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千头万绪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婷婷急着回去,在南辰也没多做停留,匆匆返校。

    下了车的第一个感觉,竟然是习惯姓地想到天普去看看。等婷婷问我去哪儿的时候,不由自己苦笑,这是何苦来着:那儿,还有太多关系吗?

    送婷婷到公寓楼,帮她把行李拿下,却是不敢上去,委婉地请她替我给易雪茜说说好话,就独自一人返回住所。

    等不多时,曹宇一个人回来了,见面之后,兄弟之间自然特别亲热。道了别来的客套话,竟都小心地不去提天普。

    都是这般小心翼翼,心里却都清楚对方想的什么,对视的时候,彼此苦笑,天普实在成了我们共同的心里之痛。

    吃晚饭的时候雨萍回来,她却不管这一套,忿忿地提起来,对郑廷洲的行径不满那是在所难免。

    “老域,你这一走倒轻省了,郑廷洲经常找我们麻烦呢。““他还有什么好找麻烦的?”我的气无法不被勾起来。

    这一开头,曹宇也不再藏着掖着:“域哥,你拍屁股走了,那姓郑的小子当我们好欺负了,三番两次地派人来,想收购我们的股份。”

    “那就给他呗,咱们棋差一着,再留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真得不想他们小两口跟着再受累,尤其曹宇,本就不发达的身板近曰来似乎更瘦了。

    “那怎么行。”雨萍愤愤不平,“那可是我们的心血呢,再说他给的价格那么低,明摆着趁火打劫嘛。”

    一时想不出好的解决方案,我只有低调地说道:“这都怪我,事前没做好工作,这才被他钻了空子,让你们跟着受累,真是过意不去。”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大家一起合作,讲究的就是一个诚信,否则还有什么意思。你对朋友好,我们都知道,关键那姓郑的不是东西。”曹宇不太理解,“那次我碰到他,狠狠地骂了一顿。哼!”

    “小宇,你小心点,郑廷洲的背景复杂着呢,当心他报复。”说到这里,我就想起刘二一家人。

    有一个道理永远不假,小人万万得罪不起,不到万不得已,有一击毙敌的把握,最好不要起正面冲突。

    “还说呢,那家伙就是狂妄得不得了,还扬言要威胁我们呢。”雨萍在旁边添油加醋。

    听着小两口一点一滴的披露,说着郑廷洲的过分之处,我一厢情愿替他找的种种借口也站不住脚了,心里也渐渐凉了。

    忆起以前种种,郑廷洲刻意隐瞒,没有太过表露,但应该也是个先天功法的修习者,而且原先修为在我之上。不知道这次重振功力之后,两人相比会是何种情形。

    曹宇和雨萍从哪方面来说,都难以与之匹敌:“你们两个以后小心此,尽量少跟他接触,有什么事我来解决好了。”

    雨萍说话真伤人:“你能有什么办法?要不是那次遇到雪茜,说你真有事,我还以为你想不开临阵脱逃了呢。”

    发生了事情明显不作为,落到他人眼中是显得懦弱了些。易雪茜肯替我说话,倒有些出乎意料。感觉里,她应该对我恨之入骨才对呀,现在还能好好地在外面呆着,运气已经够好了。

    心里隐隐作痛,我强作一脸平静,转向曹宇:“郑廷洲对月茹姐还好吗?”

    “那种女人,你还叫她姐姐。”雨萍不满道。

    “哎,毕竟她当初出来是为了帮我,也不能说一点感情也没有。”我替卞月茹说好话,对她的“背叛”,竟是觉得很淡,只是从心底里不想提到这个人。

    “这个不太清楚,没再接触过。”曹宇如实说道,“不过姓郑的还跟姓逄的在一起,并且让她接管了天普,卞月茹做了副手。”

    听到这里我皱皱眉,客观评说,逄妍心细,但决不是个合适的管理者,比卞月茹多有不如。

    郑廷洲如此做,显然还是拿她当外人,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有点想不明白,卞月茹实是个心高气傲的人,竟还甘心留下。

    如果真心对她倒也罢了,我心里有些不齿郑廷洲的为人了。以前对他还是挺佩服,因为他思路敏捷、宽阔,实在是个很适合做生意的人。

    但如此说来,在情商上不免差得太远了。甚至远不如杭海生呢,只是心眼较小而已。

    比起来我怎样呢?也许好不到哪里去,但至少有一点,我不会害朋友。

    “老域,你得想个法子,咱们可不能让他欺负喽。”雨萍无意中拱着我的火,“你以前可不是能吃气的人。还有啊,袁姐姐不愿再待在公司,几天前已经离开了。她怕你分心,来不及道别,只是做了公证,把持有股份无偿转到了你的名下。还说她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听到咏清姐离开的消息,我很伤心。非常能干的一个人,还这么为我着想,等缓过之后,无论如何要她挖回来。

    看着雨萍气鼓鼓的样子,又觉得稍舒服了一点,在这方面我比郑廷洲强得多,身边的人都能替我着想,是真心真意地对我好,就象我对他们一样。

    我开了个玩笑,以缓和紧张的气氛:“好了,我有点累了,想早休息了,你们也抓紧,我这当干爹的可着急的紧呢。”

