吗?

    夏玥儿从钟离睿煊呼出的热气,就知道他想做什么,可是可是:“相公,人家今天没心情……”

    没心情?钟离睿煊一怔。

    要出门好几天才能回来,想在出门之前与她亲热一番,她敢说没心情!

    因为紫烟是奸细的事情,夏玥儿还耿耿于怀,此时真没有心情与钟离睿煊滚席子。

    “小丫头,我要让你知道,说这句话的后果。”钟离睿煊邪笑。

    后果,后果就是她被吻得死去活来,全身印满桃花,皮肤上每一处被他碰到,就像被火烧一样滚烫,她全身都颤抖起来,不停地扭动腰肢,求他快点要她:“爷,受不了啦,快收了奴家吧!”

    钟离睿煊拿起夏玥儿的手,让她握住他滚烫的坚硬,轻咬她的耳垂,呵出热乎乎的气息,嘶哑着声音引诱地说:“乖……”

    整张脸都红透的夏玥儿,感觉下方极度空虚,急需填满,主动弓起身子,迎合他的坚硬。

    结合的一刹那,两个人都忍不住哼出畅快的声音。

    “玥儿,我的妻,我的小丫头!”钟离睿煊的手,撩去夏玥儿脸上的发丝,看着她迷乱的神情,心中涌起无限的宠爱。

    他的妻,他的小丫头,他的叫花子王妃,他宠爱着,享受着宠爱一个女人的乐趣,也享受到被一个女人全心爱慕的幸福。

    他烈火灼烧般的**,化为浓浓的情意,深深的刻入她的身体,在她的体内与欢乐融合。

    “睿煊,睿煊,睿煊……”夏玥儿连连叫唤钟离睿煊的名字,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与欢乐,她踏实的安心的把自己完全放开,交给她的男人。

    这一刻,彷佛时间已经停止,就这样可以永恒……

    他的唇覆在她的唇上,深深吻着她,他热情的灼热,在她体内律动,要与她完全融合在一起。

    她双手搂住他的脑袋,陶醉在他的吻中,身下被填满的愉悦,又让她欢快的娇吟。

    他是她的夫,她把全身的爱恋都给他;她是他的妻,他把全部的宠爱给她……

    半日贪欢,醒来已是黄昏。

    夏玥儿睁开眼睛,发现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钟离睿煊不知何时已经走了。

    回想起与他欢爱的画面,夏玥儿自己羞红了脸,捂住发烫的脸蛋,却忍不住回味那美妙的时刻,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

    幸福与不幸是邻居。幸福的隔壁,就是不幸。谁也预想不到,出了幸福的门,下一脚迈出去,是否会坠入不幸的深渊。

    争不过夏玥儿,却期望着拥有钟离睿煊的乔云舒,在水井边起了杀心之后,这杀心便像夜色笼罩大地一般,在她心里疯狂滋长,无限扩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