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未知雅意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当此之际,哥们当然不能听她的吩咐:“哥们,能不能把咱那双高贵的玉腿放下,这样是不是有碍观瞻之嫌,也影响咱易小姐的光辉形象不是?”

    易雪茜听出调侃之意,也自感不雅,慌乱地把腿入下,并把双膝并在一起,摆出了淑女的架势,嘴里却不肯服软:“切,谁跟你哥们,人家可是不折不扣的女生。”

    她这口气里还真有了一丝女姓的妩媚。常言说要痛打落水狗,这么好的机会哪能放弃?

    我嘴一张,正想继续,蒋婷婷回过头来,手里的抹布丢在桌上,笑得捧起肚子:

    “好了,你们两个,一人小说两句吧。逸诚你也真是的,干嘛总跟雪茜过不去。”

    这句话,我已经听过了不知道多少遍,偏她就爱做这和事佬,而且每次都帮易雪说话,害我失去了痛打落水狗的绝佳时机。

    “好,去打电话了,请尊贵的女士们纡尊降贵,光临我的饭局。”

    “嗯,这才有风度嘛!”婷婷也不吝啬她的表扬。

    放你一马!回头扫了易雪茜一眼,得到口头支援的她心中得意,本已规规矩矩的腿又差点翘起,目光对视之下,又迅速地回复原位。

    想享受胜利者的快意?我偏不让她如意,走到薛雨萍的房间里拿起电话,还把房门关上。

    本来很简单的事情,让那帮小子弄得麻烦。罗嗦了半天,好不容易跟大可等人把条件谈妥。

    等回到客厅,两女已经踪影不见,探头之间,发现都堆到了我的卧室里。

    而易雪茜的表现也挺优秀,居然知道拿着拖把帮着擦地,真是孺子可教也。

    婷婷的表现却让我心中微有不安,她正在认真地收拾我的床铺,本来堆成一团的被子已被挂到了阳台上。

    我不由想起了一位老前辈的话:家里没个女人还真不行。

    男人的卧室通常是比较乱的,让两个漂亮的女孩子帮着打扫,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看来我的脸皮也没厚到足够的程度嘛!一抬脚,就准备进去谦虚一番,然后自己完成剩下的光荣任务。

    “婷婷,就这堆破烂的你也帮他收拾?要这样下去会把他惯坏的,男人不能太纵容的。”

    这都叫什么话,不是教唆犯的行径,毒害有为女子嘛。内容倒不好反驳,尤其最近比较忙,这床上已经很久没好好收拾过了,虽然我现在比较注重个人卫生,但重点还是放在穿着上,睡眠质量还是不太讲究。

    蒋婷婷一笑:“哎呀,逸诚这人就是比较大咧的,很少注重细节,一点不会照顾自己,屋子里能进来人就不错。”

    这话让我心里头一热,隔着一堵墙,也能想象到她说这话时的温柔表情,婷婷真是个好姑娘。

    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想我,其实本人多数时候比较注意市容的。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我比较邋遢,她又怎能有这么多的活可干。

    我为自己的懒惰找了个不错的理由。

    “切,这样的狗窝,也亏他能住得下去。”随着易雪茜的牢搔,堆在床边的一团衣服也被扔到了房间外,正好丢在我的脚下,给吓了一跳。

    象极了一个大背摔,看这“恶毒”的手法,也就易雪茜能做得出来。刚才形容她为落水狗,自己的栖身之地就迅速地被形容为了狗窝,真是“报应”啊。

    我岂容她如此嚣张:“喂,易雪茜,不要这么糟践一个伟人的住所吧。”

    “就你,还伟人呢,桥底下伟人用报纸铺就的宫殿也比这儿气派多了。”易雪茜反唇相讥。

    “好了、好了,你们又来了,逸诚快把你床单、被罩都扔洗衣机去。”

    对婷婷自然不能发火,何况我的床上已被她改造地“不成样子”,失去了原来的“风采”,也没法再谦虚下去。

    那一堆乱七八糟的衣物放在这儿也实在不成体统,只能暂时忍受易雪茜把我下榻之处形容得乞丐窝不如,把“大伙”都收集起来,准备开动洗衣机。

    可巧里面还有薛雨萍放进的一堆东西,只好先帮她洗了。哎,公寓里唯一的女姓,居然还得替她打工,何其苦也。

    易雪茜走来涮拖把,看着池子里的黑水,很不屑地说道:“域先生,你那床下至少有三年不拖了吧?”

    听着说话的口气倒是蛮客气,态度似乎也比较端正,怎么听起来就那么不是味儿?

    我住这儿才不到两年,还三年没拖,这表扬的有点过分了。以前心情好的时候,我是经常会打扫的,曾经有时收拾地也很干净,不过最近事比较多,睡眠上花的时间相对短缺,对床的关注少了些而已。

    看在她帮我整理内务的份上,我也不与之计较,难得没有应战,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到那一堆衣物上。

    易雪茜显然把沉默当成了更严重的挑衅,要不就是觉得我此时软弱可欺:“喂,人家问你话呢,怎么这么没礼貌!”

