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七回:救人之议(7)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眼见着两名弟子摔倒,徐天鹏却仍是不管不顾,径直向着厅外猛冲。()翁同仁见状不由得长叹一声:“这也是冤孽啊。”说罢突然扬声喊道:“快把徐老爷子拦下来,莫要伤到他了。”见到徐天鹏摔倒两名弟子的身手,准备出手拦阻的几名豪杰不由得都犹豫不决,不知能不能讨了好去。恰恰此时听到铁胆赛孟尝翁同仁的喊叫,众人当即便都稳坐椅中,静观其变。

    翁同仁话音刚落,徐天鹏已然奔到了厅门,众人只见大厅门口突然一亮,一个光灿灿的巨大身影出现在了门口,顿时将厅门挡住了一半有余。那铁雕徐天鹏此时浑浑噩噩地,一见门口有人挡住自己去路,也不说话,身形一侧,右手探出,手指并缩得仿佛雕嘴一般,啄向那人胸前穴道,这一指刺出,端的是快准狠,竟然是一流的点穴手法。

    门口的巨人眼见着徐天鹏右手点到,却是不躲不闪,任由手指点在身上。招式及体,众人顿时听到仿若敲钟般“咚”地一声响起,只是声音要沉闷了许多。这一声闷响刚刚响起,便听到徐天鹏一声惨叫,捧着自己的右手,向后疾退。就在这时,那巨人突然出手,双手仿佛一张大网般迎头罩下,将徐天鹏牢牢抓住双肩,提了起来。

    徐天鹏双臂被抓,身子又被提得离开地面,却仍是毫不退让,双脚一分,一踢巨人手腕,一踢巨人面门,仍是如鹏鸟展翅一般,双脚竟仿佛比双手更加灵活。()巨人见徐天鹏的双脚踢到,平举的手臂仍是不躲不闪,任由徐天鹏踢中,对着踢向面门的一脚,也只是略略低头,让开眼鼻,任凭这一脚踢在额头之上。

    徐天鹏这两脚连环踢在巨人身上,不但没有踢动分毫,却反而痛得自己连声大叫。只是他纵然如此受挫,却仍是挣扎不休,状若疯癫一般。徐天鹏正在挣扎,突然觉得背后一痛,接着听到地上两声轻响,随即身子一软,就那么被巨人提着昏迷了过去,一动不动了。

    众人定睛看去,只见到地上有两粒珠子弹跳不休,紧接着又见铁胆赛孟尝翁同仁将手一伸,两粒珠子划出两道黑线,落入翁同仁的手中。大家这才知道,原来是他出手放出暗器,打昏了铁雕徐天鹏。

    翁同仁收回暗器,又是摇头叹息道:“把徐老爷子扶到厢房,好好休息,再请一位郎中来诊看一番。”这时,那巨人已双手提着昏迷不醒的徐天鹏大踏步走入厅内。这巨人浑身披挂着铜铠,金光灿灿,正是孟丽君身边的另一名护卫_巨灵神官铁远山。翁同仁一语说罢,不待府上家丁动手,自有北岳拳派的弟子上前,从巨灵神官铁远山手中接过徐天鹏,抬入厢房歇息。

    待到北岳拳派众人将徐天鹏抬出,由铁胆庄庄丁带领着妥善安置好了之后,翁同仁这才又向着众人说道:“哎,想当年,天鹰会血洗江湖之时,他北岳拳派第一个被盯上,合派上下,只有他们师兄弟两人逃得了性命,也难怪他会如此。”

    翁同仁话音刚落,便有一名年轻武人张口发问:“翁伯伯,你说我北岳拳派被天鹰会盯上,合派上下只剩我师父师叔两人。这事,怎么我从未听家师提过?”说话之人三十六七岁年纪,精明干练,中等身材,正是北岳拳派的一名弟子。北岳拳派来的人不少,徐天鹏被三名弟子抬入厢房照料,其他弟子仍在厅内,这人便是其中之一。

    翁同仁抬眼看看这人,认出是北岳拳派门主金鹏尹天鸥的弟子丁麟,当下苦笑摇头道:“丁贤侄你说错了。盯上贵派的不是天鹰会,只是天鹰一人。‘天鹰‘以一人之力将北岳拳派灭门,此战乃是他出道第一战。此事当年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众人皆知。或许,或许令师尹老弟另有顾忌,才没有对你们讲吧。”他连说两个或许,口中说的虽是“尹天鸥另有顾忌”,但众人都心中雪亮,想来是尹天鸥和徐天鹏师兄弟将此事引为师门之羞,故此绝口不提。

    那名叫做丁麟的北岳拳派弟子听了翁同仁的解释,又转头向场中众人看去,只见那些上了年纪的武人都是一副摇头叹息同情的神情。再联想到铁雕徐天鹏方才惊惶失措的样子,心知此事十有**不假,自己师门之变已是无疑,当下牙关紧咬,突然扑通一声拜倒在地,向着翁同仁连连叩头道:“翁伯伯,师门之恨不共戴天,我北岳拳派虽小,但誓死也要与这师门大敌周旋到底。小侄自知学艺不精,翁伯伯号称铁胆赛孟尝,仁义满天下,求翁伯伯为小侄做主。”他这一跪,北岳拳派在场的还有十余人也连忙一同跪倒,口中都叫着:“求翁伯伯做主。”

    翁同仁一见,连忙快步上前,双手一探,伸到丁麟肋下,将他轻轻扶起。丁麟还想硬撑着多磕几个头,哪知翁同仁的双掌之上传来一股柔和充沛之气,虽不霸道,却是沛莫能当,顿时将丁麟从地上托了起来。翁同仁一边托起丁麟,一边口中说道:“贤侄快快请起,你这是何苦。你那师门大仇不必再报,天鹰早在四十年前便已经身死,你师门之仇,已经报了。贤侄你还是先听我把话说完如何?”

    听说天鹰在四十年前便已身死,丁麟这才“哦”了一声,向着翁同仁一抱拳:“小侄一时冲动,翁伯伯切莫见怪。只是此事乃是我师门大事,我们身为北岳拳派传人,却丝毫不知,实在,实在是,哎。还请翁伯伯告知小侄当年的情形,小侄与师门兄弟都感激不尽。”说罢微微带着几分失望神情回到席中,坐下来等着翁同仁详加解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