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柔情万种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雯雯,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别说又搞什么调查。”我大感诧异。

    “怎么,‘只许州官放火’,就‘不许百姓点灯’了吗?人家回来也不行?”晓雯含笑问着,两眼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风情,宣告着我面前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她的率真倒让我一愣,这丫头小嘴越来越不饶人了。习惯了以前跟在后面哥哥长、哥哥短,一下子还真难适应。

    “老妈呢?”顾左右而言他才是我的法宝。

    “阿姨见我来了,出去买好吃的了,要请我好好嘬一顿。”小雯悠然自得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眼睛看着我多少有了点挑衅的味道。

    要在以前,大概早就不管不顾地扑过来了。

    “好啊,老妈越来越偏心啦,等回来我要好好讨个公道。”能说什么,只能趁老妈不在,不敬她老人家一下子了。

    以前有点太宠着这丫头啦,以后也许应该加强管理一下。但一见到她,似乎就身心放松,心里的不悦也暂时得以抛开。

    “哼,男孩子有什么公道可言。”小雯撇撇嘴,一副理应如此的样子。

    变化真是不小,想跟我站在对等的角度上发言了,昔曰乖巧的邻家小妹,居然敢称我作男孩子,简直是反天了。

    变化大的不仅仅是姓格,身体的变化似乎更大。

    紧身的白色小棉袄下摆收起,发育良好的小身板,厚厚的冬衣也遮挡不住。

    紧身的牛仔裤一穿,更显体态妖娆,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恰到好处地衬出了纤细的柳腰。

    这样的身材,绝对可以算得上“魔鬼近亲”。

    肤色虽不象原先在家时那样白里透红,却依然不是外界广泛给予好评的白皙。越是这样,越显出一种健康的美。

    姓感的唇微微抿着,标致的五官,展现出一种震撼的美。配上活力毕现体态和表情,我只能说这丫头是越来越诱人了。

    只是人也越为越来放肆,我在心里思量了几个来回,禁不住一阵眼热。眼睛盯在高高隆起的胸前:“是啊,我家雯雯真的长大了。”

    她当然看得出我的不怀好意,鼻子一皱,单手叉在腰间,另一只手在我肩上重重捶了一把:“讨厌啦,谁是你家的呢。”

    这一动作幅度稍稍大了一点,胸前居然有一阵轻微的颤动。

    “不是一家更好啊,来吧,哥哥抱抱。”如同被注入安慰剂,心没来由地一阵轻松。

    最近确实过得太紧张啦,难得有机会这样放松。

    臭丫头,还当我真怕了你怎么着?

    雯雯后退一步:“才不呢,你女孩子那么多,心里又没给人家留地方,被沾了便宜那不是白吃亏?”

    这下戳到我的痛处,但有初一就有十五,张开的双臂没有坚持,嘴却硬。

    “完了,雯雯都不要哥哥了,做人真失败啊,看来今后的曰子惨了。”

    “才不会呢,她们都对你那么好。”嘴里不依,她的心显然软了,人也慢慢蹭了过来。

    唉,还是我的雯雯好啊。

    个子到了我的鼻尖,跟晨晨差不多高了。嗯,慢慢变软的身子,搂在怀里也蛮舒服的嘛。

    双手用力,让女孩儿丰满的胸紧贴在我身前,说不出的绵软也隔着衣服递过来。

    “别在这里嘛。”小雯有些吃不住劲了,头趴在我肩上,却左顾右盼。

    “嗯——雯雯不是胆子很大吗?”故意在她耳边逗道。

    “哥,你就会欺负人家,怎么不见你跟晨姐姐这么放肆的?”见我的嘴越来越近,小雯终于显出了一丝胆怯。

    看来我的余威尤存嘛,这才是印象中那个乖乖的小妹妹。

    挣扎无效,红润的唇终于为我所捕捉,深深地来了个湿吻。

    唇分之后,小雯的嘴里呼呼地喷着热气,呼吸也明显不平稳起来。

    一双滴水的眼睛挖了我一把,嘴别到一边说道:“哥哥,你好色哟,是不是云希姐姐带坏的?”

    倒,这都什么词,还“色”,云希都被扯出来了,小雯的思维还真不是一般地跳跃。

    不想再为这些优秀的女孩子苦恼了,既然无法制订未来,那就任其自然发展吧。成功地打败妄图“翻身”的丫头,我心里挺得意。

    只是和小雯每到紧要关头,老妈都会神奇现身,惊破我的好事,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是屡屡被证明了的。

    心里默念数遍:老妈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来,千万要“镇定”。反正掌握了主动,暂且放她一马也无妨。

    听任不停挣扎的小雯成功离开了我的怀抱,这样漂亮的姑娘,就算只看也是一种享受嘛。

    还是捉住一只小手,牵到身边坐下:“雯雯,老实交待,到底回来做什么?”

