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堇花江船上,蝶舞扬子江(3)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凌天放突然听说那小姑娘已死,心中一惊。但他也是聪明伶俐之人,心念一转,便想到了其中关窍,偷眼看了一眼蓝堇儿,仰头长叹一声道:“哎,我那玩伴与我情深似海,她人也聪明漂亮,怎么就这么去了呢,这真是皇天不佑善人。实不相瞒,我那玩伴与我还曾经偷偷海誓山盟,这,这岂不是转眼成空了吗。”他说到这里,竟然捶胸顿足,说得伤心不已。

    蓝堇儿却在一旁看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众人都是一阵纳闷,这凌天放说的是人间惨事,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却见蓝堇儿娇笑嗔骂道:“我以为凌英雄是谦谦君子,没想到也是满口胡言之辈。我跟你几时海誓山盟过了,你倒说说看。况且,”她说到这里,又拖一个长音,才接着说道,“凌英雄的演技也太不高明,若是请你去登台唱戏,只怕要砸了人家的招牌。”说完,又是媚笑连连。

    凌天放一听这蓝堇儿承认了自己便是当年的小姑娘,也顾不上她出言讥嘲,心中暗暗一喜,双手抱拳,正色道:“此事与在下有莫大关联,还望圣使告知。”

    蓝堇儿见他又回复了老气横秋的正经样子,顿感一阵无趣,刚要说话,却突然心念一转,将眉头一皱,脸上似笑非笑地说道:“你问那毒啊,本来我是记得的,只不过,方才比武时,凌英雄的拳招太过凌厉,吓得小女子一时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现在一想,这脑袋呀,就翻江倒海地疼。”她说到这里,将柳眉一颦,纤纤玉手向额头一支,一副头痛难忍的样子。只是她方才一直巧笑嫣然,这时突然摆出一副西子捧心的架势,却另是一番诱人姿态。

    凌天放见她话锋一转,便将责任推到了刚才与自己比武之上,不知这蓝堇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正在纳闷,忽听蓝堇儿又柔声道:“这事跟我又没什么关系,我也没有什么好处,这费脑子去想的事情,不做也罢。哎,这会儿,头疼得又有些厉害了,不如回船上休息去吧。”她说走便走,毫不拖泥带水,才说到去吧,已经展开轻功,双足已然离地。

    凌天放一见蓝堇儿转身要走,心中大急,连忙伸手去拉,手刚伸出,还没碰到蓝堇儿,却听到一阵咯咯娇笑:“凌大英雄莫不是要将小女子拉住吗?不怕我五毒教的毒了?”凌天放这才醒悟,自己与一个姑娘家拉拉扯扯成何体统,连忙将手收回。

    凌天放没有拉到蓝堇儿,蓝堇儿却也没有走的意思,一个转身,飘出去不过三尺,便站在那里,笑吟吟地看着凌天放。

    凌天放一见,蓝堇儿这是公然敲自己的竹杠了。但既然有求于人,也只好又一抱拳:“圣使有什么需要在下之处,但请吩咐下来,在下无有不允。”

    蓝堇儿一听,想起旧事,俏脸突然一红,笑道:“又是无有不允,凌大英雄的脸,不疼了吗?”凌天放被她一提,也想起当年自己因这无有不允四字被她咬了一口的事,也不由涨红了脸。

    这两人正在岸上调笑,突然听见江上五毒教的大船上一阵骚动,有人大喊:“走水了,走水了。”众人抬眼看去,果然见到五毒教的船帆上竟然冒起了缕缕青烟,甲板上水手奔走,忙着打水灭火。事出突然,岸上众人顾不上再说话,连忙各施轻功,奔向大船,连白水帮众人也跟了过去。

    这一众人群其实站得里江边不远,片刻之间,便来到了船边。离着船身还有两丈之遥,凌天放、奉先生、鬼婆婆与蓝堇儿及五毒帮的几人便突然感到一丝异样。不及开口,凌天放与奉先生已猛然加速,跃向船上。凌天放边跳还便喊着:“于飞退开。”蓝堇儿,鬼婆婆与两名五毒帮众也早离地而起,紧跟在两人身后。

    众人身子还在空中,突然听到船上一声巨响,伴着一声怒吼:“什么人在此惊扰。”这一声怒吼如同半空打了一个霹雳一般。刹那间漫天木屑横飞,更有一个人影随着木片碎渣一同飞出,正是于飞。凌天放身在空中,迎了个正着,连忙伸双手接住,暗运内力帮于飞卸掉身上的冲劲,接着双足落地。

