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回:鬼医施针药,铁剑斩邪杀(3)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侯英一惊之下,更骇然发现铁剑师太已经来到自己面前,乌油油的铁剑挥出,正砍向自己。原来铁剑师太一剑斩断了旗杆之后,毫不停留,随即展开轻功高高跃起,转瞬之间便已经将整个旗杆如切菜般削成了一段段木片。侯英一踢之下,便只踢开了一片木片,却无法借力跃开。

    侯英也是久经战阵,虽然脚下无从借力,却毫不慌乱,右手一翻,亮出一柄月牙护手虎头单钩,向着铁剑斜斜劈去。钩剑相交,顿时冒出一串火星。响声中,侯英被劈得凌空飞出两丈来远,这才稳住身形,飘落于地。

    邪杀星侯英刚一落地,便连忙挥钩护住身形,却已经感到胸口血气翻涌,被铁剑师太一剑之威震得气息不畅。侯英还没来得及调息,便又觉得脸上恶风扑面,铁剑师太乌油油的铁剑又已经追到了面前,一招梅花三弄,一剑三式,同时攻向侯英的咽喉、心口和小腹,剑招甚是辛辣。

    侯英见铁剑师太的剑招厉害,不敢怠慢,连忙使一招凤凰展翅,将手中单钩舞出一片光圈,护住上身要害,同时身形向后飘飞,单钩与铁剑一交,也不抵挡,借势飞退,转身就走。铁剑师太见侯英逃走,片刻不停,仗剑在后面紧紧追赶。两人便在凉亭广场之上,兜起了圈子。

    邪杀星侯英的轻功甚是不俗,这一跑了起来,铁剑师太一时之间也奈何不了他。侯英跑了两圈,见铁剑师太一时追不上自己,心中略定,立时破口大骂起来:“你这婆娘,未必想男人了不成,老子又不是你家男人,追这么紧做什么。还一见面就莫名其妙地刺老子几剑,要不是老子躲得快,此时已经见了阎王了。”

    铁剑师太虽听邪杀星侯英骂得不堪,却是丝毫不恼,只冷冷问道:“今年五月初七,淮安道的女子钱凤飞,你还记得吧。”侯英突然听铁剑师太提起五月初七,心中疑惑,哼了一声道:“老子贵人事多,每天做过些什么,见过什么人,哪里都能记得。那个什么钱凤飞又是什么人,关老子何事?”

    铁剑师太冷哼了一声,一边紧追,一边沉声道:“邪杀星不但是个好色之徒,还是无胆匪类,敢做却不敢当。老身就再多奉送一句,你左肩上被梅花钮打的伤,好了吗?”

    侯英一听铁剑师太提到自己左肩上的伤,顿时浑身冷汗涔涔而出,连忙问道:“那女子,那女子?”铁剑师太森然点头:“不错,那女子是我峨眉门下。”侯英一听,心中叫苦不迭,一边脚下加紧,一边叫道:“那女子我又没有得手,仍是好端端地,你这人还追我做什么?”

    铁剑师太脸上阴沉沉地毫无表情,冷冷说道:“峨眉门下,岂能容你羞辱。你没有得手,我也不难为你,只留下你一条手臂,再废掉你的武功以示惩戒,也就是了。”

    侯英一听,大急道:“你这婆娘,你要我一条手臂,还要废我武功,你不如杀了我算了。”

    铁剑师太仍是面色如恒,脚下丝毫不慢,边追边说着:“你若是当真伤了我的门下,不用你说我也要将你千刀万剐。现下你却罪不至死,断臂弃功赔罪也就是了。”

    邪杀星侯英从刚才就一直想要逃走,哪知这铁剑师太的轻功完全不在他之下,虽然一时追不上他,但要想甩开距离却也是难上加难。想要抽空从护栏翻出吧,那一瞬之间,只怕立时就会被铁剑师太从背后刺一个对穿。

    又跑了两圈,侯英终于按捺不住,双脚在地上一点,身形向前如箭射出。只是他前蹿之时却凌空将身子转了一周,脚前头后,脚尖又在台边护栏上用力一蹬,借势反身,单钩在前,一招凤翔九天,反扑铁剑师太。他一边出招,一边口中喊道:“你这婆娘,死缠着不放,老爷索性跟你拼了,让你知道老爷却不怕你。”

    铁剑师太见侯英反身扑到,身形微侧,铁剑挥出,毫不退让地迎向侯英的虎头单钩。侯英一见铁剑师太的长剑攻来,心中顿时一阵大喜。他原本就没想过要与铁剑师太交手,这下借势反攻,只是装模作样,想要引铁剑师太出手,再借师太出剑之力逃走。这下见铁剑师太果然毫不退让,心中暗暗得意之下,口中却喊得越发凶狠:“婆娘,看老爷这招了解了你。”他喊得凶狠,手上铁钩却暗中改劈为按,迎向铁剑师太,想就势借力逃走。

    侯英算盘打得响,可钩剑一接触,他心中便陡然一沉。只觉得铁钩碰到剑身,竟然全不受力,更仿佛被剑上的一股粘劲吸住了一样一头向前刺出。原来铁剑师太早猜到侯英的打算,剑上使了暗劲,一个粘字诀,反将侯英顺势拖了回来,带向场中。

