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回:蹁跹摇月影,华彩飞蝴蝶(2)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凌天放一听,哈哈大笑:“对了对了,一见蓝圣使,心里高兴,连让座奉茶也不记得了。快快请坐,于飞,快给圣使和杨姑娘倒茶。”

    玲珑一听凌天放请蓝堇儿入座喝茶,心中更是不悦,只是又不便发作,只有一个人低着头对着桌子衣角发功生气。

    于飞瞧一眼玲珑,偏偏要逗她一逗。一边给蓝堇儿倒茶,一边说道:“凌帮主,你这可说错了哦,你喊人家圣使我可不管。这可是我堇儿姐姐。我这可是给我堇儿姐姐和红菱小妹妹倒茶喝哦。”

    蓝堇儿一听,咯咯咯地笑得身形摆动,犹如风中飘柳一般。边笑边说:“偏是你这小鬼头的嘴甜。我们玲珑妹妹可说了哦,你要是再敢喊我堇儿姐姐呢,她可就……”说着,又是娇笑连连。

    于飞却突然想起一事,连忙问道:“堇儿姐姐,刚才玲珑说她看到的那个骷髅,是不是你弄出来的?那是什么,能不能也让我看看?”

    蓝堇儿听得微微一笑,身子有些慵懒地斜倚在椅背上,右手支着下颐,轻声说道:“你真想看?不怕被吓到吗?”

    于飞连连点头:“想看想看。”凌天放和万里云也是大感好奇,怎么会有忽然不见的骷髅,把玲珑吓成那样。就连玲珑,也偷偷地斜眼向着蓝堇儿望去。

    于飞刚说了两声想看,也不见蓝堇儿有什么动作,却忽然见到她的袖子之中,一连串地飞出数十只蝴蝶,色彩斑斓,轻盈无比地飞到窗外,虽然是在夜色之中每一只蝴蝶却都看得清清楚楚,有些还泛着莹莹彩光。这些蝴蝶飞到窗外,却一只只聚而不散,组成一个骷髅头浮在窗外。

    凌天放等人一见,都是暗暗赞叹:这蓝堇儿驭使蝴蝶,简直已经到了如臂使指的境界。这数十只蝴蝶竟然如此听话,排列得这般整齐,当真难得。就连玲珑也看得目瞪口呆了。四人正在看着,那蝴蝶却又纷纷飞入屋内,钻回蓝堇儿的袖中,消失不见。而蓝堇儿仍是一脸娇媚,慵慵懒懒地靠在椅背上,似乎动都没有动过一样。

    万里云看得连连拍手道:“好,蓝圣使神乎其技,万某大开眼界。如此神技,当浮一大白。”说罢,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向着蓝堇儿道:“敬蓝圣使。”

    蓝堇儿微微一笑,腻声道:“凌大帮主的朋友,果然也都是豪爽之士,难得。”说到这里,又扭头看着凌天放,轻声道:“凌大帮主就不问问小女子今晚为何而来吗?”

    凌天放一听,连忙问道:“请蓝圣使指点。”

    蓝堇儿抬眼向着床边看了几眼,娇媚一笑道:“看起来,玲珑姑娘还真遇上了宵小鼠辈呢,只不知,那人是不是被凌大帮主用麻袋装走了呢?”

    凌天放顺着蓝堇儿的眼神一看,顿时明白,连忙答道:“蓝圣使所料不差,多谢你所下的毒,不过毒倒的不是鼠窃狗偷之辈,是两个官差。”

    蓝堇儿听得一愣,扑哧一笑道:“官差?这倒是奇事一桩了呢,官差竟然办差办到了我们玲珑姑娘的绣床边上呢。那,可就活该他们倒霉了哦。”

    凌天放听蓝堇儿既然说到了床边之毒,连忙顺口问道:“不知那毒,有没有大碍?”

    蓝堇儿娇媚一笑:“既然是官差中了,凌大帮主,你又何必管他呢?”她虽是这么说,却仍是答道:“纵使不用解药呢,也没有什么大事,只不过几天之内,行动有些不便就是了。但若是还有什么采花盗柳的小贼呢,只怕就要吃些苦头了。”说到这里,吃吃连笑不止。

    凌天放不明白蓝堇儿话中之意,看着蓝堇儿笑个不停,也只好陪着干笑两声。不等蓝堇儿停下,凌天放却突然想起一事,连忙向着蓝堇儿道:“蓝圣使可曾听说,今晚开始,南京城九门紧锁,说是要捉拿万岁门中人。贵帮若是要出城,只怕要费些周折。”

    蓝堇儿听他说到九门紧锁,与杨红菱对望一眼,自语道:“难怪他们不出城,原来是这个缘故。”杨红菱却一脸焦急,向着蓝堇儿问道:“姐姐,那我们怎么办?”蓝堇儿微微一笑,轻轻点着杨红菱的鼻子道:“怕什么,咱们出不去城,他们也出不去。他们要是强行出城,咱们必能听到消息。走,回去分派人手去。”说罢,立即起身,向着凌天放几人施了一礼,娇声道:“凌大帮主,小女子教中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哦,咱们后会有期呢。那床边的毒,小女子已经收了,再有偷香窃玉的小贼,却防不了了哦。”说着,一个转身,也不走门,径自从窗户飘身而出,身形极是美妙。红衣少女杨红菱跟在她的身后,也是飘身飞出。

