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言不由衷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鼻子里又闻到似曾熟悉的消毒水气味,有一条管子与我的左手连接,有点发凉的液体不断送进体内。

    稍稍睁开眼睛,透过眼睑折射进了并不明亮的灯光,身边的用物、墙面,一片白色的世界,不用说,又在医院里了。

    醒来的第一眼,视线恰好飘向窗外。脑子里木木的,看到了并没有黑透的天空,外面应该是华灯初上时分了吧。

    还是那种老套的感觉,活着真好。

    嗯,最后的记忆也是在晚上,好久没这么舒舒服服过地躺着了,现在过去了多少时间?

    记忆一点一滴地醒来,我开始试着去慢慢思考。

    面对正前方的墙上,大大的剪影轻轻晃动了一下,我这才意识到屋里还有人存在。

    眼光流转,左手边只开了一盏小小的床头灯,柔和的灯光没有照射到我的病榻。

    晨晨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映入我眼中的仅仅是一个温柔的侧面,但那种掩也掩不住的牵肠挂肚,仍让我差点叫出声来。

    她的右手靠在我的左手边,手背贴在输液管子上。左手握着一本杂志,双眼却出神地盯着某处,注意力显然不在书上头。

    如果没有这只手,流进来的液体是不是会更凉?忍住不出声,手也不动,生怕打破这静谧、温馨的氛围。

    刹那间,我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晨晨静静地坐在我身边,两人都不说话,唇齿相依般的难以割舍。

    眼睛微微张开一条缝,我孩子气地深深偷窥,生怕会惊动了出神思考的爱人。

    果然,她说话了。

    “该死的家伙,又欺负了一个女孩子,你到底怎生是好,难道要把天底下漂亮的姑娘都收到身边展示给我看吗?”

    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晨晨怪罪于我了!

    “睡”前的事情一幕幕浮上来:相信的朋友欺骗了我,心痛、悔恨;无辜的人遭到侵犯,痛心、歉疚,说不清的感觉纷至沓来。

    她还在自言自语:“小诚,你是个优秀的男孩,有很多的女孩子喜欢并不奇怪,但也不要这样没有节制吧,难道能把所有的人都娶了吗?”

    “你知道姐姐已经离不开你了,也不能这样欺负我吧。洋洋、雯雯、云希、婷婷,还有这个雪茜,唉,我看就是那天来的那个谭薇也一定对你有着不同寻常的感情,你还有多少是瞒着我的?”

    听到这里,我的心无法平静下来。她不知道我已醒来,才肯这么肆无忌惮地说出心里话。

    “你的呼吸又不平稳了,难道睡梦中也不能少想些事情,稍稍老实一点吗?”

    “你还年轻,遇到这样、那样的挫折很正常,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就是。有疼你爱你的父母,就算不想让老人担心,至少有这么多的女孩子愿意为你不顾一切吧。”

    “生意场上,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情可言,过去的一切都太顺利,所以你才受不了一丝一毫的打击,人生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这么多的好女孩围绕围绕在你身边,姐姐都嫉妒了,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你这臭家伙根本不象是来自这个世界的人,除了第一次,欺负起人家来总是那么用力,人家一个人又怎么能承受的了呢?”

    这时,她说到的无疑我们之间的鱼水之欢,脸也变得红润,可爱无比。

    不管表情如何,我知道她跟我一样,同样沉醉在已往那种感觉之中,这就足够了。

    可惜看不到正面的模样,不知道她现在怎样的表情,又是怎样似水的眼神。

    有人爱的感觉是最美妙的,几年之前,我的身上发生骤变,因为晨晨的出现,才使一切变得美好了。自始至终,都相信是我的至爱。

    得到垂青,成为美女们的心爱,是每个花心男人的梦想。听晨晨的话,从心里似已首肯,难道我的梦想就可以成真了吗?

    承认自己很贪心,心爱的人儿,哪个都不想放弃。如果被漂亮的女孩子们众星捧月般围绕,当中就是我和晨晨,就是帝王般也不会有丝毫的羡慕。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次醒来后思想变化很大。

    这种生活不是没有偷偷憧憬过,但象这样堂而皇之地从心里冒出来,还是第一次。

    晨晨微微把脸侧过来了一点,嘴唇却仍紧紧抿着,我的目光痴痴地落在上面。

    “小诚,你不要吓姐姐了,我知道你没事,快醒过来吧。要是耽误了我进修学习,到时一定轻饶不了你。”

    听到声音,我突然下了一跳,灯光从背后照过来,她的脸虽然看不太清,但显然嘴巴是紧闭着的。

    难道——又能听到别人的心里话了?我的心突突地跳起来。

    “云希这家伙怎么还不回来?”

