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惺惺英雄胆,依依父子情(2)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随着他这通暗器打出,窗外阴影处顿时微微传来几声兵刃磕飞钱镖的声音。接着便见窗外楼影处,一道黑影箭射而出。凌义一见,扬手又是九枚钱镖打出,三枚打黑影,三枚打黑影前行之处,三枚封住黑影左右后退路。

    这黑影也是了得,向前只是虚晃了一下,即刻斜蹿向右飞掠,同时手中不知什么兵器一晃,挡开了那边的一枚钱镖。凌义九枚钱镖打出,立时便要从窗口跃出,却被金世缘拉住。金世缘低声道:“你看着孩子,我去追。”说完一按窗台,飞掠而出。

    这会宾楼临江而建,此时正是月明星稀,凌义坐在楼上,借着月光看得清楚,只见一黑一白两道影子一前一后在江边追逐而去。凌义看了片刻,便又坐了下来,笑着向凌天放说道:“放儿别怕,你金叔叔是在和别人捉迷藏玩呢。”

    他口中说笑,心中却在暗自沉思这是什么人所为。若说是飞鱼帮,今日交手一次,帮中从帮主到舵主都没有这种身手,若说是别人,又是为谁而来呢?此人一手六镖分打三人,是为自己而来?还是为金世缘?想归想,凌义却不担心,刚才看那人身手,虽然不俗,但比之自己和金世缘,还差着一大截,金世缘应该应付有余,等金世缘回来,便见分晓了。

    那边金世缘蹑着黑衣人,却见这黑衣人专找船间、屋檐等阴暗之处躲藏,速度虽不比自己快,却极难寻找。幸好此时月明,他轻功内力又高,还不至跟丢。这两人速度都快,转眼已跑出了二里多地。金世缘正追着,却突然发现黑衣人已将自己带到了一片小树林之中。这黑衣人一钻进进入树林便似乎凭空消失一般失去了踪迹。金世缘也便停下脚步,缓步踱入林中,凝神寻找。

    金世缘正凝神寻找,突然听到林中传来桀桀桀桀的笑声,宛如夜枭鬼唱,听得人汗毛根子一阵发冷。这声音笑了几声,突然又转而吟出几句似诗非诗的句子来:“门朝万岁鬼神避,赶仙驱佛僧道尼。度云大师你原来在此逍遥啊。”此人声音尖细怪异,仿佛夜猫子一般。

    金世缘听声辨位,算准了那人的所在,突然气运丹田,用上了佛门狮子吼的功夫一声低吼:“住口!”

    那人出其不意地被金世缘的内力一震,顿时两眼发黑,一口鲜血涌上喉头,在树上晃了两晃,奋力握住树枝才没有掉下去。黑衣人人刚稳住身形,一抬头发现金世缘已站在面前,立于身前树枝之上。

    金世缘手捻佛珠,身子随着树枝微微起伏,月白僧衣纤尘不染,背后明月高照,周身一片佛光,颇有出尘之势。只是金世缘此刻正紧盯着黑衣人,面寒如水,看得黑衣人心头一凉,连忙低头,就在树枝上翻身拜了下去:“属下黑蝙蝠秦枫,参见金散人。”

    金世缘也不答话,只是冷哼一声,眼神继续盯着那自称秦枫的黑衣人。那黑衣人全没有了方才吟诗时的张狂,身子越伏越低,瑟瑟发抖道:“属下知罪,属下知罪了。”

    金世缘见他吓成这样,仰天叹了口气,却也不让他起身,只是缓缓道:“黑蝙蝠,你的玄阴功,似乎又进境了。”那秦枫听他提起玄阴功,愈加惶恐,连声音都颤抖了:“不敢,属下只练到第六层,现在已不敢采补,只是每天用冰窖练功。”

    金世缘闻言又长叹一声:“这玄阴功逆天而行,早晚必遭报应,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今天找我是为了何事?”秦枫听他语气松动,这才放下心来,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竹筒,双手奉上:“这里是白护法的密函,请金散人过目。”

    金世缘伸手接过,看了一下竹筒上的火漆,却不拆看,将竹筒放入怀中,又转向秦枫:“还有别的事吗?”

    秦枫又道:“属下在长江一带,查知飞鱼帮近来似乎要有所作为,根据日期掐算,可能跟那批货有关。方才酒楼中那甘凉大盗,火云快刀凌义也恰在此时到达武昌,属下虽没有查到他的意图,但猜测或许也是为此事而来。”

    金世缘听罢不动声色,只淡淡说道:“嗯,知道了,你怎么会到湖广来的?”秦枫肃然答道:“白护法要属下前来送信,并嘱咐在下在这一带打探消息,还说如果金散人有任何吩咐,让属下听金散人号令行事。”

    金世缘沉吟片刻,道:“凌义不必盯了,以你的功夫,也盯不住他。飞鱼帮与那批货有什么渊源,你查一下。另外,京里的消息,你尽快送到我这里来。去吧。”秦枫口中称是,又再施一礼,双脚一点树枝,展开轻身功夫,就如一只蝙蝠般寂然无声地滑入树林,转眼消失不见。金世缘看着他远去,沉吟半晌,转身回到会宾楼。

    金世缘脚程甚快,来去也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凌义和凌天放正在吃甜点,那散烩八宝也叫八宝饭,只是这江陵一带的做法却与陕、鲁两地略有不同,尤其那蜜樱桃,蜜莲子,在甘陕一带颇为少见,就连少吃甜食的凌义也吃了不少。

    凌义正大快朵颐,见金世缘回来,也不问他追的情况如何,只向金世缘招呼:“快来,这散烩八宝真是一绝,你再不来,都要被我们爷俩吃光了。就是甜腻了些,下酒不好,可惜可惜。”

    金世缘听了笑着摇头道:“这散烩八宝当初我在寺中就吃过,不过当时用的是素油,味道毕竟不如猪油。”凌义闻言大笑:“不守清规的和尚,难道那时你就知道猪油的滋味了?”

    金世缘也哈哈大笑:“不然,我吃了几年的素八宝,一直以为这八宝饭就是这个味道,直到还俗,才知道原来别有天地。”他笑毕向着凌义一拱手,又用上了聚音成线的功夫道:“方才那是我盟中的一名新下属,向我传递盟中讯息,不懂规矩,让凌兄见笑了。来,我敬凌兄一杯,向凌兄赔礼了。”说着,将二人杯中酒满上,一饮而尽。

    凌义端起酒来,却不忙饮,拿在手中盯了半天,才将杯子凑在嘴边,边饮边道:“嘿嘿,金兄你莫怪我老凌多嘴,你这下属,嘿嘿,那功夫,可阴邪得紧呐。他这分心思,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恐怕以后你要多费心了。”

    金世缘苦笑一声:“凌兄果然目光如炬,这人原也算不得我的下属,只是这次出来办事,暂归我管,若真在我手下,我必定废了他这邪毒功夫。哎,天下间不如意者甚多,否则我也不用……罢了,喝酒,喝酒。”金世缘欲言又止,只向凌义劝酒。

    凌义也不多问,两人酒到杯干,又吃了小半个时辰,凌义一拱手,“金兄,你我性情相投,不过今日天色已晚,你盟中又有事务,若是明天无事,你我明日再到此地喝酒如何?”

    金世缘略一思索道:“好,明日还是此时,你我到此把酒言欢。在下这便先告辞了。”“你先走你先走,我还要给我的放儿带一份散烩八宝回去。就不送你了。”说着,凌义向金世缘举杯一示意,目送金世缘下楼。片刻之后,也带着凌天放到下榻的客栈居住。

    &nnsp;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