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酒吧“艳遇”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等一切处理妥当,回到雅间里,我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相诚老兄居然趴在了桌子上,嘴里哼哼叽叽不知道念叨什么,不由很吃了一惊。

    吴叔叔真是海水不可瓢量啊,戴相诚的酒量我可是比较了解的,一斤白酒那是不在话下的,居然能被他老人家搞成了这个样子,这老头还真是会扮猪吃老虎啊。

    而他没事人一般,就在那儿跟外甥女亲亲热热地拉着家常,只是脸稍稍有点红而已。婷婷一向比较注意,当然不会喝多。

    易雪茜却一个人坐在一旁,手里晃着杯子,双眼盯着杯中物,似乎走了神,脸却是我能看到的之中最红的。

    当然排除了两个人,其一的脸在跟桌子做亲密接触,而本人的面孔无法亲自看到。

    “逸诚,你回来了,没事吧。”蒋婷婷最先发现我的闯入,关心地问道。

    “能有什么事儿,这小子精着呢。”吴叔叔随口替我答应,听不出是夸张还是什么,“对了,你刚才说姐夫怎么样了?”

    甥舅二人继续他们的谈话。易雪茜闻声,也抬起头扫了一下我的脸,没发现印迹,似乎放了心,又迅速把头别了过去,却不再理我。

    没人理我,岂不太受冷落。只好走到老戴身边,轻轻地推了推他的肩膀。

    笑着问道:“相诚哥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光顾了照顾儿子,睡眠发生了严重不足?”

    他哼哼了两声,嘟嚷了句什么,脑袋抬了两下没能竟功,又继续趴在了桌子上。

    易雪茜白了我一眼:“没见喝多了么,还说风凉话。”

    “完了完,那可怎么办?过会儿回去,云若姐还不得痛批我一顿,吴叔叔,你要帮忙啊。”跟易雪茜争执下去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我只好另找对象求援。

    “噢!都吃得差不多了吧。”吴叔叔征求了一下大伙的意见,“那咱们先把小戴送回去好了,年轻人身体好,喝多点没什么,小杜那儿怪罪下来有我老头子顶着。”

    把戴相诚送回家,云若接人进去,果然没说什么,还说麻烦大伙送他回来。

    安顿相诚哥到床上躺下,杜云若又问道:“逸诚,你今晚住在这儿吧,反正有闲房子。”

    我正想说好,吴叔叔发了话:“还早着呢,出去走走的,我得让小域陪我多聊聊,我们爷俩儿还一直没说上话呢。”

    我愣了一下,此时留下自是最好的机会,再跟他去,那不还难逃尴尬,易雪茜看到我,肯定会想起刚才的情形,能有好果子吃吗?

    “年轻人少睡会儿怕什么,要不是明天我也没事,就不勉强你了。我哪儿有的是空地方,到时凑合一宿就行了,不时咱一老一少就聊个通宵。”

    说到这份上,我不好再反对,云若也不再坚持:“逸诚,那你可注意点,让老所长早点休息。”

    我点头答应,四个人又一起走了出去。

    “咱们随便走走吧,上了岁数,多喝点酒还真是不舒服。”

    真服了他,把老戴都弄到这份上了,还说喝了点,这是点的问题嘛。

    我们也不坐车了,四个人就这样慢慢在路边走着。吴叔叔和我并排而行,却只是发着各种各样的感慨。

    沿街正是灯红酒绿,都市夜生活也只不过刚刚拉开了序幕。同称现代化的大都市,南辰的夜景较之京城却是别样的风格,另有一番味道。

    吴叔叔突然指着一处所在:“孩子们,咱们进去坐一会儿好不好?”

    顺着一看,我晕了一下, 这儿好像是一处酒吧。

    “还喝呀。”还是婷婷反应快,抢先问了出来。

    吴叔叔一扯我的手:“走吧,进去喝占啤酒,好醒醒酒。”

    喝多了再喝点,能透透酒,这个说法倒是经常听人提起,不过我身边这些人还真没见谁这样干过。

    易雪茜仰头看着闪烁的霓虹:“这里面能跳舞么?”

