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碧血洗忠魂,奸邪弄朝纲(2)

作者:曾毅出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变最新章节!

    哪知刘朝圣虽听了他的话,却只是冷冷一笑,鼻中哼了一声,仰头看天,阴阳怪气地说道:“不必了,就凭你这地方,还不配留刘某喝茶。刘某今天来这里,也不是为了你的筵席。”他说到这里,突然拱手抱拳,斜向空中比了一比,还要往下接着说些什么。

    他后面的话还没出口,于福已经勃然大怒,怒喝一声打断他道:“刘朝圣,你好大的口气,竟敢说圣上御赐的茶叶不配你喝?”

    于福这话一出口,刘朝圣顿时听得心中一凛,暗叫糟糕,一时得意,怎么竟然落了这个口实,若是传了出去,那还得了?纵使皇上不予追究,但只怕于自己的仕途经济也是大大有碍了。

    他想到这里,连忙眼神四下扫了一眼,所幸除了他自己和于总管两人,周围只有几个下人和自己所带的几个军卒在场。见到如此,刘朝圣心中略略安定了些,连忙冷笑几声,掩饰一下张惶神情,辩驳道:“老于头,你不要含血喷人,本按察使最尊敬圣上,我是说你这宅院不配留本大人喝茶。”

    于福一听,越发怒上心头,又是一声大喝道:“放肆,刘朝圣,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敢说这样猖狂的大话。”

    刘朝圣见于福发怒,不由得微微一缩,随即却又挺起那枯瘦的胸膛,脸带讥讽地笑道:“我当然知道,这里是前兵部尚书,于益节于大人的府上。怎么,本按察使说得对吗?”

    于福被刘朝圣嚣张的态度气得几欲发狂,没注意到他话中的不同,当即喝问道:“你既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敢在此撒野?”

    刘朝圣嘿嘿一笑:“有什么不敢,一个前——兵部尚书的府宅,本大人为什么不敢在这里撒野?”他这一次刻意将“前”字拖长说出,语气之中满是揶揄。于福听到他说于益节是“前”兵部尚书,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暗想:自古伴君如伴虎,难道老爷出事了?所以刘朝圣这势利小人才如此张狂。

    于福想到这里,态度不由得软了几分,却故意将脸一板,向刘朝圣喝问道:“大胆,我家老爷是皇上亲封的二品兵部尚书,你一个小小按察使,也敢诽谤朝廷大员!说我家大人是前兵部尚书?”

    刘朝圣听他虽然声色俱厉,却知他已然被自己说动,不禁心中得意,嘿嘿一笑道:“你自然不知道了,你家老爷已经被问罪拿入东厂,刻日就要问斩,你们于府都要一体抄家。本大人今天前来,就是办这件公事的。”说罢将手一挥,回身叫道:“都进来,把守好门户,府中无论男女老少,不许放出去一个。”随着他的话,府门口竟一下子涌入了几十名军卒,一个个都持刀拿枪,凶神恶煞,虎狼一般。

    于福听说老爷被拿入了东厂,又见刘朝圣竟然真的带了军兵前来封门,心中不由一阵慌乱,连忙暗暗思谋对策。他还没想出要如何应对,背后却忽然响起一声清脆童音:“你胡说,我爹爹是镇守京城的大英雄,朝廷重臣,怎么会被拿入东厂,你这人一派胡言。你看看你,一张白脸,一看就是奸臣,要抓也先抓你。”

    于福一听这童音,便知是老爷于益节的独子于冕信,扭头看去,果然正是花园之中的那名小童,此时脸上的葡萄酒已经擦净,全身穿戴整齐,正指着刘朝圣高声喝问。再看于冕信的后面,夫人和老太太也都被惊动了,正由下人搀扶着缓步走来。

    刘朝圣当于益节在位之时,隔三岔五地便来于府坐坐,这于冕信是堂堂兵部尚书的独子,他自然一直是加意逢迎讨好,熟悉无比,此时一见于冕信奔出,顿时大喜,笑道:“臭小子出来得正好,本大人还怕你这小鬼淘气溜了出去,若是走脱了于府孽种,那可是大罪。”说着扭转头吩咐军士:“把这小鬼牢牢捉住了,若是让他走脱,本大人就砍了你们的脑袋顶数。”

    他身后的几名军士一听,连忙举步上前要捉拿于冕信。于冕信年纪虽小,却极为机灵,将头一低,竟然从军士的大手之下闪了过去。那军士一下没能捉住于冕信,顿觉脸面无光,张口大手,又向着于冕信扑抓了过去。

    军士还没扑到于冕信的面前,于益节的母亲,吴老太太已然在下人的搀扶之下站到了于福身旁,将手中的龙头拐杖猛地往地上一顿,喝道:“住手!”

