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回:圣使施妙手,玲珑妒意生(1)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台下突然有人出语嘲讽皇极门,话还没说完,台上的朱能已经听得大吼一声,站起身来,向着下面怒目而视。那人却毫无退让之意,大喝道:“怎么,想动手吗?来来来,怕了的是这个。”说着,伸手向着朱能比出一个乌龟爬的手势。

    朱能一见,更是怒火攻心,哇哇大叫着就要冲出。他身边正坐着马王神仇行云,仇行云一见,连忙一伸手拦住朱能,低声道:“朱兄勿怒,待我去处理。”

    拦住了朱能,仇行云从座椅上一跃而起,展开八步赶蝉的轻功,在空中凌空两个转折,轻飘飘地掠过凉亭,在另一侧王总兵的身边落了下来。他这一手功夫显露出来,场下顿时一阵喝彩声如雷响起。

    仇行云向着周围抱拳道:“诸位,方才诸位也都听到了,那皇极门掌门朱锦,正是在下的上司。本来呢,不应该由在下来说这话,但是,时势所迫,仇某不得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了。在下和刚才朱能兄的武功,诸位都看到了,大将军朱锦朱副厂督的功夫,实在高出兄弟太多,当真是高山仰止,米珠之光不能与明月争辉。当然了,方才那位兄弟说的也对,门派的威望影响,绝不只是掌门人武功高低而已。但掌门人的武功高低,却也绝不容小视,恕在下举贤不避亲,仇某以为,在武功上,朱锦朱掌门绝对当得起三大之列。”

    仇行云说到这里,场下顿时一片嗡嗡的议论之声响起,都是不满不忿的声音。仇行云也不在意,径自接着说道:“当然,除了掌门人的武功之外,门派的威望、声誉、影响力都要考虑。‘皇极门’创派不久,知者不多,这是事实。但是,若是以旧日功劳影响定英雄的话,咱们这百派英雄大会也不必开了,只要找武林耋宿,按门派创建先后,排个顺序就够了。那样的话,对于在座的许多新晋的门派和英雄来说,岂非也不公平的紧吗?虽说在下看好‘皇极门’的发展,但这三大门派毕竟只是推举,等会才是真正的比试,若是没本事没声望,这位子就算给了你,你也坐不稳是不是。所以我说,在座的各位英雄,咱们不如拭目以待,等一会你们若是觉得不满,只管比试夺位就是。诸位意下如何呢?”

    仇行云一通话说完,场中虽仍有不少议论之声,却已小了许多。倒有不少人喊着:“那要怎么比试夺位,赶紧说出来吧。”仇行云微微一笑,高声道:“这个,在下就不越俎代庖了,还是由王总兵给大家介绍。”说罢,又是腾身而起,刻意卖弄轻功,在空中几个转折换气,这才轻飘飘地落回座位之中。

    王总兵等仇行云坐定,这才接着念道:“本次百派英雄大会,共选出七十二地煞门派,三十六天罡门派,还要选出护国八派。其中,七十二地煞门派赐同进士出身,三十六天罡门派赐进士出身,天罡派的前五名与方才的三大门派合称护国八派,赐进士及第,袭爵三等轻车尉。”

    他说到这里,下面场中都是一阵哗然。凌天放旁边的秦氏兄弟哼了一声道:“什么进士不进士的,能当吃还是能当喝,有什么用。再说了,咱们一介江湖人士,做了朝廷的鹰犬,那还成什么话。”

    华安鹏却是满脸激动艳羡之色,一听秦氏兄弟如此说,将脸一沉,正色道:“二位秦家小兄弟,恕在下倚老卖个老。这谋取功名,混个封妻荫子,才是正途,否则的话,成日里在江湖上砍砍杀杀的,何时是个头,而且,将来就算是金盆洗手,也始终只是一介白丁,哪有这样光宗耀祖。这朝廷这次竟然连进士及第和世袭爵位都拿了出来,看来是下了血本啊。这样的机会,只怕一辈子都不一定能遇得上一次呢。”

    不止是凌天放他们这桌,整个场中,到处都是议论之声,有激动不已的,也有嗤之以鼻的,还有无动于衷的。形形**,各式各样。王总兵也不管场中的议论,自顾自地接着念道:“除此之外,凡参加本次百派英雄大会者,都赐武举人身份,在官府入籍。门派为官准门派。有事未能参加本次大会的,会后三个月内,向当地门派登记入籍者,可以封为官准门派。若是逾期不入籍者,一律定为非法门派。”

