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回:威震震百里,铁棒伏鬼罗(1)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凌天放带着于飞,与蓝堇儿一同出了客栈,三人便一路赶回会场。一路之上,蓝堇儿笑语不断,于飞也是一句句堇儿姐姐地叫得她心情大好,还抽空买了一包桂花松子糖带给红衣女杨红菱。

    三人回到会场时,时间已过去了大半个时辰。凌天放和于飞索性跟那华安鹏和秦氏兄弟打个招呼,搬过来与五毒教拼了一桌。华安鹏几人本来与他二人聊得甚是投机,但一听说是过去与五毒教同坐,都是连连摆手,坚决不去,凌天放和于飞也只好自己前去。

    这时会场上格局又与凌天放三人走时大不相同,凉亭上那王总兵已然不见,只有一名中年汉子与一名老者正在捉对厮杀。而凉亭的下两层中,原本只有坐席而没有宾客,此时却稀稀拉拉地各坐了二三十人。广场上倒是空出了不少位置,凌天放和于飞索性搬了一张桌子到五毒教的旁边,邻桌观看。

    等凌天放三人重新坐好,那金甲巨人旁边的中年儒生便搬座椅挪了过来,陪着凌天放和于飞两人。自我介绍叫做白秋水,人称玉笔文曲。与那金甲巨人巨灵神官铁远山是知交好友。三人互通姓名之后,那玉笔文曲白秋水便滔滔不绝地向三人介绍起他们走后的情形。原来这凉亭上的摆放便是按照百派英雄大会的门派规则而设,顶层唐王和仇行云、少林大智、武当玉阳子、皇极门朱能所坐的那一排席位,是为护国八派所设的坐席。而第二层的坐席,则是天罡三十六派的坐席,第三层是地煞七十二派。

    不但如此,这天罡、地煞门派之中还有座次之分。各个门派的设置却不是推选,而是比武决出。每一派的掌门高手,自己觉自己够格哪个档次的门派,便对号入座。其他门派若是觉得有信心,便上去挑战,挑战获胜者便留在座中。凉亭上的广场中一共划出了四块场地,供各门派比武之用。为防止车轮战,还规定了每人在一场之后,可以休息一炷香的时间。但若是觉得自己不用休息,也可以接受连续挑战。

    这玉笔文曲白秋水的口才甚好,说得明明白白。凌天放和于飞听完,心中略略有底。于飞在旁边嘻嘻一笑道:“照这么看,那不是上去得越晚,越占便宜?不是比试三天吗?我索性回去养两天的精神,到了第三天上,再找个最弱的踢走,岂不是好?”

    玉笔文曲白秋水笑道:“于兄弟果然精明,不过像这样想的,只怕不少。所以这场中到现在也只不过交手了三对而已。而且除非比武比得两败俱伤,否则的话,越到后面,留在场中的人便越是武艺高强。趁着现在无人竞争,先上去占个空位,其实也是不错的事。”

    两人正说着,台上已经分出了胜负,那中年汉子卖个破绽,将老者一脚踢倒在地,爬不起身,已是胜了。老者刚摔倒在地,台下忽然跃上一人,手指着中年汉子破口大骂:“姓廖的,你敢伤我爹爹,老子跟你拼命。”说着便一个纵身,挥拳打向中年汉子。

    中年汉子闪身躲开,喝道:“陈彪,你小子听得懂人话不?一场打完,至少等一炷香的时间。老子现在不想跟你打,你想给你老子报仇,先上一炷香去,香烧光了再上来。他妈的,不赶紧带你老子去治伤,却来跟老子夹杂不清。”

    那叫陈彪的还想上前,却被场边的几名护卫拦住,无奈之下,只好将老者抱下广场,到一旁上药疗伤去了。

    这时凌天放和于飞向台上看去,只见护国八派的位置上,已经坐了六人。除了少林大智方丈,武当玉阳子道长,皇极门朱能之外,又有一名年约五旬的女尼姑,一名花白胡须的老者和一名中年男子坐了上去。

    于飞向着台上一指,问向白秋水道:“那台上护国八门里面,新坐上去的几个是谁?”白秋水讶然道:“这几位你都不认得啊。我来说给你听听吧,那个师太,是峨眉派的铁剑师太,性情暴烈如火,在江湖上若是遇到了她呀,没事的话最好绕着走,免得惹祸上身。他旁边花白胡子的那个,是昆仑掌门,一剑无影冯璇机,据说剑法之高,只有武当玉阳子能与之相比。最边上那个中年男子,是点苍掌门,云横雪岭古翔天。点苍剑法以快著称,但这古翔天的剑法却独树一帜,除了快之外,还奇幻如云雾,令人难以捉摸。”

    白秋水提到点苍派掌门古翔天,于飞突然想起一人,连忙问道:“我听说点苍派有个什么点苍一剑傅剑峰,白大哥你可曾听过?”白秋水一听,连连点头:“对,这个点苍一剑傅剑峰据说就是这云横雪岭古翔天的嫡传弟子,听说很受他师父器重。于兄弟认得这人?”

