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回:酒店逢怪客,奇侠说武经(1)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凌天放和于飞二人也都是精明干练之人,可都是初到南京,人地两生。一上午的时间,赌坊酒家走得不少,却只打听到一些不相干的消息人事,竟没有一条有用的讯息。时近中午,一点头绪也没有。

    凌天放看看天色近午,于飞又不住地盯着路过的酒店大念招牌上的菜名,知道这小子是饿了。又路过一家酒店时,凌天放一见于飞又盯着酒店门口的招牌,不等他张嘴,便抢先道:“快中午了,我肚子也有些饿了,咱们去吃些东西再找不迟。”

    于飞一听,大喜道:“这就对了,我这肚子,早就跟我抱怨了,咱们赶紧的,正好趁着跟这家酒店有缘,就赶紧进去填填肚子,祭一祭我的五谷庙。”说着,转身便往酒店里走。

    于飞和凌天放刚抬步踏上酒店台阶,却忽然见酒店中涌出几个大汉,大汉手中还揪着手脚地提着一个人。这几个大汉刚一走出店门,就将手中提着这人向着台阶下面一丢。那人顿时顺着台阶骨碌碌地滚了下来。那人被扔出来得甚急,险些砸到正往台阶上走的凌天放和于飞。那几名大汉丢下这人,理也不理,径自扭头回了店中。

    那人被那几名大汉从酒店中丢出,顿时摔得满身泥水,一时间倒在雨地里一动不动,竟似乎是被摔得爬不起来了一样。凌天放和于飞一见,心中暗暗担心,于飞嘀咕道:“这人该不会被摔死了吧。”

    凌天放与于飞想得一样,连忙和于飞一同走向地上那人,想查看一下那人还有没有气息。哪知两人离这人还有四尺多远,那人却突然坐了起来,接着又一翻身,站了起来,只是脚步踉踉跄跄,一副酒醉模样。

    这人一站起来,凌天放和于飞都是一愣。这醉汉模样的人头上挽着牛角发髻,一身破旧的道袍满是污渍油腻,现下更是浸满泥水,脸上也满是污垢。但仔细一看,赫然便是两人曾在山西杏花村所遇到过的那嗜酒如命的邋遢道人。

    凌天放和于飞对视一眼,都认出这道人,连忙想要上前扶住这邋遢道人。两人刚刚抬腿,却见那道士踉踉跄跄地走了起来,一边走,一边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小的酒葫芦,凑到大张着的嘴边,摇晃着酒葫芦,向着嘴中倒着。只是这时大雨滂沱,他喝入口中的,只怕有九成倒是天上的雨水。

    邋遢道士似乎全无知觉,一边倒,一边兀自喊着:“好,好酒,好酒,痛快,痛快。”他一边对着嘴摇晃着酒葫芦,一边跌跌撞撞地向前行走。走了几步,突然天上一道闪电划过,接着轰雷滚滚,震得仿佛大地也在震动一般。

    邋遢道士原本正浑浑噩噩地蹒跚而行,这道闪电刚一划过,他却突然将手中葫芦高高举过头顶,仰天大呼道:“暴雨洗纤尘,紫电耀华宇,下得好,下得好啊。”虽是在暴雨之中,邋遢道士的声音却透过雨声雷音,听得清清楚楚。只是道士刚刚说罢,突然脚下一滑,一跤摔倒在地上,滚得满头满脸都是泥水。

    凌天放一见这邋遢道士的惨状,心中微微不忍,摇了摇头,追在后面向着邋遢道士喊道:“这位前辈,这位前辈。”凌天放在后面喊,那邋遢道士却充耳不闻,自顾自地踉跄前行,便如听不到一般。

    于飞一见,心生一计。他向着凌天放摆了摆手,示意要他先不要喊这邋遢道人,自己却将手在嘴边拢了个喇叭形状,向着道人高声喊道:“那邋遢道士,你要不要喝酒?”邋遢道士原本正在摇摇摆摆地向前行走,一听于飞的喊话,就仿佛被点中了穴道一样,立刻转回身来,向着于飞喊道:“哪里有酒,哪里有酒?快给我酒,快给我,快给我酒。”

    于飞向着凌天放嘿嘿一笑,又转头对着邋遢道士喊道:“跟我走,就有酒喝。”邋遢道士一听,果然毫不迟疑,跟着于飞便走。

    一见邋遢道士向着自己走来,于飞却犯了愁,连忙苦着脸转向凌天放,问道:“帮主,这怎么办?咱们带他去哪里?”

    凌天放微微沉吟片刻,这才说道:“带他去酒店的话,只怕他又赖在酒店不走,先带他回客栈,再作计较。”

    于飞一听,皱眉道:“你说的啊,带回去了,你招呼他啊。”说着,又嘀咕道,“这一身水一身泥的。”

    凌天放叹一口气:“这道士也是一个江湖异人,不知经历了什么,落得这般景象,着实可怜。咱们毕竟是武林一脉,能帮,就帮帮他吧。”

    于飞嘿嘿一笑:“知道咱们帮主向来好心,只是这道士带回去了,你可得好好想好要怎么处置啊。”

    凌天放笑道:“那有什么难的,咱们实在招架不住,就带他出来买酒喝,只要有酒,你觉得他还愿意赖在咱们的客栈里面吗?”

