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赌桌乾坤大,袖内日月长(2)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众赌客见状都是一愣,这赌场里,什么事都见得多了,可这开盅开到一半,又重新盖住算怎么回事?众人顿时嘈动起来:“你大爷的,开盅啊,爷们等着看呢!”

    那紫袍道士嘿嘿一笑,右手玩着一枚银码,左手提起手边的酒坛,灌了一口,又伸手拈起一块豆皮丢入口中,冷笑着说道:“愿赌服输,胜负各安天命。怎么,开得起赌场,还不敢揭盅么?”那荷官顿时恍然大悟,必然是道士看到自己动手,从中弄了手脚,只是这道士是怎么做的,却不知道了。荷官又不便说破,一张瘦脸涨得满脸通红,伸手指着道士:“你,你!”

    那道士嘿嘿一声,“你什么你,我便怎样了?你不开,爷们可要帮你开了。”旁边的赌徒急着要看分晓,也都跟着齐声吆喝起来:“开,开,开!”道士放下银码,一伸手就要揭盅,荷官大急,却又不敢阻拦。

    就在道士快要碰到骰盅时,忽听一声“慢!”从背后传来。紫袍道士仿佛早料到有这一声喊一样,立刻停下了手来,也不揭盅,扭头循声望去。只见那个白衣公子已经站了起来,轻摇着手中折扇,缓缓向赌桌走来。

    这公子长得本来就斯文秀气,一走路还带着三分水蛇腰,一步三摇地走到紫袍道士面前,将手中折扇一收,抱拳向道士一揖,“这位英雄请了,在下飞鱼帮杨春,给英雄见礼了。咱们开赌场的,哪能让客人帮着揭盅啊,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这荷官小孩子不懂事,您这位英雄别跟他一般见识。来呀,还不给给英雄看茶。”最后一句却是向身后的伙计所说。

    他说到这里,向着道士微微一笑,眼角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飞了一个眼神过去。紫袍道士看着他的样子不由一皱眉头,也不接话,只是伸掌向着骰盅一指,却不再看,伸手一挡端上来的茶碗道:“老子从不喝茶,要喝便喝酒。”说着提起酒坛自顾自地又灌了起来。

    杨春却也不急着开盅,先缓步绕到荷官身边,手中折扇收起,插在腰间,先捻了个兰花指,用左手牵住右手袖子的下摆,这才将手向着骰盅伸去。他刚一探手,却又叫了起来:“哎哟,你们这些废物,怎么这么不会办事,哪儿能给客人破银码呢?这岂不是怠慢了贵客。”说着手腕一转,轻轻地将道士刚才放下的银码取了回来,递给身旁的荷官。他这这一手腕一翻,袖子便垂划下来,轻轻在骰盅上拖了过去。

    杨春取过筹码,口中说着:“快去,给这位爷换根新的来”。说着用左手袖子挡住众人,右手却藏在袖子后面向荷官比划了几个手势。那荷官接过一看,竹银码的下端赫然缺了一块,破痕犹新,顿时醒悟到刚才那道士是掰下一截银码,打开了自己去拨骰子的手。

    他见到这银码,才明白为什么杨春打手势让自己去找当家的,以这道士的功夫,别说自己拍马也赶不上,就是公子,看样子也不是对手。想到这里,荷官连忙慌慌张张地退出赌坊,喊人搬救兵去了。

    杨春打发走了荷官,这才又转向紫袍道士嫣然一笑,伸手揭盅:“这位爷见谅,手下人不会办事,怠慢了爷台,劳您久等,我这就……”。他话还没说完,那紫袍道士已将手中酒坛向桌上一顿,“废话少说,快开吧。”

    道士这一顿,却将杨春的手也顿得停在了那里,进退不得。原来这杨春是自家事自家知,他刚才借着拿银码,用袖子盖住骰盅一蹭,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那个一和二撞了一下,听翻动的声音,应该是变成了一个五,一个四,加上之前的三,凑成十二点大,便可赢了道士。可偏偏这道士用酒坛在桌上一顿,将三枚骰子都震得跳起来翻了个面,成了二、三、四,一共九点,仍然是个小。若是此时揭盅,便又是一个庄家通赔。

    而且,杨春方才见这道士用酒坛震翻骰子之时,坛中的酒却没洒出一滴,显然是用上了上乘内力,这可比刚才用银码碎片打开荷官难得多了。就凭这分内力,别说自己,整个帮里,恐怕也只有那个人能跟他斗上一斗,这眼前亏肯定是吃不起的。

    想到这里,杨春再不迟疑,伸手便将骰盅揭了开来,口中唱到:“二、三、四点小,庄家通赔,来人,赔给各位爷。”那道士见杨春爽快服输赔钱,有些出乎意料,但也没说什么,收了银码,又提起酒坛灌了两口,乜斜着眼看着赌桌,等着他再次开赌。

    方才那名荷官还没回来,杨春似乎也没有换一个荷官的意思,亲自抄起骰盅,手腕晃动,上下翻飞地摇动起来。杨春人长得白净,手也白腻修长,骰盅手影晃得人眼花缭乱:“各位爷台,咱们来赌场就是讲究个运气,博一搏,看一看,小变大,少变多,多少不论,尽情下注。一文进来,十文出去,一两进门,十两出去,老母鸡进来,您牵着头大肥猪出门呐!赶紧下注,买定离手喽!”

    杨春嘴里吆喝得花哨,摇骰盅时更是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连变七种手法,摇、掩、磕、晃、顿、拨、拖,将骰子在骰盅中撞来扫去,务求让道士听不清骰子落下的声音。直摇了数十下,杨春才“啪”地一声,将骰盅拍落在赌桌之上。

    紫袍道士一见骰盅落下,半点也不迟疑,又将两百两的银筹推到了小上,他背后的跟风赌客也纷纷随着落注,小的那一格瞬间堆满了各色银码。

    杨春见状大吃一惊,他自知武功虽然及不上道士,但这摇盅手法在这武昌地面上,除了他自己,不做第二人之想。况且他这次摇骰时将诸般压箱底的手法接连用出,不仅掩了别人的耳目,就连他自己也听不出骰子的点数,这道士竟然毫不迟疑,自己骰盅刚定就立刻下注,就不知他究竟是听出来了骰子的点数?还是胡乱下注?

    杨春心中忐忑,趁着吆喝之际,偷偷揭开一道缝,赫然见到骰盅之中的三个骰子摆出二、二、三,七点小来。杨春这一看,刹那间如同冰水淋头一般:这道士究竟是何方神圣,要说他是来砸场子闹事的又不像,以他的本事,应该也不屑于闹这小小赌场,而那一两百两银子一押,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难道,会是那件事走漏了风声?想到这里,杨春心中一紧,悄然伸手扣住了折扇上的机簧,暗暗对准道士。

    &nnsp;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