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回:夜闯东厂(2)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凌天放也看不出东厂的府宅之中有什么奥妙,只有暗暗摇头,压低了声音道:“我也不知道其中有什么玄妙,纵使要审讯白天捉到的江湖豪客,也不至于如此疏于防范,难道东厂当真这般托大,真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里?”

    凌天放这一句话已是向着万里云所说,一语说罢,却不见万里云有丝毫反应,连忙扭头看去。()这一看,却顿时让凌天放微微吃了一惊。只见万里云神情整肃,凝视着远处,竟全然没有听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样子。凌天放见状,吃惊之余,连忙顺着万里云的眼神看去,却只见到远处朦胧的夜色之中,依稀有七颗光亮,晶莹若星光,却又若隐若现,看不分明,似乎排成了北斗七星的斗勺之形。

    凌天放看得大惑不解,轻声问向万里云道:“万兄,那是什么?”

    万里云扭头看向凌天放,却仿佛没听到问话一般,自顾自地说道:“凌兄,我只怕要先离开一下,处理一些事项。”说罢,不待凌天放回答,又接着说道,“你看远处那七点萤火,那是本门相传的通信之法。此法只有我师兄弟两人知晓,这必然是我师兄仇行云知道我已来到京城,便放出信号召我前去相见。我与他的恩怨,总要有个了解,而且我若是不去,有他在东厂府中,你们也难以行动。今晚一别,若是从此再不见我,就拜托凌兄一事。”

    凌天放听他说的郑重,而且语气之中竟然隐隐带有诀别之意,心中顿时一惊,连忙出言阻止道:“万兄,那仇行云武功虽高,但只要你我联手,胜他不难,不如我与你同去,先了却了你师门之事。()”

    万里云苦笑一声:“凌兄,你也知道这是我师门之事,我这个掌门不肖之极,让这堂堂昆仑剑派只剩下我一个人,实在是愧对先师。不过我好歹也忝居掌门之位,若是处理派中事务还要求助派外之人,纵使胜了,泉下也无颜再见先师之面。”

    于飞趴在两人身旁,听到这里,突然插嘴道:“这个好办,反正我们凌帮主也没有门派,就让他现在拜入你的昆仑剑派,不就行了。如果还嫌不够,索性我和玲珑也加了进去,你跟我们都弄个副掌门或者长老什么的干干,倒也不错。最不济,等拿下那个仇行云之后,你再把我们尽数开革,不就全解决了?”

    万里云听得不禁一笑:“于兄弟你果然是计谋多端,只不过还是给愚兄留几分薄面吧,可别让我这昆仑剑派掌门被先师笑话。”他一语说罢,重又转向凌天放,从怀中取出一枚小小的七星玉牌,正色道:“我若是一去不回,就烦请凌兄帮我将这七星牌带到昆仑山,埋在剑冢之下。那剑冢在昆仑绝顶,凌霄峰之巅,甚是好找,只是爬上不易,纵使以凌兄的轻功,只怕也要费一番周折。”

    凌天放见万里云言辞恳切,只得接过小牌,却又郑重说道:“这是小事,但我今夜闯东厂,只怕也不容易,若是失手被擒,失落你派中宝物,岂不糟糕。”

    万里云闻言一笑:“照我看来,东厂之内,只要朱锦和仇行云两人不在,余下之人,都还留不下凌兄,凌兄当可无忧。而且,这小小七星牌,也不过是身外之物,失了便失了,算不得什么。凌兄你自己多加保重才是,若是惊动了厂卫,切勿恋战,先行脱身为妙。”

    凌天放点了点头:“万兄你也多保重,这七星牌,我先替你保管,等着你来取回。”

    万里云也点一点头:“好,今夜一别,若是我能侥幸脱身,七日之内,必定来找凌兄。若是……”他说到这里时,微微顿了一顿,全没有了平素洒脱的神情,又轻声叹了一口气,这才接着说道,“若是七日之内不见我来,又见到京城戒严,我们便在昆仑山剑冢相见吧。”说罢身形轻轻一飘,在夜色之中,如同一只灰鹤般凌空飘去。

    万里云身形跃起,却并不直奔萤火而去,身形先奔到东厂塔楼之下,身形一闪,跃上了府墙。

    凌天放和于飞、玲珑见万里云突然跃上府墙,都是微微一怔,正不明所以之时,却忽然听到塔楼之上传来一声梆子声响,紧接着便是弓弦响动,数支箭矢向着万里云飞射而去。箭矢一到,只听万里云一声惨叫,身影顿时从府墙之上摔了下去。

    凌天放一见万里云摔下,心中顿时一紧,连忙想要上前救援。他身子刚刚一动,却见身边的于飞已然抢先跃起,一拉凌天放和玲珑两人,口中轻声道:“快,万兄弟引开塔楼的注意,我们赶紧趁机进府。”

    凌天放闻言顿时醒悟,凭着万里云的身手,怎么也不会被这几名寻常番役的箭矢射中,想必是故意做作,引开注意力,方便自己进府。想到这里,他不敢怠慢,连忙随着于飞,带着玲珑,接着夜色掩护,悄然无声地掠向东厂。三人正在途中,便听到塔楼上有人呼喝:“是不是有人?”

    “没看清,好像射中了什么,掉到草丛里去了。”

    “下去看看。”

    “那么麻烦干嘛,再射几箭。”

    “不对,有人影,好像从草丛里出去了。”

    “用灯笼照照,射几箭再看看。”

    塔楼上一片嘈杂纷扰之际,凌天放三人却早已神不知鬼不觉地跃入了东厂之中。凌天放虽然牵挂万里云的安危情形,但想想也帮不上忙,只能先将自己的事情办妥,再回去慢慢等待消息。打定了注意,凌天放定下心神,仔细观看周遭的情形起来。

    三人都是第一次进到东厂之中,四下一看,只见房屋层层叠叠,足有上百间之多。凌天放此来本是想找东厂厂督曹少吉寻仇,可此时见这东厂府邸宽阔,房屋繁多,一时之间,全无头绪,实在不知从何找起。

    凌天放正在沉思,忽然听到头顶声音响起:“哎,你说陈六他们刚才究竟是看着什么了?还大动干戈地乱射了一通。”

    “我怎么知道,就他那个王八眼,有只兔子他也能当场钦犯,他能看着什么。瞎咋唬吧。”

    原来他们三人此时正站在另一座塔楼之下,所听到的乃是塔楼上当值的番役对话。一听这几名番役的说话,凌天放顿时有了主意,向着于飞和玲珑打了个手势,示意两人在下面等着,自己却展开壁虎游墙的轻功,不声不响地顺着塔楼外壁爬了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