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的云希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云希,真的是你吗?”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有意歪着的脑袋,脸上扭曲的笑容,洁白的牙齿紧咬着下唇。

    手里端着热腾腾杯的咖啡,不是我们的杜大老板又是何人。

    云希的每次出现,都是带着喜剧色彩,那次在华洲,她也是冒充服务员,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故事惊人的相似,历史又一次重演。

    “呵呵,想不到我家小诚子这么洁身自好,以前怎么愣就没看出来呢?”云希换下促狭的表情,挂起了盈盈的笑容。

    即非新潮的打扮,也不是正式的职业套装。

    一件雪白的长袖衬衣,紧紧地束在腰间,隆胸蜂腰,线条毕现。下身却是一条黑色的过膝长裙,露出一小截小腿。

    头发还是那么短短,只是恢复了油亮的黑色。端庄中透出典雅,笑容却仍然见惯的调皮。

    风格大变,这还是我熟悉的云希吗?

    让我最感欣慰的是,她这次看上去没有变瘦,却似乎比以前丰满了一些。容光焕发,生活一定不错。

    “云希。”只能在嘴里喃喃着,蓦然间重逢,意外的惊喜让我难以说出更多的话来。

    接过她手里的咖啡放到一边的桌上,然后大张开了双臂。

    云希没有丝毫的犹豫,几乎在伸手的同一个瞬间钻进了我怀里。

    我紧紧地搂住她温热的身子,似乎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云希,是你来了,不生我的气了吗?”她的话语和表情,让我相信这一天真的到来了。

    “煞风景。”云希低低的埋怨一声,鼻子不停地在我脖子后面拱来拱去。

    “呵呵。”痒的难受,我有些犯起傻来。

    “暂时决定留用察看了。看你这么乖的份上,人家又一时没找到合适的代替对象,没别的办法,先凑合用着吧。”云希的小嘴在我耳边喷着热气,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宣布这个决定,听起来口气有些委屈,似非常不情愿,但无疑答案是肯定的,我被重新录用了。

    兴奋的手上用力,一下就把云希抱地双脚离开地面。兴奋过头,居然忘了应该说点什么来表达心情。

    “怎么,真傻了吗?”云希见我眼神发直,伸出一只手在面前晃晃了,突然腻声叫了句,“亲爱的……?”

    娇柔的唇就在面前,薄薄的一层无色唇彩,看上去娇艳欲滴。

    哇,亲爱的!在我的记忆中,这大约是有生以来首次收获这样的称呼吧,至少是有人第一次堂而皇之的叫出来。

    心里乐开了花,微微一低头,只想采撷那诱人的红唇。

    “讨厌,不行。”她伸手挡住我的嘴,“外面还有人等着呢,这样让人家过会怎么出去见人。”

    云希奋力挣扎,从我的怀里下来。

    我当然不会用强,在[希诚]店里,把这位尊贵女士的妆容弄乱,进而贻笑于属下,岂不罪莫大焉。

    但马上放弃亲热的机会,也不太适合形势需要呀。

    我退后两步坐在了凳子上,然后伸手拉云希到身前。轻轻搂着细腰,让她坐在了我的腿上,问了没想通的问题:“云希,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又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呢?”

    云希甜甜地笑:“还以为昨天你就发现我了呢。”

    “什么,你昨天就知道我在这儿了?为什么现在才肯出来见我,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我抓紧她的小手,做恶狠狠状开着玩笑。

    昨天……突然记起来了,透过模模糊糊的玻璃,似曾见过一个熟悉的背影,现在仔细想来,一定就是可爱的云希了。

    “哼,我当然得先观察一下,看看你是不是还有利用的价值,然后才决定是否接见呢。”云希从来都不会接受我的威胁,现在当然也不会,反而示威般昂起头。

    “这么说,还算是过关了?”看着她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不管怎样,再见到云希的感觉真好。

    “马马虎虎吧,先将就着,等不行了再解聘也不迟嘛。反正天底下男人多得是。”

    云希就是这么能刺激我,我伸手就在她腋下抓了一把。

    云希怕痒,“咭”地一声笑出来。身子缩到一起,突然转转过来,紧贴在我的身上。

    脸却仰起来面对,娇靥带笑如春花般灿烂,害得我心里痒痒得。可惜又不能吃,别提有多难受。

    她的眼睛正好盯到了显示器上,马上被吸引住了。

    “咦,你又在搞什么名堂?”

