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回:破空施奇技,除恶方为侠(2)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仇行云不辩解还好,这一辩解,万里云更是怒不可遏,牙齿咬得咯咯直响,高声道:“姓仇的,师父临终之前怎样嘱咐我们来着,一不可贪慕富贵,二不可恃强滥杀。你又是怎样做的?你为了晋身东厂,竟然连杀百名江湖同道,提着一百颗人头去向东厂邀功。你还敢说自己没有欺师,你还敢说自己没有为非作歹?”

    凌天放等人一听,都是大吃一惊。只听说仇行云为朝廷立了三件大功,却始终不知详情,这时听万里云所说,其中一件竟然是为朝廷送去一百颗江湖豪士的人头,这等行径,实在令人可怖。这一件大功便如此惊人,却不知另外两件又是什么了。台上台下,一时间议论纷纷,更有人掐指算起仇行云进东厂的时间,又推算起亲朋好友遇害的时刻,想要两相对照,看看这仇行云是不是真凶。

    仇行云听了万里云的指责,也不否认,只淡淡一笑道:“万师弟,你误会为兄了。为兄岂是贪慕富贵之人,我晋身东厂也不是为了荣华富贵锦衣玉食,而那一百个人么,都是证据确凿的该杀之辈。我杀了他们,也算是替天惩恶了吧。”

    万里云冷哼一声:“巧言令色,这么说,你不但没有做错,反而还有功了不成?既然如此,我来问你,你说你晋身东厂不是为了荣华富贵,那你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杀敌报国不成?”

    仇行云听万里云质问,呵呵一笑,点头道:“万师弟果然不愧与我多年兄弟,一猜即中。”万里云见自己随口嘲讽了一句戏言,仇行云竟然一口承认,气得浑身颤抖,怒极反笑:“好,好,好,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无耻之人,既然如此,你何不……”万里云的话刚说到一半,却被仇行云摆手打断道:“万师弟,你虽猜到了为兄的心思,却只猜对了一个字。”说着,伸出一根手指道:“就是那个‘杀’字。”说到这里,仇行云看一眼满脸不解的万里云,侃侃而谈道:“万师弟,你师兄自学武以来,别无他好。你说我嗜杀成性也好,杀人狂魔也罢,其实都没有说错。愚兄当真是一日不杀便浑身不自在。只不过咱们师门规矩太多,为兄处处放不开手脚。可现下不一样了,为兄我身在东厂,随时都可以杀人,而且杀得合情合理,还符合朝廷法典。能够在这里合法杀人,才是愚兄的用意。”说到这里,仇行云仰天长笑,前额上的红记光芒闪耀,仿佛也在配合他的说法一样。

    仇行云说着,又转向万里云道:“为了杀人,为兄不惜被你逐出师门,并从此隐瞒师承来历,苦心呵护师门声誉。为兄这番苦心,万师弟你该体谅才是。”仇行云这一番话,直听得台上台下众人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过了片刻,邪煞无极段天涯拍手笑道:“仇兄说得好。说实话,我段天涯最初见你时,是不怎么瞧得起的。一是不识得仇兄,二是段某心中,朝廷之内都是一群虚伪奸诈之人。方才听仇兄这一番话,至情至性,果然不愧是真男儿。段天涯佩服你了。”

    万里云站在仇行云对面,听他和段天涯一唱一和,怒火直冲脑海,摇头道:“疯子,两个疯子。既然如此,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爱杀人是你的事,恩师传授的功夫废掉,万里云便与你从此两清,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不过料你也不会乖乖受缚,废话少说,亮兵器吧。”

    仇行云看着万里云,满眼同情,摇头道:“万师弟,你这又是何必呢,你我一师所授,知根知底。你能胜得了我吗?何况前几日我们已经分过一次胜负了,愚兄就是怕你犯拧,特地命人将你好生照顾,却不知被谁放了你出来,辜负了为兄顾忌兄弟情谊的一片好心。”

