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制服凶顽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走出蒋家,直奔任志豪栖身的旅馆而去。

    为了保证他的人身安全,回到市里,包括与丰律师的接触,一切都是暗中进行。

    偷偷把人安顿在城东的一家旅馆住宿,距市区相对偏远一些,不那么显眼。

    曾经身为干警的任志豪不需任何叮咛,当然会躲在里面不出来,吃的东西都是打电话让人送上去。

    只所以如此着急,是因为刚刚做了一个梦,有人要对他不利。我不认为刘家的人会对我特别注意,怕是问题就在了丰律师刚刚交上的材料上。

    按照有关规定,在开庭之前,跟本案相差的所有证人名单都必须呈到法庭上,否则证言将不予采纳。

    想来以刘家人的本事,从法院相关人员手里弄到这个名单不会是什么难题,那么任志豪的出现必定会引起一片大乱。

    在蒋叔叔的问题没有定局之前,相关人等定也寝食难安,必定也在想法组织有关材料,以落实罪证,同时也要想法破坏有关对他有利的证据。

    任志豪从落脚之地突然消失,知根知底的人轻易就能发现,不难想到他一定出现在了市里。

    由于有了不久之前的梦境已成现实,我对刚才做的那个小梦自也深信不疑。

    任志豪藏身之所这么快被发现,我不得不佩服对方的能力,也深感他们实力之强。

    也许就专门有人跟踪丰律师的行踪,一发现不妥之处赶紧补漏。

    没有别人帮忙,我现在要做的,唯有尽快赶过去,如果任志豪出了什么意外,那么一番努力也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这家普普通通的旅馆,装饰算不上多高档,服务也不可能发、要求很高。由于已过午夜,大堂里大灯已关了,两个总台服务员都趴在桌子上瞌睡。

    虽然在梦中被惊扰有些不情愿,但大约看我还不那么象坏人,连证件也懒得看,就同意了住宿。这更好,省得透露了身份。

    在我的要求下,很容易在任志豪所住三楼的旁边订了一个房间。呵呵,这警惕姓是差了点。

    楼道里大灯也关了,整个都静悄悄的,多少有点碜人。服务员把房灯打开,也没多客气,极快地退了出去。

    等她走后,我返回到走廊里仔细观察,没注意到什么异常。侧耳听听任志豪的房间,似乎还有轻微的鼾声,才稍稍放了点心。

    心里不免有丝后怕,想的太简单了些。连陷害人的事都做得出,还有什么不能干的?怎能不想着多提防点呢。

    还好,如果梦到的是已经发生的事情,那任志豪必定已不在此处,岂不悔之晚矣。

    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势,我悄悄回到房间,看看时近凌晨一点,却是一丝睡意也无,凝神留意着外面的动静。

    这次“梦境成真”重新回来,比原先要精确了许多。如果无错,也许过不了一会儿就该有行动了。

    现在我在暗处,对付两个人应该没多大问题吧,在心里反复作着计较。突然想到了一处漏洞,就算制住了这两个人,该怎么处理他们?就这样丢在房间里显然不行。

    怎么办?有谁可以帮我。先想到舒会来,他在部队上是个好样的,但现在是个标准的商人了,再搀和进来也不合适,而且我现在需要的不是打架的帮手,而是个善后的人。

    找警察自然最合适,但会不会不安全?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情,我仿佛突然之间醒悟,却又走上另一个极端,开始对一切东西都产生怀疑。

    想来想去,只好给蒋婷婷打了电话,但愿她能提供点好消息。

    电话刚刚响了两下,她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逸诚,你在哪儿?为什么一个人偷偷地出去了?”

    透着莫名的焦虑,显然她的心里同样无法安生,虽是脸上冷漠,其实一直关注我的动向。事到如今,谁才是她可以依靠的呢?

    “别问了,局里面谁跟蒋叔叔关系是最好的?”我现在没有时间多解释,直接问出问题。

    “这个……”蒋婷婷稍稍迟疑了片刻,马上说道,“马副局长马叔叔和刑警队的胡叔叔平时跟爸爸最是莫逆,但到底怎么样我也不太清楚。”

    她对这些人之间的关系还不是十分清楚。

    “出事之后,谁没在家里露过面?”

