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静听花开第四十一章 风光不同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除了两边公寓跑着,学校和公司里都不曾露面。心满意足之余,不免有些无聊。

    替易大小姐配药、换药,日子过得倒也不慢。具体工作之余,相关研究也不断加强,真希望能整理点象模象样的东西出来,以不负这番辛苦,毕竟对我来说,做的是前无仅有的工作。

    也许做个医学生更好些,因为对药物的兴趣,似乎早已经超过了自己专业。而且,也许,会大有“钱途”。

    稍稍感到遗憾的是,从那日之后,最多只能摸摸婷婷的小手,偶尔偷偷抱上一下,还被她迅速逃开。

    婷婷就象一个精灵,总是不给我再多的机会。

    由于和学业并非毫无关联,这些日子的忙碌,相信自己对生物信息的领会,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境界,早超过了功课的范畴。

    跟雯雯解释过,说遇到了点问题,要迟些日子才能过去,但她也打电话催了好几次。

    一周之后,所应用的药物做了适当的调整,经跟曹伯商榷,确认这次的方子可以用上半月时间再观后效。

    婷婷聪慧过人,虽然跟所说完全不沾边,但用的药物已完全能正确识别。配药、上药,动作甚至比我还熟练,许多时候都不用我插手了。

    这几天不得不跑了几家药店,因为有的中药材不太常见,用的也快。还好我比较“聪明”,提前给柳阿姨捎了信去。

    她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药材已经寄了出来,现在正在路上,也许几天后就能收到了,留给她的是婷婷的地址。

    得此喘息机会,真想好好休整一下,天气渐泠,正是机会去雯雯那儿看看。听她说现在还经常去海里游泳呢,真的好生羡慕。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对她承诺过的,从来没有食言过。

    时日尚短,不敢冒然评论易雪茜的治疗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

    肩部和胸部烫伤的最轻,恢复也最好,暴露出来的部分已经有新的组织形成。可惜从婷婷正式接手之后,就没有机会再欣赏那份平坦好转之后是什么样子。

    呵呵,看来还是没有被吓怕。

    脸上伤势看不出什么明显变化。颈部伤的最重,坏死的皮肤开始慢慢大块脱落,只不知道以后新生出的会成什么样子,这大概才是成败的关键。

    曹伯听我“汇报”了几次工作之后,说是这几天准备过来看看儿子。我知道这老头其实是技痒了,因为他还说,如果合适,打算开上几副中药让易雪茜服用,以更好恢复。

    我不打算等老人家来了,还是去看看雯雯吧,好久不见,我也挺想的了,不知道小妮子在新环境中过的如何。

    把雯雯的邀请告诉了婷婷,透露了自己“请假”的意思。

    婷婷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儿,明白这些日子确实把我拖累的不轻,一力我支持出去散散心。

    出门之前,自然要去公司看看,最近的情况基本都是听雨萍介绍的,好象还不错,正稳步前进中。

    还算不错,月茹姐被我逮了个正着,她忙碌之余一脸的快活。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这个做总经理的自然功不可没。

    咏清姐也是忙得不可开交,说了几句话后就匆匆离去。她还透露了一个好消息,自从那次开了会,郑大哥经常过来看看,公司经营有不少好想法。

    哎,有他在就更好,我这个懒人正可以腾出功夫去做点别的,比如说去享受易大小姐的“折磨”。

    听说我的去向,月茹姐安排公司接待员替我订了机票,还说那边的住宿也已经提前预订,到时只要出示身份证明就可以。

    心情就是两个字―――高兴,能省的事还是要省,不论是钱还是功夫,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这次出去,打着出差的幌子,可以享受公司的福利待遇,真是一件美事。别看当“领导”这么长时间了,干什么都习惯自己花钱,还真没想过要揩过公家的油呢,咱好歹也**上一把。

    婷婷想得非常周到,网上专门做了调查,告诉我南方的气温现在还在摄氏三十度以上,不用带太多的衣服过去。

    上次帮我补了云希买的那件衬衣,有感于我的“勤俭持家”,还专门替我买了两件新衬衣带上。

    走之前的晚上,她特意跑到公寓里帮我打点行装,美其名曰“临终关怀”。哈,也不错,又多了个女孩儿替我“操持家务”。

    婷婷这丫头见我只简单的准备一个小包,感到有些意外,连问了好几声。

    我出门从来不爱多带东西,就是身上的那件厚外套,也在登机前脱下交给婷婷带了回去,南北温差太大,到那也是累赘,我喜欢一身轻松,无牵无挂的感觉。哪象她们女孩子,几步路也要带上一堆有用没用的东西。

    只要带上必需的洗漱用品,然后别忘了钱包。想了这么久,也不知道该给雯雯买点什么好,我实在做不好这样的事情。也不愿意那么用心了,反正有钱,在哪儿都能买到。这次也不会例外,当然也是这样跟她说。

