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阴云

作者:瓜州夜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幸存者营地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九章 阴云

    在北京城外分布着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卫星城市,为了方便管理,其中一些较大的一些卫星城就被冠上二十八星宿的名号。

    奎木市,地处西方,距离北京最远的一座卫星城,属于首都圈最外围的屏障,在西边这一带也算得上小有名气。

    这里虽然距离相对繁华的北京甚远,但因为驻扎着大量军队,四周有着大量开垦好的农田,从这边向北京逃难的幸存者,其中相当一部分人选择留在了当地,带动了当地的经济。

    出了奎木市,方圆百里内就少有人烟了,基本上能走的动的,都已经向北京城逃难去了。

    因为这个关系,若是有急事到西边去的人,多半就会在奎木市稍稍休整一下,顺便补给些物资。

    数天前,奎木市突然进驻了一大批行迹有些诡异的人,进入城市后,竟是哪里也不去,整日的呆在一些空置的房间里。

    更为奇怪的是,无论是市政的官员还是军队的指挥都对这一情况视而不见,丝毫没有查探一下对方底细的动作,这要放在往常是绝对无法想象的。

    毕竟连普通人都觉得这群人有古怪,更别说那些官方的人精们。

    这个时候还远远没有到世界和平的地步,尤其是在北京城里前些天才爆发出倭人捣乱的事情的情况下,军政两边要员的态度就很值得品味了。

    不过,这跟最底层的民众却没有太大的关系,时间过的久了,也就没什么人再谈起这件事了。

    在一间简陋的房间里,数名身体魁梧的大汉正激烈的争执些什么。

    “怎么回事,按理说那群人几天前就应该到这里了,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会不会是消息有误?或者是他们已经过了奎木市?”

    “应该不会,我们的人曾亲眼到他们开车向西边驶来,他们的车已经被做过手脚,走不了多远,就会轰的一声爆炸,速度肯定没我们快。”屋里围坐着的三人中,当属这人年龄最长,约莫有三十来岁的样子,他的性格阴沉、心思缜密,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添为此次行动的智囊兼指挥。

    “狼王,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一直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等下去?”

    过惯了北京城里的繁华生活,在这边缘小城的生活直让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在这周围,大约聚集着三伙人,都是一些在北京城里闲散的猎魔者,他们的性格大多桀骜不驯,不愿受到太多的约束。

    尽管有不少的势力对他们伸出了橄榄枝,但他们却不予理睬,就好像一些小说中野路子出身的武林高手,又有几人愿意去吃公家的饭。

    这些大多普通人出身的猎魔者,在陡然获得强大的力量后,心态也跟着起了变化。

    但就算他们再厉害也得吃饭睡觉,耍乐也需要钱,北京城里虽然保留了很多以前的娱乐场所,但要价可是不低。

    所谓一文钱难倒一名英雄汉,这些人虽然谈不上是什么英雄,但仅仅只是出售一些得自虫子身上的战利品还是不够他们的日常花销的。

    所以偶尔接几个单子,帮助京城里的一些富豪或者官面人物做一些他们不方便出面的事情,便成了他们经济来源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因为有些事情确实不方便政府出面,这一群体人的实力却颇为不俗,能够节省很多人力资源,是故对这一件事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拿钱办事,便成了他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这就是赏金猎魔者的前身。

    这一次却是结构三个宽松的团伙联合接下的任务,虽然风险很大,但利润同样也是丰厚无比,只要做完这一票,今后的几年时间里,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能吃香的喝辣的。

    为了这次的行动,三个小型的猎魔者团伙一共出动了多达三十来名猎魔者,其中二星以上的猎魔者就有十八人,这才是众人的底气所在。

    “再等七天,超过这个期限我们就撤,反正是他们的情报不准,与我们无关,虽然只拿到一半的赏金,却也足够兄弟们用很久了。”

    被称作狼王的男子嘴里叼着一根牙签说道,他是这次行动的临时总指挥,对众人还是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从他的本心里,如果整件事能够借这样解决的话,未必不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对方可是一名三星猎魔者,尽管自己这边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但世事难料,有些事谁猜得到呢?