    于飞想起那傅剑峰被凌天放和自己气得七窍生烟的情形,嘿嘿一笑,答道:“有过一面之缘,所以随口问问,嘿嘿,嘿嘿。”白秋水虽见他神情古怪,但两人初次见面,也不好深究,便将话题岔向别处。

    凌天放和于飞、白秋水三人正聊着在,忽然听到场中一声怪叫传来。三人连忙抬头看去,只见一个黑影从门口一路冲入,离凉亭还有两丈之遥,突然拔地而起,一跃跳上凉亭的第一层。黑影毫不停留,单足在凉亭边缘的栏杆上一点,又翻身跃上第二层,依旧在护栏上单足借力,整个身体凌空高高跃起,在空中一个翻转,轻飘飘落在场中。这人从跃起离地之时便怪笑连连,一直到落地时还在桀桀狂笑。一边笑着,一边双手环抱于胸,面向着唐王、仇行云等人。

    这人刚一站定,便惹得场下众人一阵喧哗。突然一条大汉站起身形,向着台上大喝道:“鬼阎罗,你竟然敢来这英雄大会!”那被他称为鬼阎罗的黑影又是桀桀怪笑几声,尖声答道:“你熊老七来得,偏偏我就来不得?只许你熊老七求官,不许鬼阎罗求爵。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况且,鬼阎罗来都来了,你又能拿我怎样啊?”

    凌天放和于飞都不认得这鬼阎罗,于飞嘿嘿一笑,说道:“这鬼阎罗的名字,一听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够狂,对于小爷的胃口。”白秋水听得微微一笑,向着两人说道:“你道这鬼阎罗是什么人?这人可不简单,他是横行河南河北的独行大盗,武艺高强,而且为人阴狠。听说有一次劫镖,被对方的镖头砍了一刀。他取胜之后,竟然将那镖头的心脏挖出来生吃掉了,你说这人是不是省油的灯。而且此人杀人如麻,白道高手曾几次聚众想要捉他,却死伤颇多。听说最近不慎落网,不知怎么又跑来了这里。”

    凌天放和于飞一听这鬼阎罗竟然生吃人心,都是一惊,连忙看向台上。只见那鬼阎罗似乎三十上下,一身黑衣,高瘦挺拔,除了一身桀骜之气,还真看不出是个生吃人心的主。

    鬼阎罗一番话直说得那熊老七暴跳如雷,在场下破口大骂,但这熊老七似乎又真不是鬼阎罗的对手,只是站在台下大骂,却不敢上台动手。鬼阎罗也不理熊老七,只向着唐王等人一拱手,开口问道:“请问几位大人,在下听说这百派英雄大会,只要是来了,又能坐稳位子,便有武进士的功名,不知是也不是?”这鬼阎罗生意尖细刺耳,听得凌天放等人都只想捂住耳朵。

    台上的仇行云和王总兵还未开口,台下又站起一人,高声喝道:“邪魔外道,也敢妄求功名,痴心妄想!”鬼阎罗冷哼了一声,转头向着台下说道:“叶镇北,你说我是邪魔外道。我看啊,只怕在朝廷眼中,你这所谓的武林白道,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照样只不过是一群不法之徒罢了。”

    鬼阎罗刚刚说完,台上的王总兵已站了出来,高声道:“这位英雄,按朝廷的规定,此次百派英雄大会,人人皆可参加,只要能在大会中入籍获胜,前事一概不论,依大会规定赐功名封赏。”

    鬼阎罗一听,桀桀一阵怪笑,高声道:“果然如此,不枉我越狱来此,既然这样,就让我鬼罗派的门主先占一个天罡派的位置吧。”说着,身形高高跃起,在场边白玉石栏上轻轻一点,身形便落在凉亭第二层的一张坐席之中,稳稳坐定。

    凌天放听台上王总兵这样说,顿时眉头紧皱,冷哼一声道:“按这王总兵的说法,这百派英雄大会岂不是成了洗白大会。各路魑魅魍魉只要混了进来,便可以洗脱前罪,获得官准,然后再公然横行?”

    凌天放这样想,台下许多有识之士也都想到了这点,众人又见到鬼阎罗公然坐上天罡派的席位,顿时一阵大乱,许多人都颇为不忿,但真正站出来上台找鬼阎罗麻烦的,却一个都没有。鬼阎罗一见,得意非常,拿起筷子,一边自斟自饮,一边向着场下指指点点地笑骂着什么。

    场中众人正在议论纷纷之时,忽然一阵哭声传来:“我那苦命的聂兄弟啊,你死得好惨啊。阴间路不平,你慢慢走,待愚兄给你垫路铺街,送你一程啊。”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高瘦汉子,穿得犹如黑无常鬼一般,浑身穿黑挂皂,头上顶着一定尖尖高帽,手中还提着一根哭丧棒,一边走,一边四处撒着纸钱,一路向着凉亭走去。

    一见这人,白秋水顿时哈哈大笑:“好,好,好,这人一来,那鬼阎罗有难了。”

    <!--作者有话说-->

    <!--0116增加踩顶按钮-->

    &nnsp;

    0

    0

    <!--0116增加踩顶按钮end-->

    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