    女孩子就是多事,婷婷自作主张带来了一个大大的旅行包,说是为我准备的。在候机厅要去机票,连托运手续都包办了,还神神秘秘地说一定要到了雯雯的住所才能打开。

    在她的叮嘱声里,就要到祖国最南部去了。

    不用每天见到易雪茜的脸色,尤其是那副“半是火焰,半是海水”的尊容,真是人生的一大快事。

    从飞机的弦窗望出去,似羊群般的层层白云从脚下飘过,我的心情很不错,颇有些草原上的味道,只可惜缺了那茵茵绿草,否则岂不更加完美。

    现代交通就是好,几千里的路程也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

    也有不爽,一下飞机先得去拉上那个沉甸甸的大包。也不知道都装了些什么。一直也没有机会看看,正好满足了婷婷顽皮的心愿。

    想起她就想笑,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婷婷在我面前开朗了许多,也学会开玩笑了。如不是那个病怏怏的易雪茜从中“作梗”,生活肯定会多许多乐趣。

    今天是周末,雯雯有时间来接我,上了大学的小妹会有什么改变?

    华洲是一座新兴城市,以前是著名的旅游胜地,各方面发展非常迅速,隐隐有了国际大的风范,而华辰则是这儿最著名的高校,虽然建校不过只有几十年,却已经侪身名牌大学之列。

    机场建得非常有气势,比之京城那个毫不逊色,国内出口就有七、八个之多,要想找个人还真有些困难。

    站在人流中四下张望,正掏出手机准备联系晓雯,一双香香的小手突然悄悄从后面蒙上了我的眼睛。

    玩了多年的游戏了,刚才还想呢,小妮子会发生多大的改变。看来变化是有的,仍然蒙眼睛,倒学会了闷不作声。

    一定得好好配合。

    把手里东西放下,赶紧举了起来:“大侠饶命,小的出门,身无长物,一分钱没带,只有一颗火热的心来着,如不嫌弃就拿去当球踢吧。”

    “嘻嘻”的笑声响声:“才不稀罕呢,女孩子不爱踢球,人家又没有养宠物。”手已经拿了下来。

    敢情老域这一颗红心只配用来喂狗来着,我转过身去,映入眼中的雯雯可爱的脸蛋,明媚的笑容。

    “哥哥,你可来了。”调皮的丫头一个纵身扑进了我的怀里,“还以为得过两天才到呢,没想到你会从天上掉来的。”

    晦气,这话要是让空勤人员听了,准得把她扣在这儿打扫卫生,太不吉利。

    轻轻抚弄着长长的头发,还是扎成了我熟悉的马尾辫,说话和动作也跟以前没太大变化,只是称呼更简单了,“诚哥哥”直接变成了“哥哥”。

    “让你这样这样一说,我变成乌鸦了,可以直接飞过来,那样倒好了,还真能省点钱。”

    雯雯撅起嘴:“哥哥怎么可能是乌鸦,怎么也得是麻雀吧。”说完她自己先笑了。

    呵呵,小雯还是有改变的,不愧是学新闻的,口才越来越“进步”,话也比以前来的更快了。

    她的兴奋发自内心,一见面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哥,还是你有钱人好,都坐飞机出门了,我来的时候在火车上晃了好久呢!”

    我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脑袋:“姑娘越大越没有分寸,连哥哥也笑话?”

    她不服气地掂起脚,也在我头上拍了两下:“哥哥,你好厉害,不愧有钱人哪,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被她的孩子气逗乐了:“有点钱也不可以为所欲为的。哥哥也没什么厉害的。不管做什么,都得自己肯用心,赚钱当然也不难,难得的是把握好机会。经常听人说现在生意不好做了,好事都让别人做光了。其实并不这样,只要你努力,一样也能做到。”

    “你这人真没意思,一见人家就开始说教,跟我们政治老师差不多。我早不是小孩子了,才不要赚钱呢,太累。”小雯嘟起嘴,“还是喜欢现在学的,以后做个主持人,或者出去搞新闻调查,社会上那么多不良风气,就需要有更多的人站出来直言。”

    “好!”不由赞了一声,想不到小雯有这样的志气。

    “说归说,无论做什么缺了钱都是不行的,你总不能步行全国各地去行侠仗义吧。”既然象老师,那就把说教进行到底。

    “我才不需要钱呢!”

    雯雯从小家里就生活困难,最知道钱的重要,今天口气怎么变了?

    “只要哥哥多挣点钱,我不就有得花了,费那么大劲干什么。”这是她的下文。

    死丫头,敢情打的这种主意,还真够想得开的。

    “走吧,别站在机场说上一下午。”周围人流涌动,我意识到已经站这儿半天了。

    “好久都没这样跟哥哥交流了,一高兴就忘了呗!”小雯一扯我的胳膊,“走喽!”

    我回身去拿行李。

    “哇,诚哥哥,你拿这么大个包干什么,不会是准备转学来这里吧,那可要把我高兴死了。”

    婷婷卖了关子,其实我对其中内容也是一无所知。但还是神秘的一笑,做出天机不可泄露的表情。

    出了大厅门口,一个文静的小伙子突然出现在面前:“江晓雯,这就是你接的人吗?”

