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回:威震震百里,铁棒伏鬼罗(2)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于飞一听,顿感好奇,连忙向白秋水追问缘故。白秋水手指着那人说道:“我方才不是说鬼阎罗曾劫过一支镖,还把镖头挖心生吃了吗?被他劫镖的镖局叫做威远镖局,这人就是威远镖局的总镖头,威震百里叶德豪。被鬼阎罗挖心的聂镖头是这叶德豪的师弟。这叶德豪显然是来找鬼阎罗报仇来的,这下鬼阎罗有麻烦喽。”于飞抬头看看那黑无常一般的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人干瘦干瘦,哪有半点威震百里的样子?”

    这时,那威震百里叶德豪已经来到凉亭台下,抬脚就要上台阶。守在台阶旁的军士连忙上前驱赶道:“我说那个出殡的,你来捣什么乱,这是你来的地方吗?赶快离开。”

    威震百里叶德豪一见军士拦路,停下脚步,向着军士大哭道:“长官啊,你不知道啊,我家聂兄弟死得好惨啊。”他话音没落,那军士突然觉得眼前一花,黑衣人顿时消失不见,大愕之下,连忙左右寻找,这才发现,叶德豪早已在自己背后数丈之外,已经快到了凉亭的第二层了。军士一时间不知所措,刚想要追上去拦截,却见台顶的官长向下连连摆手,示意放行,只好悻悻地回到原地,心中大叫邪门。

    叶德豪大哭着一出场,那鬼阎罗便注意到了,心中暗暗戒备。这时见叶德豪缓步上台,知道必然是冲着自己来的,躲是躲不掉了。但鬼阎罗仗着自己武艺精湛,也不在乎,索性将杯中酒一口喝干,伸手在桌上一按,凌空一个翻身,来到台阶之上,正挡在叶德豪面前冷笑道:“姓叶的,你也别装了,若是冲着你家鬼爷来的,只管放马过来就是。”

    威震百里叶德豪抬头看看鬼阎罗,顿了片刻,突然放声大哭道:“鬼爷,我那兄弟死得好惨,你可怜可怜他,了他一个心愿吧。”鬼阎罗被他哭得心中发毛,退后两步,尖声问道:“什么心愿?”

    叶德豪定定地盯住鬼阎罗,声音变得阴沉沉地:“他的心,他的心不见了,鬼爷,鬼爷你行行好,帮他把心找到了,让他好安心上路啊。”

    鬼阎罗冷哼一声:“姓叶的,你不要在这里装神弄鬼,别人怕你威震百里,鬼爷可不怕,既然你找上了鬼爷,鬼爷就成全你,让你跟那姓聂的一起上路,黄泉路上多一个无心鬼。”说着,双手一翻,一双兵器握在手中,却是一副铁爪,铁爪后面的握柄被他握在手中,前端两根钩状铁爪,锋利无比,在阳光下乌油油地泛着亮光。

    威震百里叶德豪还没开口,凉亭之上却有人说了话。凉亭上的广场被分成了四个区域让各路武林门派比武较技,四个区域各站着一名东厂千户巡视镇守。这时站在威震百里和鬼阎罗上方的,正是负责巡视东擂台区域的一名千户。这名千户看上去四十来岁年纪,面色白净,五官清秀,只是脸上一条长长刀疤从左额直通下颌,左眼用眼罩遮住,看起来略嫌邪异凶狠。

    这名千户见威震百里和鬼阎罗眼看要说僵动手,连忙来到台边,向着下面高声吆喝了一声,阻住双方:“威震百里叶大侠请慢动手,下官有一句话要问。”一把声音尖细阴柔,听得于飞在下面嘿嘿一笑,向着凌天放和玉笔文曲白秋水挤眉弄眼地说道:“这家伙说话尖声细气的,倒像个娘们。”

    白秋水呵呵一笑,伸出手来,手指向着台上轻轻一指,说道:“你道这人是谁。十年之前,这人可大大有名,你见到他脸上的那条疤了没有,这人就是一指勾魂赵言莫。十年前,他才是东厂的三厂督。”

    凌天放和于飞都知道十年前飞鱼帮与东厂在江上一战,当时东厂带队的一指勾魂赵阎罗两人都是熟记于心,只是从没见过,这时听白秋水说台上的便是此人,两人顿时都留上了心。凌天放眉头一皱,插话问道:“我听说这人十年前带队之时,被人劫了皇杠,削去了官职,怎么今日又在这里出现。”

    白秋水一边吃菜,一边敲打着桌子说道:“这便是此人的过人之处了。听说当时这赵阎罗虽被削去了官职,却并未处以刑罚,不知是什么人保了他,还让他仍在东厂效命听差。这人也当真是个人才,十年不到的时间,便又积功重新升到了千户之职。”

    于飞一听,却突然在一旁怪笑一声。听得白秋水微微一愣,疑道:“于兄弟为何发笑?”于飞丢了一个丸子到口中,一边嚼着,一边用筷子点着台上,笑嘻嘻地答道:“我笑这赵阎罗,十年前就是三厂督,现下却让一个后辈小子成了顶头上司,偏偏坐得正好还是他的位置,他还得鞍前马后地伺候着,若是换了我,嘿嘿,不给他弄个焦头烂额我不姓于。”说罢,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看着台上又是一阵嘻笑。

    台上的威震百里叶德豪对着鬼阎罗疯疯癫癫,对着赵言莫却是正正常常。他听赵言莫发话,手中哭丧棒倒提,向着赵言莫一抱拳道:“久仰一指勾魂的大名,赵大人有何指教?”

