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仙乐飘飘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进了房间,服务生把东西放在一边,静静地退了出去。

    随着门轻轻的关上,我就站在那里,含笑看着祁晨,心里只有一个感觉,她越来越漂亮了。

    已经相识了四年多的时间,如梭的岁月,似乎没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每次看到俊美的容颜,心跳的感觉没有一丝一毫的退却。

    她似乎受不了我要吃人的目光,头悄悄扭到一边,嘴里说道:“怎么,才几天没见,就不认识姐姐了吗?”

    她这次自称姐姐,就有那么点调笑的味道了。我一笑之下,猛地将她搂在怀里,这一刻,似乎已经等待许多了。

    “这可不是几天的问题了,你不知道人都说一曰不见如隔三秋吗,我这得等了多少个秋了。”

    等唇落在她的颈上,祁晨用力地挣扎下来:“干嘛呀,人家坐那么时间车,先洗个澡去。”

    我静静地等着,美人出浴见过不止一次,可想起来仍然心动不已。

    等打扮一新的晨晨出来,眼前感觉一亮,我不知道什么语言能够形容出此时的感觉。

    冲去旅行带来的灰尘和疲乏,她似乎也去了心结的羁绊,主动地扑进我的怀里。

    抱着软玉温香亲了个够,我感觉自己快要承受不相思之苦了。可想想她的长途跋涉,狠下心松开了。

    “晨晨,咱们先下去吃饭吧。”

    明显感受到了在我身上发生的变化,祁晨再次偎进我怀里,半天没有说话,只是静静享受着小别重逢带来的喜悦。

    好久之后,她才抬起头,脸上笑容渐渐隐去,换之一种莫名的伤感:“小诚,我很高兴你真的长大成熟了,变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不过呢,我觉得自己开始变老了。”

    “胡说,我家晨晨才不会老呢,就算到了八十也是这样年轻。”不允许任凭人诋毁我的爱人,就是她本人也不可以。

    “你就会哄人开心,”晨晨展颜而笑,“那我不变成老妖精了。”

    我温柔地搂住她:“我说的都是真心。如果不是怕累死我家晨晨,有人肯定是就地正法的下场。”

    她还是在背后掐了我一把,不过这次可是极轻,连搔痒痒都谈不上了。

    现在不是正常的用餐时间,距离吃晚饭还有一段时间,所以坐着吃东西的人很少。厅里显得静悄悄地。

    虽然距离上次吃饭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可我们谁都没觉得饥饿。对着桌上精美的菜肴,吃的都不多,也很少说话。

    尽管知道彼此都有很多的话要说,可又怕打破了这静谧而温馨的气氛。服务员虽然识趣地站在很远的地方,仍然担心会被他们偷走了我们的知心话。

    不时地抬头看看对方,然后会心地笑笑,一切的情义都在这无言的对视中。

    “走吧,我吃好了。”晨晨发现我半天不动筷子了,知道是在磨时间,就先站了起来,还不忘了玩笑一句,“你什么时候对吃东西这么不感兴趣了。”

    我说住她的手:“不是有句老话,叫做秀色可餐吗?不动筷子,我就已经饱得不得了啦。”

    轻轻笑了一声,晨晨挽上我的胳膊:“不是吧,是不是看着我倒胃口,吃不进去了。”

    “去,别瞎说。我提前不吃,就是担心在这儿呆太久会有麻烦。如果再不赶紧,那边小服务生的眼睛就要把你吃下去了。”

    在姐妹们大大小小的考验之余,自认为晨晨在没有帮手的情况下,已经很难在口头上压倒我了,所以也敢主动挑衅。

    “你这嘴呀,是越来越花花了,看来是云希没管理好,等回头见了她,我要好好批评批评。”晨晨出其不意地提到云希。

    “我还是在学校的时间长,而且云希也是整天忙的不见影子。”

    唉,我还是高估了自己,晨晨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我打败了,只能忙着解释。

    “噢?在学校。”晨晨不理我的辩解,“那就是婷婷工作不力了。嗯,这次放暑假她找我去了,还真忘了问问她了。”

    我倒,无言以对。

    这样子的纵容,早晚会被彻头彻尾惯坏的。

    说话间到了客户门前,晨晨掏出电子匙欲开门,又停住手,看着我说道:“刚吃了东西,天又这么早,咱们还是到附近走走,散散步吧,省得消化不好。”