    这话一经说出,整个场中顿时一片骚动。于飞愕然道:“官准门派与非法门派,这朝廷是想给门派也登记造册么?竟然搞这种把戏。”华安鹏却只听到参加者都赐武举人身份,这时满脑子都是功名,激动得不能自持,连连说道:“我也有功名了?我也有功名了?哈哈,我也有功名了啊。”

    场中有人却突然站起,打断王总兵的说话,发问道:“请问王总兵,这个非法门派是什么意思?”王总兵被问得一怔,捧起卷轴,看了又看,却只答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了,这上面只说定为非法门派,至于会怎样,就没有说了。”

    那人哼了一声道:“就是说,若是登记入籍,就要受朝廷册封,听朝廷派遣;不向朝廷登记入籍,朝廷就要派兵剿灭,是这个意思吗?”

    王总兵连连摆手道:“这个没有说,我也不知道。”那人一听,转向众人,高声道:“诸位,朝廷这明明是要把我等都变成他的鹰犬,为他所用,这是要用宋江打方腊的主意啊。”

    他话刚说到这里,忽然觉得肩头一沉,被人拍了一掌。这人本身武功不弱,竟然在毫无察觉之下被人拍在了肩头,顿时心中一惊,连忙沉肩反打,哪知肩膀刚刚一沉,那只大手顺势压下,顿时分毫都动弹不得了。这人心中大骇,连忙回头一看,正是那东厂三厂督,马王神仇行云,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背后。

    仇行云虽是暗中按住了这人,却是满脸笑容,仿佛在与老友勾肩搭背地亲热一般。同时高声说道:“玉锦书生果然见识不凡。”那被称作玉锦书生的人见这仇行云一口便叫出了自己的绰号,心中暗暗称奇,刚想张口说话,却突然觉得肩头一股真气涌入,喉头顿时堵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直涨得满脸通红。

    仇行云制得玉锦书生不能说话,自己却朗声大笑道:“玉锦书生想得虽多,可惜却是多虑了。朝廷此次确有封爵,也广赐功名,但这些功名却均是有衔无职,也就是说,众位掌门照样是自由之身。当然,若是有哪位掌门想为朝廷效力,自然欢迎,领了官职,当然要听受差遣。但若是不愿受到拘束,不当官就是了,朝廷岂有强求之理?”

    马王神仇行云见自己一番话说得场中众人都是连连点头,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至于说登记入籍的问题,只是便于管理。诸位,莫说门派,就是一介平民,不也要登记入籍吗?不入籍的,不都是非法吗?诸位又几时见过朝廷因为平民百姓未入籍而强行剿杀呢?所以我说,玉锦书生你是太过虑了。”

    仇行云一番话说话,放开玉锦书生,身形一纵,两个起落,又回到座中,一边走,一边凌空向着场下众人抱拳道:“朝廷的诚意,仇某人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何去何从,任诸位取舍,朝廷绝不勉强。”

    这几句话说下来,果然起了作用,场中众人的议论顿时小了许多,虽然凌天放等人总觉得其中哪里不对劲,一时间却又想不到关键所在。更多的人更是已经开始讨论起得了功名之后如何光宗耀祖的事了。王总兵见场中众人再无异议,便连忙再次举起卷轴,继续念了起来:“此次百派英雄大会会期三天,护国、天罡、地煞诸派的选拔方式以较技为准。”

    他刚说到这里,场下又有人高声喊道:“较技?较什么技?说清楚啊。”这人话音没落,旁边又响起一个声音:“当然是比武了,咱们都是武林中人,不比武难道比吃饭吟诗不成?”旁边又有人凑趣道:“吟诗老子是没那本事,谁想比吃饭,老子奉陪到底。”于飞听得好笑,也凑趣高声喊道:“比吃饭的若是拿了状元,是不是该叫饭桶状元?”

    王总兵见场下尽是嘻嘻哈哈,连忙高声喊道:“诸位,诸位,待在下把规则说完,你们再议论不迟。”场下又有人接道:“那你倒是快说啊,磨磨蹭蹭的等什么呢,新姑娘出嫁,害羞吗?”

    这王总兵似乎脾气甚好,听了并不着恼,缺也不争论,将手中卷轴一举,又高声念道:“比武较技,可以使用兵器、拳脚、暗器,点到即止,只分胜败,不决生死。”他话音未落,便听到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响起:“那毒药能不能用呢?人家可只会用毒哦。”

    <!--作者有话说-->

    <!--0116增加踩顶按钮-->

    &nnsp;

    0

    0

    <!--0116增加踩顶按钮end-->

    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