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上佳表演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第六十四章  上佳表演

    依照往年惯例,期末考试甫一结束,大可就急不可耐的跑了过来。

    在复习这段时间,婷婷非常用功,我也没能与她见面。

    每天彼此都会抽出时间通个电话,初尝情爱滋味的女孩,总有说不完的话。说过了甜言蜜语,婷婷总在意无意间提及易雪茜的动向。

    两人仍住在原先那间公寓,听她的语气,两人关系似比以前还要融洽。心中有所顾忌,就算空闲时间多些,也壮不起胆子主动过去。

    还有点比较担心,万一在学校里会碰到易雪茜怎么办,会不会大家尴尬?还好,直到考试,担心的事情也没有发生。

    我暂时抛开了是非恩怨,一头拱在了学校。平时都跟同学一起用功,偶有闲暇就凑一块吹吹牛,口袋里的票票也足够请大家打打牙祭。回到住处就拉着曹宇聊天,“天普”,似乎都放在了脑后。

    与往年最大的区别,大可是光杆一人过来的,与玲玉兵分为了两路,她则直接去了蒋婷婷那儿。

    以前大家通常都是聚在一起,男男女女说说笑笑,那才叫热闹。

    大可是个狗窝里藏不住肉包子的主,看他的神情,分明知道了不少事情。

    看他跟曹宇一起神神秘秘、嘀嘀咕咕的样子,我有个不良的预感,他跟玲玉说不定也知道了雪茜的事情。

    哎,真是挠头啊,谁让自己犯了那么大错误来着,能平平安安地坐在这儿读书就该知足了。

    眼看到了吃饭的点儿,我故意问大可:“玲玉还过来吗?”

    他看了我半天,才道:“我想可能够呛,大概会住在婷婷那儿吧。老大,都是你害得我们分开,今天是不是摆个场子请一顿啊?”

    没两句话,就把底细露了个差不多,大可的嘴脸我是最清楚,摆明就是想宰一把,可是为了堵住他的口,咱也得认了啊。

    回头问曹宇:“好啊,没问题。雨萍什么时候回来?咱们一起去。”

    过没多久,曹宇接个电话,说薛雨萍跟蒋婷婷她们一起啦,李玲玉也不会过来,请大可同志安心待在这儿就好。

    三个男人对视,呵,认识这么久了,就我们三条好汉一起吃饭的机会还真不多。那就再联络几个人,多了热闹。

    跟林锋大哥说好,再问李季虎。

    他也过上了幸福的单身生活,袁咏清提前回家陪父母过年了,据不完全可靠消息,他有希望做爸爸了。

    当初咏清姐说是暂时不考虑要孩子,伤心地离开“天普”,这下真是没事干了。

    当晚难得地仅有五个大男人凑在一起,放心大胆地喝酒。酒量大的全喝了个酩酊大醉,差一点的如我还好一点,奶奶的早就不醒人事。幸好事先比较明智,买了东西来住处喝,否则还不知道有没有人扛我回来。

    “酒不醉人人自醉”,真需要麻醉一下时常紧绷的神经啦。好几次曾劝卞月茹喝酒时节制一点,可烦恼来了之后,任是谁都会找机会发泄,我不同样如此?

    喝酒是不能逞英雄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痛得紧,嘴里苦得要命,昨晚似乎吐了。

    当我睁开眼睛,他们四个都不在了。

    调动“清心吟”解除苦痛的时候,蒋婷婷来了,还是独自一人。

    她放下手里带的吃食,不由埋怨起来:“看,人家都逛街买东西准备回家了,就你你一个人傻乎乎地躺在这儿难受。”

    听婷婷的口气,越来越象个小女人,我望着她笑起来,嘴凑过去:“我不是还有你吗?”

    “讨厌。”她不依地拍了我一下,然后躲开,“满嘴酒气的,快起来吃点东西。”

    她象个小妻子,温柔地帮我披好外衣,又跑到厨房拿来了筷子和碗,然后坐在一边看着。

    “大家计划什么时候回去?”我边吃边问道。

    “过两天就走,你呢?跟我们一起吗?”婷婷很期待地看着。

    “我不打算回去了,留下来做点事情。”

    家里刚刚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她是一定要回去的。而我呢,想留下认真考虑一下天普,虽然目前没什么办法,但我仍是大股东,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

    婷婷脸上略显失望,却也没多说什么,我这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只是问道:“诚,你不准备找雪茜谈谈吗?总躲着也不是办法。”

    我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当然想谈,可是怎么开口?总不能直接说那个什么了,我会对事情负责的,可还得想想人家愿不愿意吧。

