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群凶压百里,青蛇逞威风(2)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长江边上,渔户众多,许多渔民没有房子,吃住都在船上,要寻火种甚是容易。怒蛟帮众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立刻有几名帮众跳上江边渔船,抢了些柴火,点了起来,顷刻间做出五六十只火把带上岸来。

    于飞的喊话,陆行蛟臧仕诚也听到了,心中一阵惊慌,连忙紧催蛇哨,想在火种取来之前,一举将邓百里众人拿下,至于之后怎么应付白水帮的凌天放众人,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崔雄信却似乎并不担心,向着臧仕诚低语几句。臧仕诚顿时精神一振,蛇哨一阵紧似一阵,凶蛟邓百里等人立刻抵挡不住,连连败退,只差转身就跑了。

    幸好此时寻找火把的帮众赶了回来,怒蛟帮的帮众立刻人手一只火把。人人一手拿兵刃,一手拿火把,将火把挡在身前,驱赶蛇群。这么一来,场上形势立刻逆转,蛇群怕火,被火把一灼,顿时四下逃窜,臧仕诚再要用蛇哨驱赶,蛇群却不听使唤了。

    凶蛟邓百里带着的众人见状,都是一阵欢呼,众人各举火把,准备捉拿崔、臧两人。哪知放眼看去,两人却早逃到了十余丈开外。原来方才陆行蛟臧仕诚催动蛇群猛攻的同时,两人便慢慢后退,此时见情势不妙,扭头便要逃走。

    怒蛟帮众人刚要追赶,忽听江上传来一声女子娇叱之声:“什么人欺负蛇儿!”接着响起一串急促而奇异的笛声。说来也怪,方才陆行蛟臧仕诚拼命吹蛇笛也约束不住的蛇群,竟然都定住不动,还聚集了起来。

    眼见陡生变故,众人连忙循声看去,只见江边船只之中,正有一条大船泊在岸边,船帆没有升起,搭着跳板,一群健壮汉子上上下下,似乎正在上货。原本是江边的寻常景象,但此时江岸上正有帮派争斗,岸上还有大批蛇群,围观众人躲在船上还唯恐遭到波及,这群汉子却照常搬货,全不把众人和蛇群放在眼里,这却有些怪异了。

    再向船上看去,只见船头立着十几名男女,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大部分的穿着都不似中土人士。为首的站着一名年轻少女,约摸二十岁出头,鹅蛋脸型,身材高挑,一身湖蓝色的布裙,头上身上缀着不少银饰,虽算不上天姿国色,却也明艳无伦,只是略带了三分媚态,白水帮不少帮众顿时看得痴了。

    此时这女子正站在船头,脸带讥诮地看着众人。说话的却是她身边的一名少女,十四五岁年纪,一身红裙立在蓝群少女旁边。这时只见她摇着带头少女的手,求道:“蓝姐姐,你看蛇儿被欺负了,我们帮帮蛇儿好不好。”

    这侍女圆圆的红脸蛋,生的明眸皓齿,在那里嘟着嘴撒娇的样子,看起来也颇讨人喜欢。见了这一群人,别人还不怎么样,奉先生却微微“噫”了一声,点手唤过两名帮众,低声嘱咐了一阵,打发两人离开,这才继续背手观看。

    那名被喊做蓝姐姐的少女扶着船沿,望着岸上的景象,哼了一声:“你呀,这一路上尽给我找麻烦,又不是咱的蛇儿,被人欺负就欺负呗,也不知道是谁养的蛇,这点三脚猫的驱蛇本事也敢出来卖弄,不被人欺负才怪呢。”这少女年纪虽轻,但说起话来颐指气使,一副首领风范。

    红裙少女一听,越发地撒起娇来:“哎呀姐姐,就算不是咱们养的蛇,你看那蛇儿被烧得多可怜,再说了。要不帮帮蛇儿,还让那些人以为驱蛇就是这么个水平,岂不是小看了天下的驱蛇人?”

    蓝裙少女本来绷着脸,这时却听得“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伸出右手,半截短袖下,一段莲藕似的白臂探了出来。葱段似的指尖点着红裙少女的鼻头道,我就知道你个小妮子又想卖弄了,好吧,知道你新**的青儿,不拿出来显显手段总是不肯甘休的。你去吧,姐姐答应了。”她这一笑,腰肢摆动,更如春花迎风一样,周身都散发出娇媚之态出来。

    红裙少女一听,登时喜上眉梢,一张苹果般的圆脸笑得花团锦簇。她拉着蓝裙少女的手,在甲板上连蹦带跳:“好姐姐好姐姐,姐姐对我最好了。”说罢,伸手向腰间一摸,掏出一个绣花皮囊,凑到嘴边。对着皮囊嘀咕道:“好青儿乖青儿,咱们帮着那些小蛇儿出头,你可要给我争气啊。”说完,将手一抖,一道青光射入场中。

    众人只见一条碧油油的亮光在空中一个筋斗,稳稳地落入蛇群。原来是一条通体碧绿,还有些泛着磷光的小蛇,长不过两尺,昂着三角形的头颅,一条信子在空中微微颤动,一落入蛇群,便游到蛇群最前面,宛若头领一般。而群蛇也仿佛见了靠山一般,自觉聚在了青蛇身后。蛇群刚刚聚在青蛇身后,那红衣少女的怪异蛇笛便又响了起来,青蛇随蛇笛缓缓扭动,群蛇竟也随之摇摆游走,片刻之间,竟排列有序,仿佛布下了一个蛇阵一般。

