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二小追凶顽,罗网吊于飞(1)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听到“火云刀法”四字,万里云微微“噫”了一声,却不说话,只静静的继续在凌天放身旁跟随帆船。

    凌天放一听,心中咯噔一下,这洞庭二叟果然还是为了凌义之事。他虽不知这两人与凌义究竟有何关系,但见他们人品如此卑劣,行事这般下作,想来不会是什么好人。刚要说话,却见身边的于飞向着自己大打手势。

    其实于飞此举大可不必,以他的功力,就是扯着嗓子喊,船上的洞庭二叟也未必听得清楚。却偏偏要在这夜色之中打什么手势,凌天放看完于飞打的手势,心中会意,向着于飞点一点头。只见于飞突然加快速度,悄无声息地超过了帆船,径自顺流跑了下去。凌天放一见身边的万里云一脸茫然,微微一笑,连忙又向万里云解释一遍。

    凌天放还没解释完,江中的洞庭二叟已等得不耐烦了,钓叟又高声喊道:“姓凌的小子,你不快点答老子,看老子把这小姑娘的脑袋喀嚓一声拧了下来。”凌天放冷冷一笑:“你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必十倍奉还。凌天放一言既出,绝无更改。”

    钓叟一听,勃然大怒,他虽在怒蛟帮被斩断了鱼竿,但总觉得是凌天放借了兵刃之利,又仗着几招像是火云刀法的招式。而他这些年也练了一套专门应付火云刀法的竿技,断然不会再输给凌天放。现在他见凌天放没被吓到,面色一沉,便要发作。忽然听凌天放又接着说道:“在下的武功……”

    渔翁一天凌天放肯开口,连忙止住钓叟,凝神细听。只听凌天放语速不快,但一字一句却说得清清楚楚:“凌某的武功是帮中前辈指点,至于你所说的什么火云刀法,我却不清楚。”他刚说完,钓叟的破锣嗓子便响了起来:“放屁。”

    万里云接得也快:“那个钓鱼的,你要做什么,只管做便是,不用一样样都告诉我,向我请示,我又不是你的长辈。你想放屁,但放无妨,不碍事的。”论起口舌之争,钓叟既吵不过于飞,也不是万里云的对手,直气得肚子几乎要炸了开来。

    渔翁听万里云言语犀利,不想多做纠缠,高声道:“那边的小子,不要逞口舌之利,我自与姓凌的小子说话。”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问道:“你也姓凌,那凌义就是你说的前辈?”却是问向了凌天放。

    凌天放冷冷地说道:“我若是得凌义大侠指点几招,你们这两个宵小狂徒还敢来挑衅么?”渔翁听得默然无语,钓叟却又大叫起来:“便是凌义亲来,老子也不怕他。”他话音刚落,又听万里云的声音响了起来:“渔翁钓叟,你们两个说只要我凌兄弟答你两个问题,便将那小姑娘放回来,现在我凌兄弟不是答完了。你们洞庭二叟说话,算还是不算那?”

    他在这边频频插话,搅得钓叟暴跳如雷,渔翁也是大为光火。渔翁向着万里云喊道:“小子,你别乱插话,我这才只问了一个问题,还有一个。”说罢,又对凌天放说道:“姓凌的,你既然不愿承认,那也罢了,我再问你,那凌义,当真是死了?现在葬在何处?”显然对凌天放的话仍不相信。

    凌天放冷冷说道:“你既然不信我的话,又何必问我?”渔翁被凌天放说得微微一滞,怔了一下,才高声道:“那是我的事,你只管回答便是。”凌天放哈哈大笑:“那我随便告诉你一个去处,哄骗了你,又有何用?”渔翁冷笑一声:“你当老夫是三岁的孩子么,我自然先带了这女娃儿去,验明无误才放人。”

    渔翁话音刚落,万里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凌帮主信义素著,你却信他不过。哎,君子眼中,天下皆是君子,小人眼中,举世无非小人。也难怪你二人信凌帮主不过。”万里云冷嘲热讽,又把钓叟激得大怒:“臭小子,你敢骂我是小人。”万里云一笑:“所谓对号入座,正是如此。看来二位眼中,果然天下皆是小人了。”凌天放见这万里云与自己虽是初识,却是处处维护自己,心中油然而生一阵感激。

