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作者:御史大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通天官路最新章节!

    267章死道友不死贫道

    感谢独自去爬墙大大的打赏,谢谢一直以来对大夫的支持,还有投推荐票的读者大大们,谢谢你们的支持!

    张鸣放挂了,抬手将香烟塞进嘴里吸了一口,卢川在里让他卢川的办公室一趟,却没有说事情,但是张鸣放心里却明白,只怕不是好事。..

    自从上一次在常委会上提出来的农业发展的策略不大符合卢川的理念之后,张鸣放就感觉到卢川似乎有些针对他了,好在省委还有杜明这个杨冰的帮衬着他,要不然日子只怕会更加难过。

    张鸣放也是最近在无意中才杜明是杨昆的,杨家多年以前的确是共和国令人侧目的家族,只不过二十多年了,杨家如今人才凋零,只有一个杨天虹在津市任市委副书记,军队里面似乎也没有出色的人物,一个杜明也从野战军调来川西省军区任司令!

    不过,杨家虽然日渐凋零,不过只要有杨昆在,杨家就依然是跺跺脚就能震动全国的红色权贵家族,当然,对于杜明在常委会义无反顾地支持他的初衷,张鸣放也不明白,就算两人以前在军队里有很深的交情,不过,杜明早已经过了冲动的年纪,绝对不可能因为两人的交情而将杜明背后的杨家置之险地!

    唯一的可能那就是杨家可能最近要有动作了!三十年前,杨家一夜之间从顶级红色豪门堕落凡尘,从此开始了三十多年的蛰伏,难道真的杨家又要东山再起?

    “省长,车到了!”秘书陈思成推开门轻声地汇报了一声。

    “我了,我陆书记办公室一趟,你就不用了!”张鸣放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站起身来,伸手掐灭了香烟,该来的终归是要来的,终归要挺起胸膛去面对!

    站在过道上看着那扇门,张鸣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挺起胸膛走了,房门洞开,外间的秘书间里彭华云正俯身在办公桌上奋笔疾书,伸手轻轻地敲了敲门,彭华云闻声抬起头来,见是张鸣放立即站起身来张省长,您来啦!”

    “书记在里面吗不跳字。张鸣放伸手指了指里间的门,轻声地问,他这话完全是废话,卢川让他谈话,难道还能不在里面么,只是不过,他这句话却问得很到位,既没有在彭华云这个秘书面前失了身份,又暗示了这是卢川叫他见面的事实。

    彭华云点点头张省长,您请进吧,书记说了,您来了进去就行了!”

    张鸣放点点头,脚下迈着稳健的步伐,伸手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

    办公桌上摆着一张硕大的地图,卢川匍匐在办公桌前,鼻梁上驾着一副眼镜,手里捏着一只铅笔,目光不住地在地图上游移着,手里的铅笔不时地在地图上一顿,嘴里喃喃地念叨着。

    张鸣放眉头一拧,他也经常用这一招来敲打一下下面的人,但是如今贵为省委常委副省长,却依然受到这种待遇,这让他的心里很郁闷,却不敢惊扰了卢川,只能静静地站在那里,宛若一尊雕塑。

    卢川虽然俯身低头看图,眼角的余光却不时地瞥一眼张鸣放,见他如此表现,心头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鼻梁上的眼镜慢慢地滑下,卢川将手里的铅笔往地图上一扔,颓然地坐在椅子上,抬起头一看,愕然地张大了嘴巴鸣放,你时候的?”

    张鸣放呵呵一笑书记,刚刚进来才一会儿,见您正聚精会神地看地图呢,就不敢打扰!”

    “你呀,你呀,坐下!”卢川心情大好,伸手摘下鼻梁上的眼镜往桌子上一扔,从张鸣放的表现来看,这家伙的心里还是很有点畏惧之意的,这么看来张鸣放并不是想通过攀附杨家来走捷径,当然,也有可能是这家伙觉得杨家中兴无望吧!

    “张省长,请喝茶!”

    彭华云推开门端一杯水,又帮卢川的水杯续好热水,正要走出去,却听得卢川训斥道小彭,做事的,鸣放省长进来,我没察觉,你不会连杯水都不会倒吧?无小说网不少字”

    彭华云低着头,右手提着小热水瓶,不敢。

    “书记,不怨他,不怨他,我也刚刚才进来的!”张鸣放呵呵一笑,心里的那口气慢慢地顺了下去,在部队呆了几十年,养成了一个习惯,重视面子!

    就算明卢川这是在做戏,张鸣放心里还是舒服了很多。

    “行了,你出去吧!”卢川眉头一拧,挥了挥手对了,通知一下袁秘书长,今天的会见取消了!”