    几人刚刚落地,便见眼前金光耀眼,烟尘中竟站着一个巨人。这人在船上一站,足有七尺多高,又生得胖大粗壮,看上去便如同巨灵神一般。这巨人身上披着一身黄铜铠甲,手中提一根金瓜锤,瓜头却比寻常金瓜要大上两倍。看上去威风凛凛,气势逼人。凌天放一见,顿时心中雪亮,于飞必然是被此人所伤,只是不知道于飞是什么时候到了船上,船上又怎么会起火的。

    那金瓜巨人站在船舱一处破口,破口周围还散落着一些碎屑,显然就是被这人用手中的金瓜锤砸开,方才那一声巨响,想必就是这个缘故。

    凌天放刚接住于飞,奉先生已站到了身边,不等凌天放说话,已经伸手搭住于飞手腕,辨一下脉象,向着凌天放说道:“不碍事,只是震晕了。”两人正说话间,那巨人见船上又来了生人,也不说话,金瓜大锤当胸直捣,他这锤头甚大,一锤过来,竟将凌天放与奉先生两人都罩在锤头范围之内。奉先生与凌天放连忙向两边闪开。奉先生向凌天放打个手势,示意他照看好于飞,自己却身形飘动,与那金瓜巨人战在了一处。

    这时五毒帮众人也早已站上船身,那鬼婆婆一见船上情形,眉头大皱,人面杖在地上顿了两顿道:“咳,这是怎么搞的。”蓝堇儿却神情闲适,笑吟吟地向着凌天放道:“这是怎么着了,你们那‘一扇定甘陕’怎么又跟我们的巨灵神官动上手了,先说好了,这巨灵神官我可不敢惹,他要是受伤了可别怨我们哦。”

    凌天放顾不上与她斗嘴,急忙凝神观看战况。这时奉先生已经和那巨灵神官过了五招,那巨人已一步步走出房间,站到了甲板之上。这一出来,一身黄铜铠甲映着阳光,越发显得威风凛凛,果然像天上的巨灵神将一般。再看两人的动作,那巨灵神官身体虽高大粗壮,却毫不笨重,一柄大号的金瓜锤在手中点打挑砸,使得收放自如,而且气劲尤其惊人,凌天放站在一旁都被金瓜带起的劲风吹得有些站立不住,奉先生与他正面交手,压力可想而知。

    反观奉先生,却如同风中柳叶一般,身形飘动,在巨人手中金瓜带起的劲风中忽上忽下,似危实安。凌天放一见奉先生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潜运内力要救醒于飞。蓝堇儿站在他身边,看着奉先生的动作,以手托腮笑道:“原来对付这个大个子还有这个办法啊,这下我可不怕他了。”

    巨灵神官先前身子在船舱中还有些施展不开,这时走上甲板,一柄金瓜尽情施展,舞动得如同一个大光圈相似,看得人暗暗心惊。奉先生这时的轻功也展开了,只见他似乎毫不使力,全身离锤头不过一尺,随着锤头飘动。

    那巨灵神官不但身高锤快,招数也甚是精妙,他见奉先生靠自己大锤带起的气流躲避锤头,突然招数一变,不再用扫、挑、砸、挥之类的招数,大锤抡起,全是点、捣、刺、抖之类的细巧招数。这么一来,奉先生便难以借力,再不能凭气流躲避。他也不慌,展开身形,绕着巨灵神官转起了圈子。一时间身形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忽上忽下,便如幻化出数个身影一般。

    巨灵神官身形胖大,随着奉先生转圈甚是不便,他却也不着急,只稳稳站在当场,脚步不移,只眼神耳朵追着奉先生,手中金瓜交到单手,赶着奉先生点打挑刺。另一只手劈拿抓挡,一旦奉先生抢如近身圈子,便靠这只手抵挡。有时奉先生居高临下攻来,他怕阳光刺眼,只垂目视地,手中金瓜在空中舞成一个光圈,挡得密不透风,令奉先生无从下手。

    众人见这两人动手,各逞本领,斗得精彩无比,都是心中暗暗赞叹。

    两人都是以快打快,转眼便已交手了近五十招。于飞哼了一声,被凌天放救醒,一睁眼,却看见奉先生正和金甲巨人交手,大吃一惊,刚要说话,却被凌天放制止。凌天放将于飞放到地上,轻声道:“你先调息好,等等再说。”于飞一听,连忙静坐运气,调理内息。凌天放再看向战场,却又起了变化。