    吴老太太声音虽然不大,却透着一股凛然不可侵犯之威,那军士一听,顿时停在了原地不敢再动。吴老太太眼睛瞪着刘朝圣,口中却对着于冕信喊道:“冕信,到奶奶身后来,我倒要看看谁敢动你。”说罢,又向着刘朝圣道,“冕信虽小,却已经荫了云骑尉,乃是堂堂朝廷命官。我老太太也是皇上亲口封的一品诰命,我看你们谁敢动我?”

    刘朝圣却又是冷笑一声:“一品诰命又如何?皇上已然下令对于益节革职抄家,全家问斩也就在眼前,你个土埋半截的老婆子,本大人就亲自来动你一动,倒要看你能如何。”说着将手一摆,带着军士们踏上台阶,向着吴老太太逼去。

    一见刘朝圣当真走了过来,吴老太太顿时又急又气,一时之间正不知说什么才好之时,身旁突然站出一人,向着刘朝圣一伸手道:“拿来。”

    刘朝圣一见这人,便认出是于益节的夫人王氏,乃是于冕信的生母。他素知王夫人生性外柔内刚,乃是于益节的贤内助,素有贤德之名。但此时见她向着自己伸出手来,却一时间被问得愣住了,疑道:“拿什么来?”

    王夫人面沉似水,冷冷说道:“亏你还是朝廷命官,你说前来抄家,那我问你,可有皇上圣旨?拿不出圣旨,你凭什么抄家?”

    刘朝圣一听,脸色顿时一愕,心中暗暗吃惊:看不出这王夫人一介女流,竟然有勇有谋,自己倒小看她了。他想到这里,却心念一动,嘿嘿奸笑两声,缓步走到王夫人身边,阴恻恻地说:“谁说本大人今天是来抄家的?”

    王夫人迎着刘朝圣,丝毫不惧,纤细的手指向着府门一指:“既然刘大人今天不是奉旨抄家,我于家不欢迎刘大人,这便请回吧。”

    刘朝圣哼了一声:“抄家今日是不抄的,不过呢,却要防止你们这些逆党转移财产,尤其是你这个娇滴滴的大美人,若是藏了起来,等到钦差大臣到了,发现短少了些许东西,那岂不是亏负了皇上?”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瘦骨嶙峋的大手,一脸淫笑地托住王夫人的下巴,接着更向王夫人的脸上移去。

    刘朝圣的手还没移到一半,忽然听到“啪”地一声,顿时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地疼痛,眼前金星直冒。他定了定神,等到眼前金星消散才看清,面前的王夫人正对着自己怒目而视,右手举在空中。原来方才正是王夫人抽了他一计耳光。

    王夫人这一计耳光抽罢,怒视着刘朝圣冷冷地说道:“皇上的圣旨一天未到,我还是一品诰命夫人,你这奴才胆敢碰我?”说着右手挥起,又是一耳光扇了过去。

    这一掌扇到一半,却突然被刘朝圣的大手抓住了手腕,动弹不得。王夫人刚用力一挣,却忽见眼前黑影一闪,刘朝圣的另一只大手早已挥了过来,一计耳光,顿时将王夫人扇得摔倒在地。于冕信原本躲在吴老太太的身后,一见母亲被人打倒,顿时急了,一个箭步蹿到刘朝圣面前,对着他拳打脚踢。

    刘朝圣一掌扇倒了王夫人,便见到于冕信冲过来打自己。他也不客气,抬腿一脚将小冕信踹倒在地,口中喝骂道:“臭**,竟敢打老子,给脸不要脸。”骂完又回头呵斥手下的军士:“你们都是死人吗?还是都傻了?给老子上,把于府的人统统抓起来,再来两个人,把这臭**按住,老子今天就怀疑她身上藏了银票珠宝,先剥光了检查一下。”说罢走到地上的王夫人面前,一弯腰,伸手揪住王夫人的衣领,嗤啦一声,便将衣服撕裂开来,露出里面的亵衣和雪白的肌肤。

    王夫人一见衣服被人撕裂,顿时尖叫一声,连忙伸手护住胸前。刘朝圣也不停手,左右开弓,又是两个耳光抽在王夫人脸上,顿时打得王夫人脸上青肿,顺着嘴角流下血来。刘朝圣两计耳光打得王夫人头晕脑胀,随即又扯住王夫人身上残破的衣衫,双手用力,嗤嗤两声,更撕了下去。

    于福总管这时也被两名军士牢牢按住,动弹不得。他见到主母受辱,心中大是焦急,连忙向着刘朝圣高声喝道:“刘朝圣,你不要把事做绝,诸事还是留下三分余地的好。”

    刘朝圣嘿嘿一笑,停下手中动作,扭头看着于福,问道:“若是我一定要把事做绝,你又能怎样?”

    &nnsp;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