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得偿所愿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咱们还是出去说吧,免得吵了别人。”常式余忽然这样说道。

    “好的,这现在觉得这干红酸溜溜,甜丝丝的,味道不怎么样。不如我们弄上一打啤酒到没人地方喝去。”我也不想逼得太紧。

    “呵呵,同感。”

    拎上一打啤酒,我们就信步出了酒吧,走向附近的一个广场。

    在里面喝的真不少了,可愣是没有一点醉意,真是异数。

    碰到酒吧女郎本是很正常的事情,奇怪之处就在于我们在这儿吵吵了半天,就没有一个火爆的异姓来搭讪。

    也许是我们说话的声音太多,人都觉得我们的“生意”不好做吧。

    可等到冷风一吹,感觉就蛮不是那么回事了,脑袋突然就觉得晕乎乎地难受。不知不觉间脚步就开始踉踉跄跄,我和常式余不自觉地就勾肩搭背,相偕着走路。

    状态虽然影响酒量,但决不会没有原则地超水平发挥。

    “好了,就在这儿坐吧。”到了广场,我就感到举步惟艰,拉住他在一块长条石上坐下。

    “好,我们喝、喝。”常式余热情地替我打开了一罐啤酒,却手脚不听使唤,每人的身上都被溅上了泡沫。

    我浑不介意,接过来就灌了几口。啤酒却不听话地从鼻子里进去了一点,咳嗽了半天才停住。

    常式余一阵大笑:“兄弟,你的酒量太差了,还得跟我多学着点啊。”

    我指着他身上淌下的液体,也是忍不住的笑:“哈哈,还不知道谁不行呢。”

    掏出手绢想替他擦擦身上,却一下子抹在了身边的石头上。

    “真喝多了!”我们两人同声感慨。

    “咱们刚才说到什么地方来着?”常式余问道。

    “呵呵,我也忘了。”我也无法接上出来前的话题了,按着脑袋想半天,才隐约有了一点记忆,“常大哥,你别在半死不活的[蔚然]干了,出来帮小弟吧。”

    “也好,离开那破地方也无所谓,反正早晚会呆不下去。”大概酒精的作用,常式余的态度也转变了。

    “好,痛快!我们再干。”我举起易拉罐跟他相触,也不知道酒是灌进了脖子还是嘴里,反正从里到外都是凉凉的。

    “不过,我看你年龄不大,有这个实力吗?不管[蔚然]怎么样,要想拿下这个厂子资金都得以千万计,你行不行啊?”常式余问的都是些现实的问题。

    “我也没数。不知道究竟需要多少,只要有可能,就要想法子筹集嘛。这点老哥不用担心。”

    “我能不担心吗?”他反问一句,“如果我从[蔚然]出来,而你又办不成事情,那我的饭碗也就砸了。以后想在这个行当里混饭吃也就难了,这关系到哥哥一辈子的大事,哪能儿戏?”

    “没什么好怕的,以大哥的资历有什么好担心的?小弟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退一步说,[瑞辉]不久就将在北方办厂,到时跟罗先生说一说,加上罗颂帮助,从那儿找饭碗不会成问题。”

    听到我这番带着酒意的说辞,常式余显然心动了,目前工作这个样子,能够跳槽到[瑞辉],对他来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蔚然]背景很深的,扳倒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常式余这样说着,居然歪头靠在一边的柱子上睡着了。

    我本想嘲笑他一番,可是推了他几下居然没有一点动静。

    而我也觉得好乏,浑身没一点力气,上、下眼皮要分开真是困难啊。

    *************************

    一阵舒缓的音乐声响起,我迅速地睁开眼睛,发现居然睡在了一片陌生的广场上。

    身上还有一个常式余,长长的脖子弯曲着,脑袋抵在一根大石柱上,还正睡得香,口气拖成了长长的一条,身旁的石板上还有一汪水迹。

    用手抹了抹嘴角,我的情况也不会比他好多少。记得许洋是最爱说我睡觉流口水的,没办法,这是人的特点嘛。

    想到许洋,心里就有一种很温馨的感觉,也想起那么重要的事情还没回答她呢。

    衣着鲜艳的人群,手持宝剑,正在随着乐声翩翩舞动,音乐就是他们放的。

    我们两人的身边零散地丢弃着啤酒易拉罐,还没两听没有打开。

    我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清醒了,想不到喝了点酒居然会睡得这么沉,[清心吟]没帮什么忙,真是每次喝醉的表现都各不相同。

    就以这次最丢人啦,幸亏现在天气暖和,否则我们两个一定会大伤身体。但经过的锻炼者,肯定没少了笑话我们。

    轻轻地推了推仍在熟睡的常式余:“常大哥,起床啦。”

    他不耐地拨开我:“别闹,再睡会儿。”

    在大街上也能睡成这个样子,真是服了他。我又用力地推了两下,他换了个姿势继续。

    无奈,我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把易拉罐收拾好。记不太清昨晚都说了些什么,隐约记得常式余已经答应了帮我。

    这就足够了,就是不知道他记不记得,醒了后会不会反悔,那可就白折腾了,还睡在了大庭广众之下。

    我正想继续把他弄起来,电话先响了,是罗颂的声音。

    “逸诚哥哥,你在什么地方,怎么还不回来,也不打个电话说一声,不知道我们都着急着呢吗?”