    嘴巴未动,但我仍然听到她在说话。

    真的如此,我狂喜。但也没忘了自己的誓言,不要偷听爱人的心里话。

    当然就不能再装下去,我翻过手握住了放在床过的小手,也许因为暴露的时间太久,有点凉凉的感觉:“晨晨。”

    “该死的家伙,想吓死姐姐。”

    晨晨以手抚胸,脸也转了过来,看向我的眼神却充满了无尽的欣喜和无比的柔情:“谢天谢地,你总算还活着。”

    虽然我早已不再称她为姐姐,但还是很喜欢听她自称姐姐,这样才有机会尽情耍赖:“刚刚不还说我死不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话啦。”

    一出口挨一白眼,这才想到她刚才只是心里想,我不对她有任何隐瞒:“晨晨,我听到你的心里话啦。”

    晨晨的脸“腾”的红了:“你醒了多久啦?”

    我不怀好意地一笑:“很久了,该听到的都听到了。”

    红润慢慢褪下,晨晨的脸上一片欣喜:“这么说,你的那些能力有所恢复啦?”

    我缓缓地点了一下头。

    晨晨突然伸手在我的头上拍了一下:“不许再‘听’了,听到没有?”

    我又点头。

    “就知道你不会有事儿,生命征一直都稳定,怎么可能这样一直躺着?哼,跟上次差不多,不知道你身上还会有什么怪事发生呢!”

    我牵住她的手,自己也慢慢坐起来。

    晨晨赶紧站起来坐到床旁,按住我插着管子的手,柔声道:“好了啦,你刚醒,不要乱动了。”

    “你都说了我不会有事的,我不想再打针了。”说完,我就想把液体拔掉。

    “别,你都几天没吃东西了,补点液体有好处。”

    我固执地坐起来:“我想吃东西了,光往身体里面打这些凉水没多少效果的。”

    晨晨扶住我,慢慢地把身体靠在床头:“听话,要乖啊。”

    象极了哄孩子的声音,我的心里一热,依言靠向后面,却顺势握住她的手,让那香软的身体靠在了怀里。

    一个小小的白眼抛过来,她却知道我刚醒来身子虚弱,并不用力挣脱。

    鼻端是那份极其熟悉的淡雅香味,中人欲醉。鼻子拱拱细颈,手搭在了她那纤巧的双肩上。

    晨晨静静地偎在我怀中,低头不语。

    “这次睡了快两天了吧?”我小声问道。

    “什么两天呀,这都四整天了,害得人家担心死啦,又要请假在这儿陪你。”

    “什么,这么久了。”我吃了一惊,因为除了感觉有点饿,并没有什么特别不适。

    “当然啦,你以为呢?”晨晨凶凶地说了句,眼里却是热热的关切。

    我当然不会怕,却把脸凑了过去。

    她明白我想做什么,手用力在我腿上掐了一把:“做什么呀,坏东西,在外面不要使坏。”

    见我一直探着脑袋,她无奈地横一眼,如蜻蜓点水般在我唇上扫了一下,马上缩了回去。

    似乎自言自语地说道:“云希这丫头还不回来,这么大了还就知道贪玩。”

    “云希也在这儿吗?”我这才想起晨晨刚刚提过。

    “没心肝的东西,惊动了多少人,自己心里还没数吗?那天晚上婷婷就给我打电话了,我和云希,还有那个小谭薇马上就赶来了。”

    “没跟父母说吧。”我担心地问了句。

    “你以为人都象你那样不动脑子?”晨晨闻言反问,“惊动我们几个不够,还想害老人为你担心吗?”

    苦笑,都是一样的心情,凭什么我就得受批评。

    听提起婷婷,心里不由一颤,是她下的通知,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正想开口询问,突然门外似有轻轻的脚步声,感觉告诉我来人是谁,就把话咽了回去。

    晨晨见我不说话,以为刚才话重了,却不可能道歉,而是又皱眉说道:“这个云希,买个吃的也要这么长时间。”

    以我的了解,云希风风火火的姓子,一定也没离开多久,她不过是没话找话说罢了。

    我在晨晨耳边小声道:“你说的人就在门口了,要再说她坏话肯定能听到。”

    晨晨撇撇嘴:“你又装神弄鬼的,一点动静没有,怎会有人来。”

    我竖起食指到唇边。

    她见我神情不似装假,生怕云希会突然闯进来看到,赶紧起身提好鞋子走到门旁。

    轻轻抓住把手,然后猛地把门拉开。

    果然,云希拎着一个大袋子站在门口,还在做侧耳倾听状。

    门外之人迅速正过脑袋,与门内人目光一接,神色万变,瞬间大方无比地俏笑:“哈,正准备听听有什么动静。死晨晨,搞这么大动作干什么?”