    吴叔叔“呵呵”一笑:“不太清楚,听年轻人说这儿大点的酒吧是有舞池的。那就进去坐坐,喝酒看你们蹦吧,让我这老头也见见世面。”

    别说,这老头还真新潮,我虽然偶尔也会跟着瞎蹦,但却极少进舞厅。

    看易雪茜雀跃的样子,一定是此道高手。以她瘦削、颀长的身材,跳各种现代舞肯定好看,我也就抱着欣赏的态度,自己不跳也可以做个观众嘛。

    ****************************

    找了个位置随便坐下,要了几样小点心,几瓶啤酒。

    不像有的酒吧那样清静,里面就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的舞池,放的现代舞曲。也许不是专业的舞厅,人倒不是特别多,声音却仍然嘈杂,对面说话还得扯起嗓门。

    听到音乐,易雪茜就一脸兴奋,匆匆对付了几口,拉着蒋婷婷冲向了舞池。

    拿酒瓶跟吴叔叔随意碰着,慢条斯理地喝着酒,我可不相信喝这个能够醒酒。

    彩色的灯光明灭不定,蒋、易二女身形摇曳,很快就融合到人群中。

    “吴叔叔,咱们一定要好好喝喝,我很久没见你了。”酒不多喝,可不能明说。

    “呵呵,你怕不是专程来跟我喝酒的吧,刚才婷婷都说了,你来这儿是有目的的。”

    并不明亮的灯光掩饰了我的红脸,也壮了我的脸皮:“是啊,我这次是还有点小事,但也得靠叔叔帮忙呀。”

    “什么!”

    “我是说有事需要您帮忙呢!”

    “这没问题,咱们这么投缘,只要能帮得上的,一定会尽力的。”酒精对他并非毫无作用,吴叔叔大着声音许诺。

    “你跟我外甥女关系这么好,我不帮你又帮谁?只是这儿太吵了,大事还是回家说的好。”

    严正同意,这儿环境太乱,酒又喝了不少,确实不适应谈正事。

    “怎么样,跟我外甥女发展到什么地方了?”他凑到我耳边,有点神秘兮兮的问道。

    “还跟以前差不多吧。”

    “什么,还没有进展,你也太差劲了。不过我看你倒是艳福不浅,每次都好几个女孩子。”

    我的脸皮再厚也经不住这样说,再说他哪见我到处都好几个女孩子了。

    酒喝得多了,说话就不太经过大脑:“吴叔叔,哪有的事儿,把我说得跟个花花公子一样。”

    吴叔叔把瓶中酒一扬脖喝了下去,“嘿嘿”一笑:“我看也差不多,跟婷婷一边来的那个姑娘,对你也很有意思吧?”

    “才不呢,你这次可看走眼了。我们两个可是死对头,从来就是针尖对麦芒。”我跟着他喝了几口,脸更红了。

    不过这次是酒精的效用,在酒精和音乐的双重刺激之下,我的大脑发热,也忘了跟自己说话的是位长辈。

    “这你就不懂了,唉,你现在还小,跟你说也没用,以后自然就知道了。”吴叔叔摇头说道。

    还小,不知道对他来讲,什么时候才算成熟了,难道非要到了他这个岁数才算。

    “叔叔还不老,还年轻着呢,应该抓紧享受生活才对。”

    “不能跟你年轻人比了,身边一大堆姑娘围着,多幸福,你该抓紧一切机会才对。”他受到气氛感染,也变得没老没少。

    酒吧确实是个比较暧mei的环境,即有真正的情侣,也有各种搜奇猎艳者置身其中。

    当然应运而生的自然就有陪酒女郎,不停地在人群之中穿梭。随着暗夜来临,光顾的人也渐渐越来越多。

    易雪茜和蒋婷婷匆匆地跑了回来,两人的脸上都是汗,各自抓了一杯饮料就灌了进去。

    婷婷坐到吴叔叔身边:“舅舅,你们两个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没什么。”吴叔叔打着呵呵。

    “走,咱们再去跳一会儿。”易雪茜意犹未尽,又拽着蒋婷婷的手要走。

    “逸诚,你不下去活动活动嘛。”婷婷回头望着我。

    “不带他。”易雪茜干脆地回答。

    我也“大度”地不理她:“你去吧,我再陪吴叔叔一会儿。”

    看着两个充满活姓的女孩蹦蹦跳跳地走了,吴叔叔叹气说道:“还是年轻好啊。”

    “又来了,你现在还不老,没听人说五十五岁以后青年时代才算结束?”