    而被这些人所念叨的杨帆等人,队伍中却也产生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烧你个大花脸,烧你个黑面神,呼,烧死你个花心大萝卜”

    凤凰不断的在嘴里碎碎念,那咬牙切齿的模样,直让人怀疑,她与自己嘴里的那个家伙似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仿佛每念叨一句,她那疲惫到极点的身躯里就能挤出一点力量来。

    这是几天来遇到第几批虫子,凤凰已经记不得了,她只知道,以前几个月里见到过的虫子,都没这几天杀的多。

    以前凤凰也曾和一些朋友组织起来,到城外来为民除害,剿灭人类的公敌。

    大多的时候,是连虫子的影子都没到,便趾高气扬的回到京城内与朋友炫耀。

    也有数次真的碰到了虫群,这群闲的蛋疼的公子小姐,顿时就好像霜打的茄子一般,哭爹喊娘的向身后跑去。

    凤凰倒是记得隔着很远就放了几个火球,只是有没有打中虫子,或者是给予其伤害,那就不得可知了。

    想起这几天的遭遇,凤凰就感觉到一股无名火起。

    那个混蛋不帮忙也就算了,还不许别人出手相助,只是隔着数十米远的距离,她和罗成在这边拼命,另一边却好像是很悠哉的戏。

    最后更过分的是,还要她这个娇滴滴的大小姐亲自打扫战场。

    想起自己的这双纤细的手指在虫子那有些恶心的体内四处寻找虫核,凤凰就忍不住把一切怨念记在杨帆的账上。

    “找死。”凤凰娇喝一声,头都没回,身后却好似长了眼睛一般,敏捷的闪过了来自身后的一头的虫子的攻击,并顺手送了对方一朵蓝色的小火花。

    转眼间那只偷袭的虫子便被烧成了一对灰烬。

    瞧都未瞧一下,凤凰却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随即又没入到虫群中,不断的闪避腾挪,神色满是严峻,却并不忙着出手,只是静静的等待着下一个合适的机会。

    不远处到这一幕的杨帆等人,脸上不禁多出了一些微笑,或许一直在战斗的凤凰还没有太大的感觉,但身为局外人的他们却能很清晰的感受到眼前二人的进步。

    从第一天对战一个小型的虫群,杀到一半便已力竭,身上还留下了众多的伤口,若非有杨帆等人一直在旁守护,说不定就葬身在这群虫子手上。

    这还不算完,等到凤凰二人刚刚接手了慕白的治疗,恢复了少许力气后,便又被杨帆领到另一处有虫群出没的地方。

    这一次碰到的虫群较之上次却还要更强一些。

    凤凰虽然身上有着这样活着那样的小毛病,但她有一个优点,一旦决定认真去做某件事情,就一定会全力以赴。

    现在她算是跟杨帆杠上了,恨恨的瞪了后者一眼后,不需督促,便主动的迎上了虫群。

    而到这一情况,罗成却也只有苦笑一声,然后冲着虫子扑了过去。

    几天下来,二人所遇到的虫子却是越来越强,虫群的规模也是越来越大。

    也不知杨帆是如何才能这么准确的找到合适的虫群,尽管这些天二人的实力不断变强着,但身上的压力却从来没有减轻过。

    每当他们的实力略有提升,等待他们的就是比之上一次更要强大的虫群。

    双方似乎总是维持在某种平衡上面。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这一阶段的训练到这里就结束了,今晚找地方休息一下,明天我们进程补给一下,就准备向目的地出发了。”

    在到凤凰一记火焰刀切掉了这个虫群的最后一头虫子的大半个身躯后,杨帆拍了拍巴掌对众人说道,心里也不禁生出了些许得意。

    虽然才几天的功夫,眼前二人体内的灵能虽然没有大幅度的增加,但战斗力却是呈倍数增加。

    从最初的勉强应付几十头一二阶虫子已经到了极限,到现在纵横于一个满是二阶以上虫群里,仍是显得游刃有余,这其中的进步就不用多说了。

    如果不是周围没有三阶以上的虫子,否则杨帆还真想将其引来给二人试试水。

    二人中,虽然一个只是一星中段的猎魔者,另一个也只有二星初段,但他们的实际战斗力却远远超越于此,要不是这样,杨帆也不会跑这么远来招两个队员了。

    “今天表现不错,不过不要骄傲,这里的虫子只是小儿科,以后还会有更大的场面在等着你们。”

    这还是几天里杨帆第一次夸奖二人,虽然也有告诫的意思,却足以令二人小小的满足了一下。

    只是表现在外部的反应却是窘然不同,凤凰的的回答是一记轻轻的哼声,随即像只美丽而高傲的小公鸡一般扬了扬下巴,好似对于杨帆的话有多么不屑一顾似地。

    只有其那眼底的一丝精神波动才体现出她此刻的真实心情。

    “谢谢。”罗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是真心诚意的,只有他知道,为什么对方总能找到那么多成阶梯状的虫群。

    这一切都是人为造成的。

    缘于一个睡不着觉的夜晚,罗成偶然发现杨帆离去的身影,好奇之下,他便跟着追了上去。

    远远的他就听到了一阵阵虫子悲鸣的声音,可等他追了上去后,杨帆却早已不见了身影,只留下地面上大量的虫尸以及所剩不多的活口。

    而在回来的路上,他则正好到了那不断追逐虫子的人影,对方的举动非常奇怪,明明实力高强,却偏偏不下死手,一旦到某头虫子企图离队,或者改变方向都被其上去武力给予纠正。

    时间久了,那群虫子倒也学乖了,顺着那人的意图朝着某一个方向奔跑,最终与另一个小型的虫群合并到了一起。

    不用说,那人自然也是杨帆。

    杨帆可谓是用心良苦,为了取得最佳的训练效果,他强行制造出了一个个实力与凤凰二人接近的虫群,这其中所花费的心力不比一直处于战斗中的二人要少多少。

    这份心意着实让罗成很是感动,他不知道杨帆为什么要把这个事瞒着众人,但他却尊重对方的决定,一直都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

