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回:英雄金堂聚,皇极鼎甲争(3)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王总兵也不看台下,自顾自地高声继续念着手中的卷轴:“有请少林方丈大智禅师入座。”随着他的话音,台下响起一声佛号,只见一个高大和尚缓步走上高台。华安鹏一听第一个说的是少林派,将手中筷子放下,点了点头向着众人道:“天下武功出少林,这少林派向来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这倒是算得上三大门派。”

    凌天放和于飞都没见过少林大智禅师,连忙抬头向着台上看去,只见大智禅师身形高大匀称,须发皆白,穿着一领大红袈裟,手中没拿禅杖,只捏着一串佛珠,在台上一站,果然是宝相庄严,一望而令人心生敬意。

    于飞看着台上,一吐舌头,笑道:“这哪里是少林方丈,我看是活佛下凡了嘛。”华安鹏仿佛百事通一样,一听于飞这样说,连忙介绍道:“这少林大智禅师可了不起,据说精研佛法武功。不但佛法精湛,而且武功也算得上是少林第一高手,一身金钟罩的功夫已经练得炉火纯青。而且大慈大悲,在江湖上和民间都极受尊重。许多百姓都称他是活佛转世呢。”

    于飞一边听他介绍,一边扳着手指数着:“大慈大悲,大智大勇,嘿嘿,我看这大智禅师干脆改了名字,叫做大慈大悲大智大勇功德无量佛算了。”凌天放皱眉道,“不要开大师的玩笑。”于飞嘻嘻一笑,做个鬼脸,从盘中夹起一个肉丸丢入口中,笑道:“我多吃菜,少说话,行了吧。”

    华安鹏笑道:“不过这位小兄弟,你刚才所说的,大慈大悲大智大勇,正是少林派现在大字辈的四名高僧。那大慈大悲禅师是大智方丈的师兄,大勇却是他的师弟。”

    于飞听得一愣,笑着说道:“哈哈,没想到我这随便一猜都能猜中,帮主,我看我可以去摆摊算命去了。”

    凌天放也不理于飞,自顾自地看着台上。这时大智方丈已经向唐王和那马王神仇行云施礼完毕,入席就坐了,正坐在唐王的下首。

    王总兵站在台上,见大智方丈入席坐好,这才又高声念道:“有请武当掌门玉阳子道长入席。”

    华安鹏见桌边几人一听王总兵说完,便都齐齐地转眼看向自己,眼带询问,已经将他当成了问事处一般。他也不推辞,放下筷子,手中酒杯凑到嘴边喝了一口,介绍道:“少林武当齐名,少林当得三大门派,这武当派也是实至名归。至于这玉阳子道长,据说也是武当派中少有的高手,一手柔云剑已经练至化境,听说已可算当世剑法第一人。当然,武当派人多势众,又当真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冒着与武当全派为敌的风险去找武当掌门比试剑法?而且武当派与少林派不同,这玉阳子道长据说还有六位师叔师伯,不知道这玉阳子道长的剑法能不能胜过六位长老。另外,玉阳子道长武功虽高,但为人谦退隐忍,在武林中的名头,不及大智禅师响亮。但少林武当并为当世两大门派,却是名符其实。”

    听华安鹏说到这里,凌天放几人都抬头向着台上看去,只见这玉阳子道长看上去不过四十上下,须眉都是乌黑,面色白净,腰中悬着长剑,仙风道骨,颇有吕洞宾超凡出尘的风采。

    凌天放却突然想起一事,向着华安鹏问道:“华老爷子,你说这少林武当可以算是两大门派,那又有哪个门派能跟这两派相提并论,算得上第三大门派呢?”不光是凌天放,其他众人也都议论纷纷,在心中暗猜着这第三大门派会是哪门哪派。

    华安鹏也微微皱起了眉头,低声嘀咕着:“江湖上大派众多,什么昆仑、峨眉、点苍、华山都是名门大派,也有如藏剑山庄、白马山庄之类的武林名门。但若与少林武当相比,都要差了那么一点。”

    于飞在一旁又夹了一个肉丸,用筷子夹着上下晃动把玩着说道:“我倒是知道一个门派,能够和这少林武当相比。不知几位你们觉得怎样?”秦氏兄弟连忙问道:“哦?于兄弟你说的是哪一派?峨眉?昆仑?白马山庄?”