    真是得寸进尺,有什么法律规定在受到调侃时一定要回应。

    “易大小姐,我最近没开罪你吧,不要总这么咄咄逼人,让人觉得我跟个女的一般见识,会有shi身份的。”

    “就你,还身份,别以为有人叫过域总就了不起了?”她用力地甩着拖把,似乎手里不是一根木棍,而是一个正在接受虐待的活人。

    男人的尊严不容小觑,我这域总可是货真价实,怎么一放到她高贵的小嘴里就全变了味道:“易大少,我们就算做不成朋友,也不至于非要做敌人吧,你在这儿帮着收拾,不也显得挺有女人味,干嘛总得装成个假小子的样儿?”

    “假小子怎么啦,我喜欢。”易雪茜赌气地丢下拖把,“我还不帮你干了呢,好心当成驴肝肺。”

    “好了啦,你们又怎么了,没一次不吵的,真服了你们。”婷婷这个鲁仲连及时现身,拿起了易雪茜丢在一边的拖把。

    “好了,我来吧,别累着了。”我本来就没什么气,接过蒋婷婷手里的家伙,自己动起手来。

    我对蒋婷婷的温柔,与对她的横眉冷对明显不成正比,易雪茜心里更加不满,气鼓鼓地坐到了沙发上不说话。

    “逸诚,你是个男的,怎么总跟女孩子闹别扭,你多让着点不就行了?”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只要跟易雪茜搅到一起,总没个顺心的时候。我虽然有点小气,但也不至于这样。听她这一劝,就有点心虚气短,准备端正一下自己的态度。

    “哼,我才不要他让呢,什么了不起,也叫男人就是了。”易雪茜坐在沙发上小声说道,深不以为然的口吻,让我的火气又稍稍有些抬头。

    居然反复对我的姓别提出置疑,不管我算不算男人,也不用她来进行评判吧:“某人也就叫女孩子就是了。”

    易雪茜终于爆发,蓄谋已久的鞋子终于向我飞了过来。

    一低头闪了过去,拖鞋“呯”的一声击到墙上,又反弹回地面,回归了大地母亲的怀抱。

    我不由庆幸自己的英明决策,幸好没在外面惹毛了她,否则飞过来的就是那重重的运动鞋了。

    蒋婷婷不再参加劳动,改为了坐过去安慰易雪茜。

    看易雪茜气恼的样子,我的心火也突然没了,没来由惹她这么大的火,确实有失风度。

    到饮水机前倒了两杯水,分别送到两女面前。蒋婷婷一笑接过,易雪茜却是别过脑袋不理。

    既然到了这一步,就做会小丑又何妨,反正也没别人看见。见易雪茜紧紧地盯着地面:“雪茜,不用看了,你的小脚丫真漂亮。”

    易雪茜虽然强势,此时却也害羞地把那只光脚缩了回去,蒋婷婷笑着横了我一眼,替她把那只两地分居的拖鞋捡了回去。

    易雪茜不好再板着脸,说了声“无赖。”之后,面色也就好看了许多。

    “逸诚,还没问你呢,联系的怎么样了?玲玉他们什么时候过来?”蒋婷婷见乌云散去,又提起了关心的问题。

    “哎呀,忘向领导汇报了。”我赶紧笑着道。

    “少贫嘴了。”婷婷笑了,笑得很灿烂。

    易雪茜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不过,大可和玲玉还在外面,中午赶不回来,曹宇和雨萍公司的事情也没办妥,看来咱们中午的聚会要泡汤了?”

    见婷婷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我又接着说道:“不过不要紧,他们晚上都能来了。”

    “嗯,那也不错,晚上大家还能一起多说会儿话呢,反正明天没事儿,玲玉还可以在我们那儿住一晚。”

    “可是现在都快中午了呀。”易雪茜火消得差不多了,插言道。

    “那咱们先小聚一下好了。”我提议。

    “好哇,这个主意也不错。”蒋婷婷表示同意。

    易雪茜却似乎在犹豫,没有马上答应。

    “如果有人不愿意就算了,咱们两个一起吃好了。反正大家又不是很熟。”我故意气易雪茜。

    一句话玩笑话,却不想她的反应之激烈,超乎我的想象。

    易雪茜竟然“呜”的一声哭起来,没有惯常的针锋相对,而是直接站起,一脚踢开房门就跑了出去。

    “你呀,真是的。”蒋婷婷怪了一句,就起身去追。

    “雪茜,等等我呀,他跟你开玩笑的。”

    听着蒋婷婷的叫声从外面传来,我不由苦笑一声,真是自己找罪受,没劲又去招惹她干什么。

    看来我高估了易雪茜的承受能力,她也是个女孩子嘛。而且今天的表现也很不错,还肯主动帮我收拾房间,显然有和解的意向嘛。

    哎,一个不慎,又把事情搞糟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