    奉先生展开身形,忽前忽后,巨灵神官一个招架不慎,被奉先生抢近身边,中了一掌。哪知这巨灵神官一身黄铜铠甲,中了一掌浑然不觉,反而趁机强攻,大手挥过,险险抓住了奉先生。

    凌天放看得一皱眉,这巨灵神官看来颇具长力,斗了这半天,金瓜舞动丝毫不慢。他又有铜铠护身,岂不是立于不败之地。蓝堇儿站在他身边,丝毫知道他心中所想,柔声道:“所以我都说我不敢惹这大个子了嘛。我看你们这个‘一扇定甘陕’今天凶多吉少啊。”凌天放听了心中不喜,也不接话,只凝神观战。

    奉先生斗了许久,似乎体力不知,忽然招数一变,绕着巨灵神官的身子飞转着躲闪金瓜,似乎只有躲闪之功,再无进攻之力了。他一边转,一边双手连扬,却又不见暗器放出,不知是在做什么。巨灵神官却毫不在意,仍是不动如山,手中金瓜追打着奉先生。奉先生转了数圈之后,突然站立不动,待巨灵神官金瓜打到之时,猛地腾身而起,单掌在金瓜上一按,借势飘落,飞扑巨灵神官。

    说来也怪,巨灵神官一锤挥过,没打中奉先生,又见奉先生凌空扑来,连忙拨转大锤,击向空中的奉先生,哪知大锤一转,巨灵神官硕大的身躯却突然“轰隆”一声倒在地上。奉先生正在此时扑到,轻飘飘落在巨灵神官身边,食中两指在巨人眼皮上一搭,却凝劲不发,向着巨人喊道:“丢了兵器。”眼皮是全身柔弱之处,又没有铠甲保护,那巨灵神官见状,长叹一声,放手丢掉金瓜,闭目不语。

    众人都看得目瞪口呆,明明见那巨灵神官占了上风,怎么会突然跌倒,都是不明所以,连忙上前查看。这一看才明白了,原来奉先生方才绕圈之时,手中已丢出一股不知什么丝线,借着绕圈躲闪之机,悄悄地缠绕在巨灵神官的双腿之上,片刻功夫,便等于将这巨人的双脚捆住。巨灵神官一身铜铠,丝线缠得虽紧,他却毫无知觉。奉先生又趁着躲避金瓜的功夫,悄悄将丝线绕到了金瓜锤头。这巨人一锤挥出,便等于扯着线,将自己拽倒在地,以致被奉先生所擒。只是这丝线究竟是什么材质,竟经得起这巨人之力而不断,众人却猜不到了。

    看明白了奉先生取胜之法,蓝堇儿撇了撇嘴,娇笑着说道:“不知‘一扇定甘陕’什么时候才能让人家见识一下真本事呢。”说完,又柔声道:“我虽不喜欢这大个子,可他好歹也是人家的座上客,这么大的人了,躺在地上也不好看,还砸坏了我的船。小女子向‘一扇定甘陕’求个情,能不能先给他解开了你这粽子线呢。”说完,吃吃而笑,看着凌天放与奉先生两人。

    奉先生也不答话,将手一扬,变戏法般将整条丝线转瞬收入袖中,按在巨人眼皮上的双指也收了回来。于飞在两人身后,看得咂舌不已,心痒难挠,暗想:“奉先生这手可帅得紧了,什么时候找他学来,省得下次又被人家像皮球一样打出去。”

    那巨灵神官一离开约束,便一声大吼,跳将起来,正要发作。忽听船舱中传出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铁护卫,稍安勿躁。”那巨灵神官一听,立刻止住身形,肃立一旁,如一尊雕像般一动不动。

    这船上女子虽只说了七个字,白水帮几人却都听得心头一动,只觉得犹如纶音仙乐一般,说不出的好听,什么夜莺鸣唱,什么金铃叮当,都不足以形容这声音之万一。而细细回味,这声音也不如何清脆,却柔到了极点,让人听了,觉得浑身舒畅,仿佛身心都要融化了一般。

    于飞孩子心性,立刻便想一探究竟。刚刚一迈步,便见那巨灵神官如一尊门神般把住破洞,蒲扇般的大手一伸,挡在于飞面前,不让他前进一步。于飞才吃过这巨人的亏,吐吐舌头,缩了回来,凑到凌天放耳边轻声说道:“刚才就是这样,我刚往门口一凑,就听轰的一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凌天放听得眉头大皱,但此时也不好细问,只得向着蓝堇儿一抱拳:“小孩子家不懂事,滋扰了贵客,还望蓝圣使见谅。”

