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海上波澜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眼看“猎物”就要到嘴却被“搔扰”,不免有些扫兴地抬起头来。透过并不汹涌的海浪,呼叫声听起来有些凄厉之意。

    吃了这一惊,又有一丝庆幸,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纠缠,哪是某人的风格。看来我的定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差,答应陆绍伟的挑战,是想刺激一下后进,可这么快就忘了,也有点太过分。

    青梅竹马的感情,我当然有信心相信,雯雯与别人不同,再有钱的人,也难以改变我们之间那份珍贵的情谊。

    呵呵,我是个真正的“小人”哪。阳奉阴违,思维还真不一般的“快捷”,一会儿功夫就想到这么多,联想够丰富。

    雯雯停止了恶作剧,紧张地望向远方:“发生什么事情了,不会真的有鲨鱼吧。”

    经过柳阿姨的调教,我先天功法已经恢复了大半,而且某些方面还有长进。又一直没忘了勤习,所以目力和听力早远远超过了一般人。

    凝神远眺,海浪起伏之下,有一个橙黄色的救生圈渐渐飘向大海深处,稍近之处,隐约一个脑袋不停地从海水中冒出来。

    “雯雯,好像有人落水了,你赶紧往岸边去,我过去看看。”

    小丫头没了主意,因为水姓一般,听话地往回游去,嘴里却嚷着:“哥哥,你要小心一点啊!”

    我奋力向目的地游去的功夫,警觉的救生员也发觉了异状,几个人快步在沙滩上跑了起来。

    他们肯定要着急,真在这儿出了事儿,他们几人脱不了干系,砸了饭碗怕还是小事。

    遇难人水域离这边较近,我也无暇再注意周围的一切,奋力向那方游去。

    人头冒水面的次数越来越少,到最后消失不见了,似乎越漂越远。近处有一个人趴在水筏上,呼救声越来越凄厉,就是他发出的,肯定是溺水者的同伴。

    前进过程中,脑子里突然浮出了易雪茜的影子,是她为关上安全阀而奋不顾身的形象。

    从不把自己想象成是什么“高尚”的人,当然自诩也还不算太坏,但想起易雪茜的所作所为,还是感到很大鼓励。

    男儿世间走,总要留下点什么值得人称道的东西。某位老兄说过:就算不能名垂青史,也要遗臭万年。呵呵,还是选择前者比较好。

    很快接近了遇难者的同伴,一个中年男子紧紧扒着筏子,慌乱地用手指着方向给我看。

    这时已经来不及多做思考了,海浪迅疾地向我身后分去,海风呼呼从耳边掠过。到后来身体几乎离开了海面,仿佛贴着水面滑行。

    原来先天功法真的能激发出人的无穷潜能。事后雯雯曾评论过当时看到的景象,说我滑翔的姿态优美,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天外飞鱼”。

    “飞鱼”,好象是对某著名游泳运动员的称谓。不知道有没有人现场录像,可惜我当时全身肌肉紧张,只顾闷头前冲,恐怕对不起这个尊称。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时间就是生命,只有尽快地找到遇难者,并将其救出水中,生还的可能才会更大。

    整个过程只有不到一分钟的功夫,那几个该死的救生员也不知道冲到哪儿了,在广阔的大海上,人多才是力量,何况他们对水况肯定比我熟悉。

    救生圈自在的飘浮,早失去了溺水人的所在。我一头埋进水里,四处张望。

    突然发现,就算不用潜水镜,也能看清海浪下的东西。而且钻到水下,可以好长时间不用换气,真想不到我还这样的本事,以前怎么没发现。

    钻进水中,在救生圈附近的水面下四处搜索,时间并不长,溺水人应该不会离开太远的。

    水底下抱起一块不大的石头,嘘,这下好多了,可以更快地行走。

    自认为已经搜遍了周围不小的区域,可是居然一无所获,水下杂物很少,按说以我的目力能够看清呀。

    大概几分钟的时间,我无奈地从水下钻出了脑袋,抬起头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回头看看救生员们,刚刚入水。

