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回:乍变突起,血流成河(3)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凌天放忍痛掌毙了张茂,抱尸恸哭,片刻后,抬起头来,仰天狂吼:“曹少吉,我要扒你的皮,抽你的筋,给我白水帮抵命。()”一语说罢,他身形从地上一跃而起,向着江边飞奔而去。万里云和玲珑连忙翻身上马,紧紧追在他的身后。

    于飞这时正好将十余名汉子尽数刺死,一见凌天放冲来,连忙问道:“帮主,怎样了?”凌天放面如寒冰,沉声冷冷答道:“张茂大哥被害死了,我们去江边,杀尽东厂爪牙,给张茂哥报仇。”于飞一听,链子枪往身上一缠,应道:“好,用东厂贼子的心肝祭奠张茂哥。”一边说着,一边展开轻功,紧紧跟随着凌天放奔向江边。

    凌天放看着张茂垂死的时候,退向江边的王秀云和白水帮残众的情形也好不到那里去。奉先生身死,六堂堂主之中,除了凌天放带着于飞外出未归之外,虎堂堂主张茂,豹堂堂主李成化,风、雷二堂堂主刘勇刘猛兄弟四人都在阻挡东厂和怒蛟帮众人之时先后遇难。此时只剩下奉先生身边的赤龙、铜虎两护卫和四五名帮众还在拼力抵挡,所护送的老弱妇孺此时也只剩下了秀云一人。

    率众袭击白水帮众人之中,为首的正是仇行云带出来的一指勾魂赵言莫。当日五毒教与天蛊门拼斗之时,他也被卷入其中,险些葬身鬼婆婆的两合离妄火之中,幸而被仇行云救出。但此时的赵言莫手挥着蝎尾铁鳞鞭,独眼微微眯着,一边指挥东厂番役和怒蛟帮帮众攻击白水帮众人,一边当先缓步走向白水帮众人,每挥动一下长鞭,便带起一道血箭喷出,若不是脸上露着些许火烧毒灼的痕迹,全然看不出曾经受伤垂死的样子。

    赤龙、铜虎两人身如鬼魅,不断在东厂番役和怒蛟帮帮众中往来穿插,每一次出手,至少倒毙一人,若不是有他们两人在苦苦支撑,只怕白水帮退不到江边便早已全军覆没了。但纵是如此,两人也早已全身浴血,肩背之上各自插了数支箭枝,刀剑裂痕无数,看情形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赵言莫见两人如此勇猛,嘿嘿一笑,取出丝巾轻轻擦拭一遍蝎尾铁鳞鞭上的血迹,轻笑一声道:“没想到区区白水帮之中还暗藏着这等人物,就让咱家亲自来送你上路吧。”说罢又扭头向着身边道:“岑千户,不如你我每人负责一个,反正闲着无聊,也来比比看是谁先结果了这两名逆匪如何?”

    随着赵言莫的话音,他背后绕出一人,手中提着一杆长枪,脸上毫无表情,正是当日与他一同在南京百派英雄大会上出现过的追风枪岑耀祖。岑耀祖提着追风长枪,一脸淡然地走到赵言莫身边,问道:“赵千户你对哪一个?”

    赤龙刚打倒一名东厂番役,一见赵言莫,恨得牙根紧咬,喝骂道:“你这独眼的死妖人,当初夏大哥没有一炮炸死你,算你命大,今日你又送上门来,我正好替夏大哥取了你的狗命。”

    赵言莫一听赤龙揭他伤疤,顿时气得脸色一变,哼道:“死到临头还这么嘴硬,原来是夏远亭那逆贼的余党。”说到这里,向着岑耀祖道:“岑千户,这个逆匪就交给兄弟我如何?”

    岑耀祖闻言点了点头,也不说话,抖开长枪,一道电光闪过,直取铜虎咽喉而去。铜虎见岑耀祖长枪刺到,也是不言不语,只默默挥动手中兵刃,招架反击,与岑耀祖战到了一处。

    铜虎和赤龙使的都是短兵器,铜虎的是一对虎形爪,赤龙的则是一对龙形钩。铜虎这一对虎形爪上都是剃刀般的短刃,施展开来全是贴身肉搏的招数,招招凶险,式式搏命。偏偏岑耀祖所用的长枪是长兵刃,大开大阖,威猛霸道。这一长一短对上,霎时之间打得电光火石,激烈无比。

    赵言莫看看岑耀祖已然与铜虎动上了手,也抖开手中蝎尾铁鳞鞭,鞭尾尖刺如同毒蛇一般飞刺赤龙咽喉而去。一边出招,一边口中喝骂道:“嘴硬的刁匪,本千户今日就要将你拿下,再拷问那姓夏的逆匪下落。”