    对于罗成的道谢,杨帆好似是丝毫不觉惊讶,只是回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在那一瞬间,罗成竟是有种浑身被人穿的错觉。

    难道他知道了?

    带着这样的一个疑问,罗成在对方的脸上观察了半响,不得要领,最后只得作罢。

    杨帆暗自的点了点头,实际上,那一晚他早就发现了罗成的存在,只是故作不知罢了,而对方的反应他却是相当的满意。

    传闻毕竟是传闻,有些事情只有亲自考察后,才能得出结论。

    这几天的训练除了是考虑到增强二人的实力外,还有一个就是对罗成的考察。

    凤凰不必说,有了梦境里多年的相处经历,有些地方他甚至比其凤凰自己还要了解自己,自然不存在什么问题。

    而罗成在梦境里的声望虽然不俗,但杨帆却与其每打过什么交道,有些事还是要防上一防了。

    这几天,杨帆在细微处给罗成设置了不少小小的考验,对方的综合答案他还是比较满意的,不算完美,却更有真实感。

    由于车祸的缘故,众人的补给非常不足,要不是再跳出车子的那一刻,杨帆反应快,抓起了一个装食物的背包,恐怕也只能到附近补给一下再出发了。

    但即便是这样,几天下来,背包里物资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这也是杨帆不得不终止训练的一个重要原因。

    好在这几天里杨帆等人一直蓄意的朝着西边走,如果地图没错的话,隔着他们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座中型的城市,刚好可以供他们补给一番再重新上路。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还未亮,被一阵擂鼓声给吵醒了的众人,到满脸不自然神色的罗成,自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几天,由于食物紧张,罗成都一直压抑着自己的食欲,每吨都只吃了六七成饱,即便是这六七成就已经抵得上其余四个人食量的总和。

    这个计划外的变故,令杨帆不得不压缩自己制定的训练计划。

    “走吧,到城里后,我请你吃个够。”

    昨天晚上就已经把最后一点物资给瓜分干净,是以众人虽然对罗成有些同情,但也只能表达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值得庆幸的是,给众人带路的并非是一个路痴,按着从新制定的简易地图,终于在正午前赶到了奎木市。

    “吃饭,吃饭。”罗成此时也再顾不得什么形象了,几天来共同战斗的经历,已经让他慢慢融入到这个小团体之中。

    “哈哈哈”

    回应是一片善意的大笑,不过大家还是非常体谅的向附近的某一家小酒楼走去。

    而杨帆等人没有察觉的是,在奎木市东边入口的地方,几个假作摆摊的人,在发现杨帆等人的踪迹后,立刻会意的使了使眼色,然后一溜烟的分散开来,隐没于街边巷角。

    “狼头,他们来了,一共五人,三个男人,一个女人,还有小女孩。”一个急急的声音从门来传来。

    “立刻把小黑和丘八找来。”狼王神色一动,面色逐渐变得坚毅道。

    那人听到这命令后,不禁暗暗吐了吐舌头,也就是狼头有这本事,敢把业内鼎鼎有名的黑熊和团长取了这样两个外号,要是换做别人,说不定早被后者给灭了,当下不敢怠慢。

    另一头,杨帆五人也走进了一间环境尚可的酒楼当中。

    大厅里摆放了十多张大圆桌,此时正是用午餐的时间,却也只有三四张桌子上有人,生意倒也说不上是好还是坏。

    “几位这边请,想吃什么尽管说,本店可是奎木市第一酒楼,保证物美价廉。”一个胖乎乎很有亲和力的中年人迎了上来,热情的招呼着众人。

    “王胖子,你又在蒙人了,整个奎木市就只有你们一家酒楼,你自夸第一自然没有人站出来反驳了。”

    “是啊,哈哈,要是还有别的地,老子早换了,整日吃着这整月不变的四菜一汤,肚子早就在抗议了。”

    都说胖子是心宽体胖,王胖子的脾气确是不错,听到有人捣乱,却也不恼,只是笑骂道:“一群吃货,有的吃就不错了,小心下次连这都没了。”

    其余的客人听到这话只是哄笑了一阵,显然彼此间是很熟了。

    “好吧,给我们也来上四菜一汤,一盆饭,恩,来双倍的。”

    考虑道罗成的饭量,杨帆在最后又补充了一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