    含糊地应了一声,还真是没辄。我的勇气倒是不小,可是根本没一点把握,如果把一切弄糟,岂不连最后的机会也没了,还是等等看吧。

    很快,大家都陆陆续续离开了。

    正在南辰进修的晨晨走得要晚些。再逗留几天,等开完董事会,还来得及送她。

    绍伟办事效率挺高,“陆克基尼”已经托运到了南辰。云希打电话来说她很喜欢,乳白色的车子很漂亮,音响效果尤其棒。正好春节不回去,好好开着玩玩。

    听起来,这辆车子已经划归她指挥,忙活了半天我还是一无所有。不过她留下来,这个春节倒是有伴了。

    其他几辆车子也在最快的时间内脱了手,银行卡里已经打入了相当于一百万美元的钞票。

    不记得谁说过了,只有钱永远不地背叛你。但手里有了钱,并不见得就感到幸福,这是我的亲身体会。

    公司召开董事会的日期是打电话逄妍通知的,比去年晚了不少。不知道郑廷洲打的什么算盘,但不管怎样都要去看看。

    跟去年的热热闹闹不同,参加人员很少,非常冷清。

    我到的时候,郑廷洲满脸堆笑地迎了出来,亲热地握手,说着可亲的话语,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学了袁咏清的做法,曹宇和雨萍都把股份转到了我的名下,然后两人跑到了吴冕山度假去了,他们倒是落了个清静。

    咏清姐自然不会露面了,程磊这个血性汉子也不在了,他说在天普无法再呆下去,太压抑。

    就样算起来,我手里握有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

    还有公司的两个高管参加了会议,他们的股份卖给了郑廷洲,每人只象征性的留了百分之一,事实上形同虚设。

    出乎意料的是,卞月茹也没来参加。从那晚之后,我们就没再联系过。

    逄妍笑脸如花地读了一份文件,卞副总因身体不适,将缺席这次董事会。呵呵,我倒忘了,她现在已经是公司的总经理了。

    她继续一本正经地说着:卞副总书面同意对该次会议的所有决议以弃权处理,虽然有些不合情理,但我们不是上市公司,也无法太多计较。

    郑廷洲坐在居中的位子上,脸上还是那谦和的笑容,看不出一丝异样,我心里挺佩服他。不管做了多无耻的事,都是那样镇定自若。

    但这个位子理应他坐,因为他握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是理所当然的领导人。

    首先做了完美的开场白,郑廷洲对过去一年取得的成绩表示肯定,感谢大家所做出的努力,尤其我和雨萍,对技术的革新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我心中气苦,却脸上带笑听着,似乎说的与我毫不相干。就算是失败者,我也不能让人看笑话。

    默默地观察着在座者,可以看出逄妍心中的得意念头,却不知道郑廷洲想了些什么。在同样的修习者面前,窥人内心的异能毫无作用。

    其他两位参加者明白自己形同虚设,心里就没动过与这次会议有关的想法,不管什么样的决议都与他们没关系。似乎就是为了看个热闹,我一脸平静,倒让他们颇为失望。

    说完了好听的话,郑廷洲话锋一转,接下来与我想象的相差无几。无非是因为市场原因,今年的利润低于预期,所以不多的红利就全部拿出来加加研发费用。

    做为最大的股东,他放弃了自己应得的一份,希望大家共同努力,争取明年取得更好的成绩,以获得更为丰厚的回报。

    其实真正的股东,只有我们两个而已,他这么做针对着谁来,大家都清楚。

    一直含笑看着这场表演,更多地关注逄妍的心理活动。

    整个过程中,郑廷洲时常会稍做停顿,然后留意听众的神情,我的表现当也不在他的意料之中。

    “逸诚,你有什么意见吗?”说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忍不住了,还是开口问我。

    “没有啊,郑总做的很好,小弟佩服至极,盼着明年能分点红利才好。”我淡淡地答道,此时心情波澜不惊。

    我一口一个郑总,郑廷洲却是神色不变,扫了一下另外几人:“各位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没有。”两位高管异口同声地回答,已被收拾地服服帖帖。逄妍则是盯着郑廷洲,一脸的深情款款。

    “郑总,听说公司一直在动作上市,不知道怎么样了?”

    “这个嘛。”逄妍抢着开口,看来已经排练得不错,“公司现在遇到了一点麻烦,上市大概要拖后了。”

    “是啊,小妍说的不错,我正在努力,家叔父也帮着做工作呢。”郑廷洲脸色如常,倒是首次提到他的家人,“逸诚啊,咱们有项决议大家通过一下,过会儿我还有话跟你说呢。”

    “呵呵,好啊,我想郑总应该会有话对我说。”

    接下来,逄妍读了几份文件,无非强调要加强郑总在公司的领导地位之类。

    各两位自是毫无异议,我笑着看了,然后放在一边:“这个,容我拿回去考虑一下,郑总的想法想必没什么问题,总是好的。”

    “好吧,那暂时先这样,散会吧,我还有点事情跟逸诚商量。”郑廷洲轻轻摆摆手,逄妍与那两人都自觉地出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