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江湖生死路,一入难回头(2)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张千正在闭目等死,忽听几声巨响。他摸摸身上,只觉没少什么零件,脑袋也没被链子锤砸开,惊魂甫定,才知道自己没有被铁锤打中,逃过了这一劫,连忙睁开眼睛向前看去。却见到自己面前不到一尺远的地方落着自己的一双铁锤,只是铁锤之上竟然各嵌着一枚珠子,深深地陷进锤身之中,简直比铁匠镶上去的还要平整。

    此时的赌场之中,陈辉被紫袍道士那一脚踩得坐在地上动弹不得。兰雄、杨春、林沛然三人堪堪避开钱镖,刚刚从地上爬起身来,一个个便都怔在那里,眼神望向门外。

    张千再向赌场外看去,只见紫袍道背门而站,红刀背在左手,正与一人对峙而立。再看他对面站着的那人却是一名光着头的和尚。一看这和尚,在场的众人全都不由发出一声感慨:好英俊的和尚。

    那僧人一身月白僧袍,剑眉星目,手中提着一串黄杨佛珠,长身玉立,丰神儒雅。若不是光头僧衣,俨然就是一位翩翩佳公子。但令人奇怪的是这僧人的肩头上竟还坐着一个**岁的男孩。那男孩面容清秀,身上的粗布衣服虽然缀着不少补丁,但倒还整齐,只是满身都是泥土,脸上有几块青紫,面带泪痕,衣服也撕破了几处,像是刚打过架又哭过一般。此时那僧人正向着紫袍道人行礼:“阿弥陀佛,贫僧见过凌兄。”

    张千没看到刚才的事情经过,旁边的帮众却看得清楚。原来方才链子锤被紫袍道士的刀背砸回,张千正在闭目等死。众人正束手无策之时,却见那链子锤飞到张千面前时,伴着佛号和叮叮两声停了下来,轰然坠地。

    在众人身后,卖豆皮的牛小五正躲着偷看,见状吓得瞠目结舌:“我的娘也,这和尚真了不得,一句阿弥陀佛就能把那么大一个铁疙瘩念得掉下来。该不是佛祖降世了吧。”说着也双掌合十,也不停地念起阿弥陀佛来。

    宋二也躲在他的身旁,闻言一个爆栗砸到了牛小五的头上:“见你的鬼,你仔细看看,那铁疙瘩上钻了两个眼,那和尚肯定是一口气把铁疙瘩吹下来的。还吹了两个眼儿出来。”

    两人在一旁嘀嘀咕咕地争论不休,飞鱼帮众人却都知那僧人是用佛珠将链子锤撞了下来,救了张千的性命。只是张千这链子锤一只便有二十八斤重,这和尚竟然只用区区一颗佛珠便能撞停,这是何等的功力。

    僧人出手之时,紫袍道士也看得清清楚楚。他见双锤刚一坠地,便提气在陈辉肩上一点,借势蹿出门口,猛地一掌向着僧人面目击去。僧人却似不愿与道士交手,虚晃一掌,与紫袍道士的手掌一触便飞退了开去。接着,就是张千所看到的情形。

    张千虽没看到,但一想便知定然是那僧人挡下了铁锤,救了自己性命,连忙想过去拜谢救命之恩。可挣扎几下,伤处疼痛,竟然一时站不起来,只好唤过手下人扶起自己上前道谢。

    紫袍道士也不看飞鱼帮众,只是盯着那白衣僧人,大笑道:“没想到飞鱼帮还埋伏下了这等高手,这倒是凌某人走了眼了。来吧,你们众人齐上,看能不能将凌某这条命留在这里。”说毕,手中火云刀一摆,傲然而立,一副睥睨群豪的架势。

    飞鱼帮众听他出言挑衅,顿时一通鼓噪喝骂。那白衣僧却只是微微一笑,先向着张千还了一礼,又口喧一声佛号。他声音不大,却将众人的声音都压了下来。等到这时,僧人才开口说:“凌兄你说笑了,飞鱼帮藏龙卧虎,兰雄兰天王一柄天王鞭威震长江,翻江蛟林舵主峨眉双刺刺法精奇,美人蛇杨舵主智计过人铁骨扇更是暗藏乾坤,铁霸王陈舵主力能举鼎,有楚霸王遗风,流行赶月张舵主锤法神鬼难测,帮中兄弟也是个个水陆功夫精熟。在下一介区区之辈,哪敢和飞鱼帮英雄相提并论。况且凌兄你也不必过谦,就凭你火云快刀凌义手中这柄火云刀和一对火云掌,放眼江湖,能留下你的人,只怕不出十人之数。”

    一听这僧人之言,飞鱼帮和紫袍道都是一愣。此人寥寥数语,却将飞鱼帮和紫袍道的底细都说了个清清楚楚。飞鱼帮久居武昌府,横行长江道,知道其中的头面人物不难。但听这僧人的这一番话,竟然对这紫袍道士的来历也知之甚详,这和尚究竟是什么来头?