    天啊,我只等着快快进门,一偿相思之苦了,她却突然来这么一手,难怪很多懒惰的男人不愿意找医生做女朋友,讲究太多了。

    讲究是不错,可太讲究那就有些“累”人了。还好晨晨虽然爱干净,却不是那种有超级洁癖的。但现在这手却做得很漂亮。

    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我也得承认她说得有道理。

    说说笑笑走出了酒店。

    “这儿附近还算安静,景色也不算,就是消费稍高了点。”边共同欣赏周围的风景,我边做着向导。

    其实对这儿也不是很熟悉,来南辰数次,总是目的姓很强。如果不是为了陪罗颂,可能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几条主要街道的名字。

    晨晨一听笑了:“是啊,看来我得抓紧找个地方搬出去住。要在这儿多住几天,以后吃饭都要成问题了。”

    “你是有钱人,这点消费算什么呀。”知道她在开玩笑。

    她听了直摇头:“才不呢。我现在一心钻研业务,就想多提高下自己的医术。连爸爸公司那边也不过去帮忙了,他给钱也不好意思要了。就靠着那点工资,还不够在这儿住两晚上的。”

    明知她不过是随口说说,男人的尊严还是让我冲口而出:“那也不打紧,钱的问题我来好了。”

    晨晨歪头看看我,戏弄地说道:“小诚又变回有钱人啦?抱了[瑞辉]这颗大树,就不是上几天愁眉苦脸的时候了?”

    问题解决了之后,我才把遇到的困难对她讲了,还挨了一顿埋怨。

    “才不是因为这个呢,钱算什么,为晨晨我做什么都愿意。两肋插刀都没二话。”我拍着胸脯说道。

    “说的这么夸张,只要别插朋友两刀就好。”她说了一句流传已久的笑话。

    “你少气我了。”一片真心被泼了一瓢凉水,为了她,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我知道——就怕可担当不起哟!”看我真急了,她“扑哧”一笑,“你的事业还才人在起步阶段,有限的资金应该花在刀刃上,不要无谓地花费。享受不过是人生一个小小的方面,有了钱,其实最主要是得到精神上的满足,并不在乎花费几何。”

    夕阳渐下,映红了西方的太空。晚风拂面,带走了那份炎热。

    沿着绿地的边缘,我和晨晨并肩走着,她的一只手一直紧紧地挽着我。

    听到她的话,由不得停下了脚步。这些是我所没有仔细想过的,我就希望赚钱,能成就一番事业,甚至超过杭海生也是一个目标。

    但我从来不曾仔细考虑,有了钱,到底能得到什么,甚至能做什么也没有细想。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其实反映的是一种境界。

    有些人再有钱,也无法得到别人的尊重,就是因为少了这么一种境界。

    就算有人会出于某种目的表示敬重之意,也是对钱的尊重,而不是对你的人格。

    也许这就是纯粹的有钱人和所谓上等人的区别吧。

    不知道晨晨说的话能不能算是当头棒喝,反正想到这里,我心里有种很复杂的感觉,忍不住握紧她的手:“晨晨,你说得太好了。”

    “姐姐说的那还有错,我就是希望你向这种方向发展,做个真正有品位的人。”相处了好几年,她对我的心理变动可以说是心知肚明,“高华的气质是通过个人修养达成的。到那时,就算你大把地花钱,也不会让人觉得是个暴发户,而是一个真正懂得享受人生的人。”

    跟她的交流,总会带给我这样那样的惊喜。其实她说的这种境界,已不仅是对钱,就是对其他方面也同样有用。

    就如现在的我,由于意外的遭遇,能够短时间内掌握别人需要花费很大功夫才能学到的知识。

    但要一个让人尊重的、有学识的人,也应该通过展露内涵来表达自己的过人之处,而不是仅仅停留在表面上。

    见我又一次陷入思考,细心的她显然不希望我顾虑太多:“其实我的住所已经考虑过了,洋洋提过,如果不是太远,可以住到云若家里。”

    我从沉思中拔出头来,赶紧插了一句:“你跟洋姐说过了啊,那她有没有恭喜你可以跟我在一起。”

    现在,已经慢慢看开了。

    “坏小子。”晨晨低低的声音嗔了一句。

    就猜到她会有这样的表现:“晨晨不要来学习的吗,住到云若姐家里可能不太方便,她的小儿子可能会吵得你看不下书去。”

    “嗯,这点我倒没细想。那还是租房子住好了,省得吵了人家一家人。”

    “云希在市里买了一栋房子,不如过去好了,住起来随便,也省得租房子那么麻烦。”我突然有了主意。

    “你被云希收藏了?”晨晨听了冒出一笑,很难见她这种坏坏的表情,“怕我去了就不方便了吧。”

