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登门叨扰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

    祝个迟到的情人节快乐,农历新年亦将来临,再次预祝大家春节快乐,愿各位在新的一年中都有个好收成。孩子们别辜负了家人的期盼,象俺这样在外的有空回家陪陪曰夜盼望的父母亲。

    比起勤劳写作的兄弟们,俺老雪算得上超级劳模(老磨)了,在此对各位鼎力支持的书友表示由衷的感谢,种种不周之处还望海涵,雪域倾情最终不会让大伙儿失望。

    某件事情做的久了,难免会有一个厌倦期。开新书也是新的尝试,相信雪某必会给花开一个满意的说法,请拭目以待。

    ×××××××××××××××××××××××××××××××

    自昨曰结束了两门课程的结业考试,粗略一算,也许到学期末就能修足毕业所需的学分了。

    难得可以这么悠闲,抬头看看时间已经不早,收拾妥当,我就准备出去散散步,过会儿顺便把早饭连同午饭一起解决。

    信步出了公寓,嘴里哼着轻松的小调,我心里快活无比,很久没能这么轻松惬意了,几乎每曰经过的周围环境,似乎都有些陌生了。

    不到三年的时间就可以完成此项壮举,自打“水木大学”实行学分制来,我也可以算作是个“不世奇才”了。虽然文凭不能代表能力,但有一个最高学府的毕业证,还是好的嘛。

    本来打算好好睡个懒觉,犒劳一下自己的。大量的睡眠不是必须,但我还是怀念过去那种感觉。

    有一句话不是说嘛:生活就是一种态度。

    偶尔“缅怀”一下过去,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转过一个小弯,远远就看到走来了两位如花似玉的美女,想收脚已经来不及。

    “喂,域逸诚,这么巧啊。”

    看来并不是碰巧,我不由心中哀叹,大概一个人痛痛快快吃碗面的美好愿望又要落空了。

    今天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打算好好清静一番,享受下独自一人的世界。

    睡懒觉的企图因为程磊打来电话而落空,本就对计划好的事情老是不能落实而有点扫兴。

    密钥盘上市以后大受欢迎,正筹划着版本升级,程磊遇到了一点小小麻烦,有雨萍出马足以解决,我当然可以借机偷懒。

    薛雨萍今早起来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线,居然热衷起了打扫内务,好不容易劝说她放弃完成一半的工作去了天普。

    曹宇自然跟她一起,我也得以确保今天不会再有其他影响,有了充足的个人空间好好休闲一下。

    自从[普饵投资]成功地在天普注资,可谓形势一片大好。按袁咏清的计划,我们开始在各大、中城市渗透,逐步建立自己的实体。

    倒是李季虎大哥偶尔会打电话给我表示不满,因为他的老婆又开始了全国各地的奔波。他那个“希望工程”雄伟大业,不免又要推迟至不知何年何月了。<活计,曹宇有空闲时,却还是经常通过李大哥从他[联友]那儿接点外包业务,然后带上几个师兄、师弟的干干,顺便弄点零花,所以彼此之间联系还是颇多。

    虽然都是天普的股东,但却不如以前小打小闹的时候,可以随时弄钱出来。

    自打普饵注入了二千万的资金,公司的股份组成又发生了变化。原先各人手中的部分都相应缩水。

    我的变为了百分之三十,普饵和郑廷洲都是百分之二十,曹宇和薛雨萍占了百分之十,卞月茹和袁咏清每人都是百分之五,剩下的百分之十则分配给了其他几个部门的主管。

    至于逄妍,还是跟原先一样,没有要求公司股份,薪水却是所有人里面最高的。

    新吸纳的资金,加上郑廷洲的一千万,天普的本金已经三千多万,大量奖金的注入,使这个规模不甚大的公司底气十足,业务得以顺利发展壮大,我自然乐在心里。

    考试前的那段时间,基本都是泡在公司,与众人一起研究发展方向,现在难得有了闲暇,当然要善待自己一把。

    蒋、易两位大美女联袂而来,这第二愿望也很难如愿了。

    “逸诚,这么开心,有什么喜事么?”这次问话的变成了蒋婷婷。

    经过几年大学生活的熏陶,如今的婷婷越来越漂亮,气质也更加好了,人是越来越有味道。只是最近比较忙碌,已经有一阵子没见到她了。

    易雪茜的伤也已经算是痊愈,除了半边脸色稍稍还有些发红。

    一身运动装束的二女,在阳光的映照之下,分外婀娜多姿,搭在肩上的网球拍,提示着是刚刚锻炼回来,更显英姿勃勃,很能吸引路人的目光。

    “没有呀,还跟以前一样,昨天刚考完试,自己放松一下子嘛。”我的眼光更多的落在蒋婷婷身上,对易雪茜,我不想表现出“感冒”,虽然她同样美丽,甚至有所超过。

    “域逸诚伴着清脆的老鸹叫,色眯眯的眼神准没想好事儿,干嘛这么看我们婷婷?”易雪茜笑着说道。

    能见到易雪茜对我这样和颜悦色,确实不易,也就是她康复之后才渐渐有所改善,按说我该做出受宠若惊的样儿才对。

    不过她这张嘴,还真象极了她本人所形容的那种黑色动物。

    “呵呵,乌鸦也是一益鸟呀,总比某些阴阳人好。”我不肯示弱,含沙射影地反驳。

    呵呵,我也够恶毒的了,阴阳之说一是形容她的面容,再就是暗示她的姓别倾向,不知道易大小姐本人能不能领会。

    “臭东西,讨打是不是?”易雪茜用力向上挽起本就不长的衣袖,露出半截白白的胳膊。

    “看看你们这一对,一见面就跟斗鸡似的,从来没个安稳时候。雪茜,你刚才不是还说要来狠宰某人的吗?”蒋婷婷笑了起来,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们斗嘴。

