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回:夜闯东厂(14)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永久网址,请牢记!

    曹峰听了凌天放的话,冷哼一声:“你不必诈我,东厂之中对你的情报虽然不多,但以我查看你的为人,任侠仗义,若是是为钱财前来行刺,断然不会。()请记住本站的网址:。今日的行刺之事,寻仇居多。况且你行事果断主见,纵然是受人所托,要是你自己不愿意,也绝不会动手。”说到这里,曹峰一指身旁的曹少吉,接着说道,“况且东厂之事全是我叔叔出头,外界并不知有我这一号,而你进厅之后,先出手伤我,第二才袭击我叔叔,若是受人指使,那你倒是说说,指使你的人,要你杀的是谁?”

    话音刚落,曹少吉听得一拍脑门:“对呀,除了咱们这几个自己人,谁也不知道侄儿你在帮我,顺义王那老头儿更不知道了。差点被这小子唬住,这臭小子当真该死。”

    凌天放原想诈一诈曹峰,希望能让玲珑和于飞两人脱困,哪知曹峰心思缜密,一下便识破了计谋,顿时心头一阵大乱,不知说什么才好,一时之间脸色发白,叹道:“罢了,即使如此,凭你发落吧。”说罢望向玲珑,柔声问道:“小玲珑,你怕死不怕。”

    玲珑原本心头微微有些慌乱,此时一听到凌天放的询问,心头却立刻宁定了下来,眼圈之中泪水微微闪动,脸上却淡淡笑着:“能去跟姐姐见面,有什么好怕的。说真的,这么长时间没吃到姐姐做的菜,还真有些想她了。天放哥哥,我们一起找姐姐,找张茂哥,找石头他们去。”

    凌天放听得心头一痛,脸上却笑了起来:“好,好玲珑,那咱们就一起找他们去。只是连累委屈了你。”

    玲珑正要答话,却听曹峰一声咳嗽,冷冷的声音随即响起:“你这少年叫凌天放吧,你能打倒天地杀星,不管是运气也好,是侥幸也罢,总是有些本事。()我倒是有些想知道,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要来行刺本人。若是你答对得当,说不定我一时兴起,饶了你的性命。”

    凌天放冷哼一声:“你不必玩什么猫捉老鼠的把戏,要杀就杀,多说什么。”

    见凌天放言语倔强,一口回绝了自己,曹峰也不诧异,只是将嘴角一撇,淡淡说道:“我知道你不怕死,不过这小姑娘的性命,你也不在乎吗?”听曹峰提到自己,玲珑连忙插嘴道:“我也不怕死,你想用我来胁迫天放哥哥,做你的清秋大梦。”

    曹峰一听玲珑说话,哼了一声,将手一摆,两旁立刻走上两名卫士,提住玲珑的头发手臂,将她拖了起来。玲珑虽然双臂被绑,火气却半点不减,又是挣扎乱踢,又是张嘴去咬,不断扭动抗拒。但玲珑毕竟只是一个小小女孩,又双手被捆,哪里是这两名大汉卫士的对手,转眼之间便被拖出了厅去。

    见手下拖开玲珑,曹峰口中又咳嗽两声,端起面前的参茶喝了一口,这才向着地上的凌天放问道:“凌天放凌帮主,怎么样,要不要答我?本人问话,连问两遍已是极限了。”

    凌天放眼睁睁地看着玲珑被两名卫士拖出厅去,心中痛得如同刀绞,只苦于浑身上下使不出半点力气,动不得分毫。这时听到曹峰问向自己,疑道:“我若是答了你,你能放了玲珑?”

    曹峰鼻中冷哼一声道:“不要跟我谈条件,你们两人现下生死操于我手,我只是看你是个人才,给你一个机会罢了云的抗日。要不要说,你自己决定。不过你最好快些,我没有时间慢慢等你。”曹少吉更是在一旁边吃着侍女端上来的点心边笑道:“这小子怕是还不知道我们东厂的厉害,若是他见了咱们拷问人犯的那些刑具,保管他哭着求着要答侄儿你呢。”

