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回:蟾翁去不归,蟾王护忠魂(5)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众人都没想到毒蟾王竟然如此行事,一时之间都是大惊失色,飞蜈仙“嘿”了一声,将脚在地上一顿,身形飞起,直追了过去。()于此同时,赤蝎使也连忙展开身形,抢了上去想要拦截。只有冷蛛后不知在想些什么,怔怔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飞蜈仙轻功惊人,一个腾空,便抢到了毒蟾王的前面,手中佛尘挥出,蓬地一下拍在蟾王头上,口中喝道:“孽障,还不放下蟾翁。”

    毒蟾王被这一拂尘打得吭了一下,牯牛大的身形顿时停了下来,但却出奇地一声不出,大口紧闭,半点也没有露出蟾翁的身体。却身子一摇,向着飞蜈仙蓬地喷出一大蓬毒蟾砂来。

    飞蜈仙这么一拦,赤蝎使也赶了上来,他运起一身赤蝎壳护体,不怕毒蟾砂,伸出双手,扳住毒蟾王的大口,两臂用力,猛地扳动,想要将蟾王的大口扳开,抢出它口中的毒蟾翁。

    赤蝎使连运几遍力,蟾王却只是大口微微张开一点,同时四条巨足牢牢地抓住地面,与赤蝎使较力。

    飞蜈仙见赤蝎使一时之间难以取胜,冷哼一声,手中拂尘挥出,啪地一声,又拍在蟾王的头上。他这一拍用上了六成力道,顿时将巨蟾痛得吭了一声,巨口一松,顿时被赤蝎使扳开。

    赤蝎使一扳开蟾王的大口,便双臂用力,牢牢撑住,防止巨蟾闭口。飞蜈仙身形飘落,手中拂尘一收一伸,顺势缠住毒蟾翁,单臂较力,顿时将毒蟾翁的尸身从蟾王口中拖了出来。

    蟾翁的尸体虽然被飞蜈仙拖出,却仍卷在蟾王的长舌上。蟾王拼命卷住蟾翁身体,用力回夺,还想要抢回口中。

    飞蜈仙面无表情,单臂陡然发力,将蟾翁身体瞬间又拖出了一尺。他臂上劲力刚刚一发,手上拂尘便突然松开,啪地一下打在蟾王的长舌之上,接着又甩起卷住蟾翁身子,大力回夺。蟾王刚刚觉得长舌上力道一松,接着便是一阵剧痛,全身一阵哆嗦。只是它虽然吃痛,却仍不肯放开长舌,依然将蟾翁牢牢卷在舌内。

    飞蜈仙一见蟾王如此顽固,也是大为头疼,他拂尘卷住蟾翁,虽然拉出了巨蟾之口,但却抵不住蟾王巨力,竟然又被缓缓拉了回去。飞蜈仙一见,冷哼一声,向着赤蝎使高声喊道:“蝎使,抓舌头。”

    赤蝎使一听,立即放开蟾王大口,伸出双手,便如同拉住一条绳索一般,紧紧握住蟾王的长舌,拔河一样向后帮着飞蜈仙抢夺蟾翁尸体。()

    这两人一个力大无比,一个内功深湛,一齐用力,顿时与蟾王形成僵持之势。尤其是赤蝎使,双手紧紧捏住蟾王的长舌,力量奇大,痛得蟾王摇头摆脑,却仍是不肯放开。

    飞蜈仙一见,也突然改变策略,手中拂尘不再缠着蟾翁,而是一收一送,也如同赤蝎使一般,卷住了毒蟾王的长舌。飞蜈仙的这一条佛尘比赤蝎使的大手更加厉害,缠在毒蟾王的长舌之上,转眼之间便勒得鲜血滚滚滴下。于此同时,蟾王的长舌前端也渐渐变得紫涨,再也卷不住蟾翁。