    蓝堇儿闻言,媚眼流波,微微一笑道:“这贵客,还真是滋扰不得呢,你这手下,这番可知错了吧。”于飞在凌天放背后,做一个鬼脸。他方才见五毒帮与白水帮翻脸,便悄悄从水中上船,想放一把火来捣乱,结果却吃了一锤。凌天放与蓝堇儿化敌为友的情形,他却没有看到,心中暗暗纳闷这两人怎么转眼便和睦相处了,却也不便发问,听到蓝堇儿揶揄,他只当没有听到,满不当做一回事。

    蓝堇儿见于飞半点悔意也欠奉的样子,也不着恼,吃吃一笑,又柔声说道:“凌大英雄刚才说什么差遣都无有不允,小女子当时没有想到,现下却想到了。你的手下把我的船弄成这样,凌大英雄就帮小女子把船修一修吧。若是嫌修得辛苦,奉送一条新船,小女子也一定会笑纳的。只是要快哦,人家还要赶路呢。”

    凌天放一见,也确实是于飞放火在先,于情于理自己也应该帮对方修船。虽说于飞其实没烧多少,大部分却是这披着铜铠的大个子砸坏的,也只好应承下来。带着奉先生、于飞下船找人修葺船只。

    怒蛟、白水帮都是水上帮派,其中有不少渔民船匠,修船是拿手好戏。众人分了几个人将恶蛟崔雄信、陆行蛟臧仕诚押回怒蛟帮总舵处置,其余人便在江边帮忙修船。人多好干活,船只又没有伤到什么要紧地方,不到一个时辰,五毒教的大船便翻整如新。

    蓝堇儿在船上看了看,见白水、怒蛟帮众所做的伙计甚是干净漂亮,心中满意。站在船头,向着码头上的凌天放笑道:“凌大英雄的手下果然好手艺,小女子这里谢过了。不知凌大英雄被自己弄出的内伤痊愈了吗?”

    凌天放与蓝堇儿比武时强行收劲,受了内伤,但却不重,方才调息片刻,已然无碍。这时见蓝堇儿问起,提气扬声道:“已经无妨,多谢圣使关心。”蓝堇儿娇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我五毒教有自酿的百花蜜酒,疗伤活血很是不错。凌大英雄因怜香惜玉受伤,小女子便送花酒一坛给凌大英雄养伤,要谢,拿了酒再谢吧。”说着,脚尖在船上轻轻一点,飘向凌天放。

    凌天放一听蓝堇儿要送酒,连忙摆手道:“不必不必,还请蓝圣使告知……”他话刚说道这里,却见蓝堇儿已经飘了下来,说话间便已冲到面前。蓝堇儿冲过来时,正遇上凌天放连连摆手,身子慌忙一躲,却尖叫一声,整个人向下落去。

    凌天放所站的地方已经是码头边缘,蓝堇儿的身子却还在码头之外,跳板旁边。若是就这么掉下去,势必落入水中。凌天放连忙出手,单臂一探,抓住蓝堇儿的手,用力将她拉了回来。

    两人手心一握,凌天放便感觉不对,蓝堇儿整个人轻飘飘地,哪里像是失足落下的样子。他心中刚觉不妥,蓝堇儿已随着他一拉之力飘了过来,整个人正投入凌天放怀中。凌天放软玉温香抱了满怀,一时间呆在了那里。

    蓝堇儿假装失足,等凌天放出手相助时,便趁机撞入凌天放怀中,捉弄了一下凌天放,接着将酒坛向凌天放怀中一塞,脚尖一点码头边缘,身子如彩蝶般腾空而起,轻飘飘地又落回船上。笑着向着船工吩咐道:“开船,出航。”

    凌天放抱着酒坛,怔了片刻,突然想起一事,连忙提气向着蓝堇儿问道:“请圣使告知,当年那是什么毒?”

    蓝堇儿见他呆了半天,却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心中又气又笑,扶着船尾栏杆,以手支腮,笑着说道:“方才凌大英雄帮小女子修船的时候,小女子也想了一下,记起来其中有一味用的是天竺金波旬。”

    凌天放听了,连忙用心记下,跟着追问道:“还有呢?”蓝堇儿咯咯直笑:“还有的却要待小女子再想上一想了,不知凌大英雄还是不是无有不允了呢?”船只顺风,顷刻之间便去得远了。蓝堇儿的身影渐渐化作一个蓝点,随帆船一起,越来越小。只留下凌天放站在码头捧着酒坛发呆。

    &nnsp;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