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回:鬼医施妙手,蟾王显神通(1)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欧阳正心也是手上不停,七根银针随手起落,不断刺在凌天放身上的穴道之上,奇的是他这银针刺穴却并不捻动停留,随刺随拔,而且每一次银针拔起,都带起一股淡淡白气,从穴道中冒出。()他一边刺着凌天放身上的穴道,一边回答于飞道:“我原本想用诱蛊之法,将蛊虫诱出圈杀。但此刻这匹马反正也已经被赤蝎使撞断肋骨,刺破内脏,难以再活,我干脆将蛊虫转嫁到这匹马的身上,那便省时省力得多。”

    欧阳正心一语说罢,手中银针收起,又取出一柄小刀,在马的腿上划出一个十字刀口手指轻弹,将一股药粉洒在伤口之上。这股药粉一撒上去,便哧地一声,冒起一股轻烟,马腿上的血肉顿时都变成金绿颜色。处置完了马腿,欧阳正心又取出一丛不知什么草药,点着了让于飞拿着,自己看着凌天放说道:“脐上三寸,烫上去。”

    于飞转到凌天放面前,量准了方位,将点着的草药烫了上去。他刚一烫上,只听凌天放口中吭了一声,身子猛然弹坐而起,于飞猝不及防,被凌天放的脑袋正撞在脸上,顿时摔坐在地上,鼻血长流。

    欧阳正心看着点了点头:“嗯,很好,果然与我所料不差。”一边说着,一边向着于飞一伸手,用刀背在于飞脸上一刮,将他的鼻血刮到刀身之上,接着又在凌天放腿上轻划一刀,将于飞的血接在伤口之上,用小刀轻轻引着来到马腿伤口之上。说来也怪,那些血水竟然凝成一道血柱,悬在凌天放和马腿之间,中间仿佛涌动着什么东西一样。

    玲珑和万里云都在一旁看得出神,于飞却顾不上欣赏这副奇景,怒道:“你明知道烫了帮主就会这样的不是?那还要我去烫?”

    欧阳正心却面无表情地答道:“这青菱草药劲十足,我让你烫的位置又正好是血煞蛊聚汇之处,他动一动有什么稀奇。只是正好撞到你的鼻子却不是我所能料得到了。况且转嫁这血煞蛊需要用人血为引,我原本还在想要去哪里找人血,你反正也被撞出了鼻血,就不要浪费了,拿来一用吧。”

    于飞被鬼医这一番话说得哭笑不得怒不得,顿了片刻才哼了一声,也不言语,只是眼珠骨碌碌乱转,不知心里打着什么鬼主意。

    欧阳正心看着那条血柱,过了片刻,突然将手中短刀一挥,将血柱一刀切断,这才长舒一口气:“好了,血煞蛊已经尽数转嫁到马的身上了。()”说罢,伸手摸出一粒药丸,丢入凌天放口中,接着说道,“老夫清血煞蛊之时已经顺便将他中的麒麟散清了七七八八,再服下这丸解药,余毒就可以去尽。没事了,你们扶他上床休息吧。”

    凌天放中的乃是蛊毒,一旦驱除,便即苏醒,顿时喜得玲珑泪水涟涟,不知如何是好。万里云笑嘻嘻地在一旁饮酒吟诗,于飞不知从哪里弄出来一大盆猪头肉,说要给凌天放补补身子,却被鬼医欧阳正心轰了出去。这鬼医的医术果真神鬼莫测,不到两个时辰,凌天放便可以下床行走,他拜谢了欧阳正心,又吃了些食物,已然渐渐恢复如常。

    凌天放复原虽快,但距离鬼婆婆出走也已过了几个时辰,天色已然渐晚,五毒教众人也陆陆续续地回到客栈,一个个都是满脸失望之色,就连杨红菱也垂头丧气返了回来,叹道:“鬼婆婆似乎刻意切断了气息,引路蜂也追她不到。”

    那南京守备衙门都头伍月影这几日也早已康复,今日之事虽然不便插手,这时却也走了过来,冷冷地插话道:“我府衙之中的差役武功虽然不高,但寻迹追踪方面还有些本领,不妨让他们也帮忙追踪一下鬼婆婆的踪迹。”杨红菱一听大喜,向着伍月影连连道谢。伍月影当即便将八名差役尽数派了出去,自己也亲自外出寻找。

    眼看将近深夜,五毒教众人都无功而返,连伍月影和八名差役也没有发现半点踪迹,颓然回到客栈。这么一来,外出众人之中,只剩下蓝堇儿和毒蟾翁两人还未返回。冷蛛后一问赤蝎使等三人的寻找路径,东、南、北三方都已经找过,只有去西面的毒蟾翁还没有消息。蓝堇儿最后离开,也不知她找寻的是什么方向。

    冷蛛后等四人正在议论纷纷,讨论鬼婆婆可能的去向,忽然听到毒蟾王咕呱地一声鸣叫。这一声顿时提醒了冷蛛后,她思虑一下,指着巨蟾,向着其他几人道:“按常理说来,纵使一直找不到婆婆,蟾翁也该回来向我们知会一声,现下他至今未回,若不是已经找到了婆婆,正在劝她回来,便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我们不如就让蟾王带路,向着西边寻找蟾翁。若是婆婆和蟾翁在一起是最好,即便不在,也要看看蟾翁究竟是什么情形。若是当真有事,也好救援一下。”

