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回: 暗算不成(2)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欧阳正心看着玲珑涂抹草药,闻言淡淡说道:“这小子最初中得确是血蛊蚀魂无疑,但第二日就转了性,又加上了血煞蛊。()这血煞蛊和血蛊蚀魂极为相似,蓝姑娘你应该知道其中的不同。”

    蓝堇儿点了点头:“血煞蛊同样要用本身的精血引发,但施术却没那么复杂,也不难救治,不止天蛊门,苗疆之中,会使用这种蛊术的人并不算少。不过他当真中了这种蛊术?小女子怎么半点端倪也看不出来呢?”

    欧阳正心傲然道:“我早说过你们不通医术。两种蛊混用,体征都有所变化,你看不出来,有什么奇怪。两蛊齐种也还罢了,更麻烦之处在于施蛊之人在这小子身上种下了狼毒草作为蛊引,还施了麒麟散的剧毒。你可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蓝堇儿略一沉吟,脸上的笑容顿时多了三分僵硬,答道:“要解血蛊蚀魂,必用雪山冰凌草。可这雪山冰凌草又与麒麟散药性冲突,两者一旦接触,立成不治之毒,天蛊门是存心想让我们无法解蛊。”

    欧阳正心微微点头,面露嘉许之色:“看不出蓝圣使还如此精于混毒和医药之理,老夫倒是小看你了。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他说到这里,脸上又显出傲色,“鬼医用药,岂能如寻常医生般看待,别人要解血蛊蚀魂必用雪山冰凌草,我鬼医就偏偏不用。别人道雪山冰凌草与麒麟散相遇必成不治,我鬼医就偏偏有办法让其毒性尽去。()”

    他话刚说到这里,杨红菱在旁边哧地一笑,插进话来:“欧阳伯伯,你既然不用雪山冰凌草解血蛊蚀魂,又何必还要用雪山冰凌草去和麒麟散相遇呢?就算能够毒性尽消,也没这个必要吧。”

    欧阳正心对着这精灵顽皮的小丫头总是难以生气,这时虽听她嘲笑自己,却并不恼怒,哼了一声道:“这人如此下毒施蛊,若不是让人将两种蛊的施蛊者混为一谈,便是想嫁祸给医治蛊毒的大夫。他胆敢如此陷害我,还这般小瞧我堂堂鬼医,其罪简直绝不容恕。”他说到这里,更是一副气咻咻的样子,看起来,对于对方瞧不起他这点似乎更为气愤得多。

    蓝堇儿听到这里,却起了疑心,脸上虽然仍是带着娇媚笑意,声音却郑重了许多:“欧阳先生的意思是说,这两种蛊,并不都是同一人所种?”

    欧阳正心点了点头:“不但不是同一人所种,而且在我看来,还不是同一批人所种。第一日之时,这小子身上还没有麒麟散。而且这两次下蛊的蛊术高低简直不可以道理计。第一次的血蛊蚀魂只以兵器为具,乃是用的魂引之法。而血煞蛊却需要用毒为引,手法粗劣得多。相反,这麒麟散却用得极其精妙。照我看来,下麒麟散的人和种血煞蛊的人是同一批人,擅毒,却不擅蛊。”

    蓝堇儿听得银牙紧咬,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照欧阳先生所说,血煞蛊和麒麟散并不是天蛊门所下,而是另有其人?”

    欧阳正心哼了一声:“如此明显之事,还需要老夫再说吗?”

    蓝堇儿顿时收起笑靥,变得面若寒霜。杨红菱从未见过蓝堇儿如此,顿时看得吓了一跳,弱弱地问道:“蓝姐姐,你是怀疑我们教中……?”蓝堇儿刹那之间,便又恢复了满脸笑意,伸手将鬓角的头发微微一理,淡淡说道:“事情还没弄清楚,不要胡说。”

    欧阳正心辨颜查色,顿时猜到了蓝堇儿的想法,张口问道:“蓝圣使你想不想知道这血煞蛊是何人所种?”

    蓝堇儿听他这样问话,连忙反问道:“欧阳先生你知道这蛊是什么人中的?”

    欧阳正心摇了摇头:“老夫又不是包拯包黑子,善于断案,下蛊之人是谁,我现下还不知道。不过若是蓝圣使想找此人,老夫说不定还有些办法。”

    杨红菱一听,连忙拍手道:“好啊好啊,欧阳伯伯你快帮忙查出来是什么人害凌家哥哥,我蓝姐姐绝饶不了他。”

    哪知蓝堇儿却嫣然一笑,摆手道:“追查之事,劳心费力,不敢劳动欧阳伯伯,还请您先救治伤患,这找人之事,咱们慢慢再议不迟。”

    杨红菱顿时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解道:“蓝姐姐你怎么了?你不想知道是什么人害凌家哥哥吗?我可先跟你说啊,要是凌家哥哥真有什么意外,你可不要再在我面前哭哭啼啼地。”

    蓝堇儿听得脸上一红,媚笑着伸出手指一点杨红菱的额头:“就你个小妮子话多,你知道些什么。当务之急,是要先把人救醒,其他事情以后慢慢再来不迟。”

    欧阳正心在旁听了蓝堇儿所说,却嘿嘿冷笑了几声:“蓝圣使用意虽好,只可惜有一点麻烦之处。”

    蓝堇儿还没开口,杨红菱已经拍着手笑了起来:“有麻烦最好,我就喜欢麻烦。欧阳伯伯你快说,会有什么麻烦?”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欧阳正心这时正用一支铜棒烤得热了在凌天放身上炙灼穴位,听杨红菱发问,头也不回地缓缓答道:“你们应当知道血蛊蚀魂和血煞蛊都是用施术者的本身精血下蛊,那么解蛊之时,必然会引起虫蛊反噬,那时候,施术者反受其害。这么一来,只怕暗害姓凌小子之人,便不查而查了。”

    杨红菱听得一愣,歪着脑袋撇着嘴道:“什么嘛,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就这个呀。也没什么稀奇好玩的。”说到这里,突然又笑了起来:“也不错,能让那施蛊的人也变得脑袋这么大,也挺好玩的,就可惜我们在这里看不到。”

    欧阳正心仍是一副缓慢语调:“那也不见得。”说到这里,转头向着蓝堇儿道:“老夫稍后就要为凌小兄弟驱蛊,请蓝圣使安排人手,在周围为在下守护,不可惊扰了驱蛊过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