    蛇群变故忽起,又来了这一群不知是敌是友的奇服男女。怒蛟、白水帮众人固然是严阵以待,恶蛟崔雄信、陆行蛟臧仕诚两人也不逃走了,远远站在一旁,仿佛坐山观虎斗一般。只是陆行蛟臧仕诚所带的那条大蛇却不像两人那么悠闲,青儿蛇一出现,他便一副又怕又妒的神态,盘上臧仕诚的身子,丝丝吐信,仿佛向着青儿蛇示威一般。只是被青蛇扭头丝丝两声,便缩在臧仕诚的身上,不敢稍动了。

    蛇群换了指挥,顿时声势大为不同。凶蛟邓百里带着怒蛟帮众人再用火把攻去,蛇群竟不退避,三五成群,分列成阵,火把攻哪条蛇,那条蛇便退下,而其余几条却寻隙从旁边攻上。怒蛟帮众人被攻了个措手不及,顿时又有数人被蛇咬伤。

    邓百里一见形式不对,口中连连吆喝,众人连忙背靠着背,站成了一个圆圈,人人火把向外,互相戒备。蛇群却也毫不示弱,紧紧进逼。陆行蛟臧仕诚驱赶来的蛇儿有百余条之多,虽有折损,但现在依然有七八十条,要围怒蛟帮众人绰绰有余。但蛇群只围成一个半圆,寻隙从怒蛟帮帮众的脚下进击。蛇群虽只攻击一边,但怒蛟帮却仍保持圆形不敢放松,只怕一旦懈怠,被蛇群趁隙攻到背后,那时更难应付。

    怒蛟帮众被蛇群攻得疲于应付之时,江边大船上,那红裙少女却正指挥得兴高采烈。在她身边,那蓝裙女笑吟吟地扶着船栏,饶有兴趣地看着岸上情形。正在这时,她身后的人群中,一名身材颀长的青年男子越众而出,靠近蓝裙女。这男子身着灰色布褂,一张脸生得甚是俊美,只是带了三分邪气。男子凑近蓝裙女,微微弯下身形,说道:“圣使,这个中原武人所驱的蛇群,大多资质平庸,但其中也还有两成看得过去,我们此次南下,说不定会有些硬仗,属下想,能不能容属下挑几条带上,沿途**,以备不时之需。”

    听了这青年男子的说话,蓝衣女却不忙着回答,只是微微转身,将手肘扶上船栏,斜倚着身子凝神看向男子,一边向着男子嫣然一笑,顿时百媚横生。那男子不敢与她对视,连忙垂下眼神。

    蓝裙女见男子垂下眼神,却仍不放过她,将脚一抬,露出裙摆,笑道:“欧阳毒使,干嘛不看我的脸,要看我的脚呢。我的脚比脸生得美吗?”

    那名被称为欧阳毒使的男子闻言,却将眼神抬起,向着蓝裙女邪邪一笑,答道:“圣使如无暇美玉,周身上下无一处不美。”

    那蓝裙女听他奉承,也不接话,突然将脸一板,眼神骤然收缩如针,盯向青年男子。这欧阳毒使眼神与她一碰,吓得浑身一震,连忙垂下头去,额头上竟渗出几滴汗珠。蓝裙女眼神不转,声音也变得冷若冰霜:“我听说欧阳毒使的驯龙窟之中,大小毒龙已近万条,差不多能与本教神君比肩,现在欧阳毒使还要沿途搜寻。”说道这里,蓝裙女拖了个长音,接着语气却突然又变得柔媚无比:“难不成,是想给小女子做些蛇皮头簪还是蛇皮挎包,帮小女子稍增姿色呢。”

    欧阳毒使一听这蓝裙女语意里竟暗指自己有不臣之心,顿时吓得浑身冷汗如雨,听她出言调笑,却也再不敢接口挑逗,赶忙跪倒,匍匐于地:“属下不敢,属下收集毒蛇,全是为本教着想,一颗忠心,天日可昭,望圣使明鉴。”

    蓝裙女见自己一番话吓得他战战兢兢,也不以为意,又恢复了如花笑颜:“欧阳毒使,我随口开个玩笑,你干嘛吓成这样,还真的怕我抓了你的蛇儿,去做蛇皮包不成。你要去挑,就去吧,不过现在是杨家妹妹在玩,你别扫了她的兴致哦。”

    经她这一番连敲带打,那欧阳毒使哪里还敢再去抓蛇**,擦去额头汗水,嘴里答应着,身子却快步退回到人群之中,眼神瞧向岸上战局。只这一会功夫,凶蛟邓百里等人的圈子已经又倒下了几人,圈子也收小了几分。

    凶蛟邓百里有伤在身,坐在椅车上,比平常矮了一截,对付蛇群反而有利,但他看看周围,众人手中的火把都只剩下了小半截,蛇群对众人手中的火把虽然仍有忌惮,但躲闪寻隙也是越来越熟练,看来被这蛇阵攻破也只是时间问题了。想到这里,凶蛟邓百里心中长叹:“老夫纵横江湖十几年,难道今天要丧生在这群无知的爬虫口中。”不禁一阵心酸,手中的火把竟颓然掉了下来。

    那红裙少女的青蛇甚是灵性,一见邓百里手中火把掉下,不等火把落地,突然弹起身形,一道青光,直扑凶蛟邓百里喉头而去。众人眼见邓百里难以幸免,都是一声惊呼。凶蛟邓百里方才一时失神,听到众人惊呼,惊醒过来,连忙挥手中火把想要格挡,哪知手挥出去了,手中却空无一物,顿时万念俱灰,静坐等死。

    &nnsp;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