    “马叔叔来家里好几次呢,胡叔叔却从没来过,只是悄悄打过一个电话问了问。也许马叔叔跟爸爸最好吧。”蒋婷婷并不肯定地回答。

    “好的,明白了。把他们的电话都给我,等明天再跟你解释。”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记下号码,外边似乎有了轻微响动,我马上挂了电话。蒋婷婷“哎”了一声,哪还有功夫细听。

    门轻轻开了一条缝,耳朵贴到上面。声音就是从楼头的窗户上传来,如果不是听力过人,又特别在意,只会当作风吹窗扇。

    两串脚步声极轻,慢慢接近了任志豪所住的房间。看样是受过了特殊训练,请这样的人肯定要花大本钱。

    我摸着提前预备好的工具——从婷婷家带来的一条软棒,一定尽量不要闹出大的动静,免得惊动他人。

    任志豪的房间比我住的距那个入口更近,所以来人并不需要经过,我悄悄把门打开一点。

    门锁“喀”的一声轻响,不知为什么,紧张无比的我突然想到了原来上高中时候抓贼的经历,好象也是这种情况吧,但这两人无疑比那小贼更危险。

    深吸一口气,[清心吟]急速运转,我迅速冲了出去。只隔了一个门,两个人正站在任志豪门前。

    其中一人正拿工具在行动,另一个警惕地两处张望。

    在他的目光投过来的一刹那,我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单手挥舞的瞬间,那人措手不及,软棒擦过了颈动脉。

    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那人软软地倒了下去,我伸手扶住他,轻轻放在地上。

    正在橇锁的家伙异常警觉,第一时间注意到伙伴的异常,停下手上的动作,也马上发现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大个子。

    他果然训练有素,自也更怕弄出响动,紧抿着嘴,一声不哼艹起手里的家伙就打了过来。

    这一下匆忙出手,自也比不上我早有准备,他的速度慢了许多,我低头让过铁钳,猛然握住他的右手,迅即地向后一拧,半个身体已经被控制住。

    跟上一脚踏在肩上,用力下压,他的脸已经接近地面。功力重新恢复之后,速度上似乎比以前进步了许多。

    这家伙力气不小,极力挣扎,一时倒也无法制服。

    就在这时,门一声响。特殊情况下,任志豪警觉异常,早听到外面的异动,一露面迅速缩身回去。

    等看清了外面形势,才重新出来,不用我开口,一个手刀,同样敲在我脚下人的颈部,同样一声中吭,乖乖躺到地上。

    任志豪并不多问,两人一起出手,迅速把两个小子拖进他的房间。

    他这才问道:“你怎么这时候过来的?”

    不问这两人是干什么的,是因为早想到是欲对他不利。

    “我一直想着任大哥的安全,刚刚就住在隔壁房间的。”用手一指,只是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不免惭愧,幸好屋里只亮了一盏小灯,看不清脸色。

    找出随身带着的绳子,我和任志豪一人一个把这两人捆了起来。

    “呵,你带的东西还挺全和,知道有人会来啊?”任志豪开玩笑道,把两个人翻了过来脸朝上。

    我的脸更红,幸好他的注意力在两个歹徒身上。

    任志豪嘴里嘟囔:“好象是通缉的……”然后更看得认真。

    我拿起房间内的电话,拨了外线,等惺忪的声音“喂”了一声,马上说东城某宾馆有两个杀手行凶,已经被制服,已经拔打了匪警,要他迅速赶来。

    因为我叫了声叔叔,他以为是熟人,正欲再问,我却不给机会,报出地点之后马上挂掉了电话。

    “刚刚给谁打的电话?”任志豪一脸紧张地问。

    我说了一个名字,他就不吭声了。

    又停了几分钟,我看看任志豪:“任大哥,我要拨匪警啦!”

    他没有什么表情,我打通电话报案。

    “你这小子。”看我说完,任志豪来了这么一句,听不出是寒碜还是夸奖。

    “任大哥,我要走了,你跟我一起离开吧。”

    他看了一眼叹道:“小域,你把自己摘得真干净,什么事都让别人扛了。住宿的时候没用真实身份吧?”

    这话还是听不出夸奖的味道,所以我仍不好搭话。

    任志豪无意跟我同行:“你走吧,我走不走也没什么分别。”

    “任大哥,你一个人留在这儿,不会再出什么意外吧?”安全起见,我还是想他一起离开。

    任志豪又叹一声:“明天就要出结果了,出了这当子事儿,你又通报的这么彻底,就是想有危险也难了。”

    “任大哥……”

    “好了,你走吧,别婆婆妈妈的,这儿我知道该怎么处理。”任志豪很坚定地把我推了出来。

    我就没再坚持,这一行干了这么多年,任志豪应该明白其中的利害和是非,要不也不会如此肯定。

    离开旅馆,我并没马上离开,而是把车子远远停下,隔着几个路口观望。没过多久,警笛声大作,数辆警车呼啸而至,直接停在了旅馆门口,这才放心地走人。

    在蒋婷婷家门前熄了火,我下车还不等走到近前,门“哗”的一声,从里面打开了。

    蒋婷婷穿着单薄的衣服,俏生生地站在了门里。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