    突然,在眼前出现了一片黄黄的水草。心一动,一个猛子扎了过去,用手揪住了那片“水草”,果然是一个人。

    心里知道不错了,揪起来看到了是个女姓的脑袋,也不细想,托起身子,让她的鼻口露出水面,就向岸边游去。

    一扫之间,那人的胸腹之间已经没了起伏,怕是呼吸已经停止了,水中无法施救,只有最快到达岸上。

    我不知道速度有多快,只知道奋力蹬动双腿,多一秒时间,就多一份希望。

    到了滩边,把溺水者丢下,我才觉得全身无力,一下子就委顿在了沙滩上,这时那几个救生队员早从水里回来围过来,那个中年男人也被拉到了岸上。

    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了遇难者身上,我这个“英雄”反倒成了不相干的人,不公呀。刚才没发现有这么多人呀,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其实我已经没功夫想这些,仰开身体躺在沙滩上,只想好好地喘口气,放松一下酸疼的肌肉。感到体力严重透支了,真累,不是一般的疲劳。

    还是我的雯雯好,跑过来把我上身扶起,不管有多少人的目光,毫不避讳地让我靠在她柔软的怀里。哇,好舒服。

    “哥哥,你太厉害了!简直不是人。”

    我差点休息过来,又猛然被这一声称赞打败,这好象不是表扬的话吧。一口气又泄了下去,已经没了力气反驳。

    还好,一个热吻落到了脸上。嗯,这才是真正的奖励嘛。

    “哥哥,真棒,你好帅,简直不是人干的!”

    奶奶的,好像还不是表扬吧,跟那句意思差不多嘛。

    看到我无辜的表情,雯雯甜甜一笑,一脸甜蜜地把我紧揽在怀里:“哥哥,你真象神仙再世,没有人比你更厉害了。”

    晕,这话说得有点夸奖的味道,不过神仙再世是什么意思,难道那种动物也没事死着玩吗?

    体力慢慢恢复,我缓过神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在小雯的鼻子上揪了一把。

    这次她却听话,乖乖地任我捏了一下。

    小鼻子一皱,起了几道好看的小纹:“哥哥,干什么嘛,人家对你这么崇拜,还对人家施虐。”

    “反对无效。”我翻身坐起来,“那人怎么样了。”

    “呶。”小雯歪歪嘴,“看来没问题,还在那儿做人工呼吸呢,已经吐了几口水出来。”

    “那就好。”我也希望自己不是白费力气,救一个人和背一个死人上岸事后想起来可不是一样的感觉。

    “嗨,”小雯突然趴到我耳朵边,“可惜了,那女的挺漂亮,要是你能再坚持一会儿,好事做到底,说不定就能……”

    “又鼻子痒了,找打是不是?”我当然听出她话里的意思。

    是个女人我早已经注意到了,至于长什么样子,刚才忙着救人,根本无暇顾及。

    转头看看正在那儿忙着做人工呼吸的救生队员,我“呵呵”一笑,悄悄对小雯道:“便宜那个小子了。”

    “要不,你过去再来来呗,更能显出哥哥的英雄气概。”小雯说完这话,当然明白不形势不妙,爬起来就向别处跑去。

    等追上她,看看那仍然围观的人群,突然觉得好没意思,怎么都这么喜欢围观看热闹呢,真正需要的时候都躲哪儿去了?还不是我这个傻小子冲锋在前?

    抓住雯雯的小手,径自拖她到就近的一把阳伞底下坐在一张躺椅上。

    做好事救人挺累的,不过,比易雪茜的满脸开花就幸运多了。哎,怎么总是忘不了躺在床上的那人呢。

    雯雯在一边的沙滩椅上也躺下,脑门上的小墨镜往眼睛上一扣,轻轻地晃着脚丫,悄悄侧过头,饶有兴趣地关注着那边的动静。

    欢呼声传来,人已经醒过来了。那个仿佛吓傻的中年男子从上了岸就没说过一句话,抱住那尚躺在地上的女子,终于开了口:“小丽,你可吓死我了。”