    房门轻轻地合上,卢川抓起桌子上的香烟扔给张鸣放鸣放,春耕很快就要开始了,这是农业工作的一项很重要的任务,你可要用心呀!”

    张鸣放点点头,点燃香烟吸了一口书记,我已经在着手准备了,不过资金问题是个大问题呀,今天干支的刘保就跟我要钱了,难呀!”

    “是呀,资金是个大问题!”卢川点点头我们川西历来是个农业大省,国家这几年把主要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工业,商业上,对农业的投入相对就显得有些不足!现在西部开发的调研还没有结束,至于国家时候开始搞西部开发还不,所以,国家拨付给我们的资金也有限得很呀!”

    卢川的声音一顿,目光穿过烟雾刺向了张鸣放,张鸣放立即就感觉到脖子一凉,就见卢川的脸色郑重起来不过,鸣放呀,我今天就给你开个口,你上次的提议很不值得搞个试点,资金方面你看着办!”

    张鸣放心头一震,他跟卢川的意见分歧就在于两人对农业工作的发展方向的互不认同,如今卢川却同意了他之前的提议,挑一个地方出来做新农业工程的试点,而且还破天换地拨付一笔资金!

    卢川这是了?

    “书记,您放心,我一定把这个试点工作好好的推广下去,一定给我们川西的农业发展摸索出一条路子来!”

    “好,我就喜欢鸣放这种有豪气的干部!你们部队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雷厉风行,我就喜欢这一点!”

    卢川张嘴吐了烟圈,现在看来张鸣放似乎并没有依仗杨家来挑战他的权威的意思,那么还有没有必要抛出杨学光来试探一下张鸣放的必要?

    张鸣放闻言心头一震,他立即明白了,卢川这是想他是不是攀上了杨家这颗老树了!杜明是杨家老二杨冰的,这个消息虽然隐秘,却未必能逃得过卢川的耳朵去。

    可是又要开口呢,总不能直直地对卢川说,是杨冰的杜明主动递出橄榄枝来的,他本人并没有攀高枝的想法?

    真要说出这种话来,他这个副省长也不用干了!

    “书记,我们这些从部队出来的人,在部队呆的长了都养成了这种令行禁止,只执行命令的思维,虽然大家都是一样的走路姿势,不过,却并不表示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张鸣放思索了一会儿,抬起头看了一眼卢川,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卢川总该明白他的心意了吧?无小说网不少字

    “这个习惯好呀!”

    卢川呵呵一笑,伸手摘下嘴唇上的香烟,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起来,既然张鸣放并没有攀附杨家的举动,那么无疑是杜明主动搞招贤纳士那一套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猜想,必须要证明一下才行。

    “鸣放,我这里有份文件,你看一下!”卢川拉开左边的抽屉,从里面掏出一个信封扔在地图上,铅笔被震得向外一滚,向着地上堕落。

    张鸣放一个箭步跨了,伸手捞住铅笔,放在桌子上,顺手取了信封打开,掏出里面的信纸一看,愕然地张大了嘴巴,这居然是一封举报宫道.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杨学光的举报信!

    举报一个小小的副处级干部的举报信,却送到了省委书记的案头上,这意味着张鸣放一清二楚。

    杨学光在蜀都学习期间去张鸣放家里拜访过,张鸣放这个消息肯定省委大院里很多人都了,更多人也向中华是他张鸣放在部队里的老部下,如今要拿杨学光开刀的话,无非就是敲山震虎而已!

    可现在张鸣放已经向卢川投诚了,表明了并没有挑战卢川权威的意思,他为还要来这么一手,他想要证明?

    联想到刚才卢川说的话,张鸣放心头突然一震,他隐约有些明白卢川的用意了,卢川这是想要利用杨学光这枚小旗子去证明一下杜明的真正用意,看一看杨家是不是真的想要东山再起了!

    这一瞬间,冷汗如泉水般地从他的额头上,脖子上,背脊上冒出来!

    办,是选择站在卢川这一边,还是选择站在杜明这一边?张鸣放的脑袋嗡的一声就炸开了!

    杨家东山再起的希望虽然不大,却终归是个红色权贵豪门,而且杜明还是他曾经的亲密战友,可真的选择杜明的话,说不定过不了多长的就会被卢川架空,慢慢地蜕变成行尸走肉!

    更关键的是,张鸣放的心底里绝对不看好杨家东山再起!

    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张鸣放的脸色一正书记,我觉得不仅要严厉查处,还要在常委会上提出来,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一次整风运动!”

    话一说出口,张鸣放突然轻松了下来,杜明对不起了!

    :们,这个月只有最后几天了,麻烦大家检查一下票仓,看看有没有月票,别浪费了,另求推荐票支持,大夫拜谢!

    !#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