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回:辣手摧花,一指勾魂(5)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周弘半撑着身子斜坐地上,口中还在缓缓流出鲜血,恨恨说道:“你此刻当然不承认了,那也无妨,就是没有此事,就凭你害死我父,又勾结叛徒邓百里,篡夺怒蛟帮,害得我家破帮灭,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杀我父,夺我帮,竟然还有脸说与我无怨无仇?”

    周弘的话音刚落,于飞却哧地一声笑了起来。()周弘一听,扭头对着于飞怒目而视,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一般。于飞嘿嘿一笑:“你瞪着我做什么?想问我为什么笑是不是?我笑你忠奸不辨,善恶不分,认贼作父,洋洋自得,胡言乱语,愚不可及。”他骂一句,抽周弘一记耳光,周弘的脸颊本来就已经肿胀如球,被他这第三轮耳光一抽,面皮顿时破裂,鲜血直流。

    于飞又抽了这一通耳光,哼道:“算了,我也想不出还有什么成语了,就教你个乖吧。杀你爹周世通的,是你怒蛟七蛟之中的智蛟廖游,他本是东厂百户,奉命夺取怒蛟帮。若是不信,你去问问你帮中的凶蛟邓百里便知。你连仇人是谁都不清楚,却在这里害死我帮中许多无辜之人,哼哼,小爷等等就帮他们讨一个公道。”

    周弘虽然任凭于飞殴打不敢还手,嘴上却毫不服软,勉强张口满是鲜血的嘴,哼了一声道:“话是你说的,当然怎么说都行了。找那叛徒邓百里问话?那只有委托你们帮里的那群窝囊废到泉下去问了,若不先杀了那个叛徒,你当本公子怎么夺回的怒蛟帮?”

    听到周弘又骂自己帮中兄弟为窝囊废,连凌天放也忍耐不住,呵斥道:“周弘,你口中放干净些,我白水帮中各个都是响当当硬铮铮的汉子,说一不二,你再要出言侮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周弘听了凌天放的话,却突然嘿嘿笑了起来,扬头说道:“不客气?你对本少爷很客气吗?你还能怎样不客气?你白水帮都是汉子?只有我怒蛟帮的才是恶人窝囊废?哈哈哈哈,你道我是怎样把你白水帮杀得鸡犬不留的?别把你帮中的那些窝囊废想得太高,还不都是些趋炎附势,贪慕富贵之人。小爷稍微使了些手腕,不就乖乖地听话了。”

    凌天放一听周弘话中之意,顿时如同五雷轰顶一般,连忙追问道:“你说我白水帮中有叛徒?这不可能,你说的是谁?”

    周弘冷冷一笑,看着凌天放满脸焦急,却故意缓缓说道:“你想知道?自己慢慢查去吧,哈哈哈哈,我偏偏不告诉你,就是要你一辈子都鲠着一根鱼刺,寝食不安。我就是要折磨你一世。我再告诉你,你少自以为是地教训人。什么东厂谋害我爹,我都没看到,我所看到的,只是你们囚禁了我,又去找我爹谈判,用我来要挟我爹。再等到我被你们假惺惺地放出来,我爹便已经身亡,连怒蛟帮也落入了跟你们勾结的叛徒邓老儿手中,我还被你们下了剧毒。若说要我相信你们是一心想要救我,救怒蛟帮,嘿嘿,你们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反倒是我被你们下毒之后,是东厂的赵千户为我解毒,助我夺回怒蛟帮,还帮我报仇雪恨,哼哼,我不投靠东厂,难道还要继续向你们摇尾乞怜,求几颗解药苟延残喘吗?”

    周弘仿佛憋了许久,一口气将胸中郁积的话语尽数说出,直说得趴在地上呼呼直喘,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累的。

    听了周弘状若疯狂的一番讲述,凌天放等人略略明白了事情原委。原来是这满怀怨愤的周弘被赵言莫找上,双方一拍即合,赵言莫助周弘杀害了凶蛟邓百里,夺回怒蛟帮,接着又借助周弘之力,合兵剿灭白水帮。只是周弘言语之中的白水帮叛徒,却不知是什么人了。

    凌天放见周弘的行径已然无法理喻,当下也不愿再和他多解释争辩,只冷冷地问道:“我来问你,那些东厂之人落脚何处,跟你怎样联系?”

    周弘说完方才那一番话,身子懒懒地躺靠在地上,斜睨着凌天放,冷笑道:“你们当我是傻的吗?看看你们的那副嘴脸,一个个恨不得要把我生吞活剥才甘心。哈哈,不过这样也好,我就是想看看你们的这副样子,你们越难受,越恨我,少爷我越高兴。你们不就是想向我问话才留着我不杀的吗?我若是全告诉了你们,岂不是等于送了自己的性命?不过也有得商量,这样吧,你们好吃好喝好招待地将我养起来,我每天回答你们一个问题。怎样?这个条件合理吧。啊,哈哈哈哈。”

    一见周弘猖狂若此,于飞气不打一出来,上前抡圆了胳膊又是两个耳光,抽得周弘笑声从中断绝。打完周弘,于飞扭头向着凌天放道:“帮主,这臭小子交给我整治吧,他妈的我一定要好好地给兄弟们报仇。”

    凌天放看看周弘,点了点头,冷冷哼道:“冤有头债有主,这小子不过是一颗棋子,成不了气候。问他也没什么意思,我要直接去京城,找曹少吉算一算这笔账。”于飞一听,点了点头:“找东厂厂督?对,等我收拾完这小子,就陪帮主去京城。”他一语说罢,又扭向周弘,冷笑道:“还想好吃好喝?发你的清秋大梦。你若是痛痛快快地,问一句说一句,我还能给你个痛快,你既然冥顽不灵,哼哼,于小爷待会就让你后悔这辈子被爹妈生出来。到时候,只怕是你求着让于小爷杀了你呢。”

    于飞说到这里,见凌天放正扭头走开,嘿嘿一笑:“对了,帮主你走远些,省得看了不忍心。”说着又扭头向着玲珑道:“玲珑你也走开些,我留最后一刀给你,让你给秀云姐报仇就是。其他的,你一个女孩儿家就别看了。”

    凌天放和万里云、玲珑三人想起张茂之惨,秀云之亡,都是心头恼恨这小太岁周弘,但也着实不愿意看于飞对他折磨施刑,当下一齐转身走远,一直走出数十丈,兀自听到背后传来阵阵周弘的惨嚎鬼叫之声。

    凌天放一边走着,一边查看着沿路惨状,心中又是愤恨,又是后悔自责,渐渐一路又回到了白水帮的总舵渔村之中。这本来就不大的渔村,此刻满是鲜血人尸,血腥之气远远地便直冲鼻腔,中人欲呕。他正在村中缓缓行走,却忽然听到议事的龙堂之中隐隐有人声传来。只是离得远了,村子之中又满是江风呼啸之声,听得并不十分分明。

    纵是如此,凌天放仍是激动紧张得周身发抖:难道,难道白水帮还没有尽数身死?还有人藏在龙堂之中躲过了此劫?他想到这里,再也按捺不住,身形猛地跃起,直向着龙堂奔去。万里云和玲珑两人正走在他身后,突然看见他猛地跑向前方,一时之间不明所以,连忙也跟了上去。

    凌天放走近龙堂,心中越发紧张,他生怕是自己心中所想,听错了声音,又满心期盼着当真还有人活着,犹豫矛盾之下,渐渐放慢了脚步,一边靠近龙堂,一边凝神仔细搜寻周围的细小声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