    “什么跟什么。”我反抗道。

    “人家才不干呢,就在医院附近租房子,那样时间充足,而且你不许太偏心噢,必须得替我掏这份儿钱。”她露出调皮的神情。

    明知是玩笑,我还是很“认真地”对付:“如果你真的想找地方出去住,我很乐意承担所有的开销,自己的女人自己养,那是天经地义的。而且如果只你一个人,我过去也方便嘛。”

    “去,什么自己的女人自己养。我又不是养不活自己。”晨晨不依,“你想得倒美,我要是有地方住了,一定不让你这个大坏蛋进门。”

    “此事从长计议,咱们现在先回去休息要紧。”那还了得,我拒绝继续就此话题进行讨论。

    “时间还早呢,这么急着休息干嘛。”她显然猜出了我的“坏心思”。

    嘴里虽然反对,她脸上还是泛起了温柔的笑容,一起向宾馆走回去。

    *************************一回到房间,我就不顾一切地把晨晨抱在怀里。

    小别重逢,自然风光旖旎,难以尽述。

    不敌连番亲热的搅扰,晨晨的美目紧紧合在了一起,娇躯也似紧张无比。

    我们在一起时间不短,此种亲昵也非止一次,她却仍仿佛未经人事的少女般羞涩。

    几经寻找,我的嘴巴终于覆上那渴望已久的樱唇,舌尖也毫不谦虚地领略其中风情。

    晨晨“嘤”的一声轻吟,香软的小舌终于被我成功俘获。

    香软的口腔滑腻而甜美,刺激得我心痒难熬。

    肆虐的怪手再也不听指挥,顺势探入了她的衣下,探索在我向往许久的娇躯之上。

    晨晨软软的身体变得僵硬起来,温度却跟我心中的火热一样,不断的升腾,俏脸上更泛起了一层迷人的嫣红。

    欲火焚心!

    我将她的娇躯横抱起来,直奔那宽阔的大床而去。

    身上的羁绊在缠绵中不知不觉中脱落,晨晨洁白的躯体与雪白的床单几乎成为一体,唯有恍如黑色锦缎般飘洒的长发,才能让我准确找到玉人所踪。

    晨晨纤纤的双臂紧紧地缠住了我的脖项,将娇软的身子慢慢向我展开。

    一双手驰骋在她那完美的身体曲线上,似乎只有在这个时刻晨晨才完全为我所拥有。

    沉醉在这无边的眩晕之中,我的头也猛地俯下去,在这美妙的身体上留下了“侵略者”的印迹。

    一时之间,房内春光无垠,轻柔的呻吟和粗重的呼吸并存,奏起了一曲和谐的交响乐。

    再次融入那曾经熟识的美妙,只觉身神俱醉,魂飞天外的酣畅难以尽述。

    在我的眼中,再也看不到其余的存在。

    “轻点呀,你那么野蛮干什么。”虽然同样陷入了无尽的快感中,晨晨却还是保持了她那份我所没有的冷静。

    只是一双纤手不分落点地抓在我身上,暴露了她心底一点不输于我的冲动。

    ……当我一脸满足地躺在她的身边,晨晨仍是一脸潮红。

    “看你,把我的胳膊都弄青了一块。”

    活动了一下身体,意外的碰触让她痛得“哎哟”了一声,仔细检视,才发现小臂上有一大块淤青,撅起嘴巴让我看。

    她撒娇的样子让我心里十分受用,这才是可爱的晨晨嘛。为表自己的无辜,我也把自己的伤情显示给她看:“还说呢,是谁在我的肩咬了一排这么深的牙印?”

    “不许你讲!”晨晨拉长俏脸,摆足了架子,“你是男人,受伤是应该的,哪有你发表意见的份儿。”

    听上去也有道理,“晨吼风萧萧”,为今之计唯有偃旗息鼓,反得小声陪着不是,谁让人家是州官,而咱是百姓来着。

    此时的晨晨完全只是在男友怀里撒娇的小姑娘,哪还有一丝大牌的姐姐模样呢。

    我轻轻搂她在怀里,仔细地拭去了额上残余的少许汗滴:“有你的感觉真好。”

    晨晨把脸贴在我赤裸的胸前,轻轻摩弄。嗅着她散发出的阵阵发香,我直觉得心满意足。

    耳鬓斯磨间,激情慢慢升腾。不知何时,两人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眼看战火又要再次重燃。

    “是你的电话在响吧。”突然晨晨轻轻推了推我。

    天啊,她的听觉还真是灵敏,连这点细微的响动也不放过,无奈之下我只有不情愿地爬起来,四下里寻找手机的影子。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