    那紫袍道士听僧人道出自己的底细,顿时一怔,心念一转,大喊道:“活僧,你是万岁门的活僧”兰雄一听万岁门之名,顿时一惊:久闻万岁门在回疆立派,近些年网罗高手,势力发展极快,可怎么突然到了长江流域,难不成万岁门也在打那件事的主意?他心中暗暗盘算不提,其他舵主也是一阵骚动。

    紫袍道士件僧人听了微笑不语,又嘿嘿一笑道:“我说除了你,天下也没有第二个如此人物。久闻你万岁门有赶仙驱佛僧道尼,好,好,好,原来万岁门盯上我老凌了。嘿嘿,你万岁门势大,别人怕你们,我凌义偏偏不怕。来吧,我久闻你在少林七十二绝技之外,还创出独门绝技天龙八式,凌某早想见识一下,看看我火云九掌敌不敌得住你天龙八式。”说罢,凌义右掌托天,左掌虚按,运功掌上,顿时脸庞双掌一片血红。摆一个拨云见日的起手式,就要动手。

    兰雄等人初始听僧人称紫袍道士为凌兄,还担心两人乃是一路。这时听了两人的对话才知道原来这紫袍道和万岁门并不相识,才算略略放心,可想到万岁门势大,心下又是踌躇不安。

    僧人见紫袍道士作势要动手,连忙双脚点地后飘三尺,合十一礼道:“阿弥陀佛,凌兄误会了,小可此来不是与凌兄为难,而是想来当一个和事佬。飞鱼帮在长江一带素无恶名,凌兄若是与他们没什么解不开的深仇,看小可的薄面,我们就将这梁子揭过去如何?”

    凌义听罢,想了一想,这才收招而立,又回复了那副漫不在乎的神情:“我老凌还真有些手痒,想会会你度云大师的天龙八式,只是半点胜你的把握也没有,偏偏还要在这里等一个朋友,要是真跟你打得七荤八素的难免误事。这大好的机会这一错过,不知什么时候还能碰见你,可惜啊可惜。走走走,我请你喝酒去。”

    那僧人一听,连忙摆手道:“罪孽人早已了却佛缘,大师之言愧不敢受,在下还俗已久,现已恢复俗家名号,道兄叫我金世缘就好。”

    凌义不耐烦的摆摆手道:“哎,随你随你,怎么都好。你个口不对心的家伙,还俗还光着头穿着和尚衣服。我老凌把话放在这里,我看你什么时候肯定还要再出家的。”他说到这里,却突然想起一事,“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跟飞鱼帮打架的?我今天等朋友等得无聊,看见这有个赌场,心里痒痒,就进来玩几手,谁知道玩着玩着就打起来了,你又不是神仙,难道是飞鱼帮去请你来的?你扛着的那个孩子又是谁啊?没听说你有私生子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凑了过去,绕着活僧金世缘边转边打量那个孩子:“啧啧啧,这孩子骨骼精奇,是块练武的好材料,若是让老凌来雕琢一下,必然是可造之材。难道是你收的弟子?那可要恭喜你收了个好弟子了,怎么也得请老凌喝上一杯水酒。”他自顾自一口气说完,竟毫不给别人插话的机会。

    那边飞鱼帮众听得啼笑皆非,均在心中暗想:您这等人等的无聊,就跟我们干了一架,这算怎么一回事啊。那要是您老高兴了,还不得把整个飞鱼帮拆了啊。不过听凌义的口气,不是上门寻仇,只不过是场误会,现下又有万岁门高手说和,也就放下心来。否则这火云快刀凌义称雄西北,武艺高强,当真树下这么个强敌,实在是令人寝食难安。

    活僧金世缘听他问起肩头的孩子,顿时摇头苦笑起来:“阿弥陀佛,凌兄说笑了。说起来,在下此来原本正是为了这个孩子。”说着,金世缘一弯腰将那小孩放在地上,向着兰雄施了一礼,这才接着说道,“金某偶然路过此地,在路上却听贵帮的两位兄弟说贵帮正和一个妖道交手。”说到这里,金世缘向着凌义微微点头,那意思:说你呢。凌义嘿嘿一笑,摆了摆手道:“我老凌这辈子不知道被多少人骂过妖道,牛鼻子的,早习惯了,没事没事。你接着说。”

    金世缘听了一笑,又接着说道:“似乎贵帮吃了些小亏,那两个兄弟说要找些黑狗血来洒,好破了那妖道的法术。”说到这里,又是微微一笑。兰雄听得满脸尴尬,也不知说什么好,只有嘿嘿干笑。那小孩听到这里,却突然挣开金世缘的手,跑上前指着兰雄大喝:“是你们抢走我的大黑,你还我大黑来,你还我大黑来。”兰雄骤然被这小孩指着鼻子讨要大黑,一时间不明所以,但他又不好和一个孩童置气,只有满脸疑惑地向着活僧金世缘瞧去。

    &nnsp;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