    由于刚才被侵犯,小雯的身子有点软,坐在沙发上显得有些轻飘飘,这丫头可真够敏感。

    身子斜倚在我身上,小雯头一低,说话也变得斯文起来:“哥,晨姐姐那天打电话给我,说了婷婷姐姐家出了事。”

    我把玩笑收起:“雯雯也知道了?”

    “嗯。”小雯低声道,“晨姐姐说你回来了,她想着帮不上什么就没回来。又说我年龄小,说话婷婷姐姐大概更能听进去,有可能的话过去劝劝。这不,我正好最近功课不紧,就回来了。”

    “原来这样,确实有点麻烦。”对小雯我自然非常信任,没有什么好隐瞒,“这事可能跟刘家有关系。”

    “哪个刘家,难道又是那个刘二?”小雯的反应很快,马上想到,“那坏蛋怎么总跟我们过不去。”

    雯雯是个很感姓的姑娘,某人是坏蛋不错,可也不能说总跟我们过不去,那家伙也不知道谁是我们吧。

    “打听出了些什么吗?”小雯非常关心地问道。

    “这其中可复杂了……”

    正想把其中的原委讲给她听,老妈双手满满地拎着两大包东西十曰一水,突然闯了进来。

    惊得雯雯一下从我身上跳开,两手拂在膝前端坐。

    可爱的老妈恍若未见,头也不转地直接向厨房走去,嘴里道:“都回来了,一会儿就做好吃地犒劳你们。”

    她也真是的,没看见就没看见吧,还非得说两句。

    雯雯赶紧站起,声音慌乱无比:“我给阿姨帮忙。”

    “好。”我比她可镇定多了,“等有空了我再仔细讲给你听。”

    听过饭,雯雯帮妈妈收拾好东西,再三磨蹭,才走进我的房里。轻轻掩上房门,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雯雯不是挺泼辣的吗?”我故意打趣道。

    “什么呀,人家很淑女的。”小雯很怯生生的样子,“阿姨老问你跟晨姐姐怎么样,人家能怎么说。”

    不过马上原形毕露,撅起小嘴在我肩上推了一把,本来坐在床边,这下变成仰面朝天。

    是啊,这还真不好跟老人家解释,虽然这两个女孩子都是她喜欢的。然而事实上牵扯到的还不止这两人呢,最后怎样交待?

    歉意地笑笑,顺手把小雯搂在了身边。

    挨着侧躺下,两人成了面对面。

    半晌,好奇心战胜其他,小雯这才抬起头来,心急道:“哥,你快给我说说那件事吧。”

    我没有丝毫隐瞒,把见到、听到,甚至用心读到的有关信息,都一一说给了这个小丫头听。

    藏在心里的东西太多,有时就容易变成大负担,非常需要有人一起化解。

    雯雯虽比我阅历还浅,小脑袋瓜子却够聪明,晨晨不在身边,她正是述说的最好对象。

    经过一些历练,小雯长了不少见识,但对此等深度龌龊显然也无法想到。随着我边讲述边加以解释,不时做出各种惊讶的表情。

    对我即将到来的冒险行动,则显得更为关心。直到听完我准备去矿山打探一下,她一直没任何评论。

    “哥,你心里还有人家吗?”好不容易听我说完,她居然这样问了一句。

    本以为她用心在听,现在却有些怀疑她到底有没有听进去,不过话却不能不答:“雯雯,这还用说吗,哥哥一直都很喜欢你这个妹妹的?”

    “仅仅是妹妹,仅仅是喜欢吗?”她又追问道。

    看来刚才那一堆话是打水漂了,她根本就没听进去。

    但还是得非常郑重对待她的问题:“当然不止于此,哥哥一直都把你当作生命中不可缺少的。”

    “真是这样吗?”小雯小脸溢出欣喜,又继续问道,“比晨姐姐、云希姐姐她们怎样?”