    凌天放一见,连忙喊道:“待在下送送蓝圣使。”说着,也是飞身而出。万里云一见,摇了摇头,一手提着酒壶,一手端着酒杯,轻飘飘地也跟了出来。于飞一见,也要跟去凑热闹,哪知身形刚动,便听见玲珑一声大喝:“臭于飞,给我站住。”于飞连忙停住身形,可怜巴巴地指指窗外,示意:帮主都去了。

    玲珑也连忙赶到窗口,高声喊道:“天放哥哥,不许你送,快回来。”夜空之中,却只有繁星点点,玲珑的声音转瞬消散,却哪里还有蓝堇儿、凌天放和万里云的身影。望着天空,玲珑怒道:“送就送吧,送到门口就算了呗,还真准备送回家不成。” 说着心中烦闷,恨恨地向着墙壁猛踢一脚,却只踢得自己脚痛不已,只好坐回桌边休息。

    不过这次玲珑倒还真是冤枉了凌天放和万里云两人。凌天放和万里云赶出窗外相送蓝堇儿和杨红菱之后,本想立即回屋,却突然见到一条黑影掠过房顶。本来此时南京城中藏龙卧虎,而且又正是九门紧锁,缉拿要犯的时候,有几个夜行人实属寻常。但这个夜行人的身形仿佛就是凌天放方才见过的南京守备衙门中的都头伍月影。

    凌天放和万里云一见伍月影单身一人,没带衙役在身,都是心中纳闷,不知她是不是找到了万岁门的踪迹,两人当机立断,不及通知屋里的于飞和玲珑,便展开轻功追了上去。

    那伍月影武功不俗,但轻功却似乎不高,凌天放和万里云两人追在后面毫不费力,便远远地吊在后面。两人一边追着伍月影,一边左右观察,只见四下里到处都有灯火人声,这一夜朝廷不知出动了多少衙役捕快四处搜捕。

    两人正追在伍月影身后,却突然见伍月影身形一闪,从房顶跃入一条小巷。凌天放和万里云连忙追了过去,刚到小巷,却正撞见一队衙役迎面拐来,不知是巡逻还是刚刚办差到此。两人一见衙役,连忙又跃回房顶,紧紧贴在瓦片之上,一动不动。那队衙役听到声音,可伸灯笼照过去又不见人影,随即四下略略查看,接着便走了开去。

    凌天放和万里云两人躲得及时,没有被衙役发现,但两人却也失去了伍月影的踪迹。万里云四下看了一看,摇摇头道:“这里大街小巷,四通八达,而且我看那都头一路之上毫不停留,相必是目的明确,并不是在追踪什么人。我看再要追上她,只怕难喽。”

    凌天放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我觉得也是如此,但咱们既然已经追到了这里,干脆再找找看吧。我看那伍月影一路走向东南方向,咱们就顺着这个方向再向前看看,实在找不到,那也无法。”

    万里云见凌天放还要搜寻一番,做一个无可奈何的动作,笑道:“反正我带了酒壶酒杯出来,只要凌兄有兴致,我边喝酒边找,找到天亮也无妨。”

    凌天放听得心中感激,向着万里云笑笑,问道:“你腿上的伤不碍事吧。”万里云单腿点地,另一只脚一招朝天蹬,站得稳如泰山,笑着说道:“皮外伤,早就不碍事了,走吧。”说着,身形飞起,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凌天放一见,也连忙展开轻功,追在后面。

    两人这一次却与刚才不同,不需要刻意降低速度,索性都是尽量展开轻功,快速奔行。凌天放一边跑着,一边偷眼看向万里云。两人在江边追洞庭二叟之时,也曾经这样快速奔跑过一次。比之当时,凌天放自觉武功内力都有长进,轻功也颇有提升,可反观万里云,却也丝毫不输自己,显然在这些日子里也有进境。

    两人暗暗比试脚力,不知不觉便一口气跑出了数里之地。凌天放突然想起两人是为了寻找伍月影而来,怎么突然变成了比试轻功脚力来着。想到这里,连忙减速。那万里云一见凌天放减下了速度,微微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身形也慢了下来。

    凌天放明知万里云为何发笑,却停下脚步,笑吟吟地看向万里云,明知故问道:“万兄何故发笑?”万里云仰头喝一口酒,眯着眼睛看着凌天放,笑道:“跟凌兄一样喽。”两人顿时相对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半晌,凌天放向着万里云问道:“见到踪影了吗?”万里云提着酒杯酒壶,做一个双手一摊的动作,笑道:“开始是没看到,后来嘛,和你一样,忘了看了。”两人顿时又是相对着忍俊不禁。

    凌天放摇了摇头,笑道:“算了,既是这样,只好打道回府了。”万里云甚是洒脱,也不答话,当即一个转身,抬腿边走。只是他刚刚抬腿,便突然停了下来,低声说道:“凌兄你听,是不是有什么声音?”

    &nnsp;

    e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