    她一语说罢,众人都点头称道:“冷蛛后所言极是。”冷蛛后见几人赞同自己,又接着说道:“既然如此,飞蜈仙和红菱留下在店中坐镇,若是圣使或者蟾翁、婆婆回来,便用飞蜈通知我们。赤蝎使和我向着西边去寻找蟾翁和婆婆。

    杨红菱一听说冷蛛后要她留下,顿时不乐意了,小嘴一瘪,拉住冷蛛后的手求道:“蛛后姐姐,你让我也去寻找婆婆吧。婆婆对红菱一直这么好,红菱好生担心。”冷蛛后见她神情恳切,犹豫一下,点头道:“好,那你也跟着去吧。只是千万跟在我和赤蝎使的后面,不要逞能。”杨红菱听冷蛛后肯让她一同前去,乐得苹果般的红脸蛋仿佛开了朵花一般,拍着双手笑道:“只要蛛后姐姐你让红菱去,你说什么红菱都乖乖听话。”

    冷蛛后笑着向她点了点头,又扭头向着飞蜈仙道:“那客栈这边就偏劳蜈仙了,我们那边有什么讯息,就让红菱用传讯蜂与你联络。”

    飞蜈仙佛尘一摆,淡淡说道:“蛛后说的哪里话来,你们放心前去就是。若是无事便罢,若是当真遇到了对头,别人也还罢了,那蛊圣冉兴桂却当真不好对付。还有就是那仇行云,他虽然一直不曾出手,但我看他的功夫和狠辣还在冉兴桂之上。对头之中有他们在的话,溜之则吉。”

    冷蛛后专心听完,点了点头:“蛛儿记下了,总之大家无恙最好。”说罢,转身向着毒蟾王道:“蟾王,带我们找你家蟾翁去吧。”巨蟾仿佛听得懂人言一样,咕了一声,率先爬向院外。

    冷蛛后和赤蝎使、杨红菱三人见毒蟾王动身,连忙也各自起身,准备跟在巨蟾后面,追寻蟾翁踪迹。刚要动手,忽听凌天放的声音传来:“冷蛛后且慢,在下有一言要说。”

    冷蛛后心中急着要走,却又不便就走,只得停下身形,转身向着凌天放冷冷说道:“凌帮主有什么话,就请快些说吧,说完了我们还要赶紧动身。”

    凌天放向着冷蛛后几人一抱拳道:“我是想,几位若不嫌弃,我也想随几位一同寻找婆婆和蟾翁下落,毕竟多几个人,多一分力。”玲珑正在旁边,一听凌天放也要去寻找鬼婆婆的下落,惊道:“天放哥哥,你身上的毒才刚刚驱除,你要好好养伤才对,怎么还能奔波找人?况且夜又这么深了。”

    冷蛛后一听,面具之下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声音变得更加冰冷:“凌帮主的好意心领了,五毒教教中之事,外人只怕不便插手,我看还是不必了。”

    杨红菱却同时拍手笑了起来:“好啊好啊,有天放哥哥,再有万哥哥,什么蛊圣冉兴桂,还有那个仇行云,我们就都不怕了。蛛后姐姐,你是没看到,万里云万哥哥把那个冉兴桂打得有多狼狈,连他的金蚕王都打伤了。”

    凌天放也向着玲珑微微一笑:“怕什么,鬼医医术通神,你看我现在已经恢复如常,老虎都打得死几只。”玲珑哼了一声:“你是能打死老虎,可惜人家不稀罕你去。看你热脸再贴冷屁股去吧。”说着,将头一扭,赌气转身走了。

    于飞却嘻嘻一笑,指着自己的鼻子,向着杨红菱道:“红菱小妹妹,你可别忘了还有我翻江倒海擒龙缚虎玉面蛟龙鬼见愁,你于飞哥哥呢。要是那个冉兴桂敢来,于飞哥哥再把他装到网里面去。”

    杨红菱看着于飞,撇了撇嘴,哼了一声,也不理他,自顾自地向着冷蛛后求道:“哎呀,蛛后姐姐,你别这么说嘛,天放哥哥和万里云哥哥跟我们这么熟了,也不是外人。虽然婆婆走了,但那又不是天放哥哥的错,你就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去嘛。”

    冷蛛后看了一眼杨红菱,扭转身去:“我只说我五毒教之事不用外人插手,他们自己想去找鬼婆婆,我又怎管得着外人之事。”

    杨红菱一听,顿时大喜,向着凌天放挤眉弄眼地嘿嘿一笑,拉着冷蛛后催道:“那咱们快走快走,你看蟾王都等得不耐烦了。”毒蟾王刚爬出院子,忽见冷蛛后等人停下脚步说起话来,虽然纳闷,仍是停下了身形,等在那里。它等了片刻,见众人聊个不停,早已不耐烦起来,咕咕呱呱地叫个不休。

    冷蛛后一看,向着毒蟾王道:“好了,蟾王,别催了,这就走了,带路吧。”杨红菱也边笑边催毒蟾王道:“蟾王你快跑,我跟你比赛,看我追得上你不。”一边说着,一边扭头向着凌天放和万里云眨一眨眼,身形飘动,抢在冷蛛后等人之前,跟着毒蟾王冲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