    又僵持片刻,蟾王的长舌更加涨大,蟾翁尸首顿时砰地一声,落在地上。飞蜈仙一见目的达到,当即拂尘一收,放开蟾王的长舌,接着卷起蟾翁尸首,身形飘起,轻轻落回到冷蛛后身旁。赤蝎使见飞蜈仙退开,也放开蟾王长舌,退了回来,接过蟾翁尸首,抱在手中。

    虽然赤蝎使和飞蜈仙都放松开来,可蟾王的长舌竟似乎收不回去一般,仍是吊在大口之外。蟾王见蟾翁被抢走,料知自己再不可能夺回,突然趴下身子,仿佛叩头一般,向着冷蛛后三人连连点头,口中咕咕哀鸣不已。

    飞蜈仙却丝毫不为所动,手中拂尘一摆,向着蟾王道:“我们接蟾翁回乡安葬,你自己逃生去罢。”说着,转身率先向着客栈方向走去。他这一走,赤蝎使也连忙抱着蟾翁跟在后面。鬼医欧阳正心师徒看了一眼蟾王,也转身离开。凌天放三人虽可怜蟾王,但这毕竟是他们帮中之事,不宜插手,当即也长叹一声,转身跟上众人。只剩下冷蛛后一人立在原地。

    冷蛛后看看蟾王,轻轻说道:“蟾王,你去吧,你主人的尸身,我们会好好照顾,你就不要担心了。”蟾王仿佛听懂了冷蛛后所言,又仿佛完全不懂,只是向着冷蛛后连连叩首,口中咕咕哀求不已。

    冷蛛后又看了片刻,终于横下心来,扭头不理蟾王,展开轻功,追赶众人而去。凌天放和鬼医众人走得不开,冷蛛后展开轻功,片刻便追上了他们。只是她刚一落地,便听到背后声响传来,扭头一看,赫然正是毒蟾王,只见它长长的红舌顶端紫涨,中间滴血,拖在地上,一路上不避石块树枝,紧紧跟着众人,一见有人回头,立刻不住叩首,口中咕咕哀鸣,似乎在求恳众人一样。

    冷蛛后又狠心走了半里来地,终于忍耐不住,停下步伐,向着赤蝎使道:“赤蝎使,将蟾翁还给蟾王吧,蟾王必定会好好看守他的尸身。”

    赤蝎使停住脚步,惊道:“蛛后,你疯了?你忘了本教规矩吗?”

    冷蛛后身形笔直,声音寒冷如冰:“本教规矩我自然知道,不过你看蟾王这副摸样,若是我们将蟾翁尸体强行带走,只怕它活不到三日。”

    赤蝎使还要说话,却被冷蛛后一声轻喝打断:“好了,不要再说了,若是教主责罚,我一力承担便是,将蟾翁还给蟾王吧。”

    赤蝎使闻言不再争辩,轻轻将手中的毒蟾翁尸体放在地上,准备还给蟾王。毒蟾王一见,顿时咕咕欢叫几声,越发向着两人连连叩首。它咕咕几声,却发现长舌已经挥之不动,刚要爬上前驮走蟾翁尸首,却被飞蜈仙挥动拂尘,拦了下来。

    毒蟾王此时已经毫无锐气,被飞蜈仙一拦,吓得浑身一缩,一副疑惑可怜的神情看向飞蜈仙和冷蛛后几人。冷蛛后见飞蜈仙拦下毒蟾王,也是一怔,扭头道:“蜈仙,你这是什么意思?”

    飞蜈仙哼了一声:“蛛后的意思,老夫岂会不知,虽然本教有令,五毒教中人,生在教中,死葬龙岗。但蛛后你既然说了你愿意一力承担责罚,老夫也没什么话说。只是你瞧瞧蟾王现下伤成这样,凭它岂能守住蟾翁尸身?若是被天蛊门或是其他对头得了去,泄露了本教用毒之密,我怕你担当不起这个罪责。”

    冷蛛后闻言哼了一声,还没开腔,却出奇地听到鬼医的声音悠悠响起。鬼医欧阳正心听了飞蜈仙所说,嘿嘿一笑,插嘴道:“老夫此次出手相助你五毒教,便是冲着你教中毒方,若说你教中用毒之密,这个死人能透漏的,只怕还不足老夫的十分之一。按蜈仙所言,是不是还要将老夫师徒除去,以绝后患哪?”

