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静听花开第三十八章 触目惊心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这一天,我差不多也成了新房子雇佣的钟点工,唯一的区别是没人给薪水。

    陪着师傅装空调,看人把新买的冰箱搬进来,总之要在这一天内完成必要生活用品的添置。然后就是帮着婷婷收拾东西。

    蒋婷婷显出她的领导风度来了,工作安排地井井有条,指挥着搬这搬那,可惜兵马少了点,只有两个手下可用。大妈干起活来很认真。但我一个大男人,大活、重活当然都得承担。

    婷婷看看缺什么,就列个清单出来,这跑腿的工作自然也非俺莫属。

    由于现在同情心比较足,再看看蒋婷婷的小体格,还有那已经发胖的大妈,再苦再累,也只有接受下来。

    中间婷婷也出去了两趟,分别把自己和易雪茜的东西从宿舍里取了来。

    想不到有这么一天,热心做“甩手掌柜”的域某人也会做了打杂的,而且说来说去还是为了相处并不融洽的易雪茜。

    林文菁交给我的那张卡,转手给了蒋婷婷,我可不愿替易雪茜掌管财务,自己还都让别人打理呢。

    一天的时间,除了易雪茜的房间,足迹踏遍了其它每一寸土地。而她虽然活动不成问题,也一直没出来,甚至很少听到她的声音。

    大妈做的饭味道不错,坚定了我蹭饭的信念,不管怎样明天就要开工了。

    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在哀叹住宅狭小之余,更多的是担心,为自己的“医术”,如果能当得起这两个字。

    治疗易雪茜的烫伤,是一项心里彻底没谱的工作,真的想有个人能分担一下自己的心情。

    最好的人选,当然是我的晨姐,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直还没来得及跟她讲呢。

    “晨晨,该怎么做呢?”

    易雪茜受伤的经过都给她讲了,又把自己这些天做准备的情况,几乎所有的细节问题也一一说给她听。

    草原上跟巴郎大叔学医的事儿,很早就汇报过了。岐医的神奇让她也叹为观止,只是学的西医,对这些并不在行。

    我不知道说了多久―――动手的经过,心底的彷徨,我都没有隐瞒,对晨姐没有什么是不能讲的。

    因为我知道,晨姐永远是最好的听众。

    我的苦闷,她当然感受得到,讲述的过程中,除了偶尔打断一下,没弄明白的地方问问,更多的倾听。

    “小诚,决定的事情就勇敢去做吧。尽人事而听天命,治病就样子的。”

    等我说完,她沉默了好长时间,才开了口说了这番话。

    我握住听筒,听着她柔柔的声音,心中的郁闷渐渐退却,躁动的心慢慢趋于了平和。

    真恨不得她总在我身边,随时听到这温柔的声音。

    “小诚,象雪茜这种情况,药石固然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但解除心理上的重负也非常关键。只有她自己树立了战胜疾病的信心,才有可能取得一个好的治疗效果。”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相信虽然看不到,但她一定能感觉出来。

    “在这个治疗的过程中,你和婷婷最艰巨的任务,就是努力让雪茜快乐起来。失去了美貌,对一个女孩子来讲,甚至过于失去生命。她乐观了,才有可能取得应有的疗效。”

    她的这些建议,完全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来考虑,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开始时想的没有这么复杂,我的工作不过就是配配药物,苦恼的也仅是如何找到最好的配方。至于其他,象易雪茜的情绪等等因素,根本就没有去想过。

    听晨姐这一说才明白:心理调理在疾病治疗过程中,作为一个辅助的步骤,也是不可或缺的。健康的心理,才有助于更快地恢复。

    晨姐又对一些细节问题,一一说给了我听,只要她能想到的。到了这时才明白,做一个好医生,也并不那么简单。

    易雪茜住院,不自觉地把自己摆在了医生的对立位置上,事事从己方考虑,却没有想过要从一个医务工作者的角度,换位思考一下,的确是有些偏激了。只看到了阴暗面,而没有想积极的方面。

    “好晨晨,谢谢你教了我这么。”确实,从她的一番里,我学到的东西太多了,不仅是为人治病,也有一种对待生活和工作的态度。

    晨姐轻轻的笑声从话筒那侧传来。“怎么,肯为了一个“小魔女”向我致谢?我们小诚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多愁善感啦?”