    赤龙此时正被三名番役围攻,一见赵言莫的蝎尾铁鳞鞭攻至,身形突然如烟般消失不见。三名番役正在纳闷,突然有一名番役只觉背后被人一撞,当下站不稳身形,踉跄两步向前扑出,正迎上赵言莫的铁鳞鞭,顿时被刺了个对穿,丧命当场。

    另外两名番役正看得心惊之时,骤然觉得背心一凉,却同时被赤龙手中的龙形钩爪插入后心,当场死于非命。赤龙刺死两名番役,双臂较力,将两人尸首高高举起,扬手砸向赵言莫,自己却又如一缕轻烟般消失不见。

    赵言莫一见赤龙用番役尸体作为武器砸向自己,冷哼了一声,手腕一抖,蝎尾铁鳞鞭刚刚从第一名番役尸体上收回便又被挥了出去,拦腰抽上那两名番役的尸体。他这蝎尾铁鳞鞭不同于寻常软鞭,乃是由上百片铁鳞缀成,边缘锋利如剃刀,这一挥出,顿时将两名番役拦腰斩作两段,尸身摔在地上,赤龙这一招便全无功效。

    赵言莫虽然化解了赤龙丢过来的番役尸身,但也失去了赤龙的踪影,当下不敢冒进,只是将手中蝎尾铁鳞鞭挥动成圈,护住身形,防止赤龙偷袭。他铁鳞鞭刚刚绕身划出一道黑圈,便觉得又斩中了什么东西,鞭身上传来入肉之感。

    赵言莫以为赤龙冒失进袭,被铁鳞鞭所伤,顿时一阵欣喜,连忙定睛看去,却仍是方才被他刺穿的那具番役尸首。原来赤龙自己仍未动手进袭,而是又将番役尸身丢了过来,迎击赵言莫的蝎尾铁鳞鞭。

    趁着赵言莫蝎尾铁鳞鞭斩断番役尸身的空隙,赤龙躲在番役身后的身影也露了出来,双手的龙形钩爪合在一处,向着赵言莫突刺过去。赵言莫这一招算错,顿时处于下风,他的铁鳞鞭也是长兵器,此时挥在了外门来不及收回,难以抵挡赤龙的贴身进袭。也是赵言莫久经战阵,临敌经验丰富之极,当即身形向后一缩,抬脚踢向赤龙,同时左手运指一弹,三支青蜂针迎面射向赤龙。

    按赵言莫的想法,只要赤龙躲开这三针一脚,攻势必然一缓,那时他便可以收回长鞭,再组攻势。可他哪里知道赤龙、铜虎两人毕生行的都是暗杀行刺的任务,此时见到如此破绽,那肯放过。

    当下赤龙身形微微侧移,略略让开赵言莫踢过来的一脚,对那三枚青蜂针却是不管不顾,任由三支钢针尽数打在右肩之上,手中的龙形钩爪仍是刺向赵言莫。

    赵言莫见赤龙竟然拼命一般扑向自己,大惊之下,连忙挥左掌奋力拍向赤龙,格挡他的一对钩爪。只是赤龙的钩爪也是锋利非常,赵言莫的单手随意这么一挡,却哪里阻挡得住?顿时被一对钩爪划烂手掌,还紧接着继续前刺,仍然袭向赵言莫的前心。

    眼看自己的前胸就要被赤龙的钩爪穿过,赵言莫一时情急智生,连忙右手蝎尾铁鳞鞭一摆,将鞭柄收在胸前,迎上赤龙的双钩爪爪尖。赵言莫收回铁鳞鞭握柄护体之时,赤龙的钩爪已经攻到了他胸前不到一尺之处,再来不及变招,双钩爪的爪尖正点在铁鳞鞭的握柄上。

    龙形钩爪虽然没有能将赵言莫开膛破腹,但赤龙这合身扑上的一击之力也颇为了得,登时将赵言莫整个身子撞得凌空飞起,远远地摔了出去。赤龙这一招虽然将赵言莫的左掌割烂,但却没能取得他的性命,当下又打起精神,也不去管身上的青蜂针伤势,挥动双钩爪,又向着赵言莫猛攻上来。

    这一次赵言莫却有了准备,身形从地上一跃而起,蝎尾铁鳞鞭不暇伤敌,先挥舞得风雨不透,护住周身要害,使赤龙无法近身。他刚一出手便被赤龙废去一手,心中本是极为恼怒,但一时之间也不敢小觑了赤龙。他见方才三枚青蜂针尽数打在赤龙身上,而赤龙不去解毒,仍然舍命攻向自己,便已然打定了主意,只是防御游斗,要等着赤龙自己毒发倒地,再一举擒拿。打定了这个念头,赵言莫只守不攻,赤龙一时之间也当真奈何不了,两人顿时陷入了僵持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