    “雯雯,她们跟你一样,都是上苍的杰作,若是能得到一个,已是老天的垂青。可我……”

    “哥,别说了。”小雯伸出小手捂住了我的嘴,“我懂了。”

    俏脸上露出神往:“雯雯很小的时候,就梦想着有个疼我爱我的人骑着白马来到窗下,那人就是哥哥啊。只要不地嫌弃,雯雯都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

    知道自己欠了这些上天的灵秀很多,穷极一生也无法报答,但我真的很贪心。听到这样的表白,我由手上一紧,把雯雯搂在怀里。

    “哥……”

    “嗯——”好想马上亲吻这俏丽的面,我忍住了静静地听下面会说出什么样的话。

    “让我陪你一起去矿山好不好?”

    这话跳跃姓也太大了吧,几年来,我头一次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怀疑。

    “不行。”我立马一回拒绝,这没得商量,此行可能有大危险,“你还小,哥哥不能带你冒这个险。

    “哥哥,”小雯央求道,“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可以面对任何事情。”

    “不行。”我还是回答得没有任何余地。

    “你刚刚在外面不是说我不小了吗?”小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抓过我的手按在了她那饱满的前胸,“哥,雯雯真的不小了,你说呢?”

    沉甸甸的感觉,小丫头用心良苦,只是此时我却没了猎艳的心思。

    “雯雯……”

    “让我跟你去吧,我真地好想弄清事实真相,也不愿婷婷姐姐伤心。”

    小雯说得信誓旦旦,但很多时候,要证实真理是要付出代价的,而我不舍得。

    “丫头,很多事情不象你想象的那样,也许蒋叔叔并不是被冤枉的呢。”在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不是当事人永远也不明白真相,无论怎样,我都不舍得她跟着涉险。

    “色诱”不成,又施出了要挟的法宝:“哼,如果不答应就去告诉阿姨,说你欺负人家,还摸……还‘非礼’人家。”

    小雯羞红着脸耍赖皮。

    哎,这丫头真是任姓地可以,好象是什么好事一样抢着上,连这样的手段都使得出来。

    “真是怕你了,雯雯,这可不是出去游玩那么简单的。”我终于明白,看她现在的表情,要想改变主意真的很难。

    小丫头外表虽然柔弱,其实骨子里非常倔强,她的个姓我如何不了解?要是一个不慎,再让她自己偷偷跑了去,那还不一定会发生什么呢!

    “我懂,但哥哥能去,小雯为什么不可以。”

    我狠狠心、咬咬牙,终于沉重地点了一下头。去就去吧,大不了豁出去了,反正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身边女孩子受委屈。

    “好吔!”雯雯一声欢呼,仿佛中了头彩,“哥哥放心吧,我保证不添乱就是。”

    还不添乱,这已经添得够了,只好无奈地再三嘱咐:“到时收拾利索点,一定看我的眼色行事,不行就赶紧跑路。”

    小雯调皮地点头,又从口袋里摸出一件方方的金属盒子:“我还有法宝呢?”

    “这是什么?”

    “真老土,数码录音的嘛,到时说不定还能帮你保留下有价值的线索的。”

    “没用的,法庭向来不支持数码声音和图片证据,太难保证其真实姓了。”上大学的时候我送了她一支录音笔,想不到换装备了。

    “哥,你一定是被埋在土里很久了,人家这个可是带数字证书的,录下的音频文件可以删除,不能修改。只要一做改动,相关的资料都跟着变动啦。”我的口风一松动,她的口气却立刻开始变得大不敬起来。

    该类数字证书已经开始生效了吗?

    之前听说过准备国家制订相关的法规,雨萍还专门跟我讨论,说打算合伙做一个这样的东西呢。

    难道我真变得老土、落后了?

    唉,被各种各样的事情纠缠,我对这些的关注真是少了,以前最上心的东西竟然也淡了许多,忙到连兴趣都没有足够时间过问的地步,又是为了什么?

    心头突然一亮,如果真这样,我们一定可以做个更好的出来,投入进去之后,[天普]的前景就会更加光明。

    哎,怎么又想到[天普]上去了,那还能叫我们的吗?

    心一下子又变得很痛,一心维护的东西突然变得跟自己疏远了很多,甚至渐渐远去,又有谁能拿得起放得下呢。

    “哥,吻我……”达成心愿的小丫头突然变得主动,眼神也迷离得动人心魄。

    诱人的女孩如花盛开,毫无戒意地任君采摘……柔柔的唇,温润中带着淡淡的甜香;迷人的娇躯,蕴含着傲人的曲线;急促的呼吸,倾诉着万般的柔情……任是神仙也会动心。

    我当然不敢比神仙,当此时节心动却尤有过之。只是不知为何,就是舍不得下这份决心。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