    “晨晨,你也学会笑话我了?我跟易雪茜同学一直都处于冷战状态,这次不过看她可怜,一片好心罢了。”

    “是吗?你可得小心着点,别惹太多的风流债。你每次做什么事情,总要惹上个姑娘才安心。”晨姐不笑了,以一种近乎严肃的声音进行批评。

    苦笑,似乎确实如此。

    在她面前我很少隐瞒,有什么事情也尽量讲给她听。但一点细节,她似乎都能挖出重要的情报。

    “我―――”

    轻轻的笑声传过来:“你什么你,用心去做吧,最后别让我给你出面收拾就行了。”

    末了,似乎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叹息,也不明白她所谓的收拾到底指的什么。

    ******

    婷婷这几天也一直没去学校,对看重学习的她,一下子翘这么多天的课,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我倒无所谓,反正已是家长便饭,正好公司里的事也了了,没什么牵挂。

    转过天来,就把那些瓶瓶罐罐和草草木木搬了过来,准备现场办公。

    不可避免,我终于要见到易雪茜伤后的样子了。

    心里居然有那么一丝紧张,她会不会也如此呢?

    搬到这里来住,易雪茜嘱咐蒋婷婷千万不要告诉班里的同学,就是不愿意更多的人知道她现在的样子。

    除了这间屋子,公寓里所有的地方都熟悉了,包括蒋婷婷的那间卧室,也是我帮着收拾好的。

    那么,易雪茜的房间会是什么样子呢?

    她自己能活动,屋里的摆设自然就是她的风格。

    蒋婷婷在里面做好了准备,悄悄向我招了一下手。

    易雪茜的房间里干干净净,没有多久的饰物,色调也是简单的冷色,还是比较符合她“假小子”的风范。

    用做梳妆台的桌子上,也就稀稀落落地摆了那么几瓶东西。

    相比蒋婷婷屋里那些个娃娃、饰物,两个女孩子房间的布置,有着天壤之别。

    除了参加活动,蒋婷婷在外面也极少涂脂抹粉,但女孩子该有的那些形态各异、高高低低的小瓶子,我叫得上名、叫不上名来的,还是一应俱全。

    空调大开着,床前拉了一个布帘,正好挡住从门口过来的视线。

    屋子里面温度挺高,就这么站着四下打量的功夫,已经觉得身上要出汗了,也不知道是真热,还是紧张所致。

    蒋婷婷轻轻地揭起了帐子,示意我过去。

    易雪茜仰卧在床上,头却偏向了里侧。面前似乎摆了本书,但书页的微微抖动,暴露了她不安的心情。

    这时,我看到的是半个光光的脑袋,她的短发已经都给剃光了。

    身上搭了一条毛巾被,遮住了大半个身体。露在外面的双腿穿着睡裤,脚丫**着。

    露出来的一点肩头很光滑,泛着淡淡的光泽,这应该是没有受伤的那一侧。

    我站在床边,并没有马上凑过去。昨天听了晨姐的指导,知道应该努力让她放松,心情好转起来,但并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雪茜―――”蒋婷婷轻轻地叫了声,“域逸诚过来了,让他看一下好吗?待会儿好给你用药。”

    呵呵,咱也要享受大夫的待遇了,我先得把自己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

    又磨蹭了半天,易雪茜终于把头转了过来,仰面躺好了。

    触目惊心!

    我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看到的这一切,易雪茜漂亮的脸蛋现在差不多可以称为阴阳脸了。

    左侧额头到面颊上,覆着一层厚厚的痂皮,是那种沉闷的深褐色,大概上面还涂了什么药物,散发着一股香油的味道。

    还好眼睛没有问题,只是上、下睑有些挛缩,小巧的鼻子和嘴巴都还完好。看来她的第一反应速度不错,蒸气喷出的瞬间,迅速地把脸别了过去,及时保护了这些的器官。

    易雪茜睁大眼睛迅速扫视了一下,等我俯身过去,马上就紧紧闭上了。

    多么可怖的一张脸,这一瞬间,我想到了一句并不合适的台词: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不过却只是形容的表相,而不表达那种意境。