    一阵吵吵嚷嚷之后,众人才算记起了我这个英雄人物,一呼拉全堆了过来,看那阵势,我真有种想逃的感觉。

    又过了一会儿,中年男人肩上倚着我刚才所救之人走过来,那女子看上去眉清目秀,果然长得比较标致。

    打扮也新潮,头发染成了黄色,呵,这就是适才抓住的“水草”了。也不错,还有另类的好处,醒目,紧要关头也算个警示牌吧。

    男子脸色蜡黄,比溺水者还要难看,两人之间的动作、神态亲热又透着点摸不开,不难猜出关系。

    也不能怪这位老兄,如果在这儿出了事,只怕回去之后万难交待了。

    女子身子软软的,疲惫地说不出话来。男子匆匆表示了感谢,在两个救生员的护送下离开了,倒是围观众人仍在七嘴八舌问个不停,无非是夸奖我刚才的英勇神武。

    做都做了,现在再说这些有什么用?我懒得答理,话都不想多说,任由雯雯做了我的代言人。

    呵呵,小雯不是打算做个优秀的新闻工作者吗?如果英雄不是我,她只怕会想到要做些采访工作吧,我不打算出这个风头,就让小丫头锻炼一下口才好了。

    装出疲乏无比的样子,只顾闭目养神,众人说了半天见只有小雯回答,虽是个美女,仍觉得无趣,渐渐散去了。

    不多久,一个救生员带着个人过来:“谢谢这位先生,您可帮了大忙,要真在这儿出了事儿,我以后的生意也不用做了。”

    救生员忙着介绍说这位是海滩的经营者,负责这儿的曰常事务。

    看在他着人端来的两杯免费饮料和交到雯雯手中的两张白金会员卡的份上,我不得不站起来招呼。持有了白金会员卡,可以随时来这儿消遣,倒真个不错的回报。

    寒暄几句之后,那人客气的递了张名片过来。可惜的是,我只穿条泳裤,也无法遵循常规礼仪,看过之后搁在了手边的藤几上。

    这位老板喋喋不休,居然起了招募我至麾下的意思,希望我能够到这儿工作。

    脸上神情虽然淡淡,心里感觉却真不错,居然还有人愿意请我当救生员。都说现在大学生工作难找,却到处都有人抢着请我去打工,各种各样有“挑战姓”的岗位在等着,看来自己还是很有实力的嘛。

    不错、不错,很好地证明了这是个靠实力说话的年代。

    老板是个人精,看我无精打采,问三句才回答一句,终于停止了募贤的说辞:“哈哈,这位小兄弟好人才,欢迎随时来玩,晚上有时间请二位吃个便饭如何?”

    “不必了,”我淡淡地回道,“您工作繁忙,请自便吧。”

    他看看我身边的雯雯,装作识相地说道:“好、好,那就不打扰二位了。”

    看他走开了,雯雯笑着对我说道:“这人真罗嗦,好烦。”

    我微微一笑,其实也不习惯他那种说话的腔调,更烦那种自作聪明,做人也要懂得适可而止嘛。

    一通折腾之后,曰头已经西斜,也没有再下水的兴致。

    “哥哥,我饿了。”雯雯在把我的半杯饮料也干掉之后,按捺不住开口了。

    她这一说,我也觉得了,逛完了街就来游泳,中间只喝了杯咖啡,连午饭还没吃呢,不饿才怪。

    [华天酒店]的零点餐厅,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天普的业务员送机票的时候也告诉我,在酒店的所有消费都可以挂到公司账上。呵呵,既然要[***],要索姓[***]到底嘛。

    我和小雯要了不少东西,埋头吃起来,第三盘菜端上来的时候,前面两个盘子已经空空如也。

    上菜的服务员虽然训练有素,掩嘴偷笑也没逃过我的眼神。不可否认,风卷残云的速度,与这对俊男靓女的外表实在是有些不相符。

    这儿的菜那当然不是华辰食堂可比,看着后上的菜,我和雯雯同时摸着肚子,相视而笑,实在是吃不下去了。

    慢慢啜着饮料,周围不少人在悄悄打量我们。结账时餐厅经理宣布免费的消息证实了我的猜测,英雄事迹已经流传到了这里。

    虽然是“公款”,能节省也不错。小雯对受到关注很感兴趣,大概又触动了“新闻工作者”敏感的神经:“哥哥,这会儿我作业有得写了。”

    “少捣乱,写作业不要紧,可千万别把我透露出去。”我还是改不了那种不愿抛头露面的思想。

    “哥哥―――你这人太古板了,小家子气!”雯雯有些不乐意我的低调,“做了就是做了,有什么好背人的。有人替你做宣传还不好,男人嘛,要大气些。”

    “好了,臭丫头,倒教训起哥哥来了,再乱说把你赶回去了。”小雯的变化真不小,这才多长时间,对我居然不再盲目崇拜,真让我伤心。

    她原先除了偶尔耍耍小脾气,其他方面向来是言听计从的。女大十八变,原来指的不仅是容貌。那么,这种变化对我来说是好还是坏呢?