    一开口,不由人不佩服其应变功夫,做错事情的永远不在己方,这才是云希做事的风格。

    她把手里的袋子交到祁晨手里:“可累死我了,为了给你买点好吃的回来,在那家餐厅排了半天的队。唉,医院附近的餐馆生意都这么好。”

    仿佛灵光突现,又道:“看来[希诚]也应该在大医院附近抢滩登陆才是。”

    呵呵,不愧是云希,灵感不期而至。可是在医院附近开分店,也亏她想得出来。

    我忍住笑,没有吭声,想欣赏一下接下来的表演。

    “怎么样晨晨,这死东西还没闹点动静出来吗?”云希视线投向病床,嘴里仍不停道,“看来是件残次品,不行地话我就选择退货,你一个人当块宝守着好啦,不如……”

    她这样说笑,大约是为了缓解祁晨的心里压力。

    昏迷的这几天,不知都有什么故事发生,但听她的口气,显然共渡难关的两人非常团结,关系处得不错。

    说的不太好听,但“话粗理不粗”,心底透出来的关切总无法掩藏。

    不象晨晨本身搞医,又知道以前我身上发生过类似情形,也不可能做到那样笃定,紧张自然也更多些。

    云希的一片真情勿庸置疑,对我的关心绝不会少,却还说出这样的话替对方排解,不由人不感动,当然这也是我愿意看到的。

    本是无心一瞥,话音未落却发现口称的“死家伙”正端坐于洁白的病床之上,咧着嘴笑呢。

    云希嘴张得能吞下一头鳄鱼,揉揉眼睛,不可思议的愕然变为喜笑颜开:“该死的家伙,我的话就是灵,你还真醒了。早知道……”

    扭头向祁晨,后者头也不回,埋头处理带回来的吃食,创造机会让她来面对这个惊喜。

    晨晨一脸憔悴,云希下睑有些肿胀,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人都为我受累了。

    正想开口表达心意,云希突然话风一转,满脸欣喜换作遗憾:“真是可惜,知道的太晚,没带吃的东西给我。”

    “晨晨也不打个电话给我。”她故作埋怨,小心翼翼道,“要不,等我们吃饱了,再下去给你买点?”

    口气似乎很真诚,我却压根没听出一点诚意。

    安慰的话还没出口,就被噎回了原地,角色瞬间转换,我惊愕中……嘴比她适才张地还大,估计吞下一头大象也不成什么太大问题。

    不仅对云希佩服万分,这样的话都能说到这样中气十足。

    还是晨晨体贴:“好了,云希别惹乎小诚了,这些东西蛮够咱们仨人吃得了。”

    “真是,好歹咱也算个病号吧。”我的胆气不由一壮,有人主持正义的感觉真好。

    云希一脸不屑:“嗤,你这活蹦乱跳的,算什么病人。”

    我作捧心西子状躺回床上:“完蛋了,某人的心碎了。”

    祁晨“扑哧”一笑:“好了啦,两个都别做怪。跟孩子一样,什么时候长大。再这样闹的话,我要通知家长领回去啦。”

    单独无论跟谁在一起,都是同心同德。偏偏三人凑到一起,我就正经不起来,云希同样如此。

    温馨、轻松的感觉让我心里平静不少,暂时忘却了种种不快。

    “好啊,他这才一醒来,你们就成穿一条裤子啦!晨晨,你临阵变节也太快了吧。”云希却偏不认为她这是各打五十大板。

    “云希!”祁晨故意板起脸。

    被点到名的人半脸幽怨,半脸惆怅:“完了完了,整个一重色轻友的典范,完全置姐妹情谊于不顾呀。这两天白熬了,那些话都是蒙我的。”

    我瞪大眼睛看着二人,好奇她们都说了些什么。

    “云希―――”祁晨拉下脸,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少说两句没人当你哑巴。快帮我把柜子搬过来,东西摆好,你不饿我还饿了呢。”

    杜云希冲我抛个媚眼,吐下舌头,乖乖过去参加劳动。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