    右侧面颊娇嫩而柔软,似乎吹弹可破,光线照到上面,仿佛能透过亮光。顺滑的肌肉,即使绷起来也那么好看。

    一只漂亮的眼睛轻轻闪动,长长的睫毛紧紧地盖住下睑,虽然紧闭着,却也掩饰不住那惊人的美。

    目光实在不忍落在受伤的一侧,我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发出叹息声。

    转过头看看身边的蒋婷婷,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在我脸上,牙齿紧紧地咬住了下唇。

    沉寂,没有什么词语能更好地描绘屋内沉重的氛围。恰在此时,空调启动,“嗡嗡”声及时响起,充斥在“空旷”的房间里。

    我想挤出一丝笑来,传达自己的信心,给两位女孩一点安慰。但嘴角牵了牵,却没有成功,不知道落在婷婷的眼里,会不会比哭还难看。

    受到静寂的感染,一颗晶莹的泪珠从易雪茜那只美丽的眼中溢出,沿着嫩滑的面颊,缓缓流到颌下。

    左侧的鼻泪管大概也受损了,居然连泪都没有。

    易雪茜并没有睁开眼睛,脸上神情阴晴不定,复杂异常。一丝压抑的声音从她的嘴里传出:“逸诚,我现在是不是很可怕。”

    认识这么久了,她第一次这样称呼我,却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她已经努力在克制住心底的绝望了,但扭曲的脸不可避免地给了人一种可怖的感觉。

    她表现出来的痛苦,使我感到心脏似乎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不是很痛,却有一种冰凉的感觉,瞬间就涌遍了全身。

    我想应该说点什么,但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否认她的问题,并不是好做法,唯有默默地不作声。

    迟疑着伸出手,隔着毛巾被在她身上轻轻拍了拍,一切尽在无言中吧,不知道什么才是更好的抚慰。

    蒋婷婷绕到另一侧,握住她那只正在拼命攥紧被子的右手。

    借着这个机会,我继续察看她的伤势,颈部外侧直到耳后,都呈现深黑色。

    悄悄耸动鼻子,似乎还能嗅到一丝烧焦的味道,明白这不过是我的一种错觉,几天过去了,医院能做的也都尽力了。但仍给我这种感觉,说明烫伤真的非常严重。

    眼睛再往下,左肩和部分前胸也暴露着,颜色却是怪异的嫩红。这儿是当时穿着衣服的缘故,伤的不是很重,虽然衣物起了一定的保护作用,但表皮和皮下却剥脱了,现在长出的是新鲜的肉芽。

    毛巾被盖住的就是少女的羞处了,以易雪茜的小身板,也没什么明显起伏。感到自己有点无耻,都这个时候居然还能想到这些。看看边缘的迁延处,下面遮住了的一部分应该也有伤。

    我在心里迅速的做了一下计较:烧伤最严重的是颈部,已经超过了深二度;面部要稍好一些,但也部分破坏了生发层。而肩部和胸部就要乐观得多,普通的治疗也能收到不错的效果。

    这几天恶补了烧伤学的知识,中医、西医都不曾放过,相关图片也看了很多,自认诊断不会差得太多。

    “逸诚,怎么样?”等我抬起头来思考,蒋婷婷的眼睛又落到了我身上。

    躺着的易雪茜也微微睁开了一点眼睛。

    说实话,虽然知道伤到什么程度,我却还是一点把握也没有,目前的资料,烧、烫伤到了这样的级别,完全康复的记录还没有。

    但事情到了这一步,昨晚又听了晨姐的教诲,明白易雪茜已经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了我这个“半吊子”身上,一定要给她信心,才能更好地配合治疗。

    “我觉得还是很有希望的,就是需要雪茜好好合作。”不管怎样,话要说得漂亮点。

    易雪茜睁大了眼睛。

    蒋婷婷的眼睛似乎要放出光来,紧紧地抓住易雪茜的手:“雪茜,逸诚说能好,我们要一起努力啦!”

    易雪茜宛如抓到一把救命稻草,狠狠地点着头。

    “好,那咱们就开始做准备了。”

    “你得先答应我一件事儿。”易雪茜突然又说了一句。

    我和蒋婷婷不明原因,奇怪的看着她,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有什么好说的?乖乖地配合就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