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阿庐古洞

作者:瓜州夜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幸存者营地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二章 阿庐古洞

    事实上,两头天牛所受的伤虽然不等,却也相差无几,不挺到最后一刻,依天牛的脾性是很难做出逃跑的举措的。

    不是什么虫子都像蓝眼豺猫那般的猥琐和胆小,许多高阶的虫子都是比较高傲的,宁愿自爆也不让尸体落于敌人手上的比比皆是,这也是在二十年后,高阶虫核依旧是那么稀有的主要原因。

    就目前来说,二阶的上品虫核已经是极为难得的宝物,此时的猎魔者正处于打基础的阶段,任何一点小小的因素都可能影响到其将来的成长,杨帆自己有属于他的一套发展路线,却不宜和其他人分享。

    一则这种方案将消耗大量的珍贵资源,连他自己都不一定能够保证够用,更别说分给他人,第二则是适合他自己的,却不一定适合他人,这点很难瞅准。

    最后嘛,人毕竟是有私心的,杨帆亦同样不能例外,些许龌龊的心思有时连他自己都不曾注意,却真实的存在着,这里就不一一细表了。

    不过,眼前的这枚上品的二阶虫核却是令杨帆的烦恼一扫而空,就算赶不上他之前所用的那枚王级的虫核,却也不会相差太远,比之城堡里的那些存货无疑要强上许多。

    在此之前,城堡里最好的一枚二阶虫核就是取自于黑蚁体内的那种,但是黑蚁虽然在整个地下世界也算得上名声远播,却是得益于那庞大的数量,无尽的黑蚁军团如潮水般涌上,就算是高阶的虫子碰上也得绕道走。

    至于个体实力嘛,在所有二阶虫族里,勉强也只能排个中上,所以从黑蚁体内取出的虫核也只能划为二阶中品虫核,而城堡里其余的那些几乎都是一水的下品。

    这就是有一得必有一失的道理,如果城堡周围尽是一些强悍的二阶虫族,恐怕城堡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的安稳。

    杨帆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虽然一直都没有声音传来,但他估计对方也跑不了多远,兴许已经倒下了,却是隔的太远,所以才没听到声响。

    沿着道路两旁留下的痕迹,前行了近千米,终于在一处断树前发现了那头倒霉的天牛,周围散落了一地的树叶,想必是其临死前撞击所造成的。

    “死相实在太难了。”

    杨帆嘴里嘀咕着,手上却丝毫不曾停歇,熟练的开始了“摸宝”之旅。

    半刻钟后。

    许是刚才将好运给用光了的缘故,在天牛那诞生虫核的一部分器官内,摸索了半天不见所得后,杨帆终于无奈的宣布这次黑了。

    “来,这东西真的跟长相很有些关联。”杨帆略显自嘲的说道。

    两头遭遇差不多一样的虫子,却偏偏一个体内有虫核,另一个则没有,这概率的事情还真不大好说。

    再次来到之前天牛群狩猎的地点,除了一地的血迹和骨头,却是没有到一个活物,那天牛群竟是已经离去,沿着地面是留下的痕迹追踪了半天,最后却是无果而回。

    也不知是巧合与否,杨帆跟着天牛群留下的痕迹追到一条小溪处,之后却是在附近没有发现半点端倪,在他的眼中,那些天牛就好比一个个会移动的上品虫核,这让杨帆如何能够甘心,更别说那头变异天牛头领的虫核和独角更是他势在必得之物。

    有了那枚王级虫核,那枚产自火狈的三阶虫核就可以放到一边了,二阶的王级虫核,比之绝大多数的三阶虫核都胜上一筹,效果自然更好。

    而那独角也是极珍贵的一种材料,将其磨成粉末,除了能够作为潜能强化药剂的一味辅助材料外,长期服用的话,也能够小幅度的提高**的防御力。

    只有王级天牛的角才有这个效果,据说是因为天牛是某一种高阶虫子退化后的产物,而王级的虫子却能将全身的精华汇聚到独角之上,恢复了少许祖上的血脉,才有这个特殊的功效,普通的天牛角除了补补身子外,却是没什么大用。

    世界上王级的虫子本来就少,王级的天牛就更加的稀有的了,至少梦境里的杨帆是没有碰到过,所以他也只是听说,能用这么珍贵王级天牛角做辅助材料的潜能强化药剂,其功效之强大可想一般,比之杨帆给自己所预想的一种也要强上许多。

