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西行

作者:瓜州夜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幸存者营地最新章节!

    第二百零四章 西行

    “tmd混蛋。”等到黑熊发现这一情况的时候,狼王一行人却已经跑出很远,正要有所动作的时候,一根漆黑如墨的长矛却突然从紧闭的护罩中射了出来。

    那护罩竟是不知在什么时候,钻出了一个小孔,长矛就是从那里飞出来的。

    长矛虽块,而且又是出人意料,但黑熊的反应却是丝毫不慢,强压下心中的恐慌,双手继续的抓向了长矛。

    抓住了。

    黑熊的脸上笑容还没有凝固,一种空虚的感觉正迅速的从他的胸口扩散着,手上的力道也是越来越弱。

    他知道这是使用狂暴所带来的后遗症终于爆发了。

    黑熊思绪还来不及转换,冰冷的黑铁长矛就已经荡开了他的双臂,瞬间从他的胸口一穿而过。

    深红色的液体“滴答滴答”的滚落到地面,眼前犹如无尽的黑暗,逐渐的令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护罩全开,杨帆甚至都没身旁的这个大家伙一眼,对着身后诸人传达一个等我的眼神后,急速的向狼王等人逃跑的方向追去。

    既然已经结下仇怨,就断然没有这般放对手离去的道理,其他人可以先不管,但是狼王他是肯定要想办法除去的。

    对于这个人,杨帆稍许有些钦佩,但更多的却是鄙夷。

    钦佩的是对方那卓越的天赋能力,以及冷静的头脑,若非其见机的早,此刻地上躺着的黑熊在黄泉路上也绝不会孤单。

    能够提前发现黑熊异常的不仅仅是杨帆一人,做出了这个判断后,狼王接下来的举措就可以理解了。

    先不说狼王可不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下临阵以待的慕白四人,就是侥幸得手,等到杨帆从护罩里出来,黑熊却已经丧失了战斗力,单凭他一人,如何能够是其对手。

    除非是特定的场合,或者是用海量的人命去填,狼王的那些手下却是很难在这样的战斗中插的上手的,否则到以狼王的性格也不会在乎这些虚名的。

    通过之前的战斗,彼此的能力却已经是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如果有黑熊在旁牵制的话,双方就还可以斗一斗,但只是他一个人的话还是自己的性命更重要些。

    最令狼王暗恨的,却是团长那边突然不辞而别,否则以他们三人练手,在对方措不及手的情况下,倒真有少许的可能让杨帆吃一个大亏。

    这就是计划永远没有变化来的快,再好的计划却也是要由人来执行的。

    而杨帆却同样是发现了黑熊即将陷入虚弱的端倪,是以才会在最后的时刻表现的这么被动,用一个大乌龟壳将自己罩起来,并做出了种种迷惑对方的样子,给对方一种只差一点点就能攻破他防御的错觉,并一步步走向死地。

    并不是说杨帆没有更快更直接的战斗方法,但那样做的话,势必会引发对方的临死反扑,困兽犹斗,即便是杨帆之能,估计也是要吃一个不小的亏。

    唯一没有预料到的就是狼王的嗅觉会是这么灵敏,稍稍发现不对,瞬间就做出了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如果两个人中只能活一个话,多半那两人都会选择自己。

    十多分钟后,神色逐渐恢复平静的杨帆返回到废弃的超市前,仔细的话,就可以发现那眉梢之下却是隐隐夹杂着些许怒气。

    “跑了?”对杨帆了解甚多的慕白,到前者的表情,很快就猜到了些什么。

    “十个。”

    算上狼王在内,在最后的时刻逃出去的差不多有十二三人,杨帆纵然速度不慢,但面对四散而逃的人,却也只干掉了两三个跑的慢的倒霉鬼,没有二话,全是被利刃贯穿胸口而死。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总能逮着这批人的,大少,应该是知道这些人的来历吧?”