    飞蜈仙听了嘿嘿冷笑几声:“五毒教用毒混毒之法奥妙无方,你凭几张毒方就想窥堂奥,不啻于妙想天开。不过鬼医这话也不无道理,不知道鬼医你医自己的功夫是不是像医别人一样高超呢。”说着手中佛尘一摆,向着欧阳正心冷冷而视。

    欧阳正心嘿嘿一笑,森然道:“有胆子的便尽管放马过来。世人皆知鬼医救人的本事,今日正好也让你知道一下鬼医杀人的本事。”他口中说话,却半点也不看飞蜈仙,自顾自地走向毒蟾王:“老夫今日还要将这畜生也救治如常,看你能奈我何。”

    飞蜈仙本就被鬼医挑起了杀意,此时见他丝毫不将自己放在眼中,更是恼怒欲狂,当下哼了一声,便暗暗开始运起了毒功。飞蜈仙虽然想杀欧阳正心,但他也久闻鬼医之能,前几日更是亲见他一招之间便化去了赤蝎使的赤蝎壳,当下不敢明里动手,只暗暗运起他的独门蜈蚣径,暗算鬼医。他这蜈蚣径使出,脚下顿时伸出几条蜿蜒如蜈蚣的白色脉络,从地面向着鬼医延伸而去。

    这几道毒脉刚一发出,蟾王立时发现,向着飞蜈仙咕咕而叫。鬼医欧阳正心却仿佛毫无察觉一般,自顾自抽出数根银针,一挥手插入蟾王的长舌之上。蟾王仿佛知道欧阳正心在为它治伤一般,长针入舌也丝毫不动,乖乖地趴在那里,任由欧阳正心救治。他在那里救治毒蟾王,却看得于飞在后面挤眉弄眼地大作怪相:“这‘客蚂’也可以针灸啊,不知道跟人的穴位是不是一样的,我说这鬼医当真厉害,竟然连‘客蚂’的穴道也知道。”他在那里胡说八道,场上的人却都紧张地盯着鬼医和毒蟾王,没有一人搭理。

    欧阳正心这时正忙着救治毒蟾王,手中银针不断起落,转眼之间便扎得毒蟾王的长舌由紫转为红色,伤口也渐渐止住了流血。

    飞蜈仙见欧阳正心对自己毫不提防,任由蜈蚣径迫近,心中一阵狂喜,阴阴一笑,借着夜色掩盖,加速催动毒径游向欧阳正心。他正在催动蜈蚣径,却突然觉得似乎有些异样之处,连忙定睛四下查看。这一看,竟然见到自己白色的蜈蚣径中,突然出现了一道黑气,蜿蜒游走,以比蜈蚣径伸长更快几倍的速度,沿着毒径向自己飞速射来。这一下顿时惊得飞蜈仙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倒在地。他一坐倒,蜈蚣径自然中断,黑气也停在蜈蚣径之中,不再游走。

    经过这一番救治,毒蟾王的长舌已经收入口中,运转灵活,似乎已经恢复如常。蟾王见欧阳正心停下手来,连忙向着他咕咕几声欢叫,仿佛向鬼医道谢一般。接着长舌一卷,又将毒蟾翁卷回口中。飞蜈仙看着毒蟾王卷回蟾翁尸首,喉头动了几下,却终于没有说出话了,也不再出手拦截。

    蟾王卷回蟾翁尸首,一阵大喜,口中咕咕几声,又向着冷蛛后和欧阳正心连续几下叩首,这才缓缓地爬入林中,一路上并不回头,不出片刻,已然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