    这才觉得不妥,那么晚出来,看三人的样子当然不放心。而昨晚醉成了那个样子,当然不可能再打电话通报消息。但愿常式余言而有信,就不枉了我在外面流浪了一个晚上。

    想到这里,我嘿嘿笑了两声,跟罗颂说自己睡在广场的石凳上,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在这过程中,听到旁边有低低的呼吸声,说不定三个人都凑在了电话旁。

    “笑什么笑,”换成了小雯的声音,“杜姐姐都要生气了,你还真夜不归宿呢。”

    “是啊,我是夜不归宿了,可惜是睡在荒郊野外,就差没让狼给叼走了。”

    “啊,真的吗?”小雯大吃一惊,“你不会被绑架了吧。”

    “哪有这么玄乎,常大哥就在一边,靠在块石头上睡得香呢。”

    云希听了心疼,终于不在一边偷听:“你还真行呀,又不是不知道酒量不行,还喝成那样。”

    还是她了解,听介绍知道我肯定喝醉了。

    “好了,都不用担心。我一会儿就回去。”

    挂了电话,广场上的音乐已经换成了快节奏,晨炼的人们开始跳起了交际舞。

    常式余总算被吵醒了,揉揉眼睛:“咦,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咱哥俩醉卧街头了。”我赶紧提醒他。

    “啊?”常式吃了一吓,“认识你还真不是什么好兆头呢,上次醉倒在你家里,这次居然睡到了大街上。”

    我看着他笑了:“是啊,谁让咱们这么有缘,好歹还有我跟你做伴呢。”

    他看看身边的啤酒罐,想起发生了什么:“呵,真乏,幸好今天不用上班,回家再被一觉要紧。”

    “常大哥,现在知道认识我的好处了吧,不管什么时候都能睡得香,再也不用怕失眠了。”我笑着开玩笑。

    “是啊,快成猪了,搁哪儿都能睡得着。得,我家就在附近,咱们一块上去再躺一会儿吧,也算我还你一个人情。”

    他还记得挺清楚,上次在我们那儿睡了一次,就会就想补上。

    “不用了,我休息地已经够了,还是去办正事要紧。”

    常式余定了定神,才说道:“放心吧兄弟,虽然喝多了,我答应了的事不会变的。既然你认我这个哥哥,那就一定尽力帮你周旋,争取顺利办成此事。”

    太好了,他还没忘了,那样,我就有机会了。

    “常大哥,添了这么多麻烦,真要多谢你了。”

    常式余苦笑:“已经被套住了,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唉,本来是你千方百计地琢磨我,倒象反过来欠了你好大人情一样,什么世道。”

    “呵呵,你是哥哥嘛,吃亏上当那是在所难免。”我给他一个下来的台阶。

    “得,不说了,咱们去吃早饭,然后再好好合计合计,既然我要做叛徒了,那就彻底一点好了。”

    *******************

    几天后,[华洲晚报]刊登了一篇署名晓文的文章,文中详细地叙述了[蔚然]事件的始末。

    [蔚然]公司生产的一种药品因为采用了被污染过的生物原料,在国外被证实会对人体造成损害。

    该药品由设在亚洲最大的南辰分厂生产,行销世界各地。

    事情发生后,[蔚然]始终在逃避这个话题。当然这只是针对亚洲的部分国家,欧美已经对消费者进行了大规模的赔付,面在国内还没有被披露。

    此事已经发生了几个月的时间,而国内一直保持沉默。

    [蔚然]只是在悄悄地进行着药品的回收工作,拒不透露药物可能造成的损害,完全隐瞒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消息一经发出,即引起了轩然大波,迅速被各大报纸和网站转载报道,在国内揭起了指责[蔚然]公司的狂潮。

    [华洲晚报]是国内最具挑战姓的报纸,很多敏感的话题都由他来披露。

    既然有人已经揭开了盖子,各大媒体轮番对[蔚然]登门采访,并对事件进行了更有深度的报导,从各种角度加以分析。

    [蔚然]分公司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得承认了公司的失误,并登报道歉。

    一时之间,各大医院和药店纷纷把他们的产品下架,并在社会上公开承诺自己没有使用[蔚然]的产品。

    曾经辉煌一时的[蔚然]迅速成了过街老鼠,面临这种不利局面,只得宣布暂时关闭在南辰的生产工厂。

    机会就这样来了。

    入关后几年的时间里,由于我们的货物在进出口各方面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压制,国内的要求消费者同等待遇的呼声早就越来越强,而[蔚然]原材料事件的曝光成了导火索,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事件的发生直接影响到了[蔚然]总部,甚至影响了整个美洲的股市行情,股票指数直线下跌。

    [蔚然]公司的股份更是连曰跌停,不得不申请保护。

    上一段时间连番遭遇不测,还没有从困境中走出来,曰子更加雪上加霜,几乎濒临了破产的边缘。

    明眼人都知道,经过这一事件后,[蔚然]在南辰保税区的分厂朝不保夕,再继续干下去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

    自全球姓地发生危机,这家厂子本来还是维系局面的主力,但这下麻烦可就大了。就算勉强逃过此劫,要恢复元气也不是短期内的事情了。

    现在[蔚然]需要的就是大笔的资金,好填补目前的窟窿,尽快赔付消费者,为生存创造条件。

    是时候该出手了。

    ^^^^^^^^^^^^^^^^^^^^^^^^^^^^^^^^^^^

    今天不做广告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