    他兄弟二人说一个名字,于飞便摇一次头,直把两人急得抓耳挠腮,这才摇头晃脑地说道:“一门朝万岁。万岁门诸位听过没有?”于飞这“万岁门”三个字刚一说出,周围几桌人都齐刷刷地将目光转了过来,紧盯着他。

    于飞被众人盯得心中发毛,连忙问道:“怎么?我说错什么了?”华安鹏在一旁连忙又是左瞧右看,又是摆手摇头道:“小兄弟,这个不能提啊。”说着,压低声音道:“万岁门虽说近来名声极大,若是当真比势力名气,只怕少林武当还当真要输他一筹。可这万岁门毕竟不是什么正派,而且最近崛起太快,招了众人的忌讳啊。”

    于飞听他说得郑重,将嘴一撇,皱眉道:“又不是天王老子,还说不得了?”正说着,台上那王总兵又开了腔。他这次一张口,整个场中全都变得鸦雀无声,众人都想知道,这能跟少林武当齐名的第三个门派究竟是哪一家。

    王总兵手捧着卷轴,高声喊道:“有请皇极门代掌门云骑尉朱能入席。”说到这里,又向着台下解释道:“皇极门掌门朱锦有事不能到场,由代掌门朱能代为出席。”

    一听到“皇极门”,场中众人都是一愣,接着便想起一阵阵的喧哗讨论之声。凌天放和于飞都望向华安鹏,一脸探询之色。华安鹏却也是眉头大皱,向着几人摇头道:“这个什么‘皇极门’,老夫也是第一次听说,不知是什么来头。但他说皇极门的掌门叫朱锦?我听说,这人好像是当今皇上的表兄啊。”

    凌天放和于飞还有那秦氏兄弟一听说这皇极门的掌门竟然是皇上的表兄,都是一愣。于飞嘻嘻一笑道:“这就难怪这个‘皇极门’能够位列三大门派了,只是皇上的表兄干嘛要弄这么个门派?难道这皇上也想试试当武林人的滋味,跟表兄弄了这么个门派来玩过家家不成?”

    他们自顾自的讨论,场中的众人几乎都没听过“皇极门”这个门派,当时就有人喊了出来:“什么‘皇极门’这是哪里冒出来的门派,听都没听说过,凭什么跟少林武当并称?让那个什么朱锦还是朱能出来,老子要瞧瞧他是个什么东西。”

    那朱能见过唐王之后,正准备入席,忽然听到台下有人点名道姓地喊他,顿时勃然大怒,转身大踏步来到台前,往王总兵身旁一站。凌天放抬眼看去,只见这朱能五大三粗,神情彪悍,一脸的横肉,站在台上便如同一个石墩子相似。朱能站到台前,也不说话,突然吐气扬声,一拳打在台边的一根旗杆之上。他这一拳打出,碗口粗的旗杆竟被整根打成了碎屑,唰唰地散落下来。

    华安鹏一见,惊得脸色发白,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这才回过神来,向着众人环视一圈,探着头低声道:“好家伙,这个什么朱能,这一拳可了得了。用拳力震断这么一根旗杆,虽说也算是好本事了,但也委实不难。但这个人竟然能一拳将旗杆从上到下震成碎屑,这分内力,这种发劲的本事,着实是第一流的拳法啊。”

    那朱能一拳震碎了旗杆,瓮声瓮气地向着台下场中大喝一声:“小子,我朱能就在这里,你好好瞧瞧。还有,我朱锦大哥的本事胜我十倍,你看配不配跟少林武当并称?”

    场下众人本在吃惊于朱能的这一拳之威,但听了他这一番略带挑衅的话语,却顿时炸了窝,场下一桌桌纷纷叫骂起来:“小子,你狂什么,有点本事了不起啊。比你本事高的有的是。”“小子,有本事跟爷过两招再说。”“打旗杆算什么能耐,你能打中小爷,算你的本事。”朱能却毫不示弱,将眼睛一瞪,便要与场下对骂。

    那王总兵连忙打起了圆场,一边抱住朱能,一边向着台下高声叫道:“诸位,稍安勿躁,让在下线把话说完。”他说到这里,推着朱能走向台后的坐席,这才又转过身来,向着场下众人高声喊道:“诸位,我知道在座的各位大多没听过‘皇极派’之名。就让我先来解释解释。”

    说到这里,王总兵顿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当今皇上的表兄,威武大将军朱锦锦衣卫指挥使,东厂副厂督,自幼好武,自创无上皇极拳,建成了皇极门。大将军大人说了,不敢与少林武当这种武林泰山北斗比肩,只是忝列其中,凑数而已。”

    他话还没说完,于飞已经哧地一声笑了起来:“乖乖,这个什么朱锦的派头好大,这么多的头衔。而且,他应该不是太监吧,居然也跑到东厂里面去了?这可真有点意思了。”于飞只是低声议论,场中却已经有人高声喊了起来:“你这什么破皇极门既然有自知之明,知道不能比肩,也就别凑数了,乖乖滚出去,变成两大门派,岂不是更好。”

    &nnsp;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