    渔翁高声喊道:“小子,不要光耍嘴皮子,你们既然自命君子,就老老实实回答老夫的问题,等老夫找到凌义,定要将他剥皮抽筋。他若是死了,那是他的便宜,老夫也要掘墓鞭尸,才能消我胸中之气。”黑夜之中看不到渔翁的表情,声音听起来咬牙切齿,怨毒无比。渔翁面目狰狞的样子,一想可知。

    凌天放听他说得恶毒,心中一阵狂怒,喝骂道:“老匹夫,你竟如此歹毒。”渔翁见凌天放发怒,反而大喜,哈哈笑道:“臭小子,还说你和凌义那厮没有关系。你若是想要这女娃儿的性命,便乖乖地把凌义的下落告诉老夫。否则的话,嘿嘿,老夫先杀了这女娃儿,再拿住了你,慢慢拷问,总问得出来,嘿嘿嘿嘿。”说到这里,渔翁突然仰天一阵狂笑,笑得如夜枭嘶鸣,夜深人静之时,听得人汗毛倒竖,不寒而栗。

    凌天放冷笑一声,还没来得及开口,一边的万里云又抢先发话了:“二位,你们口口声声说若是凌帮主告诉你们凌义的下落,便放了船上的姑娘。只是我有一事不明,这姑娘究竟在不在船上,有没有被你们拿住我们都不知道。方才钓叟老爷子又说了自己是小人。在下就不得不防着点了。”

    渔翁冷冷地说道:“那你想要怎样?”万里云高声道:“二位老爷子这是明知故问了,山贼绑票还得给人看看肉票是不是完好,二位这一把年纪的,不会什么都不懂吧。”

    钓叟扯着破锣般的嗓子桀桀笑了几声:“你们要看这小妞,好说,看,这不是那女娃儿。”听着钓叟的奸邪笑声,凌天放心头一紧,连忙提气喊道:“玲珑,你在那里吗?”一声之后,江上却毫无半点回应。渔翁森然道:“小子,别喊了,我点了她的昏睡穴,她不会答应你的。”

    万里云一听,在一旁高声道:“渔翁老爷子,听说你眼神了得,能辨水中鱼虾走向,不知是真是假。”渔翁听他突然提起自己得意之处,不禁心中一乐,答道:“不错,你小子不信?”万里云接着道:“非也,只是请问,老爷子你看看我现在哪里,相貌如何?”

    渔翁一听,斥道:“臭小子,你消遣老夫吗?这样的天色,又隔着十余丈的江面,老夫怎么知道你在哪里。”万里云一笑道:“着啊,你渔翁老爷子向来号称眼神了得,你都看不清楚。又让我们看什么?你就是让钓叟老爷子假扮个妙龄少女,我们也不知是真是假啊。”他顿了一下,突然又说道,“当然,那可得要老爷免开尊口才成,否则,一听声音,还以为是在扮黑旋风李逵了。”

    渔翁这才听明白万里云的意思,冷哼了一声,将船只靠向江边。渔翁钓叟号称洞庭二叟,驾船的功夫甚是了得,虽然是夜间行船,仍是稳稳地靠近岸边。他一边驾船,一边嘴里嘱咐钓叟:“拿一盏灯,照着那女娃儿的脸,让他们看看清楚。”钓叟这时还没有拔下肩头所中的飞星钉,正在恼火,听了渔翁的吩咐,一边嘴里兀自骂骂咧咧地,一边用另一只手将玲珑扶着坐起,靠在船舱门口处,又伸手挑起灯笼,凑近玲珑的脸上照亮。

    这时帆船离江边已不到五丈,看来那渔翁也是精心算好了距离,防止凌天放和万里云跃过江水抢人。凌天放和万里云远远看去,只依稀看到是玲珑坐在船上。只是整个人软绵绵地,不知是什么情况。渔翁见钓叟已举起灯笼,便向着岸上喊道:“姓凌的小子,看清楚了吧,我劝你还是老实把那凌义的所在说了出来为好。否则,哼哼……”

    &nnsp;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