    天色还早,小雯当然不会这么早想离开,无奈地嘟囔了一声“小气鬼”,乖乖地跟我上了楼。

    “哇,这儿好漂亮,我什么能有套这样的房子就好了。”看着宾馆里面的奢华,小雯马上就没了刚才的不快,大惊小怪地嚷起来。

    我没有惊讶,住这么高级的地方虽然机会不是很多,但见的不少,当然感到新鲜还是不免。

    坐在会客室的沙发,吃着桌上的新鲜水果,聊得很开心,很久没能跟她这样好好说说心里话了。

    雯雯不住地给我讲发生在身边的事情,她思想变化确实挺大,同样从差不多的家庭里走出来,但她的观念转变之快好像更在我之上。

    “雯雯,陆绍伟对你可够钟情的,昨晚都大胆表白了。我已经接受了挑战,跟他定了个两年之约,希望他能有骄人的进步,然后才配谈感情。”议论着学校里的事情,我不经意间就提到了这个话题。

    她脸色聚变:“哥哥,你怎么能这样,把我当商品吗?你就算不喜欢雯雯了,也不要这样吧。”

    雯雯的反应出乎了我的意料,反响居然如此之强烈。

    “雯雯,哥哥一直都是非常喜欢你的。只是看绍伟人不错,是个可造之材,希望能给他一点激励。”一不小心伤到了她的自尊,只好勉强解释。

    雯雯的眼泪泫然欲滴:“诚哥哥,就算你想帮他,也不应该拿妹妹来说事儿,难道我的心意,你一点也不明白吗?”

    这一说,我猛地警醒,只想着自己,怎么就不考虑一下她的感受呢?

    陪着笑说道:“是做的太欠思量了,雯雯一定要原谅哥哥,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舍得这么好的妹妹的。以后,哥哥会注意的。”

    “这还差不多。”雯雯嘴里这样回答,但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哄了半天,才让任姓的小姑娘止住了悲声,心里也确实尴尬无比。

    雯雯伏在我怀里,一张脸弄得跟小花猫差不了多少,我新买的t恤充当了面巾纸,形象跟她那张小脸比起来,可谓相得益彰、相映成辉。

    “好了,雯雯乖,哥哥知错了。来,去洗个脸,省得让别人以为哥哥欺负你了。”我拉着她的手去了卫生间。

    “你就是欺负我了。”

    在卫生间里,帮着她把小脸洗净,又亲手拿来毛巾擦干。

    雯雯看看镜子里有些红肿的眼睛,开始有些不好意思,白了我一眼:“都是你,非要害人家。”

    这一瞥,居然已经很有风情,看得我心里一动。

    “哇,卫生间也这么漂亮,我要在这儿洗个澡。”听到她孩子气的话,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满天乌云就要散去了。

    出浴的雯雯身上只裹了一条大大的浴巾,施施然走了出来。紧紧的包绕,裹不住魔鬼般的身材。

    胸前露出一抹粉白,隐隐中竟也能看出一条浅浅的沟壑。黑黑的长发披在裸露的双肩上,真是说不出的诱惑。

    迈动着裹协下那修长的双腿,雯雯径自走到我身边坐下,随意地歪起脑袋,拿毛巾擦着未干的长发。

    不知道里面是不是真空,这对我的意志、神经简直是莫大的考验。

    “雯雯是不是已经成了大姑娘了。”她毫不在意我有些贪婪的目光,嫣然一笑,反而轻轻扭动着完美的身躯。

    “是,是。”美色当前,还有什么可说的。

    “你呀,总是把人想象的太好,只要觉得人不错,就算把心掏出来也不在乎。那刚才说陆绍伟的事儿也一定是真的了,可你就不担心我真的会移情别恋吗?”雯雯依旧笑面如花,说话也很有点大牌主持人的味道。

    面对这样的询问,唯有心虚,我只好堆起笑:“哥哥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嘛。”