    “呵呵,是嘛。”

    “那是,你现在看上去这么年轻,口袋里票票又多,正是女姓们心目中的钻石级别的王老五,极品男人啊。”

    “这臭小子,连我也敢开涮。我现在顶多做王老五他大叔了。”他伸手在我脑袋上拍了一把,“对了,你跟小杜那个妹妹怎么样了,一拍两散了?”

    我正要回答,一个穿着火爆的女郎挤了过来:“两位帅哥,需要人陪吗?”

    说着话,一只手已经搭上了吴叔叔的肩,水蛇一样的身子还不住扭动。

    黑色的低胸装,露出了颈部和前胸一大截雪白的皮肤。窄窄的短裙,细长的大腿上穿了带大网格的黑色丝袜。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陪酒女郎?

    我装作没看到的样子,目光投向舞池。任凭那女子摸着吴叔叔的肩膀,看他怎么对付,也好学上两招。

    听她娇滴滴地叫着大哥,我心中暗笑。

    晚辈面前,他自不免尴尬,可惜灯泡不亮,也看不到他的表情。我拿着酒瓶,对着另一面,眼角余光却想看吴叔叔的笑话。

    在这儿开个玩笑倒无伤大雅,可惜为了故作姿态我还得不断喝酒。唉,一瓶酒就这么不小心喝了下去。

    吴叔叔的手抓住了那女郎,轻轻放到身前。

    哈,有意思。

    “呵呵,你真是没眼光,这今天是陪客户来的,那位先生才是正主。”

    一听这话,我心里大叫不妙,姜是老的辣,吴叔叔果然厉害,也许一个人没少来这地方。

    还在摆着刚才的姿势,那个女郎已经象闻到腥味的猫一样,扭扭捏捏地向我走来。

    我的身子僵了一下,心里的称呼也变了。“吴大爷”可真够黑的,知道我刚才是故意的,又想看我的笑话了。

    女郎的胳膊缠到了我脖子上:“帅哥,要我陪你喝酒吗?”

    身上不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难受极了,这可是我第一次接触风尘女子。

    “不、不用了,我不需要人陪。”真是丢脸,我的脸皮比起她来,可相去太远了。

    那边吴叔叔居然还在开心地笑,而且非常灿烂。看他一脸从容,我更有理由相信他是这种地方的常客。

    “帅哥,请人家喝一杯,好不好嘛?”女郎还在嗲声嗲气纠缠。

    我的脸拉了下来,放在肩头滑动的怪手如蚁爬一般。

    “请你放自重些。”我沉声说道。

    “不要距人于千里之外嘛,大家都是出来玩的。”女郎还是不肯放弃。

    “把你的臭爪子拿开!”背后传来响亮的斥责声。

    易雪茜来了,她可真是大救星啊。一张俏脸阴沉着,似乎要透出寒霜来。

    虽然知道易雪茜比较凶,但这样子还是第一次,我不由看呆了。

    易雪茜横了我一眼:“看什么,不舍得是不是?”

    那女子还不识相,只又要去拉易雪茜:“哟,小妹妹,吃醋了不是,这男人哪……”

    “滚开!”易雪茜再也受了不了,一伸手抓住那女子的手腕,用力一扭,然后猛地一甩。

    那女郎“哎哟”一声痛得叫了出来。易雪茜的力气我是最清楚的,怒极之下自然更大的出奇,又怎是她能受得了的。

    揉着腕子赶紧低头溜了,回头还想说几句风凉话,被易雪茜狠狠地盯了一眼,赶紧咽回去,消失在人流中,去物色另外的猎物去了。

    易雪茜鼓鼓气地坐在一边的凳子上,顺手抓起一瓶啤酒就往嘴里灌。

    蒋婷婷就站在后边:“逸诚,你跟这种不三不四的人废什么话。真是的,难怪雪茜不高兴。”

    “我哪有?”我极力分辨道,真是冤枉极了,“我们好好地说话来着,不信问吴叔叔嘛。”

    “吴爷爷”可够坏的了,居然别过头,一副不关他事的样子。气得我在心里又给他升了一级。

    易雪茜一语不发地把酒喝完,又扭头说道:“走,婷婷,我们再去跳一会儿。”

    奇怪的是她的手伸过来,却拉住了我。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我也只好陪着她们进了舞池。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