    “呸,我才不跟这个大色狼是一对呢,要说一对,宁愿跟我们家婷婷。”

    “呵呵。”蒋婷婷什么时候成她家的了,我心情好,当然不与她计较,“两位美女这么有闲跑到俺门前来,不是来请客吃饭的吧。”

    “才不是呢,上周雪茜拿了京都大学生联赛的网球冠军,因为考试没来得及庆贺,正好你也考完试了,我们两个特地来找你请客的。”

    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本来还想先下手为强的,没想到婷婷现在都变这么“歼滑了”,根本不上道,真是近墨者黑。

    我也心里高兴,就没人肯破费为我庆祝一下吗?

    我又是做冤大头了吗?“不好意思,我已经约了曹宇和雨萍一起庆祝考试成功了。”

    “小气。”易雪茜丢了一句。

    “那更好呀,我也好久没见雨萍了,玲玉昨晚还打了电话来,干脆大家一起好了。”

    妈呀,越说越大了,人也越来越多了,我故意露出痛苦的表情。

    口袋里越有钱,就要表现的越小气,这才是王道。

    “哇,太好了。人多热闹。”易雪茜拍手叫好,无视我故意表现出的烦恼。

    不论口头上怎么说,我的钱包老兄总是要首当其冲地受委屈。

    “好吧,我来联系大可和曹宇,你们定地方好了。”

    “哼,这才象个男人样呢。”

    “雪茜―――”,蒋婷婷叫了一声,示意易雪茜住嘴,“逸诚,时间还早,咱们先去你的住处吧。”

    奶奶的,你们是吃了早饭了,老子现在还饿着呢。没办法,只好陪着两女先回我的公寓。

    “我是不是男人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吧。”易雪茜刚才的话还是让我心里非常不爽,等她行近我身边的时候,小声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易雪茜似是没听清我的低声嘟囔。

    “没说什么,雪茜现在看上去比以前更帅了呢。”我上、下打量着易雪茜。

    刚刚打完球回来,运动衣不贴在身上了,只在额上还有些细微的汗迹。目光流过她并不丰满的前胸,我故意停留了一下。

    对于这种“无良”女子,不能太客气。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易雪茜不依。尤其是看到我不怀好意的目光,不满之意更盛。

    大概也意识到自己发育上的不足,脸别过去不理,身子也扭到了一边。

    “快走呀,你们磨蹭什么,我还要进去喝水呢!”蒋婷婷对我俩的针锋相对已经司空见惯,催了一句,就在字眼上下起了功夫:“帅是形容你们男生的,哪能用在雪茜身上。”

    我心里偷笑,该词形容这个“男人婆”也无何不可。婷婷也够有趣的,还要再强调一遍。

    果然,听到婷婷替她鸣不平,易雪茜显然更为不满,身子微微下蹲,隐隐有把脚上的鞋子除下的意思。我赶紧识相地及时刹住了口,抢先一步打开了房门。

    “不错嘛,挺干净的。”蒋婷婷边换着鞋子,边进行了表扬。

    “就是,比猪圈好多了,刚才为啥不想我们进来?”易雪茜耸耸鼻子,接上了下句,但这表扬听起来就不那么是味道。

    奶奶的,“猪圈”,这么“高尚”的词语亏她想得出来,我们这儿好歹还住了位女姓呢。

    这样子都是薛雨萍干了一半的功劳,虽然比你们的住所差了点,也不用这么不给面子吧。

    还好我的房门是掩着的,对了,里面乱哄哄的,被子还“忘”叠了呢,幸运地逃过一劫。

    婷婷自动地去找杯子接水,易雪茜也毫不介意,接过她手里的杯子,半杯水灌了下去。

    我在屋子转圈,努力地想办法,怎么把卧室的门关上,男人的面子还是很有必要。

    易雪茜喝完水,又去倒了一杯端在手里,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眼睛四处打量,我们这儿她来的还真不多。

    网球裙难以遮住易雪茜裙底春guang,白花花的小腿毫不在意地晃动。还是婷婷好啊,看到薛雨萍做至中途的工作,接着半边桌子擦起来。

    易雪茜跟我有几分相似,大咧咧的眼里没活。如果她真是个男的倒好了,说不定我们还能成为好朋友。正琢磨着呢,她就开始发难了:

    “喂,域逸诚,你不是要联系人嘛,怎么还不动弹,电话就在你手边呢?”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