    “是啊,我哥哥域逸诚。”雯雯一脸平静,高兴地向那小伙儿介绍。

    “哥哥,这是我们班的同学,叫陆绍伟,他正好有事,跟我一块来的机场。”

    不简单,小雯现在都有跟班的了,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马上把手伸了过去:“你好。”

    陆绍伟的脸色一变,从姓氏上自然能听出我这个哥哥跟晓雯不是一家人,动作上就更不象了。他迟疑了一下,也把手伸了过来:“你好--”

    情绪明显有些低落。呵呵,年轻人。看这表现,我心里马上明白,有可能是雯雯的追求者!

    “陆绍伟,你的事情办完了吗?我们要走了。”

    陆绍伟变得结巴起来:“还没、没呢,还要等一会儿,要不你们先走吧。”

    这是个爱害羞的男孩,我在心里暗笑,握住他的手没松开:“呵呵,没什么要紧的事儿就一块回去吧。”

    他想要推辞,却又有些不舍,被我拉着一起出来了。这小子,也就比我小个三、两岁的样子,却比我那时还要害羞。

    到了路边,我正要伸手打车,一想又把手收了回来,笑着问道:“绍伟,咱们怎么走?”

    他把脸转向晓雯,雯雯似乎毫无察觉,用手一指远处:“那不,交通车过来了,咱们快过去。”

    说完牵着我的一只手就跑了过去,可怜的陆绍伟,在后面拖着那只大大的包。

    一路上,雯雯喜笑颜开地指点着周围,浑然忘了身旁还有个可怜的小伙子。只有我偶尔跟陆绍伟开几句玩笑,车上空调开的挺大,他还是一直不停地用手擦泪。

    走到中途换车的时候,他说什么也不肯再继续跟我们一路,丢下一声“还有事”,就飞也似地逃走了。

    雯雯还是一脸兴奋,对他的离开并不在意,继续给我介绍着沿途景观。

    转了两班车,离华辰不远了。从车上下来,我才觉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南国风光果然不同,在京城里,很多人早就穿上毛衣了。在我们家里,则正是气候凉爽的季节。

    路旁的种植物颇具热带特色,植物多以阔叶群为主。入眼青葱碧绿,十分喜人,带来一种别样的感受。

    路人衣饰风格也与北方大不相同。对同性不怎么注意,年轻的姑娘、美艳的女士,很多都是短小的服饰,露着大片的后背和一圈的腰腹。

    相比之下,雯雯的装扮已经算是比较保守的了。

    “哥,这儿的女孩子是不是很漂亮、也很开放?”注意到我四周乱看,雯雯探头到眼前问道。

    我忍不住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雯雯,这么热的天,你怎么不学着赶赶时髦?”

    她皱了一下小鼻头:“哥哥你好讨厌,都这么大了,还揪人家鼻子。”

    旋又高兴地回答道,“我来的时候晨姐姐说了,女孩子还是含蓄一点比较好。”

    嘿,开口、闭口的晨姐姐,一路上可没少提,她倒是真听话。

    晓雯深绿色的背心,白色的短裤,一双浅帮的小凉鞋,一副淑女的作派。

    我穿的还是件长袖衬衣,虽然体质特殊,没有觉得特别炎热,但比起周围的人群来说,已经非常另类了,还好没听婷婷的主意,弄条领带扎上,否则人家说不定就把我当做了卖保险的。

    向华辰的校园走去,我存心逗她:“刚才那个绍伟,是不是在追我家雯雯呀?”

    “我有哥哥了,这儿的男生才看不上眼呢。”

    我呵呵笑了笑:“这儿的俊男不可少呢!”

    “才不管呢,谁都没诚哥哥好。”

    这声表扬,让我略感惭愧,差点把头低下。

    “江晓雯,这就是你的男朋友吗?”迎面走来一群女生,其中一个开口问道。

    雯雯重新挽了挽我的胳膊,不客气地回答:“对呀!”

    我做出得体的微笑,合作地任她挎着。

    “好帅呀。”旁边的几个女孩一起七嘴八舌起来。

    我的脸皮“久经考验”,在这帮小丫头片子面前倒没觉出什么。只是没过多久,小雯就在如潮的评论下败下阵来,小脸也红了:“不跟你们说了,我要回宿舍了。”

    上女生楼没有受到任何阻拦,雯雯笑着介绍这儿并不反对男生进出,但楼道各处都安装了闭路监视系统,如有不妥,保卫处很快就能发现。

    雯雯的宿舍在三楼,楼道左边住的都是她班的女生。一路走来,我们两人很快引起了关注,不少女生都挤到了她宿舍里看风景。

    在宿舍里,女孩子们穿的比在外面还随便,一时间莺莺燕燕挤得满满,花枝招展地各有千秋,倒是可以大饱眼福。

    但满眼红红绿绿,饶是以我的脸皮,也有些不知何处落眼。七嘴八舌,更是不知怎样应对。唯有耐心地做着雯雯的男朋友,听她介绍,一时之间又哪能记得清楚。

    突然想到了婷婷塞给我的大包,此时不打开,更待何时,看她到底卖得什么关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