    赵言莫手中正拿着丝巾,见叶德豪抱拳还礼,连忙将丝巾收入怀中,向着叶德豪抱拳还了一礼,接着说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百派英雄大会的规矩是上台者必定代表门派。这鬼阎罗现下是鬼罗派的门主。叶镖头你若是要跟他动手,总要代表个什么门派才行。为私仇斗殴,这里却是禁止的。”

    威震百里一听,微微皱起眉头,高声道:“在下不才,忝为威远镖局的总镖头,此战就算是代表威远镖局下场,这可以了吧。”

    赵言莫从怀中取出丝巾,轻轻在嘴角擦了擦,面无表情地淡淡答道:“只怕不行,你威远镖局早在当局登记造册,做得是生意,这里开的却是江湖门派大会。若是镖局也可参加,那我们这些当差的,都可以进来混个功名了。此举只怕说不过去。”

    鬼阎罗一听,尖声怪笑几声,收起双爪,飘身回到座位,一边自斟自饮,一边嬉笑道:“叶当家的,你若是想找我鬼阎罗报仇,先赶着下去建个门派再说吧。”

    叶德豪冷冷地瞧了鬼阎罗一眼,冷哼一声,转身又向着赵言莫一抱拳:“赵大人,在下想请教赵大人一下,这百派英雄大会,是不是只有掌门、派主才能代门派出战呢?”

    赵言莫摆了摆手道:“这倒没有限制,只要门派认可,谁都可以代派出战。叶镖头你的意思是?”

    叶德豪略略沉吟道:“在下学艺的师门是聂家拳,那么,若是代表聂家拳出战,就合乎规矩了吧。”

    赵言莫却不慌回答,向着身后一摆手,立刻有一名军校跑了上来,递上一个册子。赵言莫拿起册子,细细翻开片刻,向着叶德豪点了点头:“恭喜叶镖头,聂家拳此次没有其他人参加大会。那么,叶镖头你就代聂家拳挑战鬼罗派。”说罢,赵言莫让开身子,向着叶德豪做一个请的动作。

    威震百里叶德豪见赵言莫允可,脚尖在台阶上轻轻一点,提起纵起,一跃跳上凉亭顶端广场。他的轻功不像鬼阎罗花哨,却是稳稳当当,毫不拖泥带水。叶德豪上到台上,突然仰头长声大哭三声,边哭边道:“聂兄弟,你在天之灵走慢些,看为兄替你报仇。”说罢,一伸手竟从怀中掏出一个灵牌,摆在台上。自己跪了下来,向着灵牌端端正正地磕了一个头,口中念着:“聂兄弟,还有两个头,等愚兄带那鬼阎罗的人头来祭拜你时再一并磕给你。”

    叶德豪说罢,身子在台上一弹,稳稳站在地上,哭丧棒向着座中的鬼阎罗一点,高声喊道:“鬼阎罗,还不上来受死。”

    鬼阎罗也不示弱,亮出双爪,双脚在桌上一点,纵身跃上场中,口中桀桀地尖声冷笑道:“还不知受死的是谁呢。你们兄弟情深,那就让小爷送你们哥俩一起上路吧。”说着,手中双爪一摆,一前一后,使一招勾魂索命,抢先攻向叶德豪。

    这叶德豪号称威震百里,是威远镖局的总镖头,功夫岂是等闲。他见鬼阎罗双爪攻到,不慌不忙地身形一侧,手中哭丧棒就势一拖,扫向鬼阎罗双腿。鬼阎罗见叶德豪躲开了自己的双爪,手中哭丧棒还反攻了过来,连忙变招。右手爪在腿旁一护,左手爪又攻向叶德豪。

    鬼阎罗右手铁爪护住小腿,正迎上叶德豪的哭丧棒,棒爪相碰,顿时响起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原来叶德豪手中的哭丧棒竟然是纯钢打制。叶德豪一击未果,又见鬼阎罗左手爪攻到,连忙侧步拧身,手中哭丧棒的棒尾挑起,挡住铁爪。

    这两人一个照面之间互有攻守,都没有占到便宜,再转过身来,各自展开功夫,斗在一处。那鬼阎罗的兵器甚是奇特,使的是八八六十四式断魂钩法,招招凶狠,而且往往从意想不到的方向攻来,他的铁爪本身又是钩状,更是令人防不胜防。看得台下惊呼连连,就连白秋水也点头赞叹道:“这鬼阎罗虽然人品卑劣,但单论武功而言,确实不凡。难怪白道几次围剿不成,反而还让他伤了十几个好汉。”

    鬼阎罗的一双铁爪上下翻飞,攻得虽然凌厉非常,却始终奈何不了威远镖局的威震百里叶德豪。凌天放和于飞凝神观看叶德豪的功夫,只见他哭丧棒使得仿佛是少林降魔杵的杵法,端凝稳重,守便守得滴水不漏,攻又攻得雷霆万钧。虽说场中一直是鬼阎罗攻得多,但叶德豪偶尔反击,鬼阎罗便要远远避开,躲开哭丧棒的锋芒,然后才敢攻回去。

    于飞看了半天,渐渐看出了些门道,嘻嘻笑道:“白兄,难怪你刚才说那鬼阎罗要糟糕,原来你早有先见之明,这个威震百里的功夫,果然比鬼阎罗要高啊。”

    白秋水却微微摇头道:“论功夫,威震百里在鬼阎罗之上,但此战究竟谁胜谁负,却还不一定。”

    凌天放也觉得威震百里叶德豪稳胜无疑,听白秋水这样说,微感诧异,连忙问道:“白兄为何这样说?”于飞也在一旁纳闷道:“难道说武功高的还打不过武功低的?”

    <!--作者有话说-->

    <!--0116增加踩顶按钮-->

    &nnsp;

    0

    0

    <!--0116增加踩顶按钮end-->

    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