    侯英一钩击空,心中一沉之际,忽然又见铁剑师太一脚踢到,连忙伸手招架。这一架虽护住身体没有受伤,但却被铁剑师太直踢到场中,再想要跳过护栏逃走,已经是难上加难了。

    见此情形,侯英索性将心一横,掌中双钩翻动,展开凤凰翔天钩,与铁剑师太战到了一处。这邪杀星侯英的功夫其实不弱,只是刚才被铁剑师太的气势所迫,只想着逃走,才处处落于下风。这时情急拼命,一时之间铁剑师太也奈何不了他,两人各展功夫,战在了一处。

    峨眉铁剑师太与邪杀星交手的同时,凉亭广场上的另一边,点苍掌门古翔天正和漠北金刚赵万良剑来鞭往地打得不可开交。

    刚才古翔天出言讽刺赵万良之时,两人已经互相不忿,只是被突然而至的邪杀星侯英吸引了目光,一时没有交手,当铁剑师太绕着场子追赶侯英的时候,赵万良已经忍耐不住,提着手中皮鞭绕过仇行云,便大踏步地向着古翔天走去。

    古翔天见了,也不在意,端着手中的茶碗,冷冷地盯着赵万良。赵万良走得甚快,几步便来到古翔天面前。他虽性子直爽暴躁,却是粗中有细,听仇行云介绍此人是点苍派的掌门,倒也不敢轻敌,离着古翔天还有五尺多远,便站住脚步,抬手一鞭,抽向古翔天手中的酒杯。

    古翔天见赵万良的皮鞭抽到面前,冷冷一笑,手指轻轻一弹,手中的茶碗顿时凌空飞起。他手中茶碗飞起,手也随即放开,自然而然地便避开了赵万良的皮鞭。避开了皮鞭,那云横雪岭古翔天毫不停顿,立即伸手在茶碗上一拨一弹。说来也怪,他这么一出手,那茶碗中的茶水竟泼了出来,一道水箭,射向赵万良。而古翔天随后的那一弹,又将茶碗弹得同时飞向那漠北金刚赵万良。

    赵万良一见这古翔天一出招便露了一手,水箭与茶碗虚虚实实地打了过来,心中暗暗赞叹一声,这古翔天不亏是点苍掌门,云横雪岭名不虚传。想归想,赵万良也毫不退让,手中皮鞭一抖,便如手指一般,卷住了茶碗。赵万良随即又一抖手,那皮鞭竟握着茶碗挡在水箭之前,一时间水花四溅,茶碗就如同一个小小盾牌,将水箭尽数挡在了外面。

    云横雪岭古翔天挥出水箭和茶碗,满以为能让赵万良忙乱一番,哪知这漠北金刚相貌粗豪,手下功夫却细腻得紧,皮鞭圈转,便化解了攻势。古翔天见了,心中也是微微点头赞叹:这赵万良一副暴发户样子,没想到手底功夫竟如此了得,就这一手皮鞭功夫,就着实是自己所不及。

    他心中虽是赞叹,手上却一刻不停,赵万良刚用皮鞭卷着茶碗挡开水箭,古翔天已经一跃而上,右手并指如剑,直点而出,正点在茶碗杯底。他内力虽手指而上,一指将茶碗点得四分五裂,同时内劲送出,卷着碎瓷如天女散花般打向赵万良。

    赵万良刚化解了古翔天的茶碗茶水攻势,便见到茶碗碎瓷扑面打来。他没想到这云横雪岭古翔天应变如此迅速,顿时眉头一皱,手中皮鞭挥动,卷起一团黄光,转得如同一个小盾牌一样,将碎瓷尽数打飞。

    两人这一番交手,心中均各自暗暗赞叹,但又都不甘心示弱,便都不说话,各举兵器,在场上战成了一团。这两人一交上手,情形又与铁剑师太与邪杀星侯英那边不同。点苍掌门古翔天号称云横雪岭,剑招机变百出,光华缭绕,一时之间变幻莫测,让人几乎连剑在哪里都看不清楚。

    漠北金刚赵万良这时已收起了马鞭,他的兵器却是一根四棱铁锏。赵万良原本就身高力大,一根铁锏使开来威猛霸道,配上他的神情样貌,真的宛若伏魔金刚一般。

    古翔天和赵万良在台上交手,凌天放在台下却看得倒吸一口冷气。一边看着古翔天与赵万良交手,一边在心中暗想若自己身在场上,要如何应对双方的招式。凌天放曾在怒蛟帮中与点苍一剑傅剑峰交过手,当时大获全胜,傅剑峰还被凌天放打得当场吐血,在那之后,凌天放心中便对点苍剑法不怎么看得起。哪知这时见到云横雪岭古翔天使点苍剑法,傅剑峰的剑法简直不能望其项背。就是当点苍一剑初傅剑峰与凌天放交手时曾经用过的一招阳关三叠,当时傅剑峰便是由于用此招时虚实变化错误而败于凌天放。但这时傅剑峰的师父古翔天再使这阳关三叠便大不相同,古翔天连使了两次阳关三叠,但每次的三叠之中,虚实随意变幻,次次不同,剑招奇幻,连看都难以看清,其中的虚实更是完全判断不出。这一想之下,凌天放顿时心中暗叫侥幸,若是望江楼之会上,傅剑峰的剑法有他师父这样轻灵变幻的用剑方式,只怕那一战自己就要变成点苍一剑的剑下亡魂了。

    <!--作者有话说-->

    <!--0116增加踩顶按钮-->

    &nnsp;

    0

    0

    <!--0116增加踩顶按钮end-->

    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