    万里云淡淡一笑,手腕一翻,只见一柄明亮如月的长剑突然跳入他的掌中。万里云手握长剑,凌空划一道剑光道:“废话少说,亮兵刃吧。今日之后,万里云再不纠缠于你。今日之战,要么我废了你的武功,要么你杀了我一了百了。再无他途,动手吧。”

    仇行云长叹一声道:“即是如此,万师弟,你就别怪愚兄无情了。”说着,又仰头向天道:“师父,徒儿要对不起你了。”说罢,也是手腕一翻,顿时也有一柄精光闪亮的长剑跃入手中,与万里云那把一模一样,只是通身血红,在阳光下一照,竟然射出三尺红芒,萦绕剑身。

    万里云一见仇行云手中所持长剑,脸色又是一变,喝道:“你的半月剑呢?你竟敢丢掉了师父所赠的遗剑?”

    仇行云淡淡一笑,将手中长剑凑到面前,伸指一弹,顿时响起一片若龙吟般的清亮声音。笑着向万里云道:“师父遗赠,不敢或离。只是此剑早已饱饮人血,现名‘血月’。当然,你若想叫他半月,也无不可。”说着,举剑指天,轻轻说道:“九月初九,‘血月’啊血月,你又想饮血了吗?”

    万里云听完,再不说话,牙关一咬,手中斜月剑一摆,攻向仇行云。仇行云却不慌不忙,脚下连环倒退三步,让了三招,这才挥动血月剑,招架反击,与万里云战到了一处。

    这两人一交上手,周围众人便都退开数丈,让出场中位置给两人。只是坐席顶上既然有万岁门门主站在上面,几位掌门都不愿意坐在他的脚下,都没有回到坐席,只是站在场边观战。

    场上七人之中,武当玉阳子、昆仑冯璇机、峨眉铁剑师太、点苍古翔天四人都是剑法大家,一见仇行云和万里云的剑法,便都被吸引住了目光,凝神观看两人斗剑。

    这两人一交上手,一片银辉,一团红芒,相互碰撞,刹那间斗得灿烂无比。凌天放和于飞在一旁观战,只一门心思盯着万里云,见他使出精妙招数攻敌,便连连叫好,见他遇险,便心头一沉,见他苦战,便仿佛自己用力一般,只是替万里云担心。玉阳子等人却事不关己,得以专心观看两人的剑法招式。众人凝神细看,只觉得两人的剑招颇为奇特,施展开来,便如同夜间星空一般,忽而皓月当空,剑芒凌厉;忽而又犹如繁星点点,剑气纵横;忽而又如同沉沉夜幕,剑招隐晦,看不分明。一时间几名剑法大家都看得是面露讶色,神情专注。

    凌天放顾不得看两人招式,满眼只看见仇行云的血月剑声势渐盛,一剑接着一剑,密如繁星,不断刺向万里云。而万里云斜月剑的剑芒本来就若隐若现,被血月剑攻势一压,更是逐渐缩小,从最初的双方各据半场,逐渐变成六四分立,又过了片刻,斜月剑的剑光只剩了三成,血月剑的红芒却占到了七成上下。

    凌天放和于飞在一旁看得焦急,想帮忙却一时又无从插手,直急得满头大汗。凌天放正在焦急,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凌空传至:“仙人指路,左肩云门穴。”正是那站在亭顶的万岁门门主。万里云一听,不假思索,立即照着声音一剑刺去。

    这时仇行云的血月剑正是红芒大盛之时,左半边绵绵密密,毫无破绽。玉阳子等人一听,都是连连摇头,心中对万岁门门主的功夫不由得打了几分折扣。玉阳子等人心中正对万岁门主的指挥不以为然之时,万里云斜月剑正好按照万岁门主的指点一剑刺入红芒之内。说来也怪,这一剑刺去,正是仇行云出剑攻敌之时,血月剑还没刺出,斜月剑已经抢先一步刺往仇行云的肩头。仇行云一见,连忙闪开身形,同时血月剑反挑万里云肘下尺泽穴,却也是一招连守带攻的精妙招数。