    这种特级潜能强化药剂的配方杨帆也清楚,却从不敢报太大的希望,其中的一些材料他更是只知道名字,什么模样,在什么地方出产却是一概不知,想要寻找却也是无从下手。

    但就算是只为了那个想头,万分之一的机会,杨帆也不会令它从手中溜走,那种特级的潜能强化剂对所有猎魔者来说,都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

    做出了这个打算后,杨帆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里,四处的寻觅着天牛群的踪迹,其他的各种虫类倒是碰到了不少,却独独没有到天牛群。

    身上所携带的干粮在最初的几天就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一些却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轻易动用的救命食物,只能以山间的野果和清泉度日,别一些书上把山林里的生活描绘的多么美好,在杨帆来却是屁话,接连吃了几天的果子更是把他的牙腮都吃酸了,见那种青涩的山果就忍不住直皱眉头。

    “来果然是应了那句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遥想当初,梦境里的杨帆除了虫肉,什么东西没吃过,哪像现在这般,虽说每顿吃的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却也是鸡鸭鱼肉不曾断过,连上次地底之行,直到回到地表,他背包里的罐头依旧没有吃完,生活丝毫不差。

    这几天餐风露宿的生活却是把杨帆折腾的不轻。

    “去附近的营地补给一下,再回来继续干活。”

    杨帆很快就给自己找上了一个理由,周围的地形他已经熟悉了不少,虽然没有去过附近人类的聚居点,但通过虫子的分布情况也能大概猜到一些情况,营地自然不可能建在虫子太过密集的地方。

    再结合一些其他方面的考虑,阿庐古洞四个字眼便浮上了杨帆的心头,虽然没有亲眼确认,但他却是有着七八分的把握。

    早些年杨帆曾到此游玩过一次,给他印象十分深刻,阿庐古洞是一组典型的岩溶地貌地下溶洞群,有着九峰十八洞的美誉。

    明代著名旅行家徐霞客就曾神迷于此,两次入洞考察,留下了“泸源之水涌于下穴,泸源之洞群于悬岩”的名句。

    但这却还不是杨帆印象最深刻的,他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那昂贵的门票价格,在那个年代,几十元的门票都够他一个月的生活费了,在得知了那令人肉痛的票价后,小杨帆愤愤的待在里面了很久,直到快关门了才在姥爷的督促下一步三回头的向外面走去,似是这样才能值回那票价似地。

    想起那段无忧无虑的童年,杨帆脸上少有的流露出一抹怅惘的神情,但这样的表情也是稍纵即逝,几个呼吸后又恢复到那古井无波的模样,此时此刻,可不是让他大发感叹的时候。

    有着大致的方向和童年时的记忆作参照,寻找阿庐古洞并不是如杨帆所想的那般艰难,迈过了两座山头,周围的地形更是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到了这里,就已经错不了了,杨帆清楚的记得只要通过前面的那条铁索桥,再一直往前走不久,就可以遥遥到那仿佛青灯古刹般的四个大字。

    据说这座铁索桥也是有些来历,出于增加观赏价值的缘故,桥却是一直没有拆除,只是加装了一些安全措施。

    踏上铁索桥,虽然有些摇摇晃晃的感觉,但两边的护栏做的很高,没什么危险性,却让人体会到一种高空行走的感觉,倒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开门砖,令人眼前一亮。

    “站住,你是什么人?”

    正待前行的杨帆突然听到对面传来的声音,脸上显得相当的高兴,虽然对方的语气并不算友好,但毕竟是有人,那青涩的山果他实在是吃腻味了,遂指着自己说道:“杨帆,潞西县人,路过这里,想在这里补给一下。”

    许是清杨帆的模样不像是恶人,而滇省山里人的热情是出了名的,对面的那人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却仍是坚持的说道:“你等等,我让小猪回去问下大人的意思。”

    听到这里,杨帆也算是听明白了,对面的小子估计也就是十四五岁的样子,做着类似放哨的事情,忍不住轻微的笑了一声。

    从这里的布置来,显然是不像是在防范虫子,倒是防人的可能性更大些,否则也不会派出一些半大小子来,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这座营地的人恐怕不会太多,人力资源有些紧张了。

    如果他想的没错,这里应该只是第一道防线,后面应该还有些其他的布置。

    眺望着远方,在这一瞬间里,杨帆里就想到了很多东西。

    “石头哥,你,就是他,他说想来我们洞里补给一下。”随着一阵轻微的碎步声,一个略微有些耳熟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