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真实的一面

作者:瓜州夜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幸存者营地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三章 真实的一面

    “这是我家的笨儿子云海天,你喊他小云或者小天都可以。”小姑用手揉了揉儿子的头部,眼内尽是慈爱的神色。

    这时杨帆才恍若梦醒一般的打量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表弟,按照他们那里的风俗,为了表示亲近,彼此间的称呼通常都是不带表字的。

    身材不算高大,约莫只到杨帆的肩头,四肢矫健,起来并不显得瘦弱,一张满是憨厚的脸庞上此时尽是讨饶的神色,想必小姑又是在说教于行。

    “小天,呵呵,我还是这样喊你吧,你可以喊我杨哥,帆哥,或者像小姑一样喊我帆子也行。”杨帆爽朗的笑了笑,双手插进了口袋里,不知在鼓捣些什么。

    “他敢!”听见侄儿并不怎么见外的话,小姑脸上的哀伤之色再次消退了几分,颇为奇异的瞥了杨帆一眼道:“帆子,你现在可是比以前开朗多了。”

    在小姑的印象中,小时的杨帆虽然谈不上孤僻,但也跟同龄的孩子并不怎么处的来(早熟?),更不用说对一个从未谋面的亲戚这般亲热。

    “小姑,你也说,那是以前了,人总是会变的。”

    脑海中回忆起以前的点点滴滴,杨帆的双眸中不可察觉的闪过一丝伤感的眼神。

    “这位可爱的小姑娘是青青?不对,青青应该比我家那傻小子还大一点,她是?”小姑并不是一个反应迟钝的人,只是突然到失散多年的侄子,情绪过于激动才一直没有注意到杨帆身边的人。

    “小芸,我侄女。”

    “婆婆好。”小芸甜甜的出声喊道。

    “好好。”从杨帆那略带压抑的目光中,小姑却是察觉到了什么,禁不住在心下一叹,在向小萝莉的时候更是充满了慈爱的眼神。

    “对了,青青呢?我记得小时后她总是像条尾巴似地吊在你身后,现在该不会是”

    感受到小姑那充满关切和希冀的目光,杨帆轻轻的摇了摇头,道:“青青没事,现在还在老家那边,那里很安全。”

    “那就好,那就好。”

    小姑喃喃的自语道,那神情就好像向漫天神佛祈愿,最后得到实现一般,浑身都轻松了一截。

    “那边的几个人是你朋友吧,叫过来一起,到小姑家里去坐一坐,以后你就把小姑那里当成自己的家。”

    由于是出来散心的,杨帆几人身上所穿的都极为随便,又是在路边摊吃饭,怎么也跟富裕两个字联系不起来,再加上现在这世道……

    小姑忆起侄子自小痛失双亲,现在又流落在外,肯定吃了很多哭,心里突然就变得有些难受起来,当下就不由分说,拉起杨帆的手臂就不放,好似对方不答应她就不松手。

    杨帆有些汗颜的摸了摸头,目光不自觉的从摊位上飘过。

    “没事,回头我让小天来收拾就好了。”小姑可是眼都不眨的盯着杨帆,到对方的动作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连忙的补充道。

    “……”既然如此,杨帆也不再矫情,他也很想知道小姑一家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稍后,杨帆便把慕白等人招了过来,给两方人介绍了一下,慕白等人在听到这位竟然是杨帆失散多年的小姑时,神色顿时变得拘谨了许多,一口一个伯母好,令小姑的脸上也是笑颜大开。

    而小姑用来出生意的那座摊位,也不用等到小天再来回奔波了,在几个年轻的壮小伙帮忙下,一人背几个大件,一次就能全部运回家去。

    “喏,就在前面的巷字,转角进去第三个屋子便是。”

    这里是一个极为偏僻的地方,周围也是显得冷冷清清的,除了一些居住在这里的老人们,平时是很少有外人来的。

    “云嫂,来客人了?”

    “诶!”

    简单的一问一答却饱含着着邻里亲近的味道,小姑的脸上此刻也满是高兴的神色,家里很多年都没这么热闹过了。

    一路走来,杨帆脸上的神色都是怪怪的,了慕白三人,跟自己也是差不多的情况,这里的阴气似乎有些太重了,入目的不是中年大妈级的女性,就是身穿素服的少妇,寥寥可数的几名男子也是缺胳膊少腿,怎么都是一副阴盛阳衰的局面。

    几人脸上的怪异表情并瞒不过人,小姑在眼里却是微微一叹,并没有说些什么,显然这其中也是有些难言之隐的。

    小姑所住的房子很大,分为上下两层,就算再来三、四个人也能够住的下,也怪不得小姑硬是要杨帆搬过来一起住,尤其是在知道杨帆等人是住在旅社的时候,就更是教诲的对杨帆说着,现在这世道,赚钱不容易,要学会勤俭节约之类的话。