    凌天放见此情形,知道自己求恳固然无用,想要智取的话,凭这曹峰的智谋只怕连奉先生也难以匹敌,唯今之计只有照着他的话做,或许玲珑还能有一线生机。想到这里,凌天放将心一横,长叹一声:“罢了,我今日前来刺杀你,天不助我而佑奸人。我就让你知道你和东厂是如何的天怒人怨吧。”说到这里,凌天放顿了一顿,这才慨然陈词道:“论私仇,你东厂害死我义父凌义,剿灭白水帮;论公愤,你设武林大会,陷害剿灭江湖门派,欺压百姓,搅得民不聊生;论国恨,你阀害朝廷忠良,陷害兵部于尚书,放纵瓦刺抢掠残民,更在朝中结党营私,排除异己。就凭这些罪过,你百死而莫能赎,不光是我要杀你,天下人无不得你而诛之。”凌天放一口气说完,直说得面色微红,胸口略略起伏不已。

    反观座上的曹氏叔侄,曹少吉被气得脸色通红,几次想要跳起来呵斥叫骂,却总是被曹峰拦住,此时再也按捺不住,伸手指着地上的凌天放,纵声骂道:“好哇,你这刁民,我看你是寿星老上吊,嫌命长了。竟敢如此毁谤朝廷命官,只是造谣惑众这一条,咱家就可以将你抄家灭族!你说咱家清剿门派,欺压百姓,咱家就欺压给你看看。赶明儿咱家就上朝请一道旨意,将你们这些毁谤朝廷的刁民逆匪通通拿到东厂,咱家亲自动刑伺候你们。”说罢仍是气得咻咻直喘,想要端起参茶喝上一口,却抖得茶汤都溅洒了满身满桌。那名肥婆官员宁公原本已经退下,不知什么时候又回转来来,站在一旁也是满脸的怒色,附和着曹少吉,对着凌天放喝骂不休。

    与曹少吉不同,曹峰却仍是镇定如恒,只是双目微微闭上,头也略略后仰,脸色发白,面无表情,不知在想着什么。等到曹少吉说完,曹峰突然身形坐起,双目猛地睁开,瞪向凌天放,口中说道:“无知小民,口吐妄言,偏偏还自以为是。”他这一张嘴,宁公立刻住口,恭恭敬敬地肃立一旁,只是伸手向着凌天放指点几下,配合着曹峰的语气,助其声势。

    曹峰却毫没留意他一般,自顾自地接着说道:“论私仇,凌义之事我也知道,传闻他武功惊世,若非顾及到你,他怎么会死?这私仇,你第一个要向自己寻;论公愤,我扫灭了江湖帮派,你们这些所谓的江湖人再不拉帮结派,好勇斗狠,都老老实实地当良民百姓,难道反而害了百姓?杀于益节,自毁长城的,乃是金銮殿上坐着的那位,你不去找他,反来寻我,荒唐至极;论国恨,当朝文武,除了我,谁能做到令出如一?若没有我苦心经营东厂,朝野之上争权夺利,相互倾轧,瓦刺早已攻入北京城多时了。”

    这一番话如同连珠箭般接连射出,顿时将凌天放问得哑口无言。尤其是那句“凌义武功惊世,若非顾及到你,他怎么会死?”这念头凌天放也曾想到过,但总是深藏心头,不敢触碰。此时被曹峰明明白白地说了出来,顿时如同一柄大锤砸在了凌天放的心头,心中只是转着一个念头“是我害死了义父!当真是我害死了义父?”曹峰一口气说完,略换了一口气,却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般皱起眉头,紧盯着凌天放问道:“你方才说,凌义是你义父?”他口中问着,心头却飞速盘算起来“凌义是为了救于益节的独子而死,那是十年前的事,去于府抄家的番役说于家尸骸难辨,不知有没有于冕信在其中,而这凌天放不知出生来处,又恰恰是十**岁年纪……”

    他心中盘算之际,凌天放内更是翻江倒海,全没听见他的问话,呆呆地怔在那里。站在一旁的肥胖官员宁公却已然等得不耐烦了,向着凌天放斥道:“喂,小子,我们大人向你问话在呢?快点答来,你是不是凌义的义子?”宁公刻意讨好曹峰,叫得嗓门极大,凌天放却仍是听而不闻,一点反应也没有。这下宁公顿感面目无光,着急之下,向着两边摆一摆手,立刻走上一名卫士,向着凌天放胸前重重地一脚踢了过去,口中还骂着:“他妈的,你小子装什么死,还不赶紧回话?”这卫士武功平平,这一脚虽踢得极重,但若在平时,凌天放绝不会放在眼里,只需内息一提,便可将其反震回去,甚至借力将他的腿骨震折。但现下的凌天放身受天杀星师胜海重拳之伤,又中毒无力,哪里还能抵御反击,顿时被踢得凌空飞了起来,摔跌出去。

    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