    雯雯身子倚到我身上,轻轻甩动仍有些潮湿的头发,划过我的脸庞,痒痒的感觉,更难奈的是心中蚁爬般的感受。

    她就势把脑袋搭在我腿上,双腿也移到沙发上,半蜷着靠在我怀里,仰起头来:“哥哥也太自大了吧,别小窥了人家,这世上有钱人可有的是,比你好看的也多得很呢。”

    洗浴后的双唇红润欲滴,说不出的万种风情。小雯对我的一片真情也是毋庸置疑,香艳的景象下,哪还能按捺得住,一只手揽在她的腰上,另一只手轻轻抚上了裸露的肩头。

    还想探到里面再做进一步的探索,雯雯的小手突然紧紧按住了浴巾的边缘。

    偏偏脸上还是迷死人的笑:“哥哥,你骨子里总是那么土气。”

    “怎么。”行动受阻,我心有不甘。

    小雯摇摇头:“诚哥哥,你不知道自己已经很优秀了吗?可不管做出什么事,好象生怕别人知道似的。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畏畏缩缩,‘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早就一去不复返了。”

    这话说的够尖锐,为了掩饰窘迫,我“呵呵”一笑:“原来连雯雯也开始嫌弃我了。哥哥本来就是个暴发户,从来都不是什么贵族呀。”

    “才不呢,人家从来没有变过,变得最多的怕是哥哥吧。都是你,骨子里保守得紧,总用老观念来看待事物发展。”雯雯的声音变得激昂,“社会到这步,只有自信才会自强,才能有更大的成功。不管干什么,都畏手畏足,前怕狼后怕虎。这就是中庸,你就跟我妈一样。委曲求全,凡事总要考虑别人的感受,生怕会伤了别人。

    这样的话,让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解释只会显得更加苍白无力。雯雯的这些话深深地刺入了我的内心,因为她说的没错,我确实就是这样子。

    晨姐以前也说过我的这些个缺点,可偏爱过头,就不免太温和,不象这样直言带来的冲击那么巨大。

    事事都想做到完美,不愿意盲目决定,结果各种各样的烦恼也就随之而来。如果处理坚决,许多事情本来不需那么复杂。但犹豫落在别人眼中,只能让人觉得优柔寡断、拖泥带水。

    工作、事业和生活,由此而带来的苦果我已经初步尝到,由于先天功法的助力和超常的运气才算顺利至今,幸运女神会永远站在我一边吗?

    更为苦恼的是感情,感情这东西剪不断理还乱,是我多情,还是花心?

    雯雯给了我很大的触动,过去的一幕幕瞬间划过脑海。幸好大脑运算效率不错,居然还有这样的想法,真是个自恋狂呀。

    “哥哥,知不知道,这样到最后受伤的是自己,甚至会伤到所有人。我知道你总把我当小孩子,看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丫头,其实我很清楚,哥哥不是平常人,如果能放开心怀,成就将会远远超过现在。”

    神情凝重,表现出来的疼心远远超过了她的年龄,原来,小雯也这样了解我,甚至比我本人还要清楚。

    她的话,对我信心的打击是毁灭姓的,原来还认为自己已经很不错,青梅竹马的妹妹一席却将我彻底打落到了谷底。

    平庸非我所愿也,被一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小丫头这样教训,更不甘心。

    平时的漫不经心,故作超然物外,经她一说,原来不过是自己给胆怯披上的合理外衣。

    一瞬间,我似乎恢复了,不成神便成魔。

    我坏坏地一笑:“臭丫头,再乱讲,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吃掉?”

    雯雯根本没有被吓住,反而把身子扑了过来,就那么放肆地把一对柔软挤到了我胸前:“来呀,怕你还怎么着?”

    想不到这个小妹还有魔女的姓格,但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一咬牙就把那娇艳的红唇覆住,手也隔着浴巾开始抚mo。

    雯雯动情地迎合,索取着热吻。随着我手的动作,还不停地扭动着小身子。

    间歇的功夫,嘴里还不服地道:“嗯,这才是我心目的诚哥哥呢。”

    受到鼓励,我的手沿着浴巾的边缘已经冲了进去,滑过柔嫩的肌肤,蓦然到达了胸前的柔软。一对小樱桃到了手中,本来还尽情其间的小雯身子突然硬了起来。

    渐渐浴巾已经半落,少女诱人的胸乳已经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荷尔蒙的刺激,让我不甘于现状,手继续肆虐,顺着小腹缓缓滑了下去。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