    换做一般的家庭,听着长辈说着类似耳朵都长茧的话,多半会表现的很不耐烦,杨帆却是从中品味出浓浓的温馨之意。

    房子里,装饰的比较简单,但其主人显然十分爱洁,收拾的整整齐齐,让人一便感受到一种家的味道。

    “你们先坐一坐,我给你们弄点好吃的去。”在招呼着几人将做买卖的工具送到厨房后,小姑当即就准备忙碌起来。

    “不用了,小姑,你忘了,我们刚才还吃过呢。”

    听到杨帆的提醒,小姑一拍脑袋,可不是,随即却又去张罗着给众人每人倒上了一杯茶水。

    “好了,小姑,不用再这么客气了,需要什么我们自己来就好了,您再这么客气,我们可不敢多待了。”着依旧不打算停歇下来的小姑,杨帆忍不住出声劝道。

    “这么久了,我怎么一直都没到姑爹啊。”

    这本来是杨帆想要转移小姑的注意力,可当他到小姑母子两脸上那瞬间闪过一丝悲伤的眼神,顿时便明白自己必然是触及了对方的伤心事。

    “去了,就在反攻城市的那一战中去了,附近的街坊们差不多都是同样的情况。”

    从小姑的话里,先前困扰着杨帆等人的疑惑随之得到了解决。

    居住在这一带的差不多都是当初作为炮灰,额不,是作为烈属的亲眷,至少城市的高层是这么说的。

    在西安城女性的猎魔者是比较少见的,或许是与当地的民情有关,躲在娘们的背后,那叫大老爷们的脸往哪里搁,这句话不知是谁传出来的,却显然是道出了三百里秦川男儿的心声。

    在这里,有的是老人痛失了爱子,有的是妻子失去了丈夫,还有的是孩子失去了父亲,大多都是在反攻城市的那一役中牺牲的。

    为了竖立榜样,城市的高层管理对待这些老弱妇孺的安置还算是可以的,在进城之处,便划分了一大片的房子用来安置这些人,随后又每家每户的划分了一批在当时还算得上丰厚的安家费。

    善忘也是人类的天性之一,没有人会认为城市的领导层会永远记得这批为了夺回城市而做出了莫大贡献的人,但谁也不会料想到,这个时候会来的这么快。

    小姑一家每个月能够领到的物资已经越来越少,不得已只好做起了一些小买卖来补贴家用,但就算如此,家里仍旧是很长时间都难得尝到一次肉味。

    在这种情况下,多出一个人的口粮对于小姑一家是一个很重的负担,但就算是如此,小姑却是想都没想就把杨帆接了过来,这不禁令并不怎么容易感动的杨帆也产生了一种鼻子酸酸的错觉。

    “总有一天,我要杀光虫子,给老爸报仇。”小天突然有些神色激动的挥舞着拳头说道。

    着他那张略显稚嫩的脸庞,双目却炯炯有神,语气也是异常的坚定,任谁到这一幕,也无法忽略他报仇的决心。

    “啪。”

    小姑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儿子的头顶上,语气十分激烈的喝道:“你要是敢出城去,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小天,妈不求你大富大贵,只要一辈子平平安安就好,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妈怎么办。”

    在小姑一硬一软的双重攻势下,小天很快就败下阵来,低垂着脑袋,不再坚持自己刚才所说的话。

    杨帆却是从在小天低头的一瞬间,从对方的眼睛里到了一丝不甘,苦恼等等。

    老实人一旦做出了某种决定,外人是很难动摇其意志的,但很显然小天也是有着某种的顾忌。

    接下来,众人就聊起了一些相对较为轻松的话题。

    这其中无可避免的就讲到了杨帆的过往。

    省去了其中若干的惊险和不方便之处,杨帆尽量像喝白水一样将自己的经历简单的叙述了一遍。

    可尽管是如此,却依旧听的小姑的脸色都白了,一个劲的说着以后莫要再到处跑了,赶紧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之类的话。