    面对慕白的疑问,杨帆只是木然的点了点头,随即便不再谈起这个话题,现在最当务之急还是要加强自身的力量,以后……

    远在几公里外的一座高楼上,手持着一个高倍数望远镜身穿橄榄绿军装的青年慢慢的将手放下,转过身来说道:“林队,依刘公子的意思,你说我们要不要”说着便做了一个杀头的手势,有些期待的望着身后的长官。

    “当然是不,刚才的战斗我们也了,先不说如果我们真的出面的话,能不能拿下对方暂且不说,就算真的将其击毙了,这是功还是过就很难说了,指不定最后就是我们被黑锅。”林队是一个相貌十分清秀的人,静静的站在那里倒真的有几分古代书生的味道,很难将其与军人二字联系起来。

    “那刘公子的招呼”

    林队有些不耐烦的打断道:“你要明白,小公子所代表的并不是整个刘家,做好我们的本职工作就是了,再说,这一次我们已经出了不少力,现在还要去给那些人擦屁股,如果他还不满意,那我用不着去理会他。”林队眼睛微微一眯,双手背于身后,颇为硬气的说道。

    还有些话他并没有当着下属的面说出来,京城的局面错综复杂,刘小公子却让他去火中取栗,没有任何好处不说,兴许还会惹得一身骚,这让他心里很是腻味,有这般的敷衍之举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简单的补充了一下资源后,杨帆一行人继续踏上了旅途。

    几人的情况主要是耗损过大,伤势倒是都不重,有慕白这个大奶在,彻底恢复也不过是几天的功夫。

    至于为何这么急着赶路的原因,用杨帆的话来说,这同样是一种修行,对于众人的意志的磨练是很有好处的,实则是他在一次的精神探查中,隐隐有种被窥视的感觉。

    直觉告诉他对方在很远的位置,而且并没有实质性的恶意,但他却是不敢大意,直到出了奎木市的范围才慢慢将速度减缓了下来。

    这个时候,杨帆才有时间,将自己所知道的系统的传授给诸人。

    除了一些最基本的技巧和知识外,杨帆并没有严格的给众人指出各自的发展方向,而是以道听途说的方式,将他在梦境里的一些见闻徐徐道出,让四人学着去思考、去摸索,这样理解才能够更深刻,他所起到的只是一个引导者的作用,至多是在对方走入歧途的时候,给予一些小小的提示。

    从京城到西安在以前,坐火车快的话只需**个钟头,慢的话也只要十来个钟头,而杨帆等人却是足足走了一个多月。

    穿越于各个山岭之间,历经大小数百次战斗,从一些数据上来,或许没有上次进步的那般大,但慕白四人却是恍若走进了一个全新的天地,这种沉淀对于他们的将来却是有着难以估量的好处。

    三月小春初晴,正是万物生长的大好时节,山野树梢上的点点绿意,冰雪消融的淅淅流水声都好似是在告诉过往的行人——春天来了。

    这一个月来,一行五人却是产生了很多新奇的经历,另类的修炼方式,奇特的生活遭遇。

    其中的一种最为令凤凰感到气愤和难堪。

    在这一件事上,连一向都是站在杨帆这边的小萝莉都破天荒的做出了抗议的举动。

    杨帆居然给众人做了一顿饭。

    做饭这倒没什么,这段时间来,风餐露宿的,再娇贵的肚子也都给弄的没脾气了,能吃就行。

    令凤凰有些想不到的是,杨帆的手艺竟是相当的不错,哪怕是在野外,工具简陋,各种调味料奇缺,做出来的食物味道却着实不错,令一向与后者有些不对头的凤凰,也难得出声夸奖了两句。

    可问题是在随后一个偶然的场合,杨帆似有意又无意的将某个虫子的甲壳捏在手里,嘴里碎碎的念叨味道真不错的话来。

    一瞬间,那种恶心透顶的感觉直接从胃部传递到喉咙,随即便哇哇大吐了起来,她的样子却真的是连酸水都吐了出来。

    面对对方的质询和恶狠狠的目光,杨帆却是避重就轻的回答说,这种虫子是可以吃的,以前他尝过,味道不错。

    着那张悲愤和抓狂的俏脸,杨帆的心情却是异常的愉悦,想当初她就是这样吓唬自己的,也算是一报还一报吧,杨帆暗暗的给自己找到了理由。

    直到很久后,在地底世界中,众人才明白了,杨帆所说的话确实没错,并用实际行动证明了那种虫子确实可以吃,然后杨帆才有些吞吞吐吐的告诉众人,上一次,他用的是蛇肉而非虫肉,他从没说过众人所吃的是虫肉,为此几乎又引出一场乱子来,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反正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凤凰就逐渐有些恢复以前的本性,除了没有再吐脏字外,倒是经常给杨帆找一些小麻烦,对此,后者却多半只是笑笑,很显然,类似的事情,在梦境里他已经习惯了。

    西安已经近在咫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