    于飞一听,点头道:“也有道理,那就这么着吧,谁让你是帮主呢,听你的。”说罢,又向着邋遢道士喊道:“要喝酒就跟我走啊,跟紧跟紧。”

    两人就这么一路上带着邋遢道士回到了客栈。刚到门口,店小二就又迎了上来,捏着鼻子,指着邋遢道士,满脸不豫之色。于飞一见,还不等店小二开口,一翻手,塞了一块碎银子到小二手中,说道:“小二哥,你辛苦了,这么大的雨还特意出来接我们,这块银子给你买点茶喝。”

    那店小二突然觉得一个小小的硬物塞入手中,接过低头来一看,立刻满脸堆笑道:“是凌爷和于爷回来了啊。这么大的雨您二位还出门那,这位是您二位的朋友吧,要洗澡水吧,我这就去给您把洗澡水打来。”说着,转身离开。

    于飞嘿嘿一笑,和凌天放两人带着邋遢道士来到所住的房间前。还没走到,却猛然看到玲珑正站在房门口,双手托腮,蹲在那里。原来玲珑早上跟两人闹了半天的脾气,正等着两人继续哄她,哪知门外却突然没有了声息,再打开门一看,哪里还有两人的踪影。

    玲珑本来心中暗暗生气,可过了一个多时辰,却又开始担心起两人来,便赶到两人的房间去看,偏偏一个人也不在,玲珑想走,却又有些舍不得,正蹲在门口想着心事,却被两人撞个正着。

    玲珑一见凌天放和于飞回来,顿时火气又冒了了起来,刚要发作斥骂两人,却猛然发现不见了万里云,又看了到两人身后的邋遢道士。玲珑一见这情形,顿时一呆,张口结舌地不知从何问起才好。

    于飞一见玲珑张口结舌的样子,连忙向着她喊道:“说来话长,慢慢再跟你解释,先把这邋遢的牛鼻子弄进去洗干净了再说。”

    玲珑一听,也顾不上再问了,连忙帮着两人打开房门,将邋遢道士引人房内。

    刚一进门,那邋遢道士惺忪的醉眼便顿时一亮,他鼻翼微动,深吸一口气,嘴里念叨着:“三十年的陈绍状元红,好,好。”一边说,一边身形晃动。

    凌天放和于飞只觉身边微微一阵轻风拂过,邋遢道士已然到了屋内,两只手一手一坛,将万里云昨日才收的两坛状元红绍酒提了起来。身法之快,连凌天放也没有看出这邋遢道士是怎样动作的。

    凌天放和于飞两人还没反应过来,邋遢道士已经将两坛酒提到了桌边,顺手拍开一坛,顿时满屋酒香四溢。邋遢道士眯着眼睛,深深地闻了一口,赞道:“好酒。”提起坛子就准备往嘴里倒。他坛子刚刚提起,忽然听见一声清脆的女声:“住手。”

    邋遢道士听得微微一愣,放下酒坛,抬眼看去。只见玲珑双手插腰,一双大眼睛瞪得溜圆,正冲着道士大喊:“你个臭道士脏道士,你在外面怎么喝酒我不管,你现在想喝酒,就赶紧给我先去把你这一身的跳蚤虱子污泥酒渍洗干净再进来,免得脏了屋子。”

    邋遢道士被玲珑训得一愣一愣,无奈之下,将酒坛放回桌上,求援似地望向凌天放和于飞两人。凌天放和于飞偷眼看看大发雷霆的玲珑,撇了撇嘴,向着邋遢道士做个“爱莫能助”的手势,摇了摇头,都躲到了一边。

    道士一见凌天放和于飞都躲了开去,无奈之下,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含含混混地向着玲珑说道:“我说姑娘,这皮囊肉相,本是虚妄,干净也好,肮脏也好……”

    他话还只说了个开头,玲珑两眼一瞪,又是劈头盖脸地一通臭骂:“我管你什么肉相,什么虚妄,你要想在本姑娘的屋子里面喝酒,就赶紧给我滚出去洗干净。不对,你就是不喝酒,也得给本姑娘滚出去洗干净。”

    玲珑骂了几句,见邋遢道士被自己骂得愣在那里一动不动,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顺手提起门边的扫把,扬手向着邋遢道士拍去,便拍便喊:“你还愣着不动,你是打算把你那一身的跳蚤放得满屋都是才肯罢休是不是?”

    <!--作者有话说-->

    <!--0116增加踩顶按钮-->

    &nnsp;

    0

    0

    <!--0116增加踩顶按钮end-->

    f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