    而小天在听到杨帆转战天下的事迹后,脸上就差明写上崇拜两个字,向后者的目光中也隐隐夹带着些狂热。

    吃过了一顿不算丰盛却家味十足的晚饭,慕白等三人就牵着小萝莉与杨帆的小姑一家道别,小姑是说什么也要硬留杨帆在家里住几天的。

    要不是从杨帆的话里得知众人不像她所想的那么窘迫,说不定她都会让众人一起留下来。

    在这里自是不会有什么夜活动的,慕白等人走后不久,杨帆就被领到一间客房中准备睡觉了。

    不过,杨帆一直都保持着睡前和早起的时候,修炼一段时间精神力和功法,哪怕是在野外,这种习惯也是甚少中断过。

    在修炼精神力的过程中,杨帆的灵觉要比平时敏锐的多,哪怕是隔着厚厚的大门,他依然感觉的到,有一个身影正在大门的不远处徘徊。

    从脚步声以及呼吸频率来,在这屋里符合条件的就只有一个人,至于对方的来意,杨帆也可以猜到一二。

    门外所站的正是小天,很久前他就站在了这里,却是始终不曾敲响那扇大门。

    一边是渐生白发慈爱的母亲,一边是自己所追逐的梦想,两者不断的在他的脑海中碰撞,紧皱着的眉头更是一直都没有舒展过。

    小天的心情,杨帆是非常理解的,换做是他,同样也会非常的为难,但这种事只能由对方自己做出选择,外人却是帮不了他的。

    同样,杨帆也十分明白小姑的想法,也可以理解,但理解却并不一定意味着支持。

    在梦境里被攻破的城市或者营地难道还少了?

    坐困在城市之中同样也有着不小的风险,与其如此,还不如努力的使自己变强,将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这番话,杨帆也只会憋在心里,每个人的想法和选择都不一样,他不可能将自己的想法强加诸于每个人的身上,这是对别人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或许小天真的就这般平淡的过完一生,也未尝不是一种福气。”等了半响都不见对方有任何动静,杨帆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不知为什么,他竟然有种颇为失望的感觉。

    为什么要这么关注小天?

    仅仅是因为亲戚的关系吗?

    杨帆在心里不断的问自己,想了好一会,他才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不是,最大的原因却是在对方的身上,他到一丝自己的影子,梦境里那个杨帆的影子。

    那道混杂着不甘和无奈,淡淡的伤感还有些其他杨帆自己都说不明白感情的目光打动了他,可如果对方自己不肯踏出那一步,杨帆也是绝然不会表露处任何端倪的。

    “你会怎么做呢?”

    而正在这时,在门外徘徊许久的小天似是终于做出了选择。

    “妈妈,任何事儿子都能答应你,唯独这一件事,我做不到啊,昨晚我又梦到了父亲,着他被虫子咬住,疼的发出一道道痛苦的吼声,我的心怎么都平静不下来,希望你能够原谅儿子的任性,这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小天目视着母亲所在的房间喃喃的自语道,心里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以杨帆的耳力,这些声音自然是逃不出他的耳朵,脸上不禁露出了几分动容之色。

    “咚咚。”

    深夜的敲门声显得有些诡异,但无论是门外还是门内的二人都是并没有在意。

    “进来。”杨帆平静的说道,在他异能的控制下,铁锁自然已经是打了开来。

    缓缓的把门推开,着盘膝而坐的杨帆,小天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惊奇之色,实际上,在他想好敲响这道门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面对各种可能的准备。

    二人对视了一眼,旋即就把目光错了开去。

    “杨哥,知道我现在是做什么的吗?”

    沉默了半响,最后还是由小天打破了平静,在他的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个自嘲的神色,“我现在是给别人做刷碗工,每天能够领到一枚一阶虫核的工资,还管一顿饭,这份工作是老妈花了不少人情和代价才帮我找到的。”

    “你知道平时我是怎么刷碗的吗?就像这样。”

    小天把右手摊开,做了几个画圆圈的动作,好似是在真的刷碗一般。

    “咦?”如果只是普通的刷碗动作,倒也不会令杨帆流露出异色,但是在小天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却又一片若隐若现的红色气体跟着他的手掌一起旋转。

    “我知道,老板当初之所以肯雇佣我,除了其他因素外,还有一个就是因为我猎魔者的身份,让一个猎魔者帮自己刷碗,想必老板的心里一定挺爽的。”

    “这是老妈安排的,作为孝顺儿子的我,怎么能拒绝?”

    小天脸上中的自嘲之色更浓,语气却是超乎寻常的平静。

    到这时候,杨帆自然清楚了白日小天的种种都是装出来的,但他并没有接话,对方需要的是一个倾诉的对象。

    小天双手抱圆,在他竭力的控制下,一大片的红色气体被他逼到体外,隐隐散发出一种淡淡的血色光芒,显得有些诡异。

    “这就是我的能力,很没用是不是,除了花哨,没有半点实战价值,原本我也以为自己一生就会这么平淡的过下去,但杨哥你突然出现了,这是不是老天给我的一次机会?”

    “老妈不怎么了解猎魔者这一职业,自然是很容易就被你糊弄过去,我却是很认真很认真的听着,你很强,不是一般的强,从听你简单的说起的那些小事里,我能感受的到。”

    “也正是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这是老天给我的一次机会。”

    “我想变强,我想亲手杀死虫子,希望你能教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