    但这么一来,仇行云的身法便顿时迟滞了一下,万里云一见,手中斜月剑顿时光芒大盛,一招揽月摘星,斜月剑趁势划向仇行云左肋。万里云这一招刚刚出手,万岁门门主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流星坠地,右腿风市穴。”

    万岁门主刚才指点万里云攻敌,玉阳子等人最初都是不以为然,但随即见万里云建功,心中对万岁门主也不由得多了几分佩服。可这时听万岁门主指点,众人又是一愣,看仇行云正使了半招昂日司晨,下半招理应是金鸡独立,这万岁门主教万里云使流星坠地,不是正刺向仇行云抬起的那条腿所在的空位,那不是犹如街头耍把式卖艺之人故意打空的招数。难道这万岁门主还能让万里云隔空伤敌不成?

    几人正在猜疑,却见万里云却毫不迟疑,揽月摘星刚使到一半,便生生地在半途化为流星坠地,恰恰又抢在了仇行云招式之前,刺向了仇行云的右膝。而仇行云的右膝这时刚抬起半分,若是不停住势头,便犹如自己撞上万里云的剑尖一般。无奈之下,仇行云只得使一个千斤坠,强行将抬到一半的脚又踏了下去,同时血月剑撩起,挡住万里云的斜月剑。

    仇行云这么一变招,便如同数百斤的气力重重地拉在膝盖上一样,顿时身子一斜,险险摔倒。万里云也不客气,当下使一招七星聚会,一剑七招,刺向仇行云右腿环跳、伏兔、梁丘、阳关、犊鼻、阳陵泉、足三里七处穴道。仇行云一见,冷哼一声,索性右腿在地上一点,身形飞起,避开万里云的斜月剑,同时在空中一个回旋,血月剑幻化出点点飞星,散向万里云。

    万里云一见仇行云竟然在这种劣势之下还能使出这招飞星三绝中的散落飞星,心中一惊,连忙飞身后退,避其锋芒。万里云刚刚膝盖微弯,还没来得及发力,便听到万岁门门主又高声道:“别退,仙猿奉果。”

    这句话一出,不只是玉阳子四人,就连万里云也是心中疑惑。这招散落飞星已经使了出来,如此剑势之下,不退不挡,还要反攻,那不是自己往剑上撞吗?万里云心中微一犹豫,但终于还是下定决心,照着万岁门主所说,一招仙猿奉果,刺向仇行云。

    万里云一剑刚刚刺出,便觉得大腿一痛,已经被仇行云的血月剑所伤。只是他的仙猿奉果已经使了出来,虽然大腿被刺,却是毫不停留地仍然向前一步,这一步却正顶上血月剑,一时刺得更深。但与此同时,万里云手中的斜月剑也一剑刺中仇行云悬在空中的右腿。两人算是一剑换一剑,算起来,万里云所受的伤还要轻一些,算是占了便宜。

    这一招过后,万里云和仇行云两人各中一招,双方各自退开。万岁门门主叹一口气,缓缓道:“这一招半虚半实,若不是那片刻犹豫,受伤还要轻得多,那东厂的小官儿,只怕也已经被你拿下了。”

    万里云一招刺伤仇行云之后,心中也想到这一点,心中顿时一阵懊恼。但时机已然错过,后悔也已经无用,所幸的是经过万岁门主几招指点,对于与仇行云已经颇有信心。当下二话不说,挺剑又上。

    仇行云几天之前与万里云交手还稳操胜算,此刻却在万岁门门主几句话指点之下连连受挫,几招之内还被刺伤了腿部,心中顿时一阵愤懑,一阵气馁。挥血月剑架住万里云手中的斜月剑,跳开三尺,叫道:“且慢。”

    &nnsp;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