    “该死的家伙,说什么呢。”雨萍这下不干了,抓起个靠枕就向我丢过来。

    曹宇来的更干脆,冲上来把我按到沙发上,搂头来了一顿老拳。

    我笑着承受这一切,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变受虐狂的倾向,遇到事情就喜欢跟朋友们胡闹,以此来缓解心底的郁闷。

    回到房间默默躺下,思考着下一步该有何行动。

    虽说期末考试已近,却不必太着急,因为修的学分距离毕业只是一步之遥。就算修够了,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到毕业证的。

    盘点起自己近年来的所做的一切:

    [逸消药业]的利润来得更容易,但跟我的爱好有一定距离。[逸诚科贸]不错,但只是一个实业,适合做根基产业。

    [希诚]则纯粹是个意外的收获了,有云希介入,完全可以不去考虑了。

    算起来反是最爱[天普],许多奇思妙想均可以仰仗它来实现呢。重起炉灶要另费一番功夫,而且也不能轻易认输。找回即得利益,就显得非常重要。

    心中对郑廷洲实是有点畏惧,以前的接触,总觉他为人深不可测,又有我搞不清楚的背景。

    同样是先天功法的修习者,有些手段不一定用得上,也许比对付“前刘书记”一家要麻烦得多,说不定了后弄个头破血流,也争不到什么好处。

    渐渐了解了一些社会,对没有把握的事情不愿无谓的冒险了,“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实非智者之选。

    晨晨以前这样劝过我,当时凭着一股血气还不服气,但在处理好了蒋叔叔的事情之后,许多观念不知不觉中改变了,虽然该冲动还是会冲动。

    在做事以前,考虑好优劣所在。呵呵,我喜欢上了那种胜券在握的感觉。

    把这些事情都理了个遍之后,我决定等待时机,或者说想法去创造时机。

    婷婷在睡觉前打了个电话过来,只说一切都好,她会想办法跟雪茜好好说说。

    如何安顿易雪茜,倒成了当务之急,因为这次回来,我无法不去面对这个问题。

    婷婷的话只是一面之辞,处理与女孩子的关系,我绝对不敢说在行,仔细想来,其实很多时候主动权都掌握在她们手里。

    易雪茜虽然姓子暴了些,但不失为一个好姑娘。认认真真做女孩儿的时候,绝世的容光,任是神仙也会为之心动。

    只是从一开始,我们彼此就给予了错误的定位,把对方放到了一个敌对的位置上。

    提起她,我习惯的表现是嗤之以鼻,尊称为“男人婆”。只在不知不觉中,她却悄然隐在了我心底的某处。

    接受杭海生的挑战,欺骗的说法是一时气愤,但毫无疑问她在我心里占据了一定位置。

    当知道她受伤的时候,何等着急自己最清楚,但见面之后,那种奇怪的心理又冒出来,两人很自然地针锋相对,这何尝不是一种默契?

    口头上也许还不愿承认,却有一点难以否认。对于这个从心里关注的女孩子,最可珍贵的东西又被我夺取,我毫无疑问会乐于接受她,可是人家肯接受我吗?一个名实难符的“花花公子”,又处处让她难堪。不久之前,还实施了让她蒙羞的行为。

    晨晨、云希、婷婷这三个万中无一的女孩子都与我有了夫妻之实,想不头痛也很困难。现在再把易雪茜算在其中,局面如何可以控制?

    今天离开南辰的时候,晨晨还悄悄跟我提起许洋,那个等候在大洋彼岸的好姐姐。

    口头上不敢做什么承诺,这些曰子与洋洋也没少了联系,[逸消]那边很多工作她也能帮上忙。

    初上大学的时光,两人不可抑制的亲密接触、她为我所做的一切都历历在目,我心里如何能够忘?

    小雯的关系更加暧昧,盛开的果实似乎只等着采摘。

    谭薇也摆出一副不明朗的态势,暗中较着劲呢,我心里如何不明白。

    作为一个“劣等”男人,如何不渴望左拥右抱,但要梦想成真,道路的艰辛可想而知。

    这一切的一切,都摆了面前,要在事业和感情两条线上同时作业,任是谁也会产生心力交瘁的感觉。

    “花开堪折直须折”,话是不假。但美好的花儿往往都是有刺的,摘起来是要付出的自然更多。

    无奈,太无奈。

    就在此时,不识趣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惊扰了我本以不平静的心。抓起来看看号码,我毫不迟疑地挂掉了。

    安静了没有多长时间,再次响起,又看,还是那个号码。

    我再次挂掉。

    可电话好象也跟我较上了劲,毫不间歇地又响起。

    “嘀”的一声,我按通了接听键,卞月茹——这个我不愿再见的女人还有脸跟我说什么?

    “喂,诚诚,为什么不接姐姐电话?”卞月茹娇媚的鼻音传了过来。

    隔着听筒,我似乎都感到了浓浓的酒意。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