    发现新大陆,她马上进入状态,不再与我缠mian,而是直起身子坐在腿上,认真地看起来。

    我却仔细地看着她,不肯放过一点细节。半边刚毅的脸庞,让我更感受到无穷的魅力。

    过了一会儿,她把脸扭过来,再次跟我面对面:“亲爱的,你又有新的事业想做了?”

    我点点头:“不过目前还拿不准,还得等待最佳时机来临。”

    “嗯,诚子,相信你看准的不会做,努力吧,我永远支持你。”

    这就是我的云希,不管做什么,都是那样信任。

    “云希,我就忙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会不会怪我有点太冷落了你呢?”对她,我还是有很多的歉意。所有的女孩子中,她是最辛苦的。

    “说什么呢,死诚子。人家现在很好,过得也挺充实,两地的感觉了很不错,会觉得很有盼头。”云希的眼神很妩媚,“不过你忙的事情哪能说是乱八七糟呢,不是在忙着给我找姐妹吗?”

    说着说着就扯远了,每次她都正经不了多长时间,好在别人面前不会这样。

    我喜欢她撒娇的神态,充满着莫名的诱惑,总是让我那么心动。

    “云希,不要这样无辜的眼神看着我,我会忍不住的。”

    “知道你不会,我家诚子是个有分寸的人嘛。怎么,坐了一个上午了,不想去吃点东西添添肚子吗?”

    “当然,如果能吃到我家云希,那就更美了。”

    她这一说,我还真感到有点饿了,吴叔叔的早饭总是在路上解决,而我自己经常就懒得弄了,再喝上几杯咖啡,饥饿感更明显了。

    “想的倒美,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不放点血净想美事。”云希拖着我起来,“走,出去吧。在里面待的时间长了,那帮鬼家伙又不知道该寻思什么了。”

    嘴里反对我的提议,但她娇中带媚的表情,却更激起了我马上就要品尝一番的念头。

    可惜人虽对了,却是错误的地点和时间。

    果然,当我抓着也的小手出来的时候,店员们都大瞪着眼睛注意,却偏偏要低着头当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看来云希还是很有权威的,店里的人没有认识我的,也搞不懂这个让老板喜笑颜面开的异姓到底是何许人也。

    她微微向“观众们”点头,却也不解释跟她手挽手的是谁,只是一脸幸福:“走,逸诚,咱们先到楼上的办公室坐坐吧。”

    如果稍加解释,员工们也就明白我是谁了,因为[希诚]的店里里面就有我这个创始人的大名。

    但云希显然跟我的想法一样,不愿意别人打扰相逢的喜悦,希望安心享受两个人的世界。

    轻轻地带上房门,我四处打量。云希的办公室并不宽大,但却透着舒适,也有一种很女姓化的风格。

    云希把我按在总裁办公室的老板椅上,然后就势趴在了我的肩背上:“小诚子,我很想你呢,你这个没良心的想我了吗?”

    “我没有凉心,却有一颗火热的心呢,不信你摸摸看?”

    云希轻“嗤”了一声,嘴里说道:“才不信呢。”

    手却揭开衬衣的边缘,伸进了我的怀里,只接摸到了胸前的肌肉。

    天气已经挺热的了,她的手却汗津津的有些发凉。

    被触摸的地方猛地一收缩,我的心却更加火热起来。再不管这是什么地方,捧起她的脸就痛痛快快地吻了起来。

    云希毫不掩饰她的热情,一下子跌进我的怀里,热烈地回应着炙热的亲吻。

    把云希抱坐在胸前,让她骑在我的身前,陷入了不顾一切的狂热之中。

    良久分开,两人的形象都已经无法入目。

    两颗脑袋的头发全变得乱糟糟的,云希衬衫胸前的钮扣已经被解开了两颗,里面白色的胸衣也早不在原来的位置。

    长裙的下摆也被撂到了腰部以上,再也难掩裙底的春guang。连裤袜的根部都要露出来了,里面隐隐透出了底裤的颜色。

    我不由“扑”的一声笑了出来,马上联想到我们还不是很熟悉时,她穿着卡通小熊图案的小内裤,坐在电脑前面玩游戏。

    过去了这么久,云希的变化大至不敢想象。

    “大色狼、该死的家伙!笑!有什么好笑的。”云希晕满双颊,恼羞成怒。

    我伏到耳边,轻轻地说出了发笑的理由。

    云希的脸猛地红了,不是刚才那种润红,而是彻底的害羞了。

    “色狼、讨厌,原来你那时就对我不怀好意了。算我倒霉,天真地引狼入室,还自以为碰到好人了呢。”

    “天地良心,我绝无此意,应该是你引诱在先才对,可怜一个大好青年啊。”我做仰天长叹状。

    云希攥起拳头,用力地在我胸前捶打:“死东西,还说。错的只有男人,难得你没听说过吗?”

    这话实在,经典啊。无论发生什么,男人永远都是有过错的一方。我还有什么好反抗的,老老实实接受改造才是硬道理。

    半天之后,两人闹得都有些累了,连脸上的肌肉都笑得发酸。

    抓住了云希的手,揉着我有些胀痛的肚皮:“好希希,不能再闹了,再折腾下去午饭、晚饭只能一起吃了。”

    云希抬头看下桌子上的时钟:“真的呢,都怪你。”

    哎,千错成错,都是俺的错呀,这是一条颠扑不来的真理。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然后一个低低的女声:“杜总,你午饭在店里吃还是去别的地方?要现在为你准备吗?”

    我听出是这儿领班的声音,是这几天才认识的,好像姓冯。来得还真是时候,大概怕老板吃亏才是真的。

    云希轻轻地咳嗽一声:“不用了,我们一会儿出去吃。”

    她一本正经地答着问话,眼睛还在狠狠地瞪着我。

    “好的。”小冯的脚步声渐渐远了。

    我们这才手忙脚乱地整理起各自不整的衣容,期间还是免不了嘻嘻哈哈的笑闹。

    云希好不容易把衣服弄整齐了,拿起小镜子补着妆:“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

    “我家云希不是最喜欢坏蛋的吗?”我不失时机地跟上一句。

    “你才!人家上辈子欠你的!”云希嗔了一句,“中午吃什么?一定要好好地宰你一顿。男人嘛,钱包还是瘪一点比较可靠。”

    我大睁眼睛:“还怕我钱多?现在就剩下一屁股的债了。”

    “真恶心,少给我哭穷。”云希“啐”了一口,“不白请的,吃完带你去个好地方玩。”

    “我什么都不想吃,就想吃你。”只好耍无赖。

    男人是很难有机会撒娇的。果然,话一说完,我百无一失的吃了一个大白眼。

    等我们下到大厅,冯领班悄悄地走到云希身边,低低地问了声:“杜总,您没事吧。”

    由此可见,她显然很少见到风光无限的云希跟一个男人这样亲热。

    云希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微微地一笑:“这不挺好的,能有什么事?”

    她知道我听力超人,相距并不甚远,一定能听到她们的谈话,所以还故意挤了挤眼睛。

    云希突然大起声说道:“小冯,你看好了,这个我的男朋友,以后他再来的时候别再收钱了,记我账上好了。只是要小心点,他这人色得很。”

    这还不错,有点意思。

    听到她的话,长得小巧可爱的小冯有些不好意思,调皮地吐下舌头,乖巧地冲我笑了笑,然后马上就从我们眼前消失了。

    别的不说,云希开车的技术是越来越好了。她拉着我熟悉地穿过大街小巷,很快找了个地方解决了午餐问题。

    整个过程速战速决,花的钱也不多。

    “云希,你准备带我去什么地方?”看车子离开了闹市,我才问道。

    “别问了,到时自然就会知道。”

    看她这么神神秘秘,以为是什么特别的风景区,没想到车开了半天,却进了处落成不久的住宅区,并在一幢别墅前停了下来。

    “怎么,云希买房子了?”到了这种地方,我还能不明白。

    “当然,要不人家怎么金屋藏娇。”云希说着笑话,牵着我的手向楼上跑去。

    走到二楼,她停下脚步,回头看我一眼:“就是这儿啦